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忠心家庭教育
赵忠心家庭教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9,526
  • 关注人气:7,5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动态”之六:《回顾我的写作之路》

(2020-11-26 06:36:31)
分类: 我的动态

标签: 喜欢思考  喜欢写作  不吐不快  一吐为快

分类:家教杂说
“我的动态”之六:《回顾我的写作之路》

《回顾我的写作之路》
——公开发表文章两千九百篇有感
(2013年1月)
赵忠心

从1980年1月,我在报刊上公开发表第一篇论说文章起,到今年1月份,整整三十三年间,我总共发表了两千九百篇文章。还差一百篇,就凑够一个整数——三千篇。

我期待这一天到来。

三十年来,我总共出版近六十部书,差不多平均每年两本。仅1997年那一年,我就出版了一套《中国家庭教育丛书》六本,共一百三十多万字,没有一个字出自别人之手。

除此此外,每年平均发表近一百篇文章。在今年1月份,我的第两千九百篇文章发表之际,不禁使我回想起我三十多年来漫长的写作历程。

1965年我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毕业,本来我是要留校的。当时,师大附中需要一个年轻一点儿的毕业生做团队工作,我在我们班是年龄最小的,24岁,领导就把我派遣到附中。

在师大附中工作十五年之后,1980年暑假,39岁,即将年届“不惑之年”,我调到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工作,开始了我舞文弄墨的生涯。

我不是出身于书香门第,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子弟。但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学习,我记得,从小学到大学,我的学习从未让我的母亲操过心,着过急,总是对学习保持浓厚的兴趣。我的学生曾经问过我,这是为什么?有什么追求或理想驱使?是哪里来的学习动力?我说,也许是因为家境贫寒,看到母亲很辛苦,为了摆脱家庭的贫寒状况而发奋读书。仅此而已。

因从小家境贫寒,连吃喝都困难,哪里有闲钱买书?我家里,除了我在学校学习的课本以外,没有一本课外书。只是1955年上中学以后,我才有机会接触课本以外的书籍。

我的母校河北省安国一中,是一所省立重点学校,图书馆藏书很多。我记得,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是我们学校王席征校长的夫人,那是个非常和善的白发苍苍的老人。每天课后,除了锻炼身体,我就是钻图书馆,看书,借书。每次去图书馆,那位老人都是热情地接待我,欢迎我,给我的感觉像是在离家七十多里地的学校遇到了亲人。我如饥似渴地读书,读了很多很多。

事过六十年后的今天,在中学时期,我阅读过的课外书目,至今我仍旧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从上中学起,我就渐渐喜欢上了写作。1958年,我初中毕业,正赶上“大跃进”的年月,学校设置了两个试验班“跃进班”,一个是理科班,一个是文科班,两年毕业。由于家里没有壮劳力,没有什么经济收入。我想,能少上一年学,就能少花一些学费,减轻母亲一些负担。于是,我报考了两年制的文科班。

教我们文科班的语文老师叫李谦,大学刚毕业,也就三十多岁。他家在北京,是个非常有水平、有魅力的老师,不仅人长得帅气,课也教得好,我非常喜欢他,甚至崇拜他。爱屋及乌,他的课我也非常喜欢听。在他的影响和引导下,我更加喜欢读书写文章。

记得在上高中时,我曾读过中国现代作家茅盾先生的一篇著名散文《白杨礼赞》,这是课本里的一篇课文,我非常喜欢,诵读了不知道多少遍。这篇文章写于1941年3月,通过对白杨树的赞美,歌颂了正在坚持抗日战争的北方农民,及其所代表的我们民族的质朴、坚强、力求上进的精神。在一次作文课上,我用古文改写了这篇文章,受到语文老师的赞赏,并在语文课上作为范文推荐给全班同学。语文老师的肯定,给了我极大的鼓舞。

1960年高中毕业,我们两年制“跃进班”的毕业生,跟三年制高中毕业生一起进了高考的考场。作文考试的题目是《在劳动中锻炼了我》,直到今天,快六十年了,我当年写的作文的段落、内容,我还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年高考,我的作文得了94分,在我们保定地区的十二个县的考生中,我的分数最高,用现在的话说,我是保定地区那年高考作文的“状元”。

这个出乎我、我的老师和我的同学们意料之外的喜讯,是我们学校当时分管教学的王副校长亲口告诉我的,并在全校学生集会上表扬了我。

因为喜欢写作,填报志愿时,开始,我报的北京大学新闻系,想毕业后当个记者。后来,也不记得是为什么,我最后报考的志愿是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我想,大概是因为信心不足吧。考试结束后,看到我的分数,是完全可以被北京大学新闻系录取的。“木已成舟”,后悔也来不及了。

到北京师范大学读书也不错。我们曾经开设过一门写作课,大概大学里的文科系都要开这门课。在这门课的学习过程中,我曾写过一篇名为《我的爷爷》的文章,几千字,老师认为我写得很好,在班里也作为范文推荐给我大学的同学。

1965年,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这所中学是清朝末期建立的,是一所有百年历史的老校,好像比北京师范大学还早,它的前身好像是叫五城中学。开始,我是做少先队辅导员,接着做学校的团委书记。1972年,我刚刚入党一年,就做了学校的党总支书记,主持全校的工作。那年,我三十二岁。

八年之后,因为我觉得我的性格不大适合做官,老是感到“水土不服”,总也不能适应官场文化,便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附中,回到我的母校北京师范大学,从事起了理论研究工作。

因为我好动脑筋思考问题,在附中工作的十五年中,我也曾想写些文章,但由于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心总也静不下来;也由于我的身份所限制,怕写文章公开发表,老师们会认为我是“不务正业”,写文章的事,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不敢贸然动笔写,公开发表文章。说实话,真想写,就是不敢写,可把我给憋坏了。

回到大学,是在教育科学研究所从事理论研究,我是“弃官就文”,如释重负,如鱼得水,很快就耍起了“笔杆子”,开始了我后半生的舞文弄墨的营生。

其实,1980年初,附中的领导就同意我调走了,要我暑期再办理调动手续。当我得到这个消息时,就有点儿跃跃欲试的劲头,按捺不住强烈的写作欲望和冲动。

记得我发表的第一篇议论性的文章,是1980年1月8日发表在《中国青年报》的副刊上,题目是《百家姓的学问》,获得的这第一笔稿酬是五元钱。现在看,这区区五元钱,那能算是什么钱?可在那个时候,这真的还是个不小的数目,还能解决点儿生活问题。

那个时候,我每个月的工资才54元钱,夫人是37元工资。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才91元钱,还要赡养我在老家的母亲,那真是“罗锅子上山——前(钱)紧”,哪个月到月底都出现赤字。这五元钱,可以给我的小女儿订一个月的牛奶,可管了大事了。

1980年,我刚出道,写文章是个新手,在理论界是个“新兵蛋子”,写文章还没什么经验;又没有什么名气,报刊编辑哪里知道你“赵忠心”是何许人也,是哪路神仙?那个时候,写十篇稿子,能够发表一篇,就算是不错的了。后来,写十篇,发表两篇;写五篇,发表一篇;再往后,写两篇,发表一篇……

到了1997年前后,我的文章是写一篇发表一篇,甚至供不应求。1999年那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发表了三百三十五篇文章,几乎是天天有文章问世。

到今天,不只一家报刊要为我开设专栏,希望我提供系列文章。

这个过程,大约经历了二三十年的工夫。

现在的广告上说,听半天的作文指导讲座就可以写出四百字的文章,听一天的讲座就可以写出八百字的文章,那完全是吹牛,整个是一个瞎掰,纯粹是忽悠人。别的事,我不敢说,要说写文章,我还有点儿发言权。写好文章,得要多读书,有知识;得有生活体验和积累;还得要勤思考,有思想;最后,必须能够熟练运用和掌控文字的能力。只是听听作文指导,至多也就能够写个应考的文章而已。

时至今日,我总共发表了两千九百篇文章,还差一百篇,就能凑够一个整数——三千篇,预计年内就可以凑够。刊登我文章的中外报刊,有两百八十多家,逼近三百家。

我退休将近十年,至今还笔耕不辍。我的亲朋好友见了我,都劝我说:“您已经功成名就,也都这个岁数了,别再写了,收笔吧。孩子也都大了,自立了,房子也有了,你也不缺钱,何必还那么辛苦自己呢。”

劝我的,都是善意的,是好心,我很感谢大家的关心爱护。但他们并不太了解我。

在今天,写文章,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负担,不是什么压力,也不是绞尽脑汁、发憷发愁的苦差事,更不是为了挣稿酬养家糊口;而是一种享受,是一种乐趣。就像人们下棋、打牌、玩狗、逗猫那样,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消遣。

小孩子或小青年都喜欢上网玩电子游戏,一玩起来就废寝忘食,感到其乐无穷!我也是,只要是在电脑前一落座,就像是条件反射,我的思想一下子便活跃起来,什么不愉快、烦恼的事都立即抛到九霄云外,那兴致,那感觉,不亚于小孩子、小青年玩电子游戏。

经过几十年的修炼,对于撰写文章,我已经是驾轻就熟,举重若轻,得心应手。中国有句成语:“胜任愉快”。原话是“能胜其任而愉快”。意思是说有充分的能力轻松承担任务,做成事情,就会获得愉悦。当文章脱稿、发表后,那种愉悦之情,那种快感,是别人难以体会得到的。

你想啊,撰写文章要是对我来说是一件苦差事,是望而生畏、裹足不前的事,是痛苦不堪的难事,我早就撂挑子不干了。要是苦不堪言的事,能一直乐此不疲,持续三十多年不罢手?能写出这么多的文章吗?

几十年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好思考,脑子总是在不停地转动。有人说我缺少生活情趣,就会写字。不是的。

年轻时,我的爱好也很多,诸如打篮球、排球、乒乓球,跑步、跳高、跳远,唱歌,跳舞,唱京剧、评剧、河北梆子,拉京胡,弹月琴,我还会作曲,等等,可以称得上是个“玩儿家”。

是我迷上了舞文弄墨、著书立说以后,才忍痛割爱的。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我只喜欢写字,就连最为普通的下棋、打扑克、打麻将,我都是一窍不通。

我家里的事,都是夫人操心、操办,她大权独揽,我是当甩手掌柜的,诸事不闻不问,不插手,不干预,夫人做什么,怎么做,我就是一个字:“好!”

我的事,只有一桩,就是思考问题。我不能闲着,一没事做,脑子就转动。由于我上大学学的是教育,工作干的也是教育,这大半辈子,半个多世纪,一天也没有离开过教育,可以称作“老教育”了,日积月累,我的思维已经形成一种定势:什么事都是用教育的眼光看,用教育的头脑思考。

有了想法,我就要写出来,公布于世,与读者交流;要是不让我写,我就觉得无所事事,百无聊赖,穷极无聊,心里难受得很,特别地烦躁。

每天不让写点儿东西,就好像是缺了点儿什么似的,心里觉得空荡荡的,坐立不安,没着没落,这一天就等于是白过了。

写文章,就像是在宣泄情绪,欲罢不忍,欲罢不能。不让宣泄,心里憋得难受,不吐不快;写出来了,一吐为快,心里那个爽快呀,爽快得淋漓尽致。

这就是我现在的感觉。


 

附录

         我发表文章的数量统计

(1)1980年——7

21981年——13

31982年——23

41983年——16

51984年——13

61985年——19

71986年——48

81987年——34

91988年——27

101989年——28

(11)1990年——27篇

(12)1991年——27篇

(13)1992年——25篇

(14)1993年——55篇

(15)1994年——79篇

(16)1995年——95篇

(17)1996年——90篇

(18)1997年——152篇

(19)1998年——189篇

(20)1999年——335篇

(21)2000年——210篇

(22)2001年——224篇

(23)2002年——187篇

(24)2003年——122篇

(25)2004年——113篇

(26)2005年——135篇

(27)2006年——88篇

(28)2007年——74篇

(29)2008年——34篇

(29)2009年——41篇

(30)2010年——81篇

(31)2011年——51篇

(32)2012年——90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