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忠心家庭教育
赵忠心家庭教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0,992
  • 关注人气:7,5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之六十八:《出山》

(2020-11-21 05:52:41)
分类: 随笔

随笔之六十八:

《出山》

赵忠心

元旦前夕,2016年12月31日那天中午,我们学校原教育科学研究所的退休老同事在学校西南角的兰蕙餐厅聚餐。

因为临时有事脱不开身,我是最后一个到达餐厅的。我边道歉,便落座。我刚一落座,一位比我年轻一些的退休女同事说:

“赵老师,前几天在电视上又看到您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的采访。赵老师,您又出山了?”

我又摇头又摆摆手,说:

“哪里,哪里是又出山了!我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呀,记者非要采访不可。记者那软磨硬泡的功夫,谁能对付得了?我不知道是哪位朋友多嘴,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了记者。我退出江湖已经多年了。自打退休以后,至今有十二三个年头儿了,我早已在电视屏幕上销声匿迹了。只是写文章、写书、讲学或接受平面媒体的采访,不再接受过任何电视台的采访。”

说到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的确,北京台,中国教育电视台,中央电视台,还有其他很多省市自治区的电视台,在我退休以后先后都找过我。

 我都推托说,现在的观众都喜欢看那些天真烂漫、朝气蓬勃、青春靓丽的,一掐一股水儿的小鲜肉儿。像我这白发苍苍,老态龙钟,暮气沉沉的老年人,没人喜欢看了,也没人喜欢听我们这些老古董絮絮叨叨了。我这个人很知趣,还有点儿自知之明,不愿意给电视观众心里添堵。我们这些人早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这次中央电视台登门采访,很可能是看到我最近在一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关于校园欺凌和暴力的文章,我的观点独树一帜,与众不同,他们才要采访我的。我一再推辞,不想再出镜了,但他们还是执意要来家采访。

那天采访,我谈话的主要内容并不是如何加强打击力度。我认为,制止校园欺凌和暴力需要法律,但法律也不是万能的。特别是实施校园欺凌和暴力的,主要是未成年人,还是要以教育、感化、引导为主。那天,我主要是从校园欺凌和暴力现象出现的思想根源、社会环境谈起,主张大力加强和改进家庭、学校、社会对未成年人的思想品德、道德情操教育,切实纠正思想道德教育上的一些偏向,努力为青少年儿童创造积极的绿色的社会生态环境。

我不知道是记者没听懂我谈话的意思,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只是截取了我关于校园欺凌和暴力的定义,以及有什么危害。我主要的谈话内容,百分之九十五,只字未选取,是典型的断章取义。我很感到遗憾。

下定决心,从今以后,我再也接受电视台记者的采访了。

退休以前,我接受过很多电视台的采访。也曾到中央电视台的“实话实说”、“正大综艺”、“会客厅”等栏目做嘉宾,录制节目,认识不少的主持人。到电视台里录制的节目,一般情况不会剪裁多少内容,即或剪裁也不会“伤筋动骨”,基本上是原封不动播出。

而电视台记者到家里来进行专题性的采访就不同了。一般是只截取一部分谈话内容,三言两语;往往还是断章取义,以为编导“事先确定”的主题服务。这是对我的不尊重,我不喜欢他们这样做。因此,后来就很少再接受电视台记者的采访了。

经常有同事、朋友发现我渐渐地减少了接受电视台记者的采访,问我为什么?我说,是我拒绝他们的采访。

过去,一些学术界的朋友,当社会上家庭教育领域出现了“伪科学”观点的时候,都纷纷打电话,心急如焚地鼓动我说:

“赵老师,您该发表谈话批驳这些伪科学!”

有的说:

“电视台给您提供了说话的机会,您为何不充分利用这个您所拥有的‘话语权’,表达您的观点呢?“

我说,一些电视台记者,不知道是业务水平问题,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往往曲解我谈话的意思。我不想跟他们说话了。

我还是愿意通过发表文章,出版书籍,讲学讲课,就像电视直播那样,能原原本本、原封不动地表达我的观点。报纸、杂志、出版社向我约稿,事先我都跟他们表明我的态度:修改个别字句,润色,可以。但不能修改我的观点。如果编辑部不认同我的观点,文章可以不发表,书可以不出版。编辑部认为需要修改的话,得事先征得我的同意。如果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