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忠心家庭教育
赵忠心家庭教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1,799
  • 关注人气:7,5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之一百七十五:《中式服装》

(2020-05-16 05:01:00)
分类: 随笔





2014年.新疆赛里木湖湖畔。


=============================================================== 





随笔之一百七十五:

《中式服装》

赵忠心



有一次,全国妇联儿童部的朋友通知我去人民大会堂参加一个活动,同时提醒我要着正装。

何谓“正装”?对男人来说,一般指的是“衬衫+西服+领带+西裤+皮鞋”。立领的中山装样式的西服也属正装范畴。夏天,只穿着衬衫和西裤也是正装。

我心想,到外国出访,是要穿着正装。而且还不只一身正装,出席一个活动,就要更换一身。什么颜色的正装,佩戴什么颜色的领带,都要有讲究,很麻烦。去人民大会堂是国内的活动,又不是外事活动,没有外宾出席,没有必要穿着西服。

那天,我就穿着了我平时很习惯穿的、有点儿档次的中式服装。这不能说我不重视。

到了人民大会堂,那位朋友见到我,惊讶地说:

“赵教授,不是事先通知您要着正装吗?您是要坐主席台的呀。您怎么穿着中式服装来了?”

我说:

“参加我们自己国家的活动,中式服装就应该是正装。穿着中式服装,显得更温馨,亲切,更有亲和力。”



1980年我从附中回到师大以后,多少年来,我在学校给学生上课,或是去外地讲学,基本上都身着中式服装,很少穿着西服。除非接待外宾、出席国际性的活动或出国访问。

这中式服装,我是穿习惯了。宽松,柔软,举手抬足,很方便,打太极拳、做广播体操,踢腿尥蹶子都无拘无束,轻松自如;不像穿西服那样被紧紧地裹了起来,手举不起来,腿也太不起来。

我出生在农村,家里经济条件差。从小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母亲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对襟的中式服装。

1955年,我离开家乡,到七十里地以外的安国一中上了中学。“中学”,那个时候,在我这个乡下孩子的心目中,就是“洋学堂”。可我身上穿的衣服,仍旧还都是母亲缝制的。夏天是中式小褂,冬天穿的是中式棉袄,春秋穿的是中式夹袄。

我上的安国一中是河北省省立中学,就类似今天的省立“重点学校”,我很珍惜学校的优越条件。上学那会儿,一心一意就想好好读书。穷学生不讲究穿戴,我也不跟别人比穿戴。我的穿着打扮是显得土里土气的,被有的同学看不起。但我并不在意。

我心想:你们穿的是比我好,我不虚荣,我家没有条件跟你们攀比。但在读书学习上,我一定要超过你们!也能够超越你们!

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一直到大学,我的学习从未让家长操过心,每次考试,我都是名列前茅。



我是1958年考上本校高中的。那时,正值“大跃进”年代,什么事都是“多快好省”,要“跳跃着前进”。我上的是“跃进班”,两年制实验班,少上一年。升学时,跟三年毕业的考生一起考大学。我不仅考上了大学,而且作文考试分数在保定地区十二个县的考生中名列第一。

1960年上大学那会儿,我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农村来的居多。同学们生活都很朴素,不讲究吃喝穿戴。同学们也很厚道、友爱、不势利,没有瞧不起家境贫寒同学的现象。我虽然穿不起洋装,但并没有被鄙视。

1965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以后,我的月工资是46元,农村老家还有母亲需要我赡养。此外,因家里翻建新房,尚欠债180多元还没还上。挣了工资也不能乱花钱,不能讲究穿戴打扮。

1968年,我要结婚时,学校分配给我一间八平方米大的平房。我穿的结婚“礼服”不是新买的衣服,是我平时穿的八成新的浅灰色中山装,让未婚妻给我熨了一下,就大大方方地出席了婚礼。

结婚生子以后,我和妻子的工资都很少,两个人加起来才91元,负担重,也没条件讲究穿戴。就是有富余钱,也得先尽着给孩子买新
衣服。不能亏待了孩子。

那个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群众性的“破四旧”闹得很凶,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就是有条件也不敢讲究穿戴,怕造反派说你是
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让你难堪。

文化大革命后期,我当了学校的领导干部,体育活动、劳动锻炼,得跟学生在一起摸爬滚打,穿戴必须朴素、简单,方便活动,还是不能讲究穿戴。讲究穿戴,一是怕对学生影响不好,二是显得轻浮不稳重。

我从小就养成了艰苦朴素的生活习惯,不大讲究穿戴。就是母亲亲手缝制的新衣服,穿在身上也觉得浑身补自在,不敢出门。

1980年,我39岁时,从附中调回师大,进了教育科学研究所,专门从事理论研究。不再是领导干部了,降为平民百姓,身边也没有了学生,这才开始讲究一点儿穿戴了。



穿什么衣服?改革开放开始了,西方文化传入中国。服饰也是文化,属于“浅层文化”,流动迅速,西服很快就在中国流行了起来。

凡是流行的事物,往往会过分。小饭馆里的服务员,登着三轮送蜂窝煤的,也都穿上了西服,佩戴上了领带。到这个时候,在当时社会风气的裹挟之下,我一度也曾赶时髦,开始讲究,穿上了西服。

我买的第一身西服是栗子色的,那是1985年。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上西服,一照镜子,嘿!还觉得是很精神,帅气,提神,就像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穿西服的感觉就是显得洋气。

但穿不了多一会儿,就觉得像是被“五花大绑”一样,浑身紧巴巴的,刺痒,不自在,抬腿、扬胳膊都感到被拘板。

西装这个东西是“舶来品”。顾名思义,“西装”是从西方传过来的服装。西装的结构源于北欧南下的日尔曼民族服装。据说,当时是西欧渔民穿的,他们终年与海洋为伴,在海里谋生、着装散领、少扣、捕起鱼来才会方便。它是以人体活动和西方人体形、相貌等特点为依据设计的服装结构模式。
    
在我的心目中,西方更适合西方人的形体、相貌特征。东方人穿着西服,怎么看也没有西方人穿着更得体,顺眼,洒脱。

而我们中国人是典型的东方人,形体、相貌、性格特征,穿着中式服装更得体,洒脱,顺眼,更具亲和力,也显得稳重,内敛。而在中国人生活的圈子里穿着西服,总是让人感到有些心理距离。



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五十岁以后,我便开始穿着中式服装,脚蹬中式尖口布鞋,连皮鞋都不穿了。我又不是企业家,不考虑时髦不时髦,穿戴就是图舒服,平实。一介书生,一个学究,还是低调一点好,没必要那么张扬。

我心想,年轻人比较注重穿戴打扮,外部的修饰;到了我这个年龄阶段的人,都迈过了讲究穿戴打扮的年月,注重的是内部的修炼,该练内功了。这是年龄特征使然。

穿惯了中式服装,就不再想穿西服了。家里的西服、领带不少,挂在衣柜里,“马挂南山刀入鞘”,多少年也穿不了一次。

丈夫是妻子的模特。我每次出去讲课,老伴都关心我的穿着打扮,怕我穿戴马虎、邋遢,给她丢人现眼。一个男人在外边的穿戴打扮,反映妻子的审美观点。老伴极力主张我穿着西服,佩戴领带。老伴的主张,我并不接纳。

我对老伴说:

“我又不是去相亲、认门儿、拜见准岳父母,穿着笔挺的西服、戴上高档的领带、脚蹬锃光瓦亮的皮鞋,兔爷儿兔奶奶似的,打扮的像个新姑爷,那干什么?我是个做学问的人,对于我们这些人,人家不会注重你的外表,不会以貌取人。听我讲课的人,看重的是我的学识,我的见解,而不是我的穿戴打扮。如果我肚子里没东西,‘嘴尖皮厚腹中空’,满嘴跑火车,我穿得再时髦,也会给你丢人现眼的。你看,我穿着这正儿八经的中式服装也是挺精神的,不会给你丢脸的。你放心吧,我的老伴。”



前些年,有一年春节,我们和在石家庄的弟弟夫妇约好,都回蠡县县城我妹妹家团聚过春节。老伴说,回老家过年,给妹妹、弟弟他们买点儿什么礼物呀?

我想了想,说,给妹妹、妹夫、弟弟、弟妹,每人买一件有点儿档次的中式棉袄。老伴说她也是这么想的。真是“英雄所见略同”,老伴认同并批准了我的提议。

我陪同老伴去一个大商场,根据妹妹、妹夫、弟弟、弟妹的性别、年龄、职业、身材、脸色、性格、气质,精心挑选了适合他们特征的中式服装。

过年时,我们同一辈的六个大人,齐刷刷地都穿上了不同颜色、款式的中式棉袄。

我妹夫、弟弟都是官员,他们平时都穿着西服,从来没有穿过这中式服装。妹夫穿上后,在镜子前面照来照去,不好意思地说:

“这就像个老学究!”

我说:

“什么像老学究呀!这叫‘老成持重’。”

我的几个已经出嫁的外甥女来给我们长辈们拜年,看了我们的打扮,逗得几个闺女哈哈大笑,前仰后合,不约而同地说我们都像是“老古董”!

(2018年12月4日星期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