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忠心家庭教育
赵忠心家庭教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1,799
  • 关注人气:7,5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之二百零二:《学海无涯》

(2020-05-04 04:44:02)
分类: 随笔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随笔之二百零二:

《学海无涯》

赵忠心

 

前些日子,一位记者来我家采访。专题采访告一段落后,她提出要看看我出版的书。我带她来到书房,看到书橱上摆放着的我写的一排书,先是睁大眼睛,很惊讶地“啊”了一声。而后,话题一转,她突然问道:

“赵教授,您著书立说四十年,发表了三千多篇文章,出版了六十多种图书,可以说是硕果累累,是名副其实的著作等身啊!请问,您体会最深的是什么?”

我脱口而出:

“学海无涯。”



“学海无涯”出自唐代著名诗人、哲学家韩愈的一副治学名联:“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在古训《增广贤文》中引用了韩愈的这句话,广泛传播,是人人皆知,耳熟能详。

这副名联,意在告诉人们,在读书、学习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可走,没有顺风船可驶。想要在广博的书山、学海中汲取更多更广的知识,“勤奋”和“潜心”是两个必不可少的,也是最佳的条件。

从古至今,读书人都爱读书,爱这幅对联。不少名人将自己勤奋读书的情趣写成对联或警句,用以自勉或互勉。

比如,宋代学者刘载好学不倦,知识渊博。他的书斋配挂这样一副自书对联:“夜眠人静后,早起鸟鸣先。”说明学习的勤奋和刻苦。

苏东坡年轻时自以为已无书不读,便书一联:“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后经一老翁指点,改成:“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

诗人陆游以书为伴,将书斋取名“书巢,并自题一联:“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明朝张岱《小序》中也这样说:“学海无边,书囊无底。世间书怎读得尽。”

民族英雄郑成功酷爱读书。他的自勉读书联寓意深刻,颇有韵味:“养心莫若寡欲,至乐无如读书”。

清代学者王文韶手书一联:“好山水游,其人多寿;有诗书气,生子必才。”

清代学者孙星衍写有一副对联:“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

 文学家王士祯爱好读书写作,曾自题书斋联:“书搜万卷,读书求实用;笔剩一枝,下笔尚真情。”

  纪晓岚写有一副对联:“浮沉宦海为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联中把自己比喻成“蛀书虫,热爱读书由此可见。

现代名人蔡元培步入仕途仍不忘读书,曾撰写对联悬于书斋:“都无作官意;惟有读书声。”

沈钧儒的书斋也有一联:“立志俯存千载想;闲淡无过五分钟。”他立戒清淡,惜时如金。

过去,人们看到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副对联,往往首先会想到,书籍既然如此之多,要想攀登“书山”的顶峰,没有捷径可走,只能以勤勤恳恳地读书学习为路径;学问既然如此之浩大,要想到达“学海”的彼岸,没有现成的桥梁可走,没有顺风船可搭,只能靠亲自划“刻苦”这艘船达到目的地。

韩愈的这副对联,很显然,主要是告诫、勉励人们,读书、治学要要勤奋,要刻苦。不能偷懒,不能投机取巧,不能指望“侥幸取胜”;要靠兢兢业业,扎扎实实,埋头苦干。



在我从事四十年的家庭教育理论研究的过程中,不仅对“勤奋”、“刻苦”这一点深有切身体会;而且,对“学海无涯”这一点,也有深刻的体验。

说“书”的数量之多,无法数计,只能用“山”来形容,“堆积如山”,高不可攀;说学问之广大,究竟有多么大,也无法用尺寸来度量,只好用“海洋”来比喻,“浩如烟海”,无边无际。这样比喻,既形象,又贴切,令人信服。

    四十年前,1980年,我义无反顾地“弃官为民”,离开工作十五年、做了八年学校领导的北师大附中校园,重新回到我曾生活过五年的师大校园做学问,专门从事家庭教育理论研究。

四十年后的今天,“家庭教育”这个词汇,人们都已经耳熟能详,非常的熟悉了。在四十年前,人们还都不知道“家庭教育”为何物?

在教育学术领域,研究的都是学校教育。那个时候的“教育学术”,严格地说,就应该是“学校教育学术”,从来还没有人涉猎过“家庭教育”这个领域。

我的同事听说我要选择这样一个研究方向,都感到“不伦不类”,不可思议。认为没有发展前途。

有的同事直截了当地说,家庭教育?亏你想得出来。家庭教育,不就是婆婆妈妈管小孩子的事吗?那有什么可研究的?有什么规律可循?研究这个,在学术上能有什么建树?能有什么发展前途?

有的关切地对我说,你非要研究这个方向也可以,但不要只是研究家庭教育,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家庭教育至多也就是个“小儿科”,有什么可研究的?“家庭教育”这个水坑能有多大,恐怕你扑腾不了几下就到边上,便无路可走了。最好同时还研究别的研究方向的问题。

似乎,我所选择的“家庭教育理论研究”这条路,是一条没有发展前途的“断头路”,是死路一条。

说家庭教育没有什么可研究的,我不赞成这个说法。

还没有开始研究,怎么就能说没有什么可研究的?这就好比是从未下海游泳的人,在站在大海边,会轻描淡写地说,这大海没多大,没多深。然而,当你亲身跳到大海里一游,一扑腾,你就会发现,大海不仅很大很大,望不到边际;而且海水的确也是很深很深的,深不可测。凡事,还没有做的时候,最好别武断地轻易下结论。只有通过实践,才能获得真知,获得可靠的结论。

我想,从一夫一妻制(又称“专偶制”)的家庭出现以后,就有了家庭教育,已有数以万计的年头了。时至今日,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已经如此之发达,家庭教育还依然存在,并没有被发达的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所取代。这充分表明,家庭教育一定有它存在的基础,有它特殊的矛盾性,特殊的发展规律。不然的话,家庭教育不可能存在、发展多少万年,依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之所以有人认为,家庭教育没有什么可研究的,那是因为人们还没有认真研究过,缺乏家庭教育理论研究的实践,还没有揭示家庭教育存在、发展、变化的规律。我相信,只要下苦功夫,认真探索、研究,一定会揭示出家庭教育存在、发展规律性的东西。

我这个人是个死脑筋,好认死理儿。就像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拿定的主意,不会被别人所动摇,左右。

我不想当什么都懂一点儿,什么都不精通的“万金油”。一心一意,只想当学有所长的“专门家”,专家。

我所在的教育科学研究所的领导说,你执意要研究家庭教育这个方向,可教育学术界并没有这个专业呀?

我那个时候,还比较年轻,有点儿不知道“天高地厚”,肆无忌惮地口出狂言:

“教育学术界的各个专业,哪个不是人创造出来的?别人能创造专业学科,我也有可能创造一个新的教育专业学科!”

看我有这么大的决心,领导也不好再阻拦我。

我趁热打铁请求领导说:

“您能不能给我五年时间,让我试一试。如果五年里,我在家庭教育研究中做出了在全国有影响的学术成果,您就让我继续研究下去。假如,我一无所获,一事无成。到时候,不用您发话,我会自动卷铺盖卷,离开北师大。怎么样?”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领导就不再阻止我。

我心想,我这是拿我的发展前途、命运做赌注啊!自己把自己推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即不后悔的抉择,不能后退、走回头路的选择,只能一直往前走。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孙子·九地》中说:“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是说,作战时把军队布置在无法退却、只有战死的境地,兵士就会奋勇前进,杀敌取胜。比喻事先断绝退路,就能下决心,取得成功。后来,演化成为“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成语。

我把自己置于这样一个危险的境地,就是要逼迫自己奋不顾身,一往直前,永不后退,一定要把自己所追求的事情做成,做好。



从那以后,我一头扎进家庭教育学术领域,埋头苦干。这一干,就是四十个年头。

在这四十年中,我的理论研究一直坚持几个结合:

一是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研究相结合;

二是宏观研究和微观研究相结合;

三是现实问题研究和历史研究相结合;

四是中国家庭教育研究和外国家庭教育研究相结合;

五是理论研究和科学普及相结合。

我的理论研究始终坚持开放性、综合性、交叉性。

在这四十年中,我几十年如一日,聚精会神,心无旁骛,夜以继日,昼夜鏖战。在艰苦奋斗的过程中,充分享受到了“苦中有乐,苦尽甜来”的感觉,在“家庭教育”这个“学海”里,自由自在地畅游。

四十年来,我在中外二百多家刊物,发表了三千三百多篇文章,出版了六十多种书,总共有三千多万字。

2003年,我退休以后,也没有“马放南山刀入鞘”,没有封笔。在保健、锻炼身体之余,还在继续笔耕不辍。就在退休后的十五年中,还出版了十五六种书,总共340万字。(见附录)

近期,2020年年内,我预计还要出版六七部书。

包括《中国家庭教育发展史》(50万字。江西高校出版社);

《中外家庭教育思想史》(35万字。中国妇女出版社);

《中外名人成长史》(20万字。长江文艺出版社);

一个套书《中国好父亲》、《外国好父亲》、《中国好母亲》、《外国好母亲》(四本书共70万字。学苑出版社)等著作。

我的电脑里,还有近二十本半成品的书稿等待我加工整理。这些书,无一例外,还都是家庭教育方面的著作。

即便如此,我还有很多关于家庭教育的话要说,还有很多家庭教育的话题需要探讨,总是有意犹未尽之感。

生命不止,不会封笔,著书立说不停。只要我的身体健康状况允许,我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出版一百种家庭教育方面的著作。

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小的家庭教育专业学科,也是个“学海”,同样是“学海无涯”,无边无际。

在“家庭教育”这个“学海”里,我奋力扑腾了四十年之久,时至今日,也还没有看到它的边际。越游,就越觉得家庭教育这个“学海”,真是深不可测,无边无际。

无论从事哪个学科的研究,只要不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朝三暮四,能够聚精会神,心无旁骛,全力以赴,踏踏实实,持之以恒,潜心钻研,一定会大有可为,大有作为。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这就是我四十年来对“学海无涯”这句话的理解。

(2019年12月15日)

=================================================

附录

2003年退休以后出版的图书:

1、《中国家庭教育五千年》

  (46万字。中国法制出版社。2003年)

2、《中国神童》(七册)

  (36.9万字。中国法制出版社。2003年)

3、《大师关键的一步》(中外两册)

  (47.5万字。中国建设出版社。2005年)

4、《听赵教授讲家庭教育故事》

 (10万字。石油工业出版社。2007年)

5、《培养良好学习习惯的五十五个故事》

 (15万字。石油工业出版社。2007年)

6、《齐鲁家庭教育探幽》

 (40万字。北京教育出版社。2009年)

7、《劝学诗》(上下册)

 (60万字。北京教育出版社。2011年)

8、《给年轻父母的一百个建议——赵忠心谈婴幼儿家庭教育》

 (28.9万字。北京。学苑出 版社。2011年)

9、《中国家庭教育观察——赵忠心访谈录》

 (31.7万字。北京。学苑出版社。2013年)

10、《一切为了孩子》

 (35万字。联合主编。中国法制出版社。2013年)

11、《家风正  子孙兴》

 (27.8万字。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5年)

12、《最好的教养在家庭》

 (27万字。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9年)

以及在台湾出版的三本书:

1、《大师的阶梯》

 (台北。方圆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

2、《世纪金童》

 (台北。方圆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    

3、《如何培养顶尖孩子》

 (台北。方圆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