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忠心家庭教育
赵忠心家庭教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1,799
  • 关注人气:7,5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七十:《官迷》

(2020-04-19 04:51:08)
分类: 随笔

随笔七十:

《官迷》

赵忠心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是个读书人,我的交际圈也只是读书人。多年来,很少跟官场的人打交道。

平时,我深居简出,从不串门。我跟别人交际的方式,主要是接待来访。到我家来的,不是专家、学者,就是编辑、记者,要不就是在读大学生、研究生,这些人是绝大多数。有时也有官员来访,来的也多是学者型官员。到我家来的,一般都是来探讨学问的。

我喜欢跟这些人打交道。来我家的,尽管绝大多数是第一次,并不熟悉,但却如遇故知,如鱼得水,我很放松,很轻松。常常是很兴奋,甚至是亢奋状态,我可以畅所欲言,无所顾忌,打开话匣子就滔滔不绝地交谈几个小时。那感觉,就跟退休前给学生上课一个样,毫无倦意。

走出我的书房,到了社会上,便身不由己,就得跟各种职业的人打交道。比如外出开会、讲学,免不了要跟官员接触。

年轻时,我当过学校的领导干部,跟官场的人打过交道。几十年不怎么接触官场,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感到有些生疏。

跟读书人交际,相互称呼一般都是“老师”,讲究一些的人互称“先生”,很简单,很朴素,很亲切。生疏的,称呼我“教授”;年轻人,称呼我“赵老”。我就是个教书的,怎么称呼,我都不在意。不就是个称谓吗?

跟官场的人打交道,就比较复杂一点儿了。因为官员有级别之分的,官员是有身份的。有的官员还很讲究这个“级别”,在乎这个身份。

跟官员交际,你不能用“老师”、“先生”这类通俗的称呼,更不能称“同志”。你得叫“官称”,知道并记得对方是什么级别,是“科级”、“处级”、“局级”、“厅级”还是“部级”,可别弄错了。你要是“拔高”称呼,那还行;要是“贬低”称呼人家,人家不见得高兴。

我发现,现在的官场有个习惯,官称都简化了,就像电视剧里那样。不叫“全称”,而是叫“简称”。比如,科长就叫“x科”,处长就叫“x处”,局长就叫“x局”……

官场似乎还有个习惯或者叫“潜规则”,即叫官称时“就高不就低”,是副科长叫官称时不要带那个“副“字,升“半格”,就直称“x科”;是副处长,就直称“x处”,是副局长称“x局”……

有的领导干部没有架子,不喜欢人们叫“官称”,主张叫“老张”、“老李”……说这样显着很亲切,没隔阂。

有的人不然,却特别喜欢人们当众叫官称。即或本不是官场的人,也强拉硬扯、牵强附会,硬把自己身份往官阶上扯。

有一次,我到东部某省讲学,单位派了一位男同志陪同我,照顾我。此人有个怪癖,手机从不离手,是货真价实的“低头族”。我们俩人同乘一车,长途跋涉三四个小时,他的眼睛时时刻刻都死盯着手机,我跟他说话眼睛也是盯着手机。说是陪同我,照顾我,可此人却很少抬头,懒得抬眼皮看看我。准确地说,他是在“陪同手机”。

到目的地下车以后,一般人跟他说话,他爱理不理的样子;见了官员,立刻来了精气神。当人家询问他的身份时,他便大言不惭地说:

“我姓张。你们就叫我‘张处’吧。”

据我所知,此人明明只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部主任,并没有官阶。我听了都想乐。

还有一次,到西部一个自治区讲学,领导派出陪同、照顾我和夫人的,也是一位男同志。每到一地,当人家询问怎么称呼时,他就说:

“我姓李。你们就叫我‘李厅‘吧。”

巡回讲课结束后,我特意询问自治区教育厅的领导,这位是哪个厅的厅长啊?这一路上,他到处说他是“厅官”,怎么派这么高级别的领导同志陪同我们呀?我可领受不起。

自治区领导说,他哪里是什么厅官呀!他那是官迷心窍,胡说八道,哗众取宠,自欺欺人。

我听了,只是不停地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去过港台多次。那里也都是中国的地面,那里的人也都是中国人,可我发现,那里的人不像我们大陆地区的一些人这样迷恋、尊崇官位,而迷恋、尊崇的是学问。

1998年,我率大陆地区家庭教育代表团去台湾。谁都知道,我就是一个平头百姓,连个“班副”都不是。我做报告介绍大陆地区家庭教育发展状况时,台湾地区的“教育部长”(心理学家)特意到会亲自为我主持。

一天中午,台湾“教育部”的基础教育司罗司长,请我们代表团成员在台湾师大门口附近的一个餐厅喝啤酒。我打算送他一本我的《家庭教育学》。

他谢绝了,说:

“谢谢您,赵先生。您的《家庭教育学》我已经有了。是我去北京时在王府井书店购买的,我早就久闻赵先生的大名。您对家庭教育深有研究,特别是对中国家庭教育思想史的研究,在台湾地区,没有人能跟您相提并论。”

“你过奖了,过奖了。”

我疑惑地问:

“罗司长,你是官员,怎么能到北京?”

他骄傲地说:

“您还不太清楚,我现在的角色是官员。其实,我的身份是大学教授啊!是随台湾的教授代表团去北京的。”

台湾故宫博物院院长得知我们到了台北,特意邀请、会见我们代表团成员,并亲自陪同我们参观那里的故宫博物院。

在港台,我接触过一些大学校长,尽管他们身居高位,却把“官位”看得很淡,视为“临时”的差事。他们的名片上,在第一行印的职务,都不像我们大陆那样是官位,而是某某大学教授。然后,才印有现任的“职务”,而且印的是“兼任”某某大学校长,或某某系主任。

给我的感觉是,港台地区跟我们大陆地区是绝然相反的两个味道儿,两种不同的审美取向、价值取向。

(2017年1月13日星期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