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忠心家庭教育
赵忠心家庭教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1,799
  • 关注人气:7,5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记者访谈”之二十五:《幼教小学化之谬》

(2020-03-17 05:12:29)
分类: 记者访谈

《幼教小学化之谬》

特约记者  王亚男  本刊记者  张小武采访

《教育》旬刊(北京)2009年第一期

 

赵忠心:“按部就班并不慢。

早期教育欲速不达,‘幼儿教育小学化’有违规律。”

 

1978年,7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巴黎聚会。有人问其中一位获奖者:“你在哪所大学、哪所实验室里学到了你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呢?”出人意料,这位白发苍苍的学者回答:“是在幼儿园。”是的,孩子社会化的启蒙教育是从幼儿园开始的。这一时期的学前教育,对孩子一生的发展具有奠基作用。
  20081215日,著名家庭教育专家、北京师范大学赵忠心教授在接受《教育》旬刊记者采访时,饶有兴味地给我们讲起了这个故事,他指出:“幼儿教育小学化”搞不好会适得其反,家长的功利心很可能把孩子毁了。
  

想住二楼要先盖好一楼

今年67岁的赵忠心教授虽然已不担任北京师范大学的教职,但具有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中国家庭教育学会副会长等众多社会职务的他,依然很忙,他认为把科学的家庭教育理念传播给大众,是作为学者的一种担当。他说:“你看现在的小孩子,他们太可怜了,整天被拴在幼儿园里学那些不属于他们这个年龄阶段该学的东西,连玩耍、娱乐、锻炼身体的时间都没有。哪像我们当年,整天跑跑跳跳、欢欢乐乐的,你看我身体有多棒,精神状态有多好!”
  冬日下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暖暖地洒落一地,屋里的静谧将他的声音衬托得异常响亮。在这样的氛围里,他以深厚的理论研究和生动的事例对目前早期教育中存在的“幼儿教育小学化”现象进行了剖析。
  赵教授认为,“幼儿教育小学化”是违背教育规律的。按照教育规律办事,就是要让人在不同的成长阶段,接受相应的教育内容,这个内容不能超越,也不能滞后。简单地说,就是在什么阶段就学什么知识。就像人的成长发育,刚出生的婴儿主要是大脑的发育,青春期主要是长身体,成年后主要是心智的完善,按照这样的顺序,人才能成长为一个健全的人。世界各国通行的儿童上小学的年龄是六至七岁,而让四五岁的孩子甚至更小的孩子在幼儿园就学习小学的知识,这是与教育规律背道而驰的。赵教授指出,幼儿园阶段主要是让孩子学习感性知识,由具体行为思维向形象思维发展。在小学阶段,才是学习理性知识,发展抽象思维。而要形成理性思维必须要有感性思维做基础,感性思维越丰富,理性思维越好。可现实是,很多幼儿园连孩子的具体行为思维、形象思维都没有锻炼好,就对他们进行理性知识的灌输。这样做,虽然能取得一些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打乱了孩子身心发展的秩序和学习的程序,造成身心发展和学习过程的失调,对孩子未来的发展十分不利。
  现在很多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上课爱捣乱,或者是注意力不集中,喜欢“开小差”,很大原因是由于一些孩子在幼儿园阶段就已经学过这些知识了,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知识,便无心于学。其实他们未必真懂,很可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或者说只是囫囵吞枣,他们学的知识都是“半拉子”,知识不完整,没有真正理解。
  赵忠心忧虑地对记者说:“教育的目的不是看孩子掌握了多少知识,而是要看他有没有自我发展的能力。这是个科学的概念。通俗一点说,就是看他有没有发展的后劲。举个例子,假如一个孩子在学校只能得80分,而到外面去能发挥到120分,这就叫有后劲。如果说这个孩子很会死记硬背,他门门功课都是100分,他是班里第一,可他到外面是个书呆子,只能发挥80分,不管他学历再高,他也缺乏自我发展能力,没有发展的后劲。所以,‘幼儿教育小学化’这种注重知识灌输的做法是不科学的,它忽略了孩子的发展规律,只是为孩子的现在负责,不是为孩子的一生负责,从长远看是有害处的。”
  “不过,最严重的问题是很多家长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赵忠心教授举例说:“就像有个玩笑说的那样,有个人想住二楼,他找人给他盖。等楼盖好了,他站在二楼说,我只要二楼,你们为什么还给我盖一楼,这不是浪费吗?这就是典型的空中楼阁思想。家长们往往给孩子定一个目标,要孩子上北大、清华之类的,但却不注重基础,只要求将来这个目标能实现就行。这样一来‘幼儿教育小学化’就有市场了,反正小学的知识将来考试要用的,早学肯定比晚学好,于是就给幼儿园的孩子灌输小学的知识,反而将幼儿本来应该学的东西放到一边去了。”
  

郎朗不就只有一个吗

幼儿教育小学化的做法是违背孩子学习和成长规律的,那么正确的幼儿教育应该是怎样的?对此,赵忠心教授向《教育》旬刊提出了他的幼儿教育观。
  赵忠心教授认为,要正确理解幼儿教育。幼儿教育的范围是很宽泛的,而非家长所说的那种让孩子一味接受书本知识的狭隘的教育。日益严峻的升学竞争和就业竞争让家长们的功利心空前膨胀,他们生怕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为了让孩子们能考高分,他们希望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学习小学的知识,或者让孩子去参加一些特长班、兴趣班。赵忠心认为,让孩子参加特长班是件好事,但前提是孩子自己要愿意去,真正是出于孩子们自己的兴趣,千万不能强迫,不能让他们觉得参加这些特长班很痛苦。此外,如果让孩子参加特长班,应该让他们多参加一些动作类的项目,诸如跳舞、游泳等,借以锻炼身体,培养动作的协调性。再者,要明确让孩子参加特长班的目的是促使他们的个性发展,而不是为了当什么家。“绝大多数人应当是为了提高文化素养、自娱自乐的,能成名成家的有几个?学钢琴的中国孩子可能不下几百万吧,但郎朗不就只有一个吗?你让几百万的孩子都往这个道上挤,那不是瞎起哄吗?带着强烈的功利性目的学习钢琴,最后,绝大多数的孩子的思想上将终生被‘失败者’的阴影笼罩着。”

说到此处,赵忠心教授激动不已。
  因为一直从事家庭教育研究,赵忠心教授接触过很多家长,对家长的教育观也很熟悉。他说,很多家长的教育观都是错误的,在各地开讲座的时候,他总是不厌其烦地进行纠正。但他反对空洞的说教,总是用事例说明他的观点。关于幼儿教育,他常举的例子是跑步——“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是长跑而不是短跑,就像王军霞跑的那种。王军霞跑的那种起跑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她的耐力强、有速度、有实力。人生是长跑,起跑并不重要,关键是后来的发展能力要强,这样才能跑到最后。这就告诉家长们,幼儿园的时候学一些这个阶段该学的东西就行了,主要的是让孩子身心健康,为以后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千万不要好高骛远,逼迫孩子学那些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东西。”
  在赵忠心教授看来,幼儿园这个阶段该学的东西有这几个方面:

一是要学会说话,学会口语,学会本土语言,掌握口头表达能力。他特别反对在这个阶段学外语,他说如果本土语言学好了,到学龄阶段学外语不仅不迟,而且还能起到促进作用;

二是要教幼儿懂得一些规矩,行为规范,礼仪礼貌等。说话文明,行为文明;

三是要学习一些能力,具体就是生活自理能力,比如学会自己穿衣服、系扣子、系鞋带什么的;

四是用大量的时间去丰富他们的感性知识,父母要抽出时间带孩子去逛公园,让他们感受大自然,或者带他们去街道上,熟悉社会,去农村,看看粮食是怎样种出来的,农民伯伯是怎样劳动的,等等;

五是让他们学会交往、相处、合作、分享、谦让,相互帮助。当然,孩子身心健康是重中之重。他特别指出,因为现在实行计划生育,城市里每个家庭都是一个孩子,从小就不会相处。“比如前几天我的孙女和外孙都来了,他们都是独生子女,孙女大一点,外孙小一点。外孙抓起一个玩具要玩,但他姐姐不让,说‘这是我的’‘那是我的’,就不给他玩,急得外孙直哭。”

说起这些,赵忠心教授显得颇为忧心。
  

办幼儿园不是卖糖葫芦那么简单的事

研究家庭教育几十年了,赵忠心教授说他从来没有预料到幼儿教育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的担忧是显而易见的,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也曾多次呼吁社会各界重视这个问题,但效果似乎不容乐观。“我很久都没有面对过媒体了,以前接受采访时发了很多牢骚,但后来发现说了也是白说,家长无动于衷,不起什么作用。”

感慨之余,他虽然感到无奈,但也还是耿耿于怀,笑着说:“即使说了白说,也还是要说。学者是干什么的,学者就是干这个的!”说到此处,他的语气明显加重了很多,表现了一个学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对于《教育》旬刊记者提出的“幼儿教育小学化”该如何解决的问题,他认为,应该从以下三方面抓起:

首先,教育部门应该加强管理,无论公办或者民办都要严格管理,用制度和文件对这种情况进行遏制。他特别提出,加强管理还要注重引导,树立一些正面典型,形成一种模仿效应。此外,针对目前民办幼儿园竞争激烈、发展的无序状态,他建议实行民办幼儿园准入制度,不能谁有钱谁就办,谁想办谁能办。“办幼儿园不是卖糖葫芦,不是卖砖卖瓦这些普通的商品。培养人的事情一定要慎重,不仅要考虑经济利益,更要考虑社会效益;不仅对孩子的现在负责,更要为孩子的一生负责。所以,必须有严格的资质准入制度。幼儿园建立后还要定期检查、考核、评估,不合格的要取消办园资格,这样才有可能保证它的质量。”他说。
  其次,他建议不要把幼儿教育纳入正式教育体系。按照目前的教育体系,幼儿教育是其中的一部分,但他认为学前教育是为上学准备的一种教育,或者说是为幼儿进入正式教育体系起过渡作用的一种教育,这种教育和学校教育应该是有严格区别的。他认为,正式教育是一种有考核、有评价的教育,但幼儿教育是不能像小学那样考核和评价的,否则就会加重“幼儿教育小学化”倾向。他指出,幼儿教育应该是一种以年龄为标准升级的教育,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就让他入园,到了上小班的年龄就上小班,到了上大班的年龄就上大班,不能按照小学一样,用掌握知识的多少来决定孩子是上小班或是大班。
  最后,他认为一定要宣传一个观点,即尊重孩子的年龄特征,尊重孩子的学习规律和成长规律,不能揠苗助长、操之过急。他以孟子的话“其进锐者其退也速”为例,认为老师教得越早,学生可能忘得越快。“学习还是要按部就班,量力而行、循序渐进,这是老祖宗通过多少代人总结出来的学习规律,是不能人为改变的,否则后患无穷。”赵忠心坦言。
  不过,他并不认为这些措施能彻底解决目前幼儿教育中存在的问题。他以历史为例:

“上世纪60年代美苏争霸时,两国不谋而合,形成一个共识,即国家的发展取决于科技,科技的发展取决于教育,教育的发展又取决于早期教育。所以当时双方的教育改革都指向学前教育进行,都不约而同地实行超前教育,就是我们现在实行的‘幼儿教育小学化’。但他们做了一段时间后,又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原因是他们发现这样做短时期内会取得一定效果,但从长远看,会打乱儿童身心发展秩序,使很多儿童在后来的学习和成长中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可以说是毁了很多人。所以不管哪国,不按规律办事将来一定会受惩罚。现在我们中国出现这种情况可能也是必然,因为大家不信,总想试试。也许等过一段时间出问题了人们才会改变,要交点学费才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