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忠心家庭教育
赵忠心家庭教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9,934
  • 关注人气:7,5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家教论说”之七:《宽严适度掌握分寸》

(2020-03-03 05:51:40)
分类: 家教论说

《宽严适度 掌握分寸》

赵忠心 

 

常言说:“严是爱,惯是害,不管不教要变坏。”学龄前阶段是人一生发展中的关键时期,一定要严加管教,不能放任自流。

然而,严格管理教育说到容易,做好却很难,这里面很有学问。

什么叫“严格”?严格指的是在遵守制度或掌握标准时认真不放松。做得好,要及时肯定、鼓励、表扬,做得不好,违反了制度或达不到标准,要立即指导、纠正,问题严重还要批评,做到赏罚、奖惩分明;而且,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虎头蛇尾,半途而废,要持之以恒地坚持。这就叫严格管理教育。

对小孩子严格管理教育,要达到预期的效果,必须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   要严而有格。

 这说的是严格要有分寸。

 对小孩子是要坚持严格要求、管理、教育。但并不是越严效果越好。也就是说,严格的程度与效果并不完全成正比。中国有这样一句成语:“过犹不及。”不论做什么事,做过了头,超出了有益的范围,就跟做得不够(不及)一样,同样效果也是不好的,甚至会走向反面。“严格”也是这样。

 “严格”的“格”字,就是“规格”,即有要求、条件、标准等。其中就含有“度”的意思。“严格”,就是“严而有格”,严格要有“度”,有分寸、尺度。严格得不够,效果要打折扣;严格得过了头,效果同样不好,甚至会导致失败。

培养教育小孩子是一项非常细致的工作。有人说教育者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也有人说像雕塑师。这种比喻很有道理。

我国古人对于工艺品雕刻和金属冶炼曾做过这样的论述:

“木可雕,而病于越度;金可铸,而病于越冶。木越度,金越冶,虽有良工巧匠安施?”

这意思是说,木头可以雕刻成工艺品,而雕刻的失败往往是由于刀工不稳,用力过度造成的;金属可以铸造成各种物件,而铸造的失败往往是由于冶炼时的火候没掌握好,温度过高所致。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雕刻的力度和冶炼的火候,再好的雕塑师也雕刻不出精美的艺术品,再好的铸造师也铸造不出合格的物件。这里说的就是“度”在雕刻和铸造中的关键作用。

管理教育孩子也是这样。

塑造孩子的灵魂,雕刻孩子的品行,都要把握好“度”。特别是学龄前儿童,心理承受能力有限,管理教育时把握好严格的“度”,显得尤为重要。

 《东周列国志》中说:“宽严得体,无不悦服。”宽严适中,符合实际,使人心悦诚服,乐意接受管理教育。对孩子严格要适度,不能过分。过严了,会适得其反。

 比如,有的家长以为对孩子越严越好,无论大事小事,原则问题非原则问题,事无巨细,一概严得不得了,抬手举足也受限制,把孩子管得像个木头人似的。严格过了“度”,就成了“苛求”,会使孩子无所措手足,缩手缩脚,畏首畏尾,没有了个性,甚至变呆、变傻,或者引起反感、反抗。

第二,有严有宽。

 这说的是要辨证地看待宽严问题。

 对小孩子进行管教,有的问题上需要严格,而在另外一些问题上则需要宽松、宽容、包容。不能不加区分,事事都看得严严的,管得死死的,要因事而异,因人而异。

  著名教育家陈鹤琴先生在他的《家庭教育》一书中指出,在家庭教育中,家长对孩子管教往往出现两种偏向:

 一是过于宽容姑息,一点儿也不管教,任其为所欲为。这是很有害的。他说:“这种‘姑息养奸’的教育在家庭里是常见的,会使孩子养成利己害人的坏思想。”

 二是规矩过严,事事都要秉承他父母的意旨。父母对待小孩子好像对待成人一样,“既叫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穿起长袍马褂来限制他们的动作,又叫小孩子一举一动要模仿成人的样子。”这样,就会使小孩子成为一个“萎靡不振、具体而微的小成人。”

       他主张对孩子管教要在宽严之间掌握平衡。他说:

     “我们教小孩子当折其衷,一方面予以充分机会以发展自动的能力和健全的意志,一方面限以自由范围使他们不得随意乱动以免侵犯他人的权利。教育若能如此折衷施去,小孩子未有不受其惠的。”

   陈鹤琴先生所说的“折衷”,就是说该严格时就严格,该放手时就放手。

   第三,要严慈相济。

   这是说的教养态度问题。

    对孩子要严格,但不能只是一味地严格。该严格的时候要严格,该慈爱的时候也要慈爱;而且,严厉和慈爱都要掌握好分寸、尺度,做到“严慈相济”。

由于家长和孩子之间是一种特殊的关系,即具有血缘和亲情关系。因此,家长对待孩子的态度,往往缺乏理智,很容易感情用事,或是“有严无慈”,或是“有慈无严”,这是家庭教育中最常见的偏向。

我国古代思想家、教育家颜之推,在很早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说:“简则慈孝不接,狎则怠慢生焉。”这是说,对子女滥用父母的权威,要求苛刻,简单粗暴,子女就不会孝敬、服从;对子女过分亲昵、宠爱,一点父母的威严也没有,子女就会放任,行为怠惰。

他认为:“父母威严而有慈,则子女畏慎而生孝焉。”这是说,父母只有对子女既严格又慈爱,掌握好“严”和“慈”的分寸、尺度,子女才会尊敬父母,服从教导,谨慎言行。

 因此,他主张:“父子之严,不可以狎;骨肉之爱,不可以简。”这是说,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应当严肃,严格管理教育,不可过分亲昵而失于态度不庄重;父母也应当慈爱自己的子女,不可要求苛刻,简单粗暴,滥用父母的权威。

在现实生活中,有的父母对孩子一讲严格,往往就是成天板着面孔,冷冰冰的,凶神恶煞,一点儿也不让人感到慈爱;而一讲慈爱,又往往是心慈面软,一点儿也严肃不起来,完全丧失原则。不论是走向哪个方向的极端,都不会建立和谐的父母子女关系。

正确的态度是要既严格又慈祥,严慈相济,相得益彰。让子女感到父母既有威严,又和蔼可亲,既可敬又可爱,从感情上乐于接受父母的管理教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