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tkepwqgtg
vtkepwqgt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8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独立小镇:全球化时代的最后净土

(2013-02-05 14:32:55)
拥有独立传统、独立货币、独立生活和情感系统
独立小镇:全球化时代的最后净土
 
对那些拥有独立传统、独立货币、独立生活和情感系统的独立小镇来说,它们正用尽所有力量保护自我独特的小镇气质,只为不变成一个千篇一律的“克隆镇”。
 
编译/于青
 
2012年5月,英国最大咖啡连锁商(门店数量是星巴克两倍)Costa宣布,它将进驻英国德文郡小镇托特尼斯。正当它像以往一样,相中了一块镇子里的好地盘,开出一个牛逼的价位,再炫耀性地宣传了一下自己是如何麻利搞定所有“拦路虎”的时候,这个总人口不到8000的小镇6000人联合在反对书上签了名,搞了一个反Costa网站(notocosta.co.uk),并在主页上挂了张酷毙了的猜火车式海报,上书:拒绝克隆(Clonestopping)。
难怪托特尼斯会反应激烈。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曾经迎来特洛伊幸存者布鲁特斯的英国发源地,在12世纪起就已经成为一个邻河靠海的市集中心。虽然在将近千年之后的现在,它被几十年的现代化进程迅速打败,但永远处于嬉皮时代的托特尼斯人自然不愿向全球化浪潮屈服——不管麦当劳和星巴克如何横行全球,真正的托特尼斯人脚上依然只穿着本地设计生产的本地牌子Conkers。如它的镇长普鲁·波士威尔所说:“我们拥有独立的传统,还拥有一个特立独行的历史。我们必须保护这种独特的气质,免得托特尼斯变成另外一个千篇一律的‘克隆镇’。”
五个月后,Costa败下阵去。媒体蜂拥而至时,镇长一家都喜气洋洋:“别来找我们的麻烦。别以为在这儿你什么都能干——至少我们已经让Costa明白了,《喧闹的老鼠》并非仅仅只是喜剧一场。”小镇里42家咖啡店的主人们也对此结果表示满意。“尽管Costa算得上是连锁咖啡商中的佼佼者,但它生产的依然是快餐式普通咖啡,依然是咖啡界的麦当劳而已。”这是在2012年10月的一个周五,本地咖啡店店主托尼·柯肖边端蛋糕边对《观察家》的记者科纳尔·厄克特所说的话。
对托特尼斯镇来说,Costa的失败绝不是独一份。除了Superdrug连锁药妆店以及W.H. Smith连锁书店之外,小镇街上望过去是清一色的本地店铺。本地社区发展协会会长弗朗西斯·诺思罗普说:“我们想要将资金留在本地。我们支持使用本地IT公司、在本地购买原材料的家庭企业,他们既是合伙人,也是家庭成员。他们消费在本地,生活在本地,送孩子去本地学校。这是个好的循环,也是我们镇子里街道美的源头。它比连锁商店更具有独立性,也是吸引观光客的重头戏。很显然,Costa是不会在我们这儿买咖啡豆的。”
“转型城镇”概念的目的是在产油高峰期之后的能源危机时代,为人们找到一条低能耗、高就业率、满足城镇自给自足的新道路。
成功将Costa拒之门外也只不过是让托特尼斯上了头条。为“自给自足的本地化”这个美好愿景出大力的,是爱尔兰金塞尔地区的“转型小镇”计划,以及在2007年镇上发行的本地货币:托特尼斯镑。
“转型城镇”这个概念是金塞尔一名教授“永续农业”的讲师罗伯·霍普金斯提出的,是上世纪70年代提倡自给自足、可持续发展、与自然合作的永久性农业理论的重新包装。为了应对产油高峰期之后的能源危机以及气候变化,霍普金斯带领学生们以金塞尔为实验地,试图找到一条能够让小镇自给自足的道路。
在金塞尔卓有成效后,2005年,霍普金斯就把这个概念带回了自己的故乡托特尼斯。“转型城镇”计划迅速被托特尼斯人接受,500多家住户加入“转型街道”计划,在屋顶安装类似于太阳能的能源替代系统;16个花园加入“共享花园”计划,在镇中心精美的花圃中种植着供应本地人生活的粮食蔬菜;建立本地订购网络,产品进入超市或直接送到居民家中,省去占到成本三到四成的运输费用。现在,“转型城镇”计划已经蔓延到全世界,超过300个城镇加入——而这些小镇的最重要特征,就是本地货币系统的建立。
2007年在托特尼斯发行的托特尼斯镑,是全英第一个本地货币。手持9.5英镑能够在此兑换10托特尼斯镑。一年后,托特尼斯镇就有70个企业加入本地货币系统。2008年,英国另外一个加入“转型城镇”计划的小镇刘易斯也发行了本地货币——在1789年到1895年之间,刘易斯就曾拥有过自己的货币系统。同年,70多个商家加入到刘易斯本地货币系统中。托特尼斯镑创立小组中的奥利弗·海尔说:“国家发行的货币系统当然是必需的,但问题在于在这个系统下,我们如何促进本地的发展,为当地人找到更多发展的可能性。”镇长迈克尔·查特也表示,发行刘易斯镑的初衷在于鼓励人们在当地消费:“刘易斯拥有的小店是镇子的一个传统,这里没多少大型连锁店。本地小店是刘易斯镇的魅力之一。”
诗人、环境科学家、黑人人权活动家、喜剧演员……以前他们曾经在这儿住过,现在他们全都印在了布里克斯顿的本地钞票上。
到了2009年,另一个“转型城镇”,位于伦敦南的布里克斯顿区发行了自己的地区货币:布里克斯顿镑,并成功将它做成了个噱头。
如同《卫报》的记者李奥·希克曼所描述:它将“Dub诗人林顿·约翰逊、环境科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黑人人权活动家奥利佛·莫瑞斯、喜剧演员克里斯·莫瑞斯、大卫·鲍伊、冲撞乐队、哈罗德·麦克米兰以及莎伦·奥斯伯恩”统统联系起来——以前他们曾经在这儿住过,现在他们全都印在了布里克斯顿的本地钞票上。在它的“二期”钞票上,又新增了印在1镑上的黑人历史学家莱恩·加里森,5镑上芝加哥公牛队的罗尔·邓,以及20镑上的二战盟军女特工维奥莱特·萨博。
这么多名人的出现,为布里克斯顿镑带来了伪造与收藏问题。“我们使用了高安全性的印钞纸,”布里克斯顿镑项目经理蒂姆·尼克尔斯说,“这些纸币与从英国银行出来的一样安全;它们有全息防伪标志和内嵌防伪条。我们也印制了大量面值为1镑和5镑的纸币,用来保持最大限度的流通,并防止造假。” 除此之外,托特尼斯镇与刘易斯镇都存在本地货币的“泄漏”问题——纪念品猎手们已经开始囤积它们了。“eBay上已经出现了卖给藏家的布里克斯顿镑。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继续发生,我们专门设计了收藏款,满足藏家需要。”
布里克斯顿镑在前期的设计与印刷环节就已花掉了2000镑,这些投入都来自支持此项目的本地企业或机构。说服布里克斯顿镇上的第一线,也是镇子最富特色的小摊主们加入计划并非易事。
“我们尽最大的可能说服更多的摊主——他们是布里克斯顿镑的最前线。我们能到同一个摊子上去跑四次。本地有名的一家音像店已经被拉入伙了,店主在这儿可是很有影响力的。还差美发店没去谈,要知道,在布里克斯顿,平均每两个人就能有一个美发店。决不能漏了它们。”
但到了2010年,问题就出现了。虽然在2009年就已经有80个本地商家加入了布里克斯顿镑货币系统,一年之后,虽然总发行量已经相当于20万英镑,流通的也只有3万布里克斯顿镑。
《卫报》的弗雷德里克·怀特海德到街上走了一圈之后发现,“布里克斯顿镑一个最成功的作用,就是帮街上的人划分阵营。你要走断腿才能找到一家能用布里克斯顿镑的店铺”。有店主一看到布里克斯顿镑眉头就皱起来,有店主明确表示不接受布里克斯顿镑是因为兑换起来太麻烦。Wholefoods的店主虽然接过了顾客递过来的布里克斯顿镑,却依然是本地货币最激烈的反对者:“我只是为了迁就这些顾影自怜无法自拔的顾客而已。”——一周之内,他能接受的上限仅为40布里克斯顿镑。
支持者们依然在呐喊:“这是永远不会离开布里克斯顿的钱。”他们认为本地货币能够保留本地的独特品质、凝聚社区精神、加强情感纽带、支持本地企业、抵抗外来大型连锁店。布里克斯顿镇的中心主管斯蒂芬·布彻已经将布里克斯顿镑定性为“本镇很长一段时间的经济进程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布里克斯顿镑的联合创始人乔希·莱恩·科林斯认为,建立本地货币系统的主要目的在于将金钱民主化:“我们试图让人们意识到,钱是我们自己可以控制的东西,不一定非要交给国家托管。”他建议各个转型小镇联合形成一个完整的贸易链,“刘易斯镇出产的面包和草药可以与布里克斯顿交换。”站在Dynamic折扣店钱箱后面的员工则认为,否定者们才是最大的问题:“我只想让更多的人明白,我们想要做的是什么。”
虽然同样是“转型城镇”,本地货币系统的建立也需要考虑各地环境的不同。虽然布里克斯顿镑的支持者们还想以此切断外来食物供应链,让人们将目光转向本地产品,但,要知道,此前建立了本地货币系统的托特尼斯镇、刘易斯镇、斯特劳德镇,都身处日用品能够自给的乡村地带。相比之下,布里克斯顿区还真没有多少居民会自己种瓜种豆,采棉织衣。
本地货币也并不仅仅是英国的“新鲜事儿”。2009年经济危机来袭时,全美的本地货币系统总数已经达到75个。
本地货币也并不仅仅是英国的“新鲜事儿”。2009年经济危机来袭时,整个美国总共有75个本地货币系统。包括底特律的Cheers,马萨诸塞州西部的BerkShares,加利福尼亚北部的BACE Timebank,纽约北部的Ithaca Hours,旧金山的Creative Currency等。用这些货币来购买商品时,商家会提供5-10%的折扣。按照美国法律,在不发行硬币以及不与联邦货币相似的情况下,小型社区能够发行自己的货币。同时,接受本地货币的企业依然对此有税务义务。所以,在密歇根特拉弗斯市,就有100多个商家接纳本地货币Bay Backs,其中包括餐厅、含早酒店、医生、会计,甚至一个读塔罗机。
1991年,纽约州伊萨卡区的本地货币Ithaca Hours开始发行,15年后它就拥有了900多个合作商家、80多个效仿地区。现在Ithaca Hour在本地的流通量已经超过10万美元。在Ithaca Hours的官网上,自我介绍是这么写的:“这是属于你的钱。你可以赚到它,也可以花掉它。但不同于美元的是,这是始终留在社区里的钱,你只会把它花在邻居身上。它就留在这儿,等着你把它赚回来。你只须通过参与就能赚钱,并且有那么几百个地方可以把它花了。同时你是在建立一个本地经济系统。你在帮助那些能够帮助你的人。”
南加利福尼亚的皮茨伯勒镇在2002年开始发行本地货币the Plenty。“我们只是美国一个看不到前路的小镇,the Plenty能给本地经济一条出路,它最美好的部分就是永远不会离开。”插画师艾玛·斯卡尼克是the Plenty纸币图案的设计者。她把皮茨伯勒镇的地标、野生动物与文化特质都融进画中。大树、小河、庄园、水果,从查塔姆兔到可持续资源,拿着一张PLENTY,就像是站在了皮茨伯勒的土地上。
根据《每日电讯报》的报道,在马萨诸塞州伯克希尔地区流通的BerkShares发行于2006年,比英国最早的本地货币还早一年。本地有10个支持兑换的银行网点,每90美分能够换到1BerkShare元,可以在370个商家使用。与布里克斯顿镑相同,印在BerkShares上的都是一些本地英雄的肖像,包括作家赫尔曼·梅尔维尔,艺术家诺曼·洛克威尔,以及一个莫西干部落。“这至少表明了一点:许多企业主和居民都很关心本地的经济体系,并乐意让更多的人明白购买本地产品的意义。”BerkShares董事会的成员苏珊·维特说。
《商业周刊》的杰弗瑞·甘杰米看到,BerkShares救下了只有三个店员的相机店Snap Shop。根据店主斯蒂夫·卡洛塔的说法,从2002年开始,店里的生意就在网店的冲击中走下坡路。4年后BerkShares发行,参与当地货币系统后,商家能给使用BerkShares的顾客10%的优惠。“基本上其他的相机店都已经关门大吉了,我的顾客反而多了点儿。这真是个好买卖。”
2009年经济危机爆发时,底特律的失业率达到了22%,三名商人将相当于4500美元的底特律本地货币 Cheers分给顾客,让他们去任意一个本地店铺把钱花了。“我从未质疑过它的价值。”家居设计店店主比利·韦斯特说。“我能用它买来一顿饭,一瓶啤酒,还能帮助其他的底特律本地商家。这就是金钱对我的意义。”
“与其说是金融系统,不如说本地货币是个情感系统。它的社交功能等同于经济功能。人们通过它增进感情,彼此支持。”
本地货币风潮也进入了风雨飘摇的欧洲。2007年,希腊进入经济衰退,失业率达到21%,缺钱花的港口小镇沃洛斯居民建立了一个本地非货币在线交换系统:TEMs。小镇居民们可以先去TEMs网站上注册个账号,看看手头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满足别人的需求,通过交换为自己需要的东西积攒信誉。TEM能用来买任何东西——从烤炉到保姆,从老师到修理工。从理论上来讲,1TEM的价值等同于1欧元。
TEMs网站的联合创始人玛利亚·乔皮斯曾经在市集上遇到一位太太,“她在售卖三盘自己做的蛋糕,每块只需要1TEM。我觉得1TEM连成本都不够,她倒是很淡定:‘等市集结束了再说。’等到市集结束时,她已经换到了三种水果,两公升橄榄油,肥皂,豆子,一打鸡蛋,以及一大堆酸乳酪。‘如果这些东西我都从超市买,我就等着严重超支吧。’”
如同玛利亚·乔皮斯对《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所说:“与其说是金融系统,不如说TEMs是个情感系统。它的社交功能等同于经济功能。人们通过它增进感情,彼此支持。”沃洛斯镇长帕诺斯·斯考提尼奥提斯更是鼓励全世界的市级政府采用此法,如果国家政策以及传统市场经济都没办法改善居民生活,那么本地货币可以成为福利国家的一种替代品,“这是它被越来越多的市政府所鼓励推崇的原因”。希腊国会也非常支持,并立法支持各种非传统形式的“创业精神与本地创新”。
除了希腊,本地货币系统已经蔓延至整个欧洲。比利时、丹麦、葡萄牙、西班牙、瑞士、拉脱维亚都各自拥有两个本地货币系统,法国、希腊、意大利各有7个,英国、荷兰则各有8个——在德国马格德堡市,超过200个商家接受本地货币the Urstromtaler,而它只是全德国16个地区货币之中的一个。
到了非洲之后,本地货币直接完成了它的数字化转换。按照布里克斯顿镑的联合创始人乔希·莱恩·科林斯的观点,肯尼亚的mpesa本地货币系统“彻底改变了农业系统”——它能让农民们在比银行网店更普及的代理小店中,将货币兑换成手机中的电子货币,再通过它与其他手机之间的转账功能,完成支付、汇款与存款。想要现金也很简单,在代理店中再将电子货币兑换成为纸币即可。农民们由此摆脱了漫漫进城取钱路,手机在手,衣食无忧。
2011年9月29日,布里克斯顿镑也发行了它的电子版,使用者可以通过短信支付。这也是本地货币的终极发展目标:彻底电子化,不再为钞票消灭地球上任何一种能源或生物。
在大型连锁商场花1美元,只有14美分会留在本州。而若在本地商家花1美元,则会有54美分都留在本地。
本地货币究竟为本地人带来了什么?根据非营利组织“本地自主化研究会”的一项调查,在大型连锁商场花1美元,只有14美分会留在本州。而若在本地商家花1美元,则会有54美分都留在本地。“如果能将在连锁店消费额的10%转化到本地零售业中,就会为本地人带来更多的收入与工作机会。如果能让人们清楚地看到在这1美元中都发生了些什么,本地货币系统就会成为一个非常有利的工具。”机构的研究员史黛西·米特切尔对《每日电讯报》说。
在the Plenty的官方网站上,列举了使用美元与本地货币之间的不同。“从本地经济来看,本地货币促进本地店铺与邻里之间的购买行为,将工作机会留在本地,将财力留在本地经济中。而国家货币,则会促进远距离消费,网购、电视购物、连锁商店。强迫本地只能生产能够与全球市场匹敌的产品。”
“从环境方面看来,本地消费与生产意味着更少的能源消耗与污染。保证原材料都能够按照本地法律与价值使用。用有益于环境的方式处理垃圾,让人们看到消耗能源所带来的影响。使用国家货币,则会鼓励使用全球资源,远距离生产,产生大量污染和运输带来的能源浪费。生产所用的原材料来自人们一点都不了解的地方,用最廉价的方式集中处理垃圾。”
“从收入分配来看,本地货币系统能够为本地劳动力提供支持,更公平地分配财富,给小型生产一条活路,并创造更多的本地工作。国家货币系统则会强迫劳动力参与全球竞争,集中财富,鼓励规模化生产,使劳动者走上大规模的迁徙之路。”
本地货币能为在全球化浪潮中势单力薄的小镇们带来什么?诚如the Plenty官网所写,“它能够重塑小镇价值”,让人们的故乡更美好。本文由 eeg平台 http://www.eeg178pt.com 整理       转载以链接形式注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