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右玉
老右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901
  • 关注人气:2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侯维成护“宝”记

(2019-06-16 15:00:10)
标签:

历史

文化

分类: 西口物语
侯维成护“宝”记                                                       宝宁寺“水陆画”

      侯维成护

侯维成,字宝山。在右卫老城中,提起侯宝山,人众皆知;说起侯维成,知之甚少。

侯维成护“宝”记                                               侯维成遗像    1956年

本文的题目既定为《侯维成护记》,那就让我先简单说说为何物。

在右卫城的东街北侧,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寺庙,正名称为宝宁寺,城内百姓皆呼之为大寺庙。据多方考证,宝宁寺是在原毕在寺的废墟上扩建重修的,工程始于明代景泰6年(1455年),竣工于景泰7年(1456年),并更名为宝宁寺

 宝宁寺有一堂镇寺之,百姓称为水陆画水陆神帧,全名应称为勅赐镇边水陆神帧

勅赐镇边水陆神帧,究竟是什么时候赐予右卫城宝宁寺的呢?有人说,宝宁寺建造完成后,明王朝即赐;有人说,是明代土木之变后,明英宗归国所赐;也有人说,是嘉靖年间右卫城保卫战胜利后,皇帝的赏赐。但是,以上诸说皆无史实依据、典籍支撑。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套大型水陆绢画,在明代后期就已在右卫城宝宁寺珍藏。并且,每年的四月初八(农历),宝宁寺都要举办盛大的水陆道场。届时,要将全部水陆神帧画轴悬挂在寺内东西廊房,以供万民观瞻,为期三天。宝宁寺水陆道场究竟始于何时,现已无法考证;但水陆道场终止之年,是1937年。至那以后,寺院衰败,僧徒迁徙,当地士绅便把水陆画珍藏起来,作为右卫的镇城之物

 但在解放战争时期 ,宝宁寺水陆画曾有一段时间,不翼而飞,下落不明。让右玉人民牵肠挂肚,心急如焚。直到解放后,1949年底一位贵人托亲戚贾守忠、杨禹封连续从口外给右玉县委书记张荣怀捎回三封信,说水陆画在他手上,请政府赶快派人前来绥远提取,这才让领导和群众把悬着的心跌到肚子里 ,这位写信的贵人就是右玉城大名鼎鼎的侯维成先生。

 张荣怀书记得知水陆画的下落后,很快复函侯先生,对他爱国爱家乡的行为大加赞赏、同时代表县委对他表示谢意,并很快酌成政府办理此事,政府办随即派一名车倌儿赶着政府唯一的交通工具单套马车,由文化馆长傅勋瑞负责,于1950225日(正月初九)动身前往绥远城。31日与侯维成办完交接手续,三天后顺利返回右玉,从侯维成手中取回水陆神帧140幅,并留下傅勋瑞的亲笔收据。

侯维成护“宝”记                      1950年中共右玉县委书记张荣怀给侯维成先生的信



侯维成护“宝”记
                 右玉县原文化馆长傅勋瑞写下的“水陆画”收据    1950年3月1日

2016924日为此事,我专门到大同傅勋瑞老师家进行过了解,老人简单向我晓扮(诉说)了到绥远取水陆画的整个过程。他说1950年元月份他刚调进县文化馆,领导让他筹建文化馆。大年初六上午,他参加完县里元宵节文艺活动工作安排会议,政府秘书余存德把他叫到办公室,交给了他一项到绥远取水陆画的任务,让他带上政府公函,到绥远后找侯维成接头,并嘱托他路上要多加小心,所取东西非同一般。他回去进行了简单准备,选择了初九动身,因当地正月里出门是要看日子的,赶三、六、九则用不着看日子。有一句俗语叫三六九不看日子尽管走。他初九启程,十一到了绥远城,住到小南街右玉老乡郭振业开的车马大店,第二天按照公函提供地址找到了侯维成先生,先生对他们非常热情,那天先生什么也没干,带他们在绥远城逛了一天。31日(正月十三)他们正式办理了交接手续。

侯维成护“宝”记                                       傅勋瑞遗像   2016年9月24日摄

我问傅老,侯先生是否跟您晓诉(把当时的情景向他人陈述)过1948年春天水陆画是谁从右玉送来的,先生接过水陆画又是如何进行保管的?他说我也就此问题问过人家,侯先生逢此事闭口不谈,只跟我说:右玉县政府这次取走水陆画,了却了他最大的一桩心事。因此,水陆画流落口外的事情也就成了一个无人能解开的谜。

 去年冬天,我和原文化局长李淑彦电话里聊其它事情,顺便提及此事,他说对水陆画流落口外的事情他也不清楚。不过,他为我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他说侯维成是他的二舅姥爷,其大女儿侯淑静,我表姨今年虽92岁高龄了,但身体硬朗,思维敏捷,又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她是内蒙古师范大学历史系首届大学生,你的疑问她一定能帮你解释清楚。听完李局长一席谈,我应邀他跟我去呼市跑一趟一探究竟,他爽快地答应了我。

 2018127日,尽管天气特别寒冷,(零下28度),我们还是如约向呼市出发,考虑到李局长年事已高,路上对他有个照顾,我还是叫我爱人(医生)陪同我们一块儿前去。 右玉到呼市的高速公路小车特别好跑,也就一个多小时车程就到了呼市,但进城后司机对路况不大熟悉,绕绕弯弯一直到下午四点才找到侯淑静老人的住所。

侯维成护“宝”记        侯淑静92岁,1927年出生,1959年内蒙古师范学院历史系毕业,卓资山一中离休,1948年参加工作。   2018年摄
侯维成护“宝”记       右玉县原文化局长李淑彦(右)倾听侯淑静(左)老人讲述有关水陆画的情况          2018年12月7日下午于侯淑静老人家中摄


        当侯老师的儿子把我们领进他母亲屋里,李局长跟他表姨简单寒暄了几句并说明我们的来意,我们很快就进入正题。老人说:你们要了解的有关水陆帧子的问题,由于年代久远,加上我们那时年龄比较小,大人也不跟我们说这些事。所以,有些东西我也说不清楚。比如1948年春天,帧子究竟是老家谁派人送到绥远城的,具体又是谁交给我爸爸的,这些我就不知道。因为当时我在武川教书,事后我爸爸也没跟我说过此事。后来,我想给爸爸写个传记,写到这里就卡住了,心想我父亲是诚实之人,关于此事他的档案里一定有记载,我打发孩子们先后到人事部门和档案局找他的档案,结果查无下落。我回忆19458月日本人撤离右玉后,紧接着国共两党就展开了拉锯战,顽固军跟日本人没有两样,同为一丘之貉,他们一样抢奸妇女抢劫财物,无恶不做。19473月,国民党占领了右卫城,杀害了农会主席周松林等人,全城阴森恐怖。我们全家就在那时离开了右玉,搬迁到绥远城。

     刚到绥远我们借住在南茶坊右玉老乡郭振业开的车马大店里。店里深更半夜,人来车往,比较嘈杂,无法居住。没住多长时间,我父亲和林县一个好朋友张德丰,在南茶坊盖起一处院落,让给我们两间玻璃窗户大正房,于是我们就搬进了张家。

        安顿好了家,父亲又开始托人帮我找工作,绥远城找了半年也没寻下个营生,后来父亲的朋友引荐我到武川当教员,1948年过罢大年我就到了武川,那时候当教师挣麦子。一次回到家,母亲跟我说,你捎回的麦子可管了大用,老家送祯子的人来,我妈和妹子给白面压饸饹,来一碰子(一次)吃一碰子,饸饹床不离锅,可想而知送祯子的人数是不少的。

      为什么我们到绥远仅仅一年时间祯子就又送给我父亲。我推测不是顽固军便是土匪头有人谋算上了祯子,而且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我在右玉时,偶尔也会听到一两句我父亲和几个叔叔拉搭(谈论)祯子的事,但一般说这些事是不让我们孩子在跟前,肯定他们都是保护祯子的士绅。

     另外,那时我父亲已经是党的情侦人员,常年穿梭于和林和绥远之间,对家乡的一切情况以及祯子的事比较了解,家乡的爱国士绅也知道我父亲的能耐与为人,祯子交给我父亲他们放心。还有一点,那时和林、绥远还被国民党占据,这些地方对共产党防范很严,路上到处设卡检查,没有路条是不准通行的。他们知道我父亲手上有路条,这些问题能解决,所以,我们来绥远一年后,家乡的爱国士绅就派群众把祯子送给我父亲。

     接受祯子的具体日子记不得了,时间肯定是1948年春天,是我父亲和弟弟侯建德到南口一拨儿一拨儿把送祯子的群众接回家的。送走家乡客人后,我父亲到市上买了3只樟木大箱子,把祯子分装其内,张德丰为此又专门腾出一间房子,将祯子搁入其中。可没过多长时间,我记不清楚,张家不知有甚急事需要我们腾出房子,我父亲四处问房,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情急之下,父亲想起了春林药房。该药房是右玉老乡郝步雯先生所开,位于绥远城中桥街东,占地约一千平米,有铺面三间,正房七间,创办时还有我父亲的股份,后来我父亲和其它股东都撤出去了,由郝先生一家经营。但我父亲一直和郝步雯是至好的朋友。于是,我父亲就找到了春林药房郝掌柜说:老郝,张德丰近日要我腾房子,我跑了几天都没找下,家乡的祯子没处搁,我再继续问房,暂把祯子放到你药铺阁楼上,等我找到合适的房再搬,你看怎样?郝掌柜圪腾没打(二话没讲) 答应下来,当场吩咐给他的伙计们连夜把阁楼的东西挪开打扫干净,第二天祯子就搬进了春林药房阁楼上。

      没出三个月,一天郝掌柜慌忙找到我父亲说:老侯,昨天下大雨,牛桥水刮了,还刮走一个女人,咱们药房也漏的一塌糊涂,药全部让水泡了,祯子箱也进水了,药无球所谓,关键是祯子毁了你我都没法向家乡人民交待,请你赶快找个大一点的房子,抓紧时间对祯子进行晾晒。

      我父亲得到这一消息,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马上发动亲朋好友,杀开人马四处问房,很快在建强巷找到一处闲置小院,人家知道我们急于用房,故意抬高房租。那时我们虽然生活比较拮据,但我父亲为了祯子的事情,还是毫不犹豫花大价钱租下了房。

      当父亲和弟弟把祯子搬进租房,院里拴好单煞子(筷头粗的细麻绳),然后打开箱子一看,祯子红的是那红的,蓝的是那蓝的,颜色一点都没渗洇,这下我父亲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父亲和弟弟连家也顾不得回,每天晾晒祯子,直到祯子晾晒好,我们才把家一块儿搬了过去,那些日子父亲由于着急上火,事后还病了十多天。

       那年,父亲正在圪撂街元泰和中药房坐堂,因他初来乍到,病人很少,挣钱不多,难以养家。没办法他找了绥蒙军区供给部政委石生荣,因他在绥远搞情侦工作,经常接触石生荣,两人关系不错,石政委帮他贷款三百元,让他到乌盟乌兰花开个中药铺。事情定下来以后,又涉及搬家问题,更重要的是祯子往哪儿寄放,此次自己远离绥远,更要找一个放心合适的地方,最后想到了我公婆家,我爱人他们家住绥远旧城二道巷召庙附近,正好有两间凉房闲着,父亲就把祯子交待给我公公,举家搬迁到乌兰花。

      从一九四八年春我父亲接收祯子,到一九五零年春右玉政府取走祯子,整整两年时间。在那动荡的战争年代与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我父亲为了保护国宝水陆画,绞尽脑汁、费尽心血、耗掉无数钱财,甚至把自己生命置之度外,最后水陆画,丝毫未损,完璧归赵。

        宝宁寺水陆画现为国家一级文物,同时也是山西省博物院十件镇院之宝其中之一,每天参观者络绎不绝。水陆画还多次拿到国外展出,倾倒世界无数著名艺术家。国宝水陆画之所以能重见天日,嘉惠后人,这是侯维成先生的善举,艺术瑰宝水陆画及其它的保护者侯先生应一并載入史册,让其美名千秋万代,世代相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