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中的梨香院到底是何用场

(2013-03-17 23:25:33)
标签:

参禅悟道

姨太太

宝钗薛

梨园

分类: 红楼文化

 《红楼梦》中的梨香院到底是何用场

 

 

薛家一家子人浩浩荡荡进了贾府,王夫人接待甚周,并殷勤挽留,贾政也使人上来对王夫人说:“姨太太已有了春秋,外甥年轻不知世路,在外住着恐有人生事。咱们东北角上梨香院一所十来间房,白空闲着,打扫了,请姨太太和姐儿哥儿住了甚好。”

这是梨香院的第一次出名。甲戌本有侧批:“好香色。”极赞这名字取得好,但是怎么个好法呢?却没提。

书中也只是简单地介绍:“原来这梨香院即当日荣公暮年养静之所,小小巧巧,约有十余间房屋,前厅后舍俱全。”关于种植装饰,一字不提。

到了第十八回元妃省亲之前,薛家搬了住处,将梨香院腾作他用——

“原来贾蔷已从姑苏采买了十二个女孩子,并聘了教习,以及行头等事来了。那时薛姨妈另迁于东北上一所幽静房舍居住,将梨香院早已腾挪出来,另行修理了,就令教习在此教演女戏。”

这时候,我们似乎很容易明白“梨香院”的含义了,就是“梨园”么,原来一早就预备着要给戏子搬进来住的。

但,真是这样么?如果“梨香院”的名目只是为了“梨园”而起,为什么一开始要让宝钗先住进去,宝钗与“梨园”何干?

我们都知道,红楼中每个庭院房屋的名字都含有深意,比如后来宝钗住的蘅芜苑就深合她的身份。至于其间曾一度停留的“东北上一所幽静房舍”,因为是过渡性质,连冠名都省了。

如此可知,曹公让宝钗住进梨香院,必有深意。更何况,梨香院的名字还在回目中出现两次,而两次都与宝钗有关。

第一次是第八回,这个在不同版本是有分歧的,甲戌本作《薛宝钗小恙梨香院 贾宝玉大醉绛云轩》,庚辰本与梦稿本\己卯本则改成《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甲辰本作《贾宝玉奇缘识金锁 薛宝钗巧合认通灵》

戚序本是《拦酒兴李奶母惹厌  掷茶杯贾公子含嗔》。

故事发生时,宝钗还住在梨香院里。

但到了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宝钗已经搬走了,梨香院的名字却再次出现在回目中,而且,仍然与“绛芸轩”相对。

早有多位红学家论证过,红楼八十回中,凡逢“九”便有深意,比如十八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二十七回《埋香冢飞燕泣残红》,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都是比较明显的例子。

那么,这第三十六回的重要章目说的是什么故事呢?

其上半回的情节,是说宝钗去怡红院探访,恰值宝玉睡午觉,她便坐在一旁接过袭人的针线绣起鸳鸯来,忽然听见宝玉说梦话:“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

这里明确地提出了“金玉姻缘”和“木石姻缘”两个对立的说法,于是,宝钗“不觉怔了”。 宝钗“怔了”,宝玉却“悟了”。

接下来,写到宝玉去梨香院请龄官唱曲,被拒绝,并旁观了龄官与贾蔷的一场缠绵,从而意识到“情”之一事,“只是各人各得眼泪罢了”,故曰“情悟”。

宝玉情悟之地是梨香院,可见这地方何等重要。

也正因为这个“悟”字,让我想到了“梨”的另一层含义,可能不是“梨园”,而是“者梨”。据佛书《翻译名义集》讲,和尚有五年以上的受戒经历,即可称“者梨”。这是个梵文的音译词,愿意为教授、轨范正行等,在古书中使用很普遍,比如《儿女英雄传》中就以“者梨”代替和尚。

梨香院最初既然为荣公“养静之处”,那么很可能取这名字的含意,就是暗指参禅悟道。

而让宝钗住在梨香院,是因为宝玉的第一次通禅正是因宝钗而起,事见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宝钗笑道:“要说这一出热闹,你还算不知戏呢。你过来,我告诉你,这一出戏热闹不热闹。是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韵律不用说是好的了,只那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填的极妙,你何曾知道。”宝玉见说的这般好,便凑近来央告:“好姐姐,念与我听听。”宝钗便念道:“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宝玉听了,喜的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

后来宝玉因此了悟,大发禅兴,也填了一支《寄生草》:“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

这是宝玉的第一次“悟”,宝钗知道后,很是后悔,叹道:“这个人悟了。都是我的不是,都是我昨儿一支曲子惹出来的。这些道书禅机最能移性。明儿认真说起这些疯话来,存了这个意思,都是从我这一只曲子上来,我成了个罪魁了。”

——真是一语成谶。联想到宝玉出家,宝钗守寡的大结局,让我们怎能不扼腕长叹?

原来,将宝玉送入“者梨”的人,正是住在“梨香院”的薛宝钗!

梨香院在全书中的最后一次出现,是在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觉大限吞生金自逝》,说的是尤二姐死后——

“贾琏便回了王夫人,讨了梨香院停放五日,挪到铁槛寺去,王夫人依允。贾琏忙命人去开了梨香院的门,收拾出正房来停灵。贾琏嫌后门出灵不象,便对着梨香院的正墙上通街现开了一个大门。两边搭棚,安坛场做佛事。”

这还不算,后来那贾琏又“自在梨香院伴宿七日夜,天天僧道不断做佛事。”

至此,梨香院终于明明白白与僧道佛事联系起来了,在“养静之所”与“教演之地”外,又有了第三个用场:“停灵之处”。

此后,这地方就像不存在了似的,再也没出现过。然而梨香院的故人们,故事还在继续。

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中写到芳官等三个的干娘向王夫人求情,说“芳官自前日蒙太太的恩典赏了出去,他就疯了似的,茶也不吃,饭也不用,勾引上藕官蕊官,三个人寻死觅活,只要剪了头发做尼姑去。”当下刚好水月庵的智通与地藏庵的圆心正在王夫人处闲话,“听得此信,巴不得又拐两个女孩子去做活使唤”,便花言巧语哄得王夫人答应,“从此芳官跟了水月庵的智通,蕊官藕官二人跟了地藏庵的圆心,各自出家去了。”

——出自梨香院的芳官、藕官、蕊官,最终的结局竟是削发为尼。那么,“情悟梨香院”的宝玉,又怎能不出家为僧呢?要特别提醒的是:芳官、藕官、蕊官这三个人,正恰恰分别是宝玉、黛玉、宝钗的丫头。这种影射,何其明显?由此可证,“梨香院”的含义,无论是否与“梨园”有关,但其更深层的意义,必然是指“者梨”无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