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世纪战争艺术之攻城武器

(2018-08-02 08:41:04)
标签:

历史

文化

分类: 历--史

相比于战争艺术其他方面每个民族各有特色的情况,从中世纪一直到火药发明前,攻城武器的发展要更为一致。当我们在不同史料中读到维蒂吉斯在537年的罗马围攻战,贡德瓦尔德·巴罗米尔在585年的科曼日(Comminges)围攻战,瓦姆巴在673年攻克尼姆,北欧人齐格菲(Siegfried)在885年至886年的巴黎围攻战以及十字军在1099年的耶路撒冷(Jerusalem)围攻战等行动时,就会发现这些地理距离、年代差距以及血缘关系都相去甚远的部队在作战方式上有着惊人的一致。举例而言,在上述这些围攻战中,维蒂吉斯在537年围攻罗马时所采用的办法,与布永的戈德弗雷(Godfrey of Bouillon)在1099年围攻耶路撒冷时采用了完全相同的办法。在试图填满壕沟、用云梯攀登城墙等粗暴手段失败后,二者均转而采用了两个相同的手段:其一是利用攻城锤在城墙上打开裂口;其次是不再单纯利用城墙下的攻城武器发射矢石来扫清城墙上的敌军,同时也开始让士兵们在被推到城墙附近的可移动攻城塔上进行齐射。这样一来,围攻者可以居高临下,从上方扫清城墙。同样的办法,戈德弗雷成功而维蒂吉斯以失败告终,主要原因在于哥特人所建造的攻城塔从未能真正接近罗马城墙,而十字军却在用瓦砾填满了城壕后,将攻城塔推到了足以用吊桥钩住胸墙的距离,并在骑士的带领下切断了对方的城墙防御。

中世纪战争艺术之攻城武器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哥特人对罗马城的围攻。由于哥特人始终没能将攻城塔推进到足以用吊桥钩住城墙的距离,围攻最后以失败告终

在整个黑暗时代中,被使用得最多的两种攻城武器分别是攻城锤和攻城锥(Bore)。前者的用处在于通过持续冲击,逐渐将墙体撞裂,使其整个承重结构发生破裂,最终垮塌出一个缺口。与此相反,攻城锥由一个带有铁制尖头的矩形木桩组成,其工作原理是利用尖头,一块一块地将石头分别撞碎,在箭塔或城墙上凿开一个圆形破洞。

中世纪战争艺术之攻城武器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现代复制的攻城锤,可见其用来防御敌军矢石的顶棚

攻城锤通常由一根以当地最大树干制成的庞大木桩制成,前部安装有庞大的铁头,需要40至60人拉动。攻城锤由绳子或者铁链安装在两个三角形框架之中,使用时由士兵尽可能向后拉动至绳索允许的最大距离后释放绳索,以此来冲撞城墙。由于防御者也会从城墙上射出雨点般的矢石,攻击者根本无法指望暴露在这种火力下还能生还,因此攻击者们开始为攻城锤安装类似于顶棚的掩体,覆盖范围可及轮子或者推杆。有些情况下,这个掩体会由主力部队负责运输,攻城锤每向前移动一段距离,士兵们要就扛起掩体将其移动到攻城锤所在之处。顶棚两侧的吊帘通常由兽皮制成,以尽可能确保整个结构不会超重到难以移动的程度。与之相比,顶棚本身为了抵挡沥青或热油等液体易燃物,要比吊帘更为结实。如果进攻者通过在顶棚上和框架上覆盖兽皮、砖瓦或泥土等方式使其足够防火,防御者便只能向其投掷巨石或出城突袭才能将其摧毁。

可即使顶棚被造得坚不可摧,也不能代表攻城锤本身就会万无一失。从罗马时代之后,为防止攻城锤在撞击城墙时从框架上掉落,框架上又加装了一个叉形的木梁,以确保攻城锤能够固定安稳,同时该装置也能够防止士兵在向后拉攻城锤时将其拉脱。维京人在围攻巴黎时就曾使用过这种设计。另外还有一种不太有效的缓冲装置,即用一根绳索在攻城锤所冲撞的那部分城墙上方挂上与床垫相似并填有稻草的大布袋,或是又宽又厚的木板。但这样一来,攻城锤就会将大量动能浪费在这些缓冲装置上,而无法用在城墙上。在1099年的耶路撒冷围攻战中,上述的木板和布袋都曾被使用过,但最终却证明这种方法对进攻者而言是弊大于利。

在编年史中,我们可能会因攻城锤和顶棚很少以其真正的名字载入史册而困惑不已。“巨爪”(Cancer)、“乌龟”(Testudo)都曾被用来指代这种武器,只不过后者似乎是被用来指代顶棚而非攻城锤本身,因为其圆形的形状与龟壳十分相似。

与攻城锤相比,攻城锥在攻城战中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重要,而且其效率也比较差。只有在经过长时间的尝试之后,才有可能在城墙上凿出破洞,而在此过程中城墙上的敌人对其造成的威胁并不亚于攻城锤所要面对的情况。不过,由于其重量较小,更容易运输,因此攻城锥也有自己的优势。更重要的是,攻城锥并不像攻城锤那样,需要数量庞大的士兵,其所使用的顶棚虽然制造方式与攻城锤所使用者相同,但尺寸要小很多。

中世纪战争艺术之攻城武器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攻城锤(前)和攻城锥(后)

攻城锥及其顶棚在编年史中也曾多次出现。由于其任务是在城墙下方凿出破洞,因此攻城锥有时会被称为“老鼠”(Musculus)。另外,由于用攻城锥撞破城墙的行动也很像猫用爪子挠墙一样,因此攻城锥有时也会被称为“大猫”。第三种名称,也是最常见的名称则是“猪”(Scrofa)或者“母猪”(Sus),得名原因要么是其顶部呈圆形的顶棚看起来很像猪的背部,要么就是其运转方式很像野猪用獠牙攻击对手的样子。另外,在一些并不多见的场合中,攻城锥也会被称为“狐狸”(Vulpes),就如同“老鼠”之名一样,指代其在平面上打洞的能力。

与罗马晚期相同,黑暗时代的士兵们也会采用挖掘地道等方式来支援攻城锤和攻城锥。在火药发明前,围攻者们也只有这一种办法可用。在展开这种行动时,围攻者会选择对方要塞某个暴露在外的角落,在地面下方挖掘出一个尽可能大的空间,并由木梁将其撑住。在此之后,士兵们会在这个空间里填充稻草和灌木,并放火点燃它们。当木梁被烧毁后,城墙就会垮塌到地道中。一些早期作者会将这种地道称为“炉子”(Furnace),因为地道在被点燃后,从上方通气孔中冒出的黑烟和火星很像他们日常使用的炉子。面对修建于土地松软之处的城堡时,挖掘地道会十分有效,而且围攻者也可以不受城墙上的矢石干扰,而后者对于攻城锤和攻城锥而言都是十分危险的。但反过来说,地道对于那些修建在高地或硬石地面上的城堡而言就无法发挥任何效力了。面对地道,最好的防御措施就是挖掘“反地道”,在地下攻击敌方挖掘工,将他们逐退并重新填满他们挖出的洞穴。不过,如果进攻者挖掘地道的起点距离城墙相对较远,而且小心地将入口隐蔽起来,其具体的位置和挖掘方向就很难被察觉,成功机率也会比较大。在英格兰,1067年诺曼人威廉攻克埃克塞特的行动,要算是使用地道的较早记录。

中世纪战争艺术之攻城武器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攻守双方在围攻战中都会挖掘地道,攻方希望以此来摧毁对方工事,守方则以反地道来阻止对方挖掘,双方甚至可能会在地道中交战

虽然攻城锤、攻城锥和地道是那个时代围攻技艺中最主要的手段,但我们也必须提及一些没那么重要的办法。在所有攻城武器中,云梯要算是最简单的一种,在面对工事完备的城堡时也根本无法发挥作用,不过还是有很多城镇在对方手中仅有云梯时所发动的全面进攻或夜间进攻中被攻克。除此以外,还有一种更原始的办法,即在对方城墙较低处将泥土或其他任何种类的资材堆积成一个土丘,让士兵从土丘上攻入城内,罗马城就曾被这种粗暴的手段攻陷过。896年,阿努尔夫国王命令手下的日耳曼士兵将马鞍和驮兽背负的辎重堆积在城墙脚下,并最终从堆出的小山上进入了这座永恒之城。

中世纪战争艺术之攻城武器本文转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