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迪诗歌奖
金迪诗歌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565
  • 关注人气:9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19:河苇鸿——第二届金迪诗歌奖参赛作品选

(2015-08-01 09:16:03)
标签:

第二届金迪诗歌奖参赛

(319)河苇鸿

月亮不停生长

 


             河苇鸿

 

 

 牧夫座

 

 

站在土塬上  听天空的马车拉动四季

轰隆隆碾过大地

 

抬头  满天星光不断倾斜

那高大的车夫  正侧赶路 

 

四野寂寂  沉睡在泥土中的人

他们青草的头发又长了

蟋蟀是谁兜里的旧怀表  唧唧  唧唧

 

没有收割完的庄稼在低低地谈论着什么 

听不清  一些隐痛像刺苺草一样长在泥土里

一辈子也拔不出来

 

 

 铁砧之歌

 

 

沉默或接着沉默

一块沉浸在夜色中的铁该有多冷  多硬 

像一块黑色的陨石深陷在对星空的回忆里

 

多少年了

铁砧还是铁砧  季节轮回铁砧不动

夜深人静时  只听见地球铁轴吱吱呀呀转动的声音

 

然而,当锻打重新开始

它便会立即醒过来

几块做梦的牛骨接着醒来一粒七千年的粟也醒来

 

这时,就能听见一把犁

正在历史驼背上的千年雨声中

把大地从荒芜中拉来出 

 

 

 故乡

 

 

一堆土是母亲

一堆是父亲

靠上方的两堆是祖父母

还有一小片空地给我留着

长着草

 

 

 月亮不停生长

 

 

早晨不断向下午陷落

这个即将沉没的午后呈现出危险斜面

 

我向午后的镜子告别

步入苍茫

 

却看见那儿

绝望中生出的绝望里

一棵松已经长高

 

瞧那树尖上的月亮

正在无底的蔚蓝中不停生长

 

 

 山顶上的寺庙

 

 

十二月  天空偶尔有鸟飞过

西汉水里可否有鱼群溯游而上

一种秩序井然

 

现在我要说的是山顶上的一座寺庙

无云无鸟时

天空是一卷风翻不动的佛经——

无字

而谁却在经书背后

准备向我开示

 

天地大静

一滴诵经的水

嘴唇已被寒冷封住

 

 

 城郊的土拔鼠

 

 

大路上车辆飞  行人匆匆

在那绿化带的灌木丛中

你的洞穴幽暗  潮湿而安静

是否秘密地通往一面不为人知的山坡

 

一个具有通地之术的穴居者

你的鼻子熟悉死亡和再生的气味

每当我想停笔时

你就来提醒我

城市里这一丁点儿泥土

仍然可以向下挖掘

 

 

 天空

 

 

雨后

万物生长

头顶的蓝很高很

宽阔得就像曾祖母穿过的大襟衣裳

 

我猜想天空深处一定汇聚着最为慈悲的水

要不然它就不会这么

湛蓝

 

 

 

此刻,春天正在到来

 

 

天地坪。一棵满是风声的树上

已有大批的候鸟飞来,乱鸣乱叫,稍作歇息又向北飞

 

河边  迟迟不肯开花的洋槐树枝上站满了新鲜的鸟鸣

荠菜的香味我再次望见故乡的炊烟

老家的电话

遥远的阳坡上土豆的种植开始了

 

要是俯下身子

会发现小小的蚂蚁已经忙碌起来了

 

 

 蜗牛

 

 

小兄弟  这么多年了

你一直住在如此潮湿的地方

像一位真正的哲学家

按照内心生活

你总是不慌不忙

在告诉人们

生活一直都在这里

这小教堂一样的房子里

是否也住着一位上帝

 

小兄弟

一片菜叶上的秋色深了

你能凭着自己的哲学或信仰过冬吗

你螺旋式的建筑

是要把内心拧紧

还是要把生活放松

 

 

 十二月夜晚

 

 

万物皆由边缘向内收敛

有谁在说话  只有说话的声音

才能把自己从黑暗中区分出来

 

一块石头就是一座神庙

其中有修炼的火焰  经久不息

有诵经和忏悔的声音

 

森林里堆积着落叶和寂静

一棵自言自语的树

试着冻僵的根伸进更深的土层

 

只需一夜功夫

天空的碎屑就脱落一地

并崭露出新的质地

 

此时,我听见十万匹豹子的声音

正从寂静的中心出发

最后又被北风赶进一根枝条或一颗雪粒中

 

此时

西汉水正于冰层之下流过

十二月的夜晚

 

 

 站在桥上,听见……

 

 

1984年的水声很远了,但依然能听见

那一年发大河,雨是满山生长的竹子

那一年我读完村小,裤管绾到膝盖以上

到十里以外的镇子里去看榜

那一年河里的列石全给水冲走了

许多人站在岸上看河大水涨

还有人到水浅的河段捞木椽、青玉米,摸鱼

河水里流下来一件小孩子的衣服让人们格外担心

那年习惯了在河的吼声里睡觉,一盏油灯常常在夜里惊醒

……

 

现在我站在一座新修的大桥上

看自顾自流淌的河水

仿佛又听见那年的大水声

那年一个小学同学被河水带走了没回来

许多现在已经不在世的人站在那一年的岸上看河

那一年是1984年,白墙上刷着红标语

我背着帆布书包、土豆、煤油炉和煤油灯去镇上读初中

父亲陪我趟河时,因为晕水,我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感到脚下的流沙被迅速掏走

湍急而浑浊的河水在我俩大腿间穿过急匆匆去了下游

那一年我开始梦遗常常夜里醒来

梦是另一条河流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一个站在河边的人这样说。说这话的人

现在也不在人世了

 

 

 在这里

 

 

 墙壁上

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

“我在这里。”

我抬头,看见一枚锈迹斑斑的钉子

显然,它在那里已经年深日久了

却依然保持着钉子的坚硬

 

是的

我也在这里

生着锈

等一把铁锤

把我在黑暗里钉得更深一些

 

这个下午

我清晰地听到一枚钉子的声音

从墙壁里传来

并看见一束突然明亮的光线

把一个瘦小的影子

挂在了上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