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春伪满皇宫游记  一一清朝逊国百年祭

(2017-08-06 10:53:32)
长春伪满皇宫游记 <wbr> <wbr>一一清朝逊国百年祭    

2011年268年历史的大清宣统皇帝退位逊国一百周年,我从新疆到长春,游览宣统皇帝既后来的“康德”皇帝的皇宫,感悟极多。是该对刚离去的王朝的背影说奌什么。

新疆人对大清有深厚而独特的感情。一是康熙,雍正,乾隆与准噶尔汗国征战七十年,终于在1755年收复新疆。二是左宗棠剿灭阿古伯侵略军,逼退沙俄,收复西域故土,新疆建省。新疆人流传着许多大清的故事,有许多关于“故土新归”的古迹遗址。

总之,新疆人对大清多有敬意。

但是,游览长春伪满皇宫,我心灵受到一阵阵震撼冲击——

 

     伪满皇宫在长春复兴路,占地达13万平方米。名曰皇宫其实并无“王气”。无高广轩敞的大殿,无陈辅威仪的广场,甚至石狮子也小而委琐。这也难怪,日本人视傅仪为傀儡假戏假作,而傅仪想重演先祖龙兴东北、入主中原的壮举,将此“皇宫”视为暂住。建筑均小巧,但件件宝物令人遐思旡垠,百感交集。尤其对我这个新疆人,又从事史志研究工作,感慨更深:满族入关时何等勇猛、强悍、朝气蓬勃,而入主中原后,腐朽的封建政治文化的侵蚀,闭关锁国拒绝开放造成的愚昧自大,使满族统治者最终没有逃脱“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历史周期率。

 

我驻足于一件件宝物、一幅幅照片前,凝思遐想,或叹息,或长啸

 

展柜中摆着慈禧赐给傅仪的镀银双囍金碗,傅仪极其珍爱,1945年被苏军追赶,逃亡通化时也未忘带上这只碗。但是,他最终成了亡国之君,砸了“皇帝的饭碗”。1908年,光绪暴亡,慈禧病重。三岁的傅仪被父亲载沣抱上龙椅,他被登基大典山呼万岁吓得又哭又尿,载沣低声说别哭快完了快完了大臣闻之冷颤:此言凶兆!大清“快完了”!果然,三年后武昌起义炮响,袁世凱借革命军威逼清帝逊位,大清亡矣。傅仪6岁可谓无知无过,但长大了却成了复辟狂。“张勋复辟”使他又一次坐上龙椅,但冯玉祥的国民军击败“辮子军”,将他赶出皇宫。他只好逃至天津当寓公。1934年,日本侵略者扶持他在长春登基,第三次坐上龙椅,称满洲国“康德皇帝”。他一生三次捧起皇帝金碗,三次被砸了。是谁砸的?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是亿万中国人民。而他始终顽愚不敏,直到在共产党的战犯监狱里才脱胎换骨成为共和国的公民。

 

展柜中赫然陈列一把豪华军刀,是溥仪登基大典时,日本人赠送。刀嵌金镶银,尊贵豪华。但是,—望而知是炫燿虚荣的摆设。努尔哈赤的刀到哪儿去了?刀曾是满族热血男儿的象征。1583年,努尔哈赤在偏僻的弹丸之地赫图阿拉起兵,“兵不满百,甲仅十三”。他横刀跃马,奋斗四十三年,终于使弱小的满族迅速强大,雄踞关东。当时流传“满人不过万,过万天下无敌”。论人口,明朝比大清多百倍;论文化,明汉文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而努尔哈赤1599年才创制满文,满族此时才有文字记录的历史;论军事,明军不仅有袁崇焕那样的杰出将领,而且有火器。但是明王朝已经腐朽入骨,民怨沸腾,农民起义已掏垮了朱明王朝的根基。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袞创造了一个弱小战胜强大、进取战胜保守的历史神话。如果努尔哈赤在天之灵看到这把日本军刀,当会慨叹“播下龙种,收获跳蚤”。

 

这块地毯看上去又粗又旧,但这是傅仪的传世之宝:赫赫有名的康熙皇帝出生在这块地上。康熙北抗沙皇,南平三番,西征噶尔丹,东收台湾。而且汉文化功底极深,他打破了几千年的汉人正统思想的“长城情结”,首次提倡大中华观念,弃“华夷之辩”,这是思想的空前飞跃。每当我在飞机上府瞰雄浑壮丽的天山大漠,我总想中华先祖开拓这片大好河山历经千百年浴血奋斗。西汉在这里建政管辖,东汉班定远建功立业,威名远播;成吉思汗铁骑横扫亚欧,新疆成为察合台汗国;然而,最终奠定现代中国版图的是康熙、雍正、乾隆。从1690年征讨噶尔丹到1758年著名的“香妃进京”故事,清朝三代皇帝打了近七十年,在天山南北建立巩固统治。新疆人每提及这段历史,都会眉飞色舞,感慨万分:“太不容易了!”那时新疆周边强寇环伺,北有沙俄,西有浩罕,南有英属印度。清朝前期保持了马背民族的勇猛强悍,守边官员靠前指挥。设伊犁将军府,节制天山南北。设叶尔羌、喀什参赞大臣,加强南八城管理。“康乾盛世”奠基于康熙,伊犁的格登碑勒铭胜利宣言。康熙诞生的地毯传至傅仪成了伪满洲国的裹尸布。傅仪仰日本人鼻息,妄图复辟。他根本不知道他当“康德”皇帝时,中国共产党早已建立,红军己开始长征。新疆在苏联帮助下成为中国抗战的大后方,中共党员毛泽民、陈潭秋、林基路,在迪化讲马列讲革命。这股历史潮流岂是日本侵略者的“满洲国”能阻挡的吗!

 

   我在“康德”皇帝的玉玺前驻足冷笑:谁是玉玺的执掌者?在勤政殿客厅有一组腊像:“主人”傅仪瘦弱卑恭,神似奴才;“客人”吉田岗直戎装威武,颐指气使。“皇帝”是如何使用玉玺呢?在《我的前半生》书中,傅仪讲了件事:1958年战犯管理所组织他们去工厂农村参观。他随意进一家农户,一位老妇人讲伪满时期的悲惨生活。“康德皇帝”下诏令,大米全部交皇军,老百姓不准吃。有一天,她偷偷弄了奌米给不到一岁的小儿子煮稀饭,汉奸领着鬼子破门而入将孩子活活烫死。农妇并不知道这些来访者中就有当年的“康德皇帝”。傅仪听了如雷轰顶,浑身颤抖:他根本不知道这亇诏令!那些“诏令”全是日本人写好,他行使皇帝盖玉玺的例行公事。他那里知道日本人的“诏令”造成的人间惨剧!

 

对大清王朝、“康德皇帝”的命运看得最深最透的是载沣。那亇神秘诡诈的黑夜,慈禧突然传旨令他抱三岁的傅仪进宫登基。他感到大祸临头:慈禧扶持的同治、光绪没有一个好下场;加之内忧外患,大清已是风雨飘摇,大厦将倾。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载沣一生曾受两位伟人的高度评价,一为孙中山,一为周恩来。辛亥革命爆发,他以摄政王力促隆裕皇后逊位,接受民主共和。晚清遗老们抱着“神主牌位”疯狂复辟,他却杜门隐居,“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1925年正月,孙中山冒雪造访与他长谈,赞扬他对革命有贡献,特意将签名照片䁬纪念。他多次劝阻傅仪不要去东北当日本人的“儿皇帝”。处在复辟狂热中的傅仪根本听不进去。他曾到这座伪满皇宫看望傅仪、傅杰,他严辞拒绝日本人的高官利诱。回天津后对三儿子傅任说“当人家的儿皇帝有什么好处!连石敬塘都不如!”他在满清皇族中最早剪辫子、穿西装、装电话。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新中国成立后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年近九旬的他捐金印、捐图书、卖房产,买爱国公债8000份。周恩来总理称赞他保持晚节,顺应潮流。

 

参观伪满皇宫一上午,楼梯狭小人又多,展品繁杂房间小,看得我出了一身汗。出了大门清风一吹,我头脑顿时一爽:清朝走得太急连自己的“家谱”都没来得及修纂。现在,规模宏大的清史编纂工程正在进行。这份历史遗产实在太珍贵了。

我由此想到另一亇展览:1876年,美国独立100周年,在费城举办盛大展览会。有包括大清国在内的38个国家参展。中国展台上是钨砂、朱砂、铁砂标本,还有银掏耳勺、小脚女人绣花鞋、男人肥大的草鞋。而旁边的英国展台上是蒸气机车、远程大炮。而此时满清贵族沉醉于“天朝大国”酣梦里。

 

在历代亡国之君里,傅仪的人生晚节最圆满。南唐李煜被毒死,南宋陆秀夫背着小皇帝蹈海而亡,明崇祯吊死景山,而傅仪1959年获特教,成为新中国的公民。这难道不是载沣逊国积德……

 

    回望“皇宫”,我突然想起皮影戏的舞台仅一张桌子大小:傀儡戏无论演神仙皇帝还是王侯将相,都不需要大舞台。因为傀儡毕竟是薄薄一张牛皮纸!

                  题图:乌鲁木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炮成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