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agoupz
dagoup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886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玩家:群青

(2014-11-07 09:55:03)
分类: 2014年
群青,26岁,吉林省吉林市人,现居北京,吉林大学计算机研究生在读

玩家:群青

群青在网上很不活跃,平均一周写一条微博,也很少参与QQ群里的各种讨论。

“我感觉如果不做出什么东西的话,没什么可活跃的内容吧。”她说。

她觉得,网上讨论得热火朝天的一些话题,其实并没有讨论的必要,比如“如何定义独立游戏”、“国产游戏如何创新”、“中国游戏业何去何从”。

“去做就是了。”她说,“不好玩也没关系,不创新也没关系。做游戏最有用的部分是在做的时候才能学到的。觉得不好玩可以去想怎么改,实在改不动了就丢掉再做。”


你好

2012年1月,群青在网上搜索自己感兴趣的游戏时,发现了一款名为《你好》(あのね)的NDS软件,封面是一道彩虹和两只相互伸出的手。介绍写道,这是一款针对自闭症者及发育迟缓者的语言障碍问题而开发的应用。

她下载试玩了一会儿,发现内容很简单,就是利用NDS的触摸屏,实现文字记录和语音朗读等功能。这款其貌不扬的软件很快被她忘在了脑后。

那时的她是吉林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大四学生。

玩家:群青
《你好》(あのね)发售于2009年,是一款为语言障碍人士设计的NDS软件

“小霸王时期开始接触游戏,偏爱单机游戏,日系的居多,大学之后买齐了各类掌机、主机,除了FPS,其它游戏类型都很喜欢。”她在自我介绍中写道。

从小到大,群青的学业一帆风顺,家人并不反对她玩游戏,她高考选择计算机专业,也是因为“觉得离游戏比较近”,虽然这个专业的女生相对较少。

大学四年,她的兴趣主要放在了游戏上,并开始自己创作一些东西:为同人游戏绘制插图,汉化了一两百万字的日文游戏,还和别人合作开发了一款包含角色扮演要素的“扫雷”游戏,有故事,有角色,有技能。这是她的第一款自制游戏。

玩家:群青
这款“扫雷”游戏是群青开发的第一款游戏,她准备重制,取名《Warning Up!!》

大学毕业,群青将游戏策划作为自己的第一求职目标,但面试一圈下来,发现国内的那几家知名游戏公司与想象中完全不同,它们更看重应聘者的学历及毕业院校,而非对游戏的理解,“可能觉得个人想法太多的话,不好用吧”,甚至有公司不招收本科生。

“挺受打击的。当时觉得,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硕士,那我就去读一个硕士好了。”于是她返回校园,又读了三年研究生,仍然是计算机专业。


调研

研究生三年,第一年上课,其余两年,群青都在做自己的东西,有游戏,也有应用。

去年10月,考虑为触屏移动设备开发应用时,她想起了一年多前玩过的那款NDS软件《你好》,“顿时脑洞大开,觉得应该做一款App,帮助那些自闭症儿童。”

上网搜索,她发现自闭症相关的App很少。专业级应用价格不菲,例如一款名为《Proloquo2Go》的App,面向自闭症者、脑瘫患者、唐氏症患者等语言障碍人士,售价高达219美元。

玩家:群青
《Proloquo2Go》是AssistiveWare公司开发的一款面向语言障碍者的iOS应用,售价219美元

“这么有用的东西居然没人来搞。”她觉得这类App的技术实现难度不大,于是决定自己动手做一款。

她查阅自闭症的相关资料,阅读国内外的论文和教材,听讲座,研究网上的案例,这才发现,自己以往对自闭症的了解,仅仅停留在“知道这个词而已”。

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同,自闭症并非性格内向所致,而是由复杂的脑部发育障碍引起,患者几乎没有社交能力,无法表达自己,也无法理解他人,甚至连穿衣、吃饭、乘车等基本的生活行为也无法自理。

玩家:群青
去年儿童节,群青在微博上转发了一期关于自闭症孩子的图片专题,“希望大家可以更多地了解一下”

为了对自闭症群体有更直观的认识,群青前往吉林当地的一家自闭症康复机构,与那里的老师交流,并实地接触了一些自闭症孩子。这家机构收留的三四十位自闭症儿童,小的只有三四岁,大的已经十五六岁。

走廊上,不断有孩子发出怪叫。老师说,学校的花盆全都被他们打碎了。自闭症儿童无法与人沟通,经常会有异常行为,情绪发作时甚至有自残或伤人的暴力倾向,很难管理。

群青挑选了一款游戏,让自闭症孩子在平板上玩,她在旁边观察。孩子把不同颜色的豆子拖进对应颜色的瓶子里,然后数出豆子的数量,按照数量的多少进行排序。每做对一次,游戏就会以烟花和掌声进行鼓励。孩子很爱玩。

群青从老师那里了解到,国内的自闭症群体所能获得的资源很少,康复机构的数量远远无法满足这一群体的需求,且地区差异很大。绝大多数自闭症者只能呆在家里,由家人照顾。

这也坚定了她开发这款App的决心,她觉得,至少可以为那些没有条件将自闭症孩子送入康复机构的家庭提供一些帮助。

康复机构的老师提醒她:很多自闭症者的家庭经济困难,买不起贵的平板电脑,如果你要开发的话,一定要开发安卓版本,因为安卓的平板便宜。


设计

“该软件专为自闭症儿童设计,风格活泼有趣。软件在研发前,对自闭症儿童、康复机构进行了认真调研,并结合自闭症医学专家和家长意见,历时四月精心制作完成。”这是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中央美院、飞螳科技于2011年世界自闭症日推出的一款名为《A Sunny Day》的免费App。

群青下载试用后,发现这款App设计得很不合理。首先,它使用了线条简单的卡通形象,以此“呈现儿童每天要完成的起床、刷牙、吃饭、洗澡和睡觉等基本行为动作”。而事实上,在针对自闭症儿童的教学中,并不适用,因为他们的抽象能力较差,难以理解这些用形状和色块构成的卡通形象。为自闭症儿童设计App,最好采用偏写实的画面。

其次,这款App只有英文版本,语音只有英语发音,场景中的一些日常物品也不太适合中国孩子,例如食物并非米饭、面条,而是汉堡、三明治。

“我们将尽快推出该软件的中文版本,并持续维护升级版本。”《A Sunny Day》的介绍写道。但三年过去了,中文版并无下文。

“可能是应景之作吧,不太实用。”群青说。

玩家:群青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等机构发布的一款名为《A Sunny Day》的免费App,群青认为并不实用

为了设计一款真正适合国内自闭症儿童的App,她参考了自闭症康复机构的教学资料,还特意咨询了大学的心理学老师。

自闭症干预所需项目很多,群青的计划是把每个项目做成一款App,多款App共同组成一个系列。第一个系列包括八款App,主要用于训练自闭症儿童的认知能力,包括分类、排序、图形匹配、精细操作等。第二个系列以生活场景模拟为主,用于训练他们的生活自理和社交能力。

为自闭症儿童设计App,很多细节需要注意。她原打算设计一个拼图小游戏,将一件完整的物品切割成很多块,让自闭症儿童自行组合,锻炼他们的认知能力。康复机构的老师告诉她,这样行不通,自闭症孩子很可能会在现实中把相应的实物敲碎,再拼起来。因为他们的很多行为只是简单的模仿,他们无法判断这些模仿是否妥当,也无法区分真实和虚构。

考虑到不同年龄段的自闭症者有着不同的症状表现,她把这些App按照用户的年龄进行分类,并设定相应的难度级别。她还准备加入语音录制和上传、下载功能,因为很多自闭症孩子只会对自己熟悉的声音作出响应,而无视其他人的呼唤。

去年年底,群青拿着这套设计方案参加了大学生移动APP创新创意比赛,想着如果获奖,就把奖金拿出来作为酬劳,找人合作开发。她的方案未能入选,最终的获奖者都是具备一定商业前景的应用,赛事主办方对公益性质的项目似乎不感兴趣。


搁浅

写研究生论文时,群青把自闭症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之一。

儿童自闭症诊断有一个标准化量表,包含31道题目,每道题目的评测指标不同,但评分标准是相同的。她觉得这个量表“太暴力了”,应该加入权重及项目间关联性,以反映不同指标在整体评价中的不同重要程度,从而令诊断结果更准确。

她在全国普查数据的基础上进行数据挖掘,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尝试优化算法,可惜实验效果不佳,只好作罢。

针对自闭症者的App也在同步进行,设计方案几经精简,最终定型。今年5月,群青在微博上发布《关于孤独症辅助治疗APP的开发招募》,并在设计文档中说明了这款App的原理、目标、系统描述、界面原型、资源需求等。

玩家:群青
今年5月,群青在微博上发布《关于孤独症辅助治疗APP的开发招募》,热心者纷纷响应

招募对象主要是美术,任务是绘制各种类型的人物、动物、物品,以及少量花纹类的背景底图和按键边框等界面。

“其实这些图片都挺简单的,随便上网搜一搜都能找到,专门找人画有些浪费。不过我做东西一直很注意版权问题,不会用随便找来的图片。”她说。

为了提高开发效率,她要求应征者事先说明自己的空闲时间和出图速度,并特意在招募中强调:“App的设计可能普通人会觉得不是很好玩,但这是经过考察确定有效的设计,所以希望参与的各位能够严肃对待。”

这条微博引发了800多次转发,热心者纷纷响应,她从中挑选了十人,给每人分配了十多张图片。

按照她的估算,每张图片的工作量大约一个小时,正常情况下,一两个月即可完成一款App。但任务分配下去,至今无人交稿。

“民间小组的坑率非常高,主要是动力不足吧。有些人可能开始觉得挺有意思,参与进来后发现东西太简单,没什么成就感,而且也没报酬。”她说。

拖了两三个月,她自己手头的事情也慢慢多了起来,这款App的开发就此搁置下来。


填坑

今年1月,群青和朋友组建了一个四人小团队,“致力于带有一定实验性质的多平台中小型游戏开发,也尝试游戏化的应用及软件开发”。迄今为止,他们开发了两款应用:《初心日本语》是一款日语学习软件;《Online Book Reader》是一款电子书阅读软件,为方便视障者的使用,加入了对TTS朗读功能的支持。

群青还以插画师的身份,参与了恋爱养成游戏《高考恋爱一百天》和音乐游戏《Musync》的开发。这两款游戏在国内的同人游戏圈内颇受好评。

玩家:群青
群青为恋爱养成游戏《高考恋爱一百天》绘制的Q版主角。这款游戏在国内同人游戏圈内颇受好评

今年10月,群青从长春坐火车来到北京,帮朋友的工作室开发一款桌面战棋游戏《Ashes》,她负责数值和程序。一个多月来,“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屋里干活、出去吃饭、在屋里干活、出去吃饭、在屋里干活。”

团队总共六个人,她是唯一的女生,平时就住在工作室。四室一厅,一个房间办公,三个房间作为卧室,她住的那间十多平米。

大家都没有工资,他们的计划是争取三个月内做出一款demo,然后找投资。

与此同时,群青还在“填自己的那个坑”。她与另几位朋友正在开发一款蒸汽朋克背景的多视角解谜游戏,剧本已经完成,程序刚开始做,预计明年5月完成。

此外,她手头还有两三个游戏,有的正在收尾,有的尚未开工。她的目标是在研究生毕业前,将这些“坑”尽量填上。接下去一两个月,她还有一篇毕业论文要写。

多线作战,每天处于满负荷状态,玩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单机游戏已经没时间再玩,反倒是《英雄联盟》玩得多了,手痒的时候就打上一局。“现在玩单机会感觉‘有时间玩游戏还不赶快干活去’,玩LOL就可以安慰自己‘休息一下打一局’。”

整个工作室,只有她的作息是昼夜颠倒的,凌晨4点睡觉,次日中午12点起床,因为“夜深人静的时候最有灵感”。

玩家:群青
来北京一个多月,“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屋里干活、出去吃饭、在屋里干活、出去吃饭”

对于这样的生活状态,群青很满意。“只要路费吃住能扛住,我还是蛮喜欢的。”

吃穿住行,她从不讲究,满足最基本的需求即可。如今,运动也少了很多。读研一的时候,她还会锻炼锻炼,打打乒乓球。前不久,她和朋友打了一次,“然后死了两天”。


做游戏

最初,群青为那款针对自闭症儿童的App设定的目标用户有四类,除了自闭症儿童、老师和家长外,还有普通人。她希望通过这款App,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关注这一群体。

“自己想象得太好了,实际上可能并没有这么多人愿意关注他们。”她说。

去年调研时联系的那家自闭症康复机构,群青为他们制作了官方网站。今天,她仍在关注自闭症的动态,定期找一些有价值的文章,更新上去。

今年10月,参加上海的一个自闭症者家庭聚会时,一位自闭症孩子的母亲向我推荐了一款名为《语你同行》的免费App,由香港协康会开发,用于帮助包括自闭症者在内的语言障碍人士。这位母亲说,有些家长为了让自闭症孩子能够表达自己的需求,总是随身带着一大包实物图片,这类App为他们提供了一条更方便的学习和交流途径。

我把这款App介绍给群青,她觉得挺好。“确实急需这类软件,国家近年也在拨款,不过很少,而且到不了开发这边。有机会我会试着看看能不能弄到什么资金然后重开的。”

玩家:群青
香港协康会开发的免费App《语你同行》,用于帮助包括自闭症者在内的语言障碍人士

一个多月前,群青去一家知名网游公司面试。面试官问她要不要做运营,她拒绝了。“坚定做研发。”她说。

做游戏的乐趣是什么?她认为是“把自己的想法展现给别人,就好像我手舞足蹈地给你讲了个我觉得有意思的故事,希望看到你笑。”

玩游戏是一件开心的事,但做游戏不是。尤其是自己做游戏,受精力和成本所限,周期往往会拉得很长,“整个过程90%都是痛苦地填坑”。很多人正是在填坑的过程中,失去了表达的热情。

“其实这两年我也一直在游戏和实用之间徘徊,不确定到底要做游戏,还是做行业软件,或者说不确定到底是做独立游戏,还是老老实实上班。因为我生存压力特别大,没钱就很不踏实。”群青说。

她愿意在IT公司做一名普通的程序员,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但既然现在选择了做游戏,她就不满足于只是做简单迎合市场的东西,“感觉太low了”。

今后,如果这家工作室能拉到投资,她会继续留在这里,“否则滚回去读博”,一边上学,一边做自己喜欢的游戏。

“走着看吧,没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谁也不知道你走着走着会怎么着。”她说。

玩家:群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玩家:小朱
后一篇:玩家:老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玩家:小朱
    后一篇 >玩家:老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