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庐江大石村人
庐江大石村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69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庐江近代名人

(2013-02-05 18:36:56)
标签:

文化

吴赞诚(1823—1884),字存甫,号春帆,庐江城关镇人。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拔贡,咸丰元年(1851)以拔贡朝考知县分发广东,始令水安。以后,补德庆州、顺德、虎门同知,因镇压太平军升暑惠潮嘉道。

    同治(1862)调天津制造局,补天津道,擢顺天府尹。光绪二年(1876)任福建船政大臣,光绪四年(1878)以光禄寺卿署福建巡抚兼理船政和台湾海防。他亲临台湾组织农耕、修路、设防,改善土著 生活;曾取道恒春,过红土嵌山,攀悬崖,越大溪,忍饥渴,径行三百里达卑南,恩泽和感化土著人;带病率部过瘴区越湿地,平定土著人叛乱;深入各地察民情,办防务,密切海岛与大陆的关系。光绪五年因病辞船政事务、巡抚开缺。光绪六年督办天津水师学堂。赞诚精通经史数理,思虑精密,办事坚韧耐劳,常自说:“天赋人以精神,原期有用,吾自分无安闲之福,苟有济于世,虽劳瘁奚辞。”他在赴台期间,积劳成疾,即患中风,回归后卧病三年,于光绪十年(1884)五月廿四日病逝。

 潘鼎新(1828—1888),字琴轩,庐江广寒乡人,后迁居肥西三河。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中举,次年春闱会试至国史馆承修臣传。后在家乡办团练,参与镇压太平军,受曾国藩赏识,令募勇立“鼎”字营。同治元年(1862)署江苏常镇通海道,后加按察使、布政使衔。同治四年 (1865)率部北上,赴山东镇压捻军,后任山东布政使。同治十三年(1874)授去南布政使。光绪二年(1876)升任巡抚,与总督刘长佑不合,次年调至京城另候任用。
    19世纪80年代,法国政府推行殖民主义,派军占领越南,继而准备占领中国的西南腹地。光绪九年(1883)九月,法军向清守军刘水福部进攻。在民族矛盾已上升为主要矛盾的形势下,清政府除加强两广防务外,并命潘鼎新为湖南巡抚,在二线布防。光绪十年(1884)调授广西巡抚。潘眉新驰抵南宁接印后,即奏请调兵遣将,驻守前钱。六月二十五日,清军大创法军于观音桥。潘鼎新随即驻军谅山,扎兵于屯梅、谷松、坚牢等处要隘,与法军初战船头、祗社,获胜。但是清政府面对法军武装侵略,不主张抗击到底,而乞求议和,李鸿章密令潘鼎新“战胜不道,战败则退”,使清军坐失战机,处于防守挨打的被动地位。光绪十一年(1885)一月,法军大举来犯,谅山陷,师退,潘自请罪,清廷命其带罪立功。二月,潘令杨玉科援军守镇南关,自驻海村为后援。海村为龙州要隘,背靠大河,命撤舟桥,示死决战。二十三日,法军攻镇南关,杨玉科阵亡,镇南关失守。鼎新率骑夺关,伤肘坠马,经营救,继续指挥战斗,以苏元春为先锋,经苦战复拔镇南关,把法军赶到文渊。随即法军又由艽封绕道攻龙州,潘令淮、鄂两军迎击,法军退,又令冯子材、苏元春二军驻防扣坡。三月,法军从北宁调兵三千至谅山,派越夫万人运子弹粮食,扬言初八攻龙州。潘鼎新即会商诸将,采取先发制人,令冯部初四日出关攻文渊,王孝祺军副之,蒋宗汉、陈嘉二军分起设伏,苏元春军在关外往来援应,并诱敌深入,淮、鄂各军居中截击。冯、王二军进战,自山后攀崖越险,破敌两垒,尽毙守敌。初七日,法军分三路攻镇南关,激战两昼夜,法军大败溃逃,沿阵尸横遍野,清军夺其辎重,奋起追击,初十日克文渊,次日进驻巴平。追蹑至谅山城下,潘鼎新骑马指挥攻城,十三日克谅山,急率淮、鄂二军追击,连克观音桥、屯梅二要隘,十七日克谷松。不断这日夜龙州送到潘鼎新被革职谕旨,十八日他回京山交卸,曾作悲歌“兄弟一军归故里,河山百战送蛮夷”。鼎新俟和议定后,乃由桂林归无为侨寓。
    他还于同治七年(1868)无后捐资重修庐江城内文昌宫、奎星楼,以后又资助建南京庐江试馆。光绪十四年 (1888),清廷赏还鼎新原衔,是年5月12日感暑触发旧伤逝世,终年61岁。

吴长庆(1829—1884),字筱轩,庐江南乡沙湖山人。咸丰五年(1855)袭云骑尉世职,率乡团练参与镇压太平军,先后占庐江、舒城,升任守备。咸丰十一年创建淮军,长庆以所部500人组成“庆”字营,次年率部从李鸿章援上海,同治二年(1863)回籍募勇与李秀成部交战,守庐江,后率新募五营赴沪、浙克枫泾、嘉兴等地,以总兵记名。同治七年(1868)随李鸿章镇压豫、鲁冀一带捻军,后调防江北,驻军徐州。同治九年(1870)天津教案发生后,中外关系紧张,为加强江南防务,移驻扬州、江浦、江阴。同治十三年(1874),日本侵入台湾,他至江阴查看炮台旧基,为防务需要,添募四营赶筑鹅鼻嘴、乌龙山、焦山等地炮台。此间,他还率士兵参与兴修水利,在扬州疏盐河,在江浦治理黑水、四泉、玉带河,奋战两年完工。光绪元年(1875)任直隶正定镇总兵,光绪六年(1880)授浙江提督,旋调任广东水师提督,均未到位。十月受命帮办山东海防并节制全国防军,率所部仍驻登州。
    光绪八年(1882),朝鲜内乱,禁军犯王宫,杀大臣,王妃失踪,烧日本使馆。日本发兵出动七艘军舰驶至朝鲜,分兵屯汉城南门外,日使要朝鲜政府交出乱兵首领、索赔偿、“势张甚”,使朝鲜受到日本威胁。清政府应邀出兵,命长庆率师东渡,以轮舶济师直抵其都,日兵遁回仁川。吴长庆命所部据险为营,自率大队进入汉城,以计擒乱首送中国,后击散乱党,迎复王妃。未过旬日,祸乱悉平,人心大定。日本起初想借故多所要挟,见事已定,又感自己兵少势孤,深悔出京失计,无可奈何,为之沮丧。长庆平息兵成后,留镇汉城,帮助朝鲜建立军队,巩固和加强防御,修治道途,救灾恤民,示以恩信,国人感之。当时“朝鲜银贱钱荒,百物昂贵,士卒艰苦万状”。他不私货财,洁己爱兵,故士卒无怨言。光绪十年(1884)六月四日率三营归驻金州。
    此外,他很关心故乡,曾慷慨解囊,捐资修庐江城关的捧檄桥、绣溪桥,建万仞宫墙,置义庄济危扶贫,倡捐创建庐江试院、南京庐江试馆。
    吴长庆由朝鲜回国后,不久(是年7月13日)即病逝。清廷诏建专祠,谥武壮;朝鲜在平壤、汉城建祠纪念,并派员助资同清政府在沙湖山建造吴公庄园。

丁汝昌(1836—1895),原名先达,字禹廷、雨亭,号次章。庐江北乡石嘴头村(今石头乡丁家坎)人。祖先明

 

初从凤阳迁居庐江,同治四年(1865)迁居巢县汪郎中村。
    丁汝昌出身于世代务农家庭。不满周岁母死,依靠祖母和父亲抚养,家境贫苦,少时便外出帮工, 咸丰初,其父因遭旱灾饿死。三年(1853)太平军进攻庐江县城,丁汝昌时年18岁参加了太平军,隶属于程学启部下,驻安庆。十一年(1861),清军围攻安庆,太平军失利,程学启率部三百人逾城投降曾国荃,丁汝昌被编入湘军,先为哨官,后授千总。
    同治元年(1862),李鸿章率部到苏南镇压太平军,丁汝昌又随程学启部参战,被编入淮军。不久,调入刘铭传部,领马队营。同治三年(1864)丁汝昌擢副将,统先锋马队三营随刘铭传参加镇压东、西捻军,授总兵,加提督衔。
    同治十一年(1872),清廷议裁兵节饷,刘想裁减三营马队,将丁汝昌置于闲散,丁致书抗争,刘铭传怒其梗阻,拟“命将召至而戳之”。汝昌闻讯驰归家中,居数年,境况愈益窘困,乃去天津拜见李鸿章,从此帮办海军,督操炮船。
    光绪五年(1879),被派往英国督带快船。光绪八年(1882),赏头品顶戴,换西林巴图鲁勇号。次年又授天津镇总兵,赏穿黄马褂。光绪十四年(1888),北洋舰队编成,定海军建制,命为北洋海军提督,后赏加尚书衔。
    光绪二十年(1894)六月,日本侵略者挑起了甲午战争。丁汝昌积极主战,九月率北洋舰队护送五轮运兵增援平壤,在回程的鸭绿江口大东沟海面遭日舰截击,他挥舰应战,身受重伤,拒绝进舱养息,创后仍坐在甲板上督战,激励将士“誓死抵御,不稍退避”,重创日军旗舰松岛号等数舰,日本联合舰队气衰力竭,仓惶驶逃。但北洋舰队致远、经远、超勇、扬威等四舰被击沉,后奉李鸿章避战保舰之命,退入山东威海(今威海市)。
    黄海战役后,丁汝昌布置威海水击防务,对日本侵略野心始终有所警惕,他认为“铤而走险是其惯习,宜更防此回扑我境”。并提出“及时纾力增备”的积极主张,清理海军文卷送烟台,储粮备战,誓死拼搏,“惟有舰没有尽而已”。十一月,日舰犯旅顺,他赴天津向李鸿章请战未准,旅顺陷落后被革职留任。他不计个人恩怨得失,仍然“表率水军,联络旱营,布置威海水陆一切”。“总期合防同心,一力固守”。因而暂时稳定了威海局势。
    日军进攻威海前夕,曾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祜亨海军中将的名义致书丁汝昌,劝其率舰投降。伊东书中先是侈谈“友谊”,谓“仆与阁下友谊之温,今犹如昨”,接着对汝昌的处境表示同情,劝他不值得为之死战,而应待诸将来。最后提出投降仅是一种权宜之计,“即以全军船舰权降与敌,敢以阁下暂游日本。切愿阁下蓄余力,以待他日贵国中兴之候,宣劳政绩,以报国恩”。丁汝昌接书后即上交李鸿章,决心誓死报国。
    光绪二十一年(1895)一月,日军分海陆进犯威海卫。当日本陆军攻占摩天岭时,丁汝昌令发排炮,日军死伤枕藉,少将大寺安纯当即毙命。由于众寡悬殊,威海南北两岸炮台相继失守。此后,他据刘公岛多次组织将士反击,击沉敌舰7艘。派员潜水上岸去烟台向清军求援不应,他乃召各统领计议力战解围,亲登靖远舰与敌拼战,冒死突围,击伤两艘日舰。但外籍军官与牛昶炳等部分官兵以势孤难敌,逼其投降,他严辞拒绝,对营务处牛昶说:“吾誓以身殉救此岛民,尔可速将提督印截角作废。”牛诺之。丁汝昌于二月十二日服毒殉国,时年59岁。次日晨,牛昶炳违教不截印角,诈作降书钤印投降日军。民族英雄丁汝昌悲愤捐躯后,清政府下令褫职籍,没收家产,株连子孙。宣统二年(1910),孙家鼐疏奏昭雪,还田产。威海人在刘公岛建“丁公祠”纪念,以昭忠烈。

 刘秉璋(1826——1905),字仲良,庐江人。咸丰十年(1860)中进士,选为庶吉士,授编修。同治元年(1862)入淮军赴上海。次年转战江苏福山、太仓和浙江的嘉善等地,镇压太平军;后又驰聘苏、皖、鲁、豫、鄂五省压捻军。授江苏按察使、山西布政使(未到任)、江西布政使。光绪元年(1875)任江西巡抚,光绪四年(1878)以乞终养老母辞职回家农桑。光绪八年(1882)又被起用,任浙江巡抚,当法军侵占越南,继而侵犯我东南沿海时,他于宁波设立海防营务处,加强统一调遣,布置沿海防务,沿岸筑长墙、置地雷、封海口,以所有兵轮据险设防。光绪十一年(1885)三月,法舰突入跤门,他命守备发巨炮,击伤法船两艘,法舰败逃金塘山。几天后,法舰又进犯虎蹲山北,再痛击之,火炮击中要舰,法将迷禄当即毙命,法舰仓惶驰逃,不敢再犯。但法军贼心不死,后以小轮窜犯宝山口,他命守将选勇突起击之,法军伤亡惨重。镇海之役,计击沉法舰一艘,重创三艘,火轮、小船多只,给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
    
    光绪十二年(1886),刘秉璋任四川总督,查办遗留的“重庆教案”。因美、英教会强行占地建教堂,民众反对,教会组织武装杀伤30余人,激起公愤反教会,焚毁教学,散发传单,揭露美、英帮助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行,使美、英教会更为不满,关杀儿童和民众。洋人践踏中国主权,激起川西11县民众起来反教会。刘秉璋在查处中,处死杀人凶手和闹事首领,未镇压群众,美、英教士不满,纷纷致电总署,要求惩办秉璋,腐败无能的清廷迫于英、美、法公使要挟,将刘秉璋罢官归里,光绪三十一年(1905)病逝。逝后,由于两江总督周馥的疏奏,清廷准其“复官,予优恤,建祠”。

 陈诗(1864—1943),字子言,号鹤柴,庐江马厂乡石虎村人。出身于官宦家庭(其祖、父辈在广东做官)。光绪四年(1878)随父归里闭门自学,好诗,“见人佳句,若已有之,勤抄不倦,积久成帙”。得同里士张瑞亭的教诲,使其学业不断进步。光绪二十五年(1899)旅居南京、上海,受文廷式(珍妃之师)、郑孝胥等名家指点,愈益长进,诗句颇得文的青睐,被民国初年的《诗坛点将录》列为108名诗人之一。
    陈诗早年学渔洋,中年法郊岛,晚年取众精髓,诗体兼唐宋之长,不断创新,在安徽别树一帜。一生作诗,靠卖文及亲友资助为生计,生平诗作甚丰,出版自撰的《藿隐诗草》、《据梧集》、《鹤柴诗存》、《凤台山馆诗抄》、《尊瓠室诗话》、《静照轩笔记》,选编《庐江诗隽》、《庐州诗苑》、《皖雅初集》,编纂《冶父山志》、《安徽通志艺文稿·集部》、《庐江疆域考》等,重印吴保初的《北山楼集》、史台懋的《桴槎山馆集》,袁履方的《砚亭诗抄》,代刻《金氏二妙集》。陈诗的诗作具有强烈的正义感,“一·二八”上海暴发抗日战争,我国飞行员严海文驾机作战英勇献身,他颇为感动,作诗讴歌其爱国抗山精神。他的诗多收编在《近人诗抄》、《近代诗抄》中,《皖雅初集》不仅收录清代安徽各县名人诗作,且可算是安徽逊清一代简史。先生晚年仍致辞力于诗文,诗友 赞日:“六十成诗隽,七十成皖雅,独于文献勤,谁以吾子者。”还曾参与编撰奉贤、萧山等四县县志;于在沪的安徽丛书编印处从事安徽经学考据家著作的编辑工作,民国32年在上海病逝。

 吴保初(1869—1913),字彦复,号君遂,晚号瘿公,庐江沙湖山人。与陈三立、谭嗣同、丁惠康赞同维新,时人称为“清末四公子”。是淮军将领、广东水师提督吴长庆之子。光绪十年(1884),吴长庆患重病,保初驰往待疾,事闻于朝,特旨褒嘉,且授主事。服丧期满入都,分兵部学习。光绪二十一年(1895)补授刑部山东司主事,旋派充贵州司主稿、秋审处帮办,任职期间不畏权势,力平董裕氏冤狱。
    光绪二十三年(1897)鉴于甲午战败,保初乃上《陈时事疏》,直“以亡国之说,告之于皇上”。冀其“怵危亡”而“谋富强”,被刑部尚书刚毅压下未报,保初乃愤然引疾南归,然而他的奏疏在上海报纸登了出来,以致出了大名。他未去职以前早有变法维新思想,梁启超初入京才24岁,保初即视为“奇士”,并向文渊阁大学士孙家鼐力荐,梁因此得入自强书局。戊戌变法前后,他著文痛论阻挠新法之害。变法失败后,谭嗣同等就义,他时已南归,又写《哭六君子》诗并“为亡人讼冤”。辛丑以后他又入京上疏归政权给光绪皇帝,他同时写信给袁世凯劝其“行桓文之事”,主旨在于支持光绪皇帝实行变法。袁曾在长庆幕府,与保初有兄弟之交,袁显贵以后,保初勉以“君王神武丁多故,好建奇功答圣时”,但袁不采纳,赠以重金,保初亦斥而不受。光绪三十一年(1905)东渡日本,舟过玄海滩时,有“舟人那识伤心地,遥指前程是马关”之句,赋诗寄慨,忧伤国事。他又在上海《苏报》案中,保护过入狱的章太炎,于是革命党也认为朋友。他既维新又革命,还和先维新后保皇的康、梁保持联系。等到党禁和缓,保初始悄然回津,不久即患中风,手足偏废,对于国事就少过问了。宣统三年春南归上海,卧床两载,于民国2年(1913)春病逝,葬沪静安寺侧。
    保初年少入京,师事侍郎宝廷,与其子伯福为友,交游海内。善书法,其诗襟怀高旷,沉思渊旨,有王安石之风,熔铸古今,不拘一体,著有《北山楼诗词文集》。

 徐方汉(1875—1952),字皋浦,庐江沙溪乡河南村人。光绪壬寅(1902)中江南乡试副榜第二名,继毕业于南京两江优级师范后,留学日本东京明治大学、弘文师范学习。归国后任保定军官学校汉文教员、安徽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校长、安徽省参议员、省教育厅视察,兼任省教育会会长。
    民国7年,徐方汉与清末秀才孙哲夫募集资金,择定样址,建造校舍,聘请教员,在庐城首创桑园女子小学。后又筹资创建中沙溪小学,修建中沙溪大桥。担任女师校校长长达18年之久,曾东渡日本考察教育,一生致力于安徽的教育事业。
    
    民国10年,安庆发生军阀倪道粮、马联甲等镇压进步学生的暴行,军警打伤刺伤学生姜高琦、周肇基等50多人,造成“六·二”惨安。安庆各校联合组成教育委员会,徐方汉被公推来会长,他支持学生罢课、发表宣言,声讨军阀的暴行。他还率安徽教育界及中学生代表赴京请愿,要求惩办制造“六·二”惨案的罪魁祸首马联甲等人,获得社会各界同情与支持。建国后,任安庆市政协副主席、皖北各界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皖北政协委员。遗著有《唐宋八大家集》文稿(失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