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哑建收藏
哑建收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57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

(2020-02-01 20:35:11)

读者注意; 如想所看(图文并茂的原文,请到笔者的新浪微博或微信公众号浏览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

文—哑健 粤港澳收藏家发烧友俱乐部 2019-12-28

 

  Another discussion on "Beijing self-made kiln" is the imperial kiln that burns Ru porcelain twice 


 内容提要:有关“京师自置窑”是个什么概念?窑址在那?学术界一直以来都在猜测、争论,甚至有人怀疑没有这个“自置窑”..至2011年始,笔者发现:学术界在这个问题上的激烈争论,皆因是自身对《坦斋笔衡》文献【本朝】的误读而出现了张冠李戴:将本是发生在金朝的事件,看成是发生在北宋来论事....导致在宋代官窑研究之路上,悄然无息地、自己把自己引进了“死胡同”中。


  关键词:宋代文史资料“宣、政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汝窑磁’‘汝州新窑器’‘又汝’‘宫禁中烧,玛瑙末为釉’‘益加工巧’‘制样需索’,以及陈万里先生曾说的“对应旧窑”。
为什么说;“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瓷的典型御窑呢?答:为满足宋薇宗的个人爱好,奴才们绞尽了脑汁,皇帝才有了这个“小灶”。就这么“简单”!

 

1.宋徽宗是何许人?是位喜艺术有品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文人型皇帝。他迷恋“奇石”。以至有史学家认为北宋王朝的倾覆,与“花石纲”事件有关系。古云:“自古中原多亡国,亡宋谁知是石头”。
既然知道了皇帝的嗜好,接下来就是奴才们如何的表现了....是这个推理顺序吧?
2.奴才的智慧到底有多大?可比天,也可如地”。为什么这样说?想想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能不尽心尽力迎合吗?
奴才们要活下去,靠的是谁?就靠让皇帝开心、喜欢呀....。如果皇帝不开心、不喜欢,那小命也就活到头了.....不仅自己的命没了,还有可能连累到家人....。你说,在这种(压力)境况下,其智商与潜能的发挥,是现代专家学者能想象的吗?
时境过千,早已物是人非了。问题是当代人就少有能“拐过这弯”的...。
请看:故宫专家对此就有不同说了:“京师地域的自然环境,不具备建窑烧瓷的条件....”。这话一出,谁还敢去想这事呀?但,你们猜猜,千年前的奴才们是怎么个破解这位专家,出的这道难题的?呵!呵!呵!
  3.“异地二次烧造”
设计异地二次烧造即可化解因客观自然环境上存在的种种问题,亦可实现‘近’、‘小’、‘精’完美的服侍格局。
所谓近:即便于皇帝全身心投入,零距离玩一把,皇帝可随时亲自参与其中的寻乐....。想想,还有比这‘寻乐’更重要的事吗?皇帝悠哉、乐哉了。奴才们才能安心呀!所以只有在‘宫禁中烧’才能实现“让皇帝开心”的计划。所谓小:即以皇帝为中心的小群体。人力物力等都可大大缩减,这样即可让皇帝开心,又能避免劳民伤财。而皇帝作为万民之父,又怎能不赞许奴才们办事高明呢。
所谓精:工匠、材料、设备均一流。(有‘玛瑙末为釉’为证)故,在京城禁内,搞个“小灶”,让皇帝就近发挥一下艺术灵感,这本就是千年君王的遗风。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最好的诠释。
由此看到,以“玛瑙末为釉”就是徐兢笔下“汝州新器”,“新”字的解读。就是“京师自置窑”二次烧造的汝瓷。故,徐克加一“新”字,以示区别之前汝州地区烧制的汝瓷。而叶寘笔下的“名曰‘官窑’”实质就是御窑的“暗语”。  为什么说“名曰‘官窑’”是御窑的“暗语”呢?在这里,举一例,大家就明白了...“毛瓷”的代号是7501。为什么不直接叫“毛瓷”,而非要用号码表示?有悟了吧。
四.实物比对推理:下图这对玩具型小登子(12cm)被笔者疑为是‘京师自置窑’二次烧造的。这一推测,是根据各类形、色、支丁、釉面开片等比对,经多年的研究,得出是“自置窑”的作品。
1.只有皇宫贵族,才有趣向迷恋“玩物尚志”的品味,去扑捉其微闲逸之灵感。2.在已现世的汝瓷中,(特别是故宫的所谓‘传世器’中)根本就没有这类器物。汝州地区各窑址中也没发现这类器物的瓷片。所以,论证它们可能属“京师自置窑”产品的结论趋向“成熟”阶段。笔者还在继续找证据。(以下四张图片,笔者疑为是“宫禁中烧”的)欢迎藏友提供信,加入讨论。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
想要看清楚“京师自置窑”烧造里里外外的事情,就不要以今人复杂的心态,去纠缠于文字的争辩中。而只要先给自己一点担当或作为的勇气,从【本朝】概念的错误认知上纠正过来,再与皇帝互换个位置,来一次假使我是皇帝…….就这麽简单,你就能“开窍”了.....。呵!呵!呵!


五.史料文字的推理

为了加强“二次烧造”的论断,我们再来研读、品味、剖析宋·庄绰在《鸡肋编》中说的“宣和中,禁廷制样需索,益加工巧这句话吧:


宣和年(1119-1126),那么‘宣和中’指的时间应在(1122—1123左右)‘禁廷制样需索’是指宫廷画样师要求的款式规格,‘益加工巧’是指对器模加工的精细状况。在这里试问一句:‘益加工巧’的修辞能是指已上釉烧好的成品吗?反过来也就是说:“已上釉烧好的成品器”能用‘益加工巧’这样的词句来形容吗?‘益加工巧’对应的是“制样需索”。


译成白话就是:按图纸要求烧制好的器模(素胎)对其行精细打磨加工。‘益加工巧,的‘对象’是“胎件”再行细加工,是必然的工序。“加工”一词,用在“胎件”上,是前后紧相接的工艺程序,不可分割。试问:已上釉烧好的瓷器,你如何入手去“益加工巧”,又能用“益加工巧”这一词语吗.……?除非你把它解释为:“用抹布擦的铮亮铮亮的…而“宫禁中烧”的遗述,使链接“京师自置窑”成为了最有力的证据链。也就是说:“益加工巧”的地点在汝州,加工好的素胎运到汴京,朝廷见到后的赞美语:即做的越来越精细了。“玛瑙为釉,宫禁中烧”就是指在汴京烧造了。这还有疑问吗?
如下图:这件宋代器物的窑口不好说。用来展示其已裸露的“素胎”,只作为论述“益加工巧”的参考图解。其‘细腻园滑的胎体’部分。可得出的结论是:其素胎是经过‘精细加工与打磨’这道工序的....也就是说:只有经过精细打磨加工的素胎器,才能烧制出靓丽玻璃状“薄釉”的器物。而故宫的传世器,就没有一件是“薄釉”的,这就是区别
 从徐兢在《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说的“汝州新窑器”,到宋·庄绰(1133)在《鸡肋编》中说的“宣和中,禁廷制样需索”。及宋《清波杂志》(1190-1194)的“ 汝窑宫禁中烧”。到宋·叶寘《坦斋笔衡》“宣、政间”、《负暄杂录》的“政和间”等几篇文献联系起来分析,就可看到:来自不同人物、不同时间、不同命题的记述上,却不约而同的就‘京师自置窑’一事,以不同的文字,作出了在时间、地点、标的上相同一意的信息表述,即:文献中所述的“汴京官窑”的趋形已有所显现了。这样,结论就基本成形:即,“加玛瑙沫为釉,宫禁中烧”的汝瓷,就是异地二次烧的。它的区别就是:这种汝瓷与宋薇宗赵佶有直接联系。
再从对“宣和中,禁廷制样需索、益加工巧”与“又,汝窑,宫禁中烧,内有玛瑙末为釉,”的剖析。你伏案闭目片刻,想一想:“汝州新窑器”的“新”与“又汝窑”的“又”字的语义,一定会有“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震撼与悟感的出现。‘新窑器’‘制样需索’‘宫禁中烧’每一句话的字义,都在“渗透”异地二次烧造的味道。
六.考古发掘状况与专家的观点
日本泽富士雄先生在《试论青瓷与素烧》一文中指出“素烧工艺有利于宋官窑在二次烧造时将窑温控制的较低,从而使釉色呈现出不透明的青色”宝丰清凉考古挖掘出现“素胎器”这一现象,亦是重要的佐证。
日本美术馆伊藤郁太郎先生说“宋徽宗的艺术理念和宗教信仰才是导致北宋官窑的设立”。是入木三分之见解。从后唐的‘柴窑’,到南宋“袭薇宗遗制”的内窑”,观其窑址所处的位置,那一座“御窑”不是在皇帝的身旁!回过头来再想一想:这座(让今人苦苦寻觅的)‘京师自置窑’的位置:一定也是遵循着这样一条皇权定律:一切以皇帝的“方便”为重中之重的原则。
7.从挖掘“京师自置窑”烧造的时间上考量
从“汝州新窑器”的‘新’字,所流露出的“特别”之味上看到:它不仅夹带着“时间”信息,还有一种“旧”而来,让人去猜想:谁是其“对应之‘旧’”的感触。
何以为‘新’?此一‘新’离1124年是一两年?还是五年八年?(你买的东西已有五年八年了,还能说是‘新’的吗?)又何以为“对应的‘旧’”呢?....陈万里先生身前曾有的未解谜团,苍天终于为其解谜了。
对‘新’字概念的理解会因人而异,但,几处‘宣和、政和’‘宣政’的史料时间文字,却为‘新’字找到了准确的时间认同。即:(1118)年为政和末年,(1119—1125)为宣和年。而《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成书于(1124)年,也就是“新窑器”一说,出现在‘宣和中’这一时间段(即:1122年)。如果将“新”字再往‘宣和’靠近一点,就应在(1121—1123)这2年间。由此我们可以科学精准的推断出:“汴京官窑”(即:京师自置窑)烧造的时间始于(1121—1123)止于(1126)年。仅只有(4—5)的时间。
这就是学术界探讨了之后最准确的“烧造时间”。这一时间与之前的60、40、20年,最底的下限还要少四分之三。


“京师自置窑”烧造的时间被科学精准的挖掘出来后,无疑对我们以往在研讨官汝问题上的纠结、困惑,以及混沌的认识上,会有一种猛醒....。

精确求证出‘汴京官窑’的烧造时间,是宋代官窑问题,重要节点的突破它将学术权威近半个世纪的60、40、20、年的普遍认知,一下精准到4-5年时间,就最下限的20年还少四分之三呀!(当然,会有人又拿汝窑“概念”来辩解的....呵!呵!呵!可问题是:“辩解者再怎么诡辩,也无法绕过“宫禁中烧”这一文献。


这一新论,不仅有利于问题的衔接,同时还回答了一直困扰着我们的一个谜团:为什么“自置窑”的汝器‘罕见’?这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烧造的时间极短。当年本就烧制不多的御用器,还未在帝王权贵们手中玩热,眼中看腻,就被金兵的铁骑踏碎,秋风扫落叶般的掠夺一空了…“至今仅存名耳呼!”的诠释。
学术界为什么从60、40、20年的减下来呢?就在于学者权威们根本就没有见过“自置窑”烧出的汝窑(即便见到过,也想不到,因为故宫那几件所谓的“传世器”(实为就很一般的办公用具),就如“紧箍咒”般,让这些权贵们想都不敢去想其它“另类”,更别说花时间去研究它了...故宫的“传世器”就如“萧何”;成也它,败也它。


种种“链接”的形成,都在证明着事物的“真理之律”现象。从清代珐琅彩异地二次烧造的方式,让我们窥视到:在其数百年之前的北宋,就已出现“汴京自置窑”二次异地烧造的故事了。这难道不是学术史的新发现吗?
能将支离破碎的图片合拢起来,就能看到一幅清楚的画卷。这就是收藏于学术有机结合的魅力所在——历史总算还原了!
上图:汝州地区烧造的(供、贡)汝窑纸槌瓶
综上所述:设置“京师自置窑”,是封建皇权的必然体现。所谓“小灶”,(指宫禁中烧造)就是为方便皇帝本人的艺术宣泄。而发明‘小灶’是奴才的智慧,是特事特办的需要。试问:如果不设这‘小灶’,皇帝又如何宣泄他的艺术灵感呢?难不成要常常把宋薇宗颠簸到200多公里外的汝州去“过把瘾”?
“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奴才不以皇帝为镜,会是个什么概念?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
我们从宋薇宗皇帝的嗜好说到奴才的‘本职’工作,叙述了他们各自的社会心态与精神需求。又从封建帝王视角,论证了“异地二次烧造”的必然性与可行性。还从收藏实物及文献的字里行间里,链接与解读了它们之间的时间关联与互动逻辑的顺畅性。
从历史的角度看,‘御窑’的内涵,隐含着最高权力的思想、意志的体现,以及最高工艺技术的信息,是我们后人收藏、研究的主要目标及方向。所谓“名曰‘官窑’”实质就是皇帝的“小灶”,从文献的用词语气里,我们就不难感触到‘名曰官窑’的弦外之音——御窑也。
御窑与官窑是有很大区别的:一种是私用性质,一种是公用性质。两者都是国家买单,只是名誉上分开了两个钱库,两者不仅性质上存有差异,用料、工艺技术也不在一个档次上。一个不计成本,一个肯定要计成本的。(这在一些‘官窑’器物上就有明显的比对印证)君不见,跟随皇帝身后的人都是‘官’,但他们都得低下头走!为什么?这就是帝王体制呀!君臣有别之使然。
统称“官窑”是台面政治的需要。但不可以把对朝廷需瓷的‘贡、供、购’之概念给混沌。大家都知道;部级待遇与科级待遇的差别吧?但都统称为干部,就是这个道理。
只有站在封建皇权这一政治高度上看问题,你才知“江河走向”,真正的“汴京官汝,只烧造了4年左右,而不是20年。
 在认知“二次异地烧造”的论证感悟中,希望每位读者都能有那种:“暮然回首...."的感觉!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再论“京师自置窑”就是异地二次烧汝瓷的御窑1942 Conquest Of Paradise Main TitlePraskákomornífilharmonie 好莱坞史诗回响之四 英雄归来 ") 50% 50% / cover no-repeat; background-color: currentcolor; color: rgba(0, 0, 0, 0.3);">
点击文章浏览:1.《对瓷器专家邱小君鉴定“青花窑变大罐”的不同看法     2. “吃一个,夹一个,看一个”的学术挑战!



粤港澳收藏发烧友俱乐部“Guangdong, Hong Kong and Macao collection enthusiast Club“  微信:134222459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