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湟中马彪
新湟中马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96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新湟中》的日子(随笔)之七:打了“鸡血”的同事们

(2013-03-13 20:20:33)
标签:

随笔

在《新湟中》的日子

打了“鸡血”的同事们

分类: 文学作品

七、打了“鸡血”的同事们

杂志社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很辛苦,不只是我一个人。

不管是报纸、杂志,还是广播、电视,所有的编辑都面临这样一个困境,你想用的稿子太少,不能用的稿子又很多,如果本单位有记者还能安排一些有针对性的采访,补充稿件不足,如果本单位记者有限那就等于做“无米之炊”,这个问题在《新湟中》犹为突出。记得一位作者曾对我说,你们《新湟中》的工作量太大了,从杂志就能看出很多东西都是你们自己写的,只是用了不同的笔名而已。我和老陈如此,以前的老夏亦如此,杂志社能胜任采写工作的只有两个人,如果缺稿件也只能是我们两人自己的事情了。

老陈在杂志社时的工作很杂,除了重点采访、写稿外,独自承担着新闻摄影报道的工作,时间特别紧张,通常也得写稿到深夜,每期的排版只能在限定的五、六天里完成,所以每月排版的日子就是他靠咖啡提神熬夜的时候,等排版工作完成后他的血压一定是处于升高状态。记得08年我刚调到杂志社的时候,他爱人就打算做胆切除手术,就因为我们杂志社的工作忙,老陈没时间陪床照顾,所以他爱人的手术也是一推再推,直到2010年夏天病情加重后,老陈才请了一周时间去陪爱人做手术,在陪床照顾病人期间,他还在医院里完成了一期杂志的排版任务。

李莲是我们杂志社的第一任志愿者,承担了收集、整理、打印稿件,以及通联、发行、统计等工作。她在杂志社工作的时候杂志社收到的手写稿很多,打字的任务较重,所有的稿件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完成,放在编辑的桌子上。当时我们的副刊还没有与相关单位联办,她每天都有在图书馆去查找农业科技、祝您健康等栏目的内容,然后把这些文章打印成电子版。小姑娘工作很认真,也很勤勉,虽然她的身体不是太好,也很瘦弱,但是也和我们共同搬运、投递杂志,力所能及地干了不少的体力活。

罗小波是杂志社的第二任志愿者,四川小伙子,接替了李莲的全部工作。在他服务期间,由于我们杂志社交通不便,杂志的排版的工序只能由老陈独自完成时,他也承担了协助我校对样刊的工作,由于校对工作任务重、时间紧,他经常和我在办公室加班,小伙子聪明好学,锻炼了一段时间之后,校对的正确率也很高,所承担的其他工作也完成的十分好。

第三任志愿者叫蔡文平,山东小伙子,他刚接替了罗小波的全部工作后,老陈就调走了,杂社就剩下他和我两个人,除了干好自己的工作以外,跟着我到各处采访,因为我要承担老陈留下的所有工作,有时还会代替我外出担任拍新闻图片的工作,和罗小波一样,他也经常和我一起在办公室加班,我编稿子,他校对,跟着我吃了不少苦,也从没有怨言。这小伙子的语文功底不错,有写作基础,不仅很快就熟悉了自己的业务,还开始偿试文学创作。

陪我加班还有县委宣传部的志愿者田云晓也利用周未和晚上的时间帮我们干了打字、校对、搬运等很多工作,帮了不少忙。

杂志社由于工作忙,大家都很少准时下班,往往是别的单位已经下班很长时间了,我们还在办公室工作。而且大多数时间里各自回去吃了饭又来加班了。记得田云晓在一次加班的时候对我说,《新湟中》的人都象打了“鸡血”似的,每天处于亢奋的加班状态。

忽然记起,当初我刚调到杂志社时就有人对我说:“《新湟中》工作量大、责任大,人员少、任务重,去那里工作不死也会脱层皮!”杂志社的工作确实很辛苦、很劳累,但是杂志社就是因为有了我们这些打了“鸡血”似的敬业者,湟中县也有了一本《新湟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