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贰过
不贰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24
  • 关注人气: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汉语语法--句法与词法

(2013-04-06 10:18:23)

 

语法学

 

引言

古代汉语的语法一般分成词法和句法两大类。

推荐书目:

1.《古代汉语纲要》 周秉钧

2.《文言文法》 杨伯俊

3.《汉语史稿》 王力

4.《高等国文法》杨树达

 

汉语从古至今,语法的发展变化与词汇比较起来要小得多,古今语法可以说变化不大,不然又会大大增加我们读懂古文的难度。但是毕竟也有变化,我们就把古今语法差异比较大的地方讲解一下就可以。我们准备从句法和词法两方面来讲。

 

              一、句法

 

主要讲授内容:判断句、被动句、古汉语的语序、古汉语常见习惯问句等。

一)古汉语判断句

 

1.判断句的含义及突出特点

指用名词或名词性词组作谓语表示判断的句子,叫做判断句。

        我是教师。

        今天是星期一。

        这本书是小二的。

 注意: 这里讲的判断与普通逻辑中的判断不同。后者需要条件,属于逻辑推理,而古汉语中是指人主观上对事物的一种判断,不一定需要条件。

那么古今判断句的最大差异在哪里?

       我是老师。

      杀人者,武松也。

     

古汉语判断句特点:古汉语与现代汉语判断句最大的不同:古汉语判断句少用判断词。

 

2.古汉语判断句的种类

1)四种基本类型

…… 者,…… 也。

…… …… 也。

…… 者,……

…… …… 

(者,语气词,起舒缓语气,分割主谓作用。也,煞尾作用的语气词)

楚左尹项伯者,项羽季父也。《史记·项羽本纪》

陈胜者,阳城人也。《史记·陈涉世家》

我,子瑜友也。《资治通鉴·汉纪》

周公,弟也;管叔,兄也。《孟子·公孙丑下》

陈婴者,故东阳令史。《史记·项羽本纪》

粟者,民之所种。(晁错《论贵粟疏》)

此人力士。《史记·魏公子列传》

刘备,天下枭雄。《资治通鉴·汉纪》

以上四种为基本格式,哪种典型常见呢?哪种最早呢?

最常见的实际上是第二种(也。)在古籍中约占到70%以上。它应该是最典型的。而不是第一种。

最早的格式是第四种(…………。)。到了春秋以后,才逐渐加标志性的语气词,如。但有时主谓区别也难,又加了字。大致就像这样,

王忠濤,教师。

王忠濤,教师也。

王忠濤者︱dia︱,教师也︱a︱。

注意:不是所有带字中,字都是语气词。如,

代汉者,当途高也。《三国志·魏书·袁术传》

2)在名词前加上 ”“”“”“等副词,以加强语气,表示判断。如:

吾乃大梁人也。《战国策·赵策》

梁父即楚将项燕。《史记·项羽本纪》

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范仲淹《岳阳楼记》)

是诚不能也。《孟子·齐桓晋文之事》

3)带有 的判断句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知也。(论语)

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左传· 烛之武退秦师)

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论语·里仁)

“是”很像判断词,这在先秦比较多,一般在先秦文献中,将其看成指示代词大体不会错,而作为现代汉语中的判断词先秦极少,而到了秦代以后,尤其两汉以后作为判断词才多起来。如,《史记》中

客人不知其是商君也。(史记·商君列传)

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陶渊明·桃花源记)

但是整个古代社会用判断词“是”的也是处于少数,在文言文中很少使用。

4)带有字的判断句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吾乃今日而知先生为天下之士也!(战国策·赵策)

群凶为谁?(三国志·魏书·刘表传)

以上这些“为”都可以对译为“是”“就是”,看起来它应该是判断词,相当于“是”,作为系词。目前学界对“为”字是否为判断词是有争议的。王力、郭锡良等学者认为“为”字在古汉语中是一个涵义非常广泛的动词,不必把它看作上古真正的系词,即不把它作为判断词。如果看作判断词,“为”应与“是”功能一样。如果一样,如,“制,岩邑也。”就应该能说成“制为岩邑也”,但却不能说成“制为岩邑也”。

5)表示否定判断句

往往在主谓间加上副词“非”,翻译为“不是”,实际“非”相当于“不”,“是”后加上去的。如:

   惠子曰:子非鱼,安之鱼之乐?(庄子·秋水)

“非”字与“是”连用,在东汉王充《论衡》中最早出现,出现在否定判断句中为“非是”,它就作为副词,东汉末期又出现“不是”字样,“不”也是副词。

“非”由单纯表否定的判断,后来又引申表假设,加入意义。如,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论语)

吾非至子之门,则殆矣。(庄子·秋水)

 

3.古汉语判断句的活用

1)古汉语判断句的活用的含义:

简单点说,是指虽然形式上是判断句,但主谓语间并非指同一事物或同一类别这种情况。

根据主谓间语义关系来看这个问题,如现代汉语

我是教师。(类属关系)

今天是星期一。(等同关系)

滕,小国也。(表示类属关系)

昔者鬼侯、鄂侯、文王,纣之三公也。(表示等同关系)

2)古汉语判断句的活用主要有三种情况:

1)表示造成某种结果的原因

良庖岁更刀,割也。《庄子·养生主》

此臣等所以痛心也。(三国志·魏书·明帝纪)

国家所以略其衅情(罪状)者,求犄角之援也。(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

原之所以自容于明公,公之所以待原,以能守训典而不易也。(三国志·魏书·邴原传)

2)表达比喻内容

君者,舟也;庶者,水也。(荀子·王制)

曹公,豺虎也。(资治通鉴汉纪)

二人皆玉也。(三国志魏志苟彧传)

3)用判断句的形式表达比较复杂的内容

这往往是压缩式的判断句、代称句,翻译时要进行补充说明。

夫战,勇气也。(左传·曹刿论战)

百乘,显使也。(冯谖客孟尝君)

布,狼子野心。(三国志·吕布传)

吏者,民命。

朱绂皆大夫,紫绶悉将军。(白居易《轻肥》)

(朱绂、紫绶都是佩戴的饰物丝带。句意:佩戴朱绂的都是大夫,佩戴紫绶的都是将军。)

 

附:

注意区分判断句与陈述句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柳宗元·永州八记)

蟹六跪而二螯。(荀子·劝学)

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郑伯克段于鄢)

 

 

二)古汉语被动句

1.被动句的含义

含义:主语是谓语动词所表示的行为的受动者,这样的句式就是被动句。世界上的语言一般逻辑思维形式:主语+动词(谓语)+宾语(行为对象)

2.古汉语被动句的种类

主要分无标志和有标志的被动句两种类型。

1)无标志被动句(又称意念被动句)

蔓草犹不可除(左传·郑伯克段于鄢)

冀复得兔,兔不可复得。(韩非子·守株待兔)

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史记·太史公自序)

彼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庄子·胠箧)

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史记·淮阴侯列传)

2)有标志的被动句

A字句

郤克伤于矢。(左传·齐晋鞍之战)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孟子·滕文公上·许行)

形式:及物动词+于+名词(施事者)

字句:

万尝与庄公战,获乎庄公。(公羊传 庄公十二年)

志乎古,必遗(遗弃)乎今。(韩愈 答李翊书)

B字句

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孟子· 梁惠王·齐桓晋文之事)

形式:见+及物动词(与被子句很相似)

 … …… …

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庄子·秋水)

汉代后,大约到魏晋南北朝时就混乱了,开始表示主动,如

李密《陈情表》生孩六月,慈父见背

注意:

  这里“见”为副词,用在及物动词前表示对他人所发动作的接受,有指代宾语的作用(即指代性副词,指代第一人称,可翻译为“我”或“自己”)

例如:

家叔以余贫苦,遂见用于小邑。(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序  句意思:我叔叔因为我家庭贫苦,于是便起用我在县城做了个小官。)

故今具道所以,冀君实或见恕也。(王安石·答司马谏议书)

见仇。

请勿见笑。

请勿见怪。

见谅。

见教。

古代的“见”表示主动,又表示被动,使用较乱,后来就不用其表被动。

C字式

 a、为(+V动词)

将为戮乎!(左传·齐晋鞍之战)

b、为(+O宾语+V动词)

止,将为三军获。(左传·襄公十八年)

兔不可复得,而身为宋国笑。(韩非子·五蠹)

c、为… …… …(战国末出现,现在也在用)

为事所累

d、为… …… …(与 … ”类似)

烈士为天下见善矣。(庄子·秋水)

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庄子·秋水)

e、为… …所见(+双音节)… …

遂为邪议所见构会(诬蔑)。(三国志·吴书·胡综传)

… …之所(+双音节) … …

谬为灵祇(QI地神)之所相佑也。

D字式

它产生晚,约在战国末期,有两种情况:

a、被(+V动词)

国一日被攻,虽欲事秦,不可得也。(战国策·齐策)

b、被(+O宾语+V动词)

臣被尚书召问。(东汉蔡邕《被收时表》)(这是目前看到的最早的例子)

被字句在唐代后才大量使用。

E、“受”字在古代也可表示被动

晁错受戮,周魏见幸。(李陵·答苏武书)

吾不能举全吴之地,受制于人。(资治通鉴·汉纪57

 

比较:“为”字式与“被”字式发展差不多,开始都加动词,后都加宾语加动词,但后来发展又不同了。

思考两个问题:

第一、“为”字式与“被”字式最初发展相似,但为什么后来逐渐选择“被”,而未选“为”呢?二者词义基础是什么?

第二、“为”、“被”后面为什么出现宾语?这一定有其发展过程,过程怎样?

 

)句子成分在句中的位置(即古汉语语序)

又称词序,即句子成分在句中的位置。古今句子成分位置就基本一样,都是:

主语+(状语)谓语+(定语)宾语+补语

古汉语句子成分位置问题,主要有几种情况:

宾语前置、主谓倒装、定语的位置、介词宾语结构的位置等。

1、宾语前置

1)疑问代词作宾语前置2)否定句中代词宾语前置3)用复指代词”“等帮助构成宾语前置4)代词宾语前置5)介词宾语前置。下面分别来看

1)疑问代词作宾语前置

唐以前最普遍,最具有普遍规律,无论作动词宾语,还是介词宾语都要前置。

吾谁欺,欺天乎?(论语·子罕)

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论语·颜渊)

王者孰谓?谓文王也。(公羊传·隐公元年)

以上为动宾前置,但也有例外情况:

子夏云何?(论语·子张)

武帝问:言何?)(汉书·酷吏传)

 

下面看介宾前置

乃入见,曰:何以战?(左传·庄公十年)

曷为久居此围城之中而不去也?(战国策·赵策)

例外:

晋师退,军吏曰:为何退?(史记·晋世家)

以何验之?(论衡·无形篇)

2)否定句中代词宾语前置

否定句中都有否定词,常见的八个:”“”“毋(无)”“”“”“”“

有时作动词,如“无”,

可作无定代词,如“莫”。

父母之不我爱。(孟子·万章上)

居则曰:不吾知也。(论语·先进)

莫我知也夫。(论语·宪问)

大国亦弗之从而爱利。(墨子·非攻)

然民虽有圣智弗敢我谋,勇力弗敢我杀。(商君书·画策)

以上几个句子有规律:

否定句中代词宾语前置,这种句式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一要出现否定词;二充当宾语成分的必为代词。(以不、毋、未、莫典型)

例外情况: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诗经·王风·黍离)

尔不许我。(尚书·金滕)

吾不知之矣。(论语·泰伯)

3)用复指代词”“等帮助构成宾语前置

姜氏欲之,何厌之有?(郑伯克段于鄢)    其我之谓乎?

将虢是灭,何爱于虞?(宫之奇谏假道)

宋何罪之有?(墨子·公输)

去我三十里,唯命是听。(左传·宣公十五年)

唯才是举。(曹操《术贤令》)

4)代词作宾语常前置

寡人是征。 寡人是问(齐桓公伐楚)

5)介词的宾语常前置

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齐桓公伐楚)

 

以上为宾语前置常见的五种情况,前三种更常见些,后两种相对少些。

2、主谓倒装句

也即谓语放在主语前,这种谓语前置句式,常用于感叹句和疑问句中。

贤哉,回也!

甚矣,汝之不惠!(列子·汤问)

君子哉,若人!(论语·公冶长)

谁与,哭者?(礼记·檀弓)

3、定语的位置

计未定,求人可使报秦者,未得。(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村中少年好事者驯养一虫。(聊斋志异·促织)

鸟兽之害人者消。(孟子·滕文公下)

4、介宾结构的位置

1组成的介宾结构

赵氏求救于齐。(战国策·赵策)(作补语)

子墨子闻之,起于鲁。(墨子·公输)(作补语)

告之于帝。(列子·汤问)(作补语)

2字组成的介宾结构

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已。(荀子·劝学)(作补语)

名垂乎后世。(荀子·王制)(作补语)

3字组成的介宾结构

一般放在谓语前作状语,有时作补语,翻译后一般作状语。

儒以文乱法。(韩非子·五蠹)(作状语)

4)其余介词构成的介宾结构

一般都在谓语前作状语,与现代汉语同,如

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矣。(柳宗元《捕蛇者说》)

 

以上是介宾结构常见的四种情况。

5、数量成分的位置(名量词与动量词表示法)

数词:指不能受程度副词修饰,在结构中主要充当定语和补语,以修饰名词和动词的实词。

量词:指不能受程度副词修饰,经常与数词结合起来,在结构中主要充当定语和补语,以修饰名词和动词的实词。它主要表数量和动作行为数量的单位,可分为物量词和动量词两类。

数词在后面再讲,此处只讲量词的表示法。古代早期无动量词,名量词也很少,最初也作为名词,从名词发展而来。名量的数词常置于名词后,表动量时常把数词直接放于动词前面。

现代汉语中量词十分丰富,这比其他民族语言也丰富得多,外国人学汉语时觉得很难,但古汉语量词却很不发达,这就导致了古今在表示名量与动量上的显著差异(位置也有不同)。

  三个人   打两次

名量词与名词配合,如丈、尺、张、头等。

动量词与动词配合,如次、遍、回等。

现代汉语动量词:这本书我读了三遍。(作补语)

 

古代量词表示法如下:

1)名量词的表示法

名量词又称物量词,古汉语中的名量词最初是一些表度量衡的词,如尺寸寻常仞;升斗斛(hu阳平)镒锺;两斤钧等。汉代以后,一些名词演变为动量词,如枚头株只颗条粒等,名量词是从名词发展而来的。古汉语中名量词表示法有四种方式:

1)数词直接放在名词(含名词性短语,下同)前,不用量词。

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 为政)

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礼记· 大学)

2)数词放在名词后面,不用量词。

齐为卫故,代晋冠氏,丧车五百。(公羊传· 哀公十五年)

召所从食漂母赐千金,及下乡亭长钱百。(汉书· 韩信传)

尝贻余核舟一,盖大苏泛赤壁云。(核舟记)

3)数词带量词放在名词前面

今之为仁者,犹以一杯水救一车薪之火也。(孟子· 告子上)

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晋书· 陶潜传)

4)数词带量词放在名词后面

子产以帷幕九张行。(左传· 昭公十三年)

闽越五献高帝蜜烛二百枚。(西京杂记·卷四)

2)动量词的表示法

古汉中动量词产生较晚,据考察,汉代以后才开始出现,唐代渐多。古汉语中动量词的表示法有三种方式:

1)数词直接放在动词(含动词性短语,下同)前面,不用量词

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孟子· 告子下)

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先人。(史记·平原君列传)

鲁人从君战,三战三北。(作战三次,败逃三次)(韩非子·五蠹)

齐王四与寡人约,四欺寡人。(史记·苏秦列传)

逐之,三周华不注。(左传·齐晋鞍之战)

百战百胜    三进三出   七战七捷

2)数词带量词放在动词前面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杜甫·赠花卿)

彼常愿欲共我一过交战。(宋书·索虏传)

3)数词带量词放在动词后面

谨追辞叩头五百下,两手自缚。(三国志·吴志· 韦曜传)

且共汝辈赤脚入棘针地走四五遭,汝等能乎?(陶岳· 五代史补)

有时古汉语数量的表示法也比较灵活,有时甚至一句话中采用了两种表示方式:

   吏二缚一人诣王。(晏子春秋· 内篇)

有时为了强调动作数量,数词移动到谓语的位置,如

   鲁仲连辞让者三,终不肯受。(战国策· 鲁仲连义不帝秦)

   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史记· 鸿门宴)

 

总之,关于数量词的表示与现代汉语比较,古汉语量词较少且方式较多。

 

  上古汉语表示动作行为的数量,都是把数词直接放在动词前(这里数词实际不作动量词,而作状语,现代汉语作补语)。

汉语动量词大概产生在东汉后,之前汉语无动量词。中古时期数词常带上动量词就可以放在动词后面了。

吾于读书不过三遍,终身不忘。(韩愈《张中丞传后叙》)

以上就是句子成分的位置的内容(凝固结构放到最后讲授)

 

 

 

 

                二、词法

 

 

词法又分实词法、虚词法。

 

一)实词

实词一般包括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

1、词类活用(名词、形容词、动词)

词类活用含义:古汉语与现代汉语一样,各类词的语法功能是比较固定的,每个词属于哪一类也是比较固定的。但是古汉语中某些词按照一定的语言习惯,又可以灵活运用,在句子中临时改变它的基本功能,由甲类词用作乙类词,这就是词类活用。例如“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荀子劝学)。句中水就临时用作动词,指游泳。在现代汉语中有时也用,如“新鲜你的生活”、“绿化沙漠,美丽中国。”

词类活用常见情况为一般动词、使动用法、意动用法、作状语等。

1)用作一般动词(名词、形容词)

秦师遂东。(左传)

鞭数十。(沈复 · 幼时记趣)

而日中时远也。(列子 · 两小孩辨日)

京中有善口技者。(口技)

一览众山小

2)使动用法(名词、形容词、动词)

名词使动用法情况极少,偶然为之:

吾见申叔,夫子所谓生死而肉骨也。(左传)(使白骨生肉)

齐桓公合诸侯而国异姓。(史记)(使异姓立国)

形容词使动用法很常见:

是以君子远庖厨也。(孟子)

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孟子)

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孟子)

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论语)

动词使动用法:

不及物(常见)

惊姜氏(郑伯)

项伯杀人,臣活之。(鸿门宴)

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论语)

及物(少见)

闻寡人之耳者(邹忌讽齐王纳谏)

乱花渐欲迷人眼(白居易 ·钱塘湖春行)

有时及物动词用作使动往往读音发生变化,如

饮(yìn)赵盾酒。(晋灵公不君)

杀鸡为黍食(sì)之.(论语·微子)

阳货欲见(xiàn)孔子。(阳货篇)

从(zòng)百余骑(刘邦去见项羽,鸿门宴)(使某人跟随)

3)意动用法(名词、形容词)

孟尝君客我。(冯谖客孟尝君)

夫人之,我可以不夫人之乎?(谷梁传)

吾妻之美我者(邹忌讽齐王纳谏)

天下苦秦久矣。(史记· 陈涉世家)

孔子登东山而小鲁。(孟子)

左右以君贱之也。 (冯谖客孟尝君)

4)作状语(名词、动词)

名词作状语:

A、表示方位处所

南征北战    庭争   郊迎

孔子东游(列子·两小孩辨日)

空谷传响(郦道元 ·三峡)

杂然而前陈者(醉翁亭记)

B、表示行为、工具、方式

箕畚运于海(愚公移山)

山行六七里(醉翁亭记)

C、表示对人的态度

君为我呼入,我得兄事之。(史记)

倡优蓄之(司马迁)

D、表示比喻

星罗棋布     蜂拥而至    斗折蛇行

E、时间名词作状语

良庖岁更刀,割也。

族庖月更刀,折也。

吾日三省吾身。

于是与亮情好日密。(三国志· 诸葛亮传)

日者,秦楚战于蓝田。(战国策)

动词作状语:(极少,只限不及物动词)

争割地而赂秦。(贾谊  ·过秦论)

夜缒而出。(烛之武退秦师)

坐而假寐。(晋灵公不君)

仰而视之。(庄子)

箕踞以骂。(战国策· 荆轲刺秦王)

但是动宾词组作状语就多见:

表示方式

   触槐而死。(晋灵公不君)

   太后曰:“老妇恃辇而行。”(触龙见赵太后)

   挟太山以超北海。(孟子)

表示时间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诸葛亮 · 出师表)

其他活用现象:

不常见如,形容词作名词、动词作名词等。

披坚执锐

此皆良实。 攘除奸凶。

猛浪若奔。

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

 

为动用法

 

2、数词

    主要有基数词与序数词,还有分数、倍数、概数、虚数词等

1)序数词

    现代汉语前面往往加“第”(汉代产生),而上古汉语,基数、序数表示不分,需要从上下文看。如: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左传· 曹刿论战)

汉代后出现“第”字,如东汉时候有人为避难取姓“第一” ﹑”第二” 等。后汉书中有姓“第五”的。上古汉语也有用“次”表示次序,它与“第”一样,但是“次”不明确,不知是第几。

2)分数

大都不过三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

什一税(分子、分母直接联系)

了解古代分数的表示方法好的办法是看《史记·天官书》,上古汉语中常见的分数表示法,里面都能看到。

3)倍数

  用数字直接表示,要根据上下文来看,只用一般数字,不出现“倍”字。

   或相什百,或相千万。(孟子)

4)约数(概数)

  用两个相邻数字表示,如六七人。

  取整数,如诗经305篇,习惯上称“诗三百”。

另外,在数字后加词缀,如   

20余,10余,“余”相当于“多”,另外还用“许”,”所”也相当于“余”。还有“强”,如木兰诗“赏赐百千强”。

5)虚数:

  不是实指,三、九用的比较多。

三省吾身    三人行必有吾师焉

“九”在古人观念中为最大数。当然还有其他表示,如“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不是就指五步,十步)。有时“三”也指少,如“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6)量词

度量衡是所有语言有的,而名量、动量是

汉藏语系特殊有的。外国人学习汉语的量

词很难,各种各样。此不赘述。

 

以上为实词法,下面看虚词法。

 

二)虚词

代词、副词、介词、连词、语气词、词头词尾(词缀)(逐步虚化)

1、代词词法

分人称代词、指示代词、疑问代词、无定代词、辅助性代词等词法。

(1)人称代词

一般包括第一、二、三人称代词,还有反身代词。主要看前者三种人称代词。

a、第一人称(自称)

常见:吾、余、予、我等。“吾”一般

不作宾语外,其余都可作主语、宾语、定语。如

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左传· 曹刿论战)

余幼好此奇服兮。(楚辞·涉江)

予既烹而食之。(孟子·万章)

我来自东。(诗经·东山)

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孟子·梁惠王上)

不常见:朕、卬(áng)、台(yí) (在诗经、尚书中可以见卬、台)。例句:

    朕皇考曰伯庸。(楚辞·离骚)

非台小子敢行乱称(《尚书·汤誓》马融注,台,我也。)

人涉卬否,卬须我友。(诗经)(别人渡河我偏留,我要等待我朋友)

吾、我更多一些,余、予出现晚些(可能与地域有关)。朕,在秦代前不是帝王专用,一般人都用,也带有地域性特点。楚方言比较多,秦代后成为帝王专用。

b、第二人称代词(对称)

常见:尔、汝(女)、若、你、而、乃等。从使用情况看,后两个“而,乃”

受制约,主要作定语,其他比较自由,可作主语、定语、宾语。如:

吾语女。(论语)

汝何为者哉?(史记·平原君传)

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左传· 蹇叔哭师)

吾翁即若翁。(史记·项羽本纪)

今欲发之,乃能从我乎?(汉书)

吾翁即汝翁,必欲烹乃翁,幸分我一杯羹。(汉书·项羽记)

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幸分我一杯羹。(史记·项羽本纪)

c、第三人称代词(他称)

早期古汉语无地道的与第一、二人称相匹配的第三人

称,只有“其”“之”作第三人称,还是借用指示代

词,不地道,且使用也受很大局限。“其”在上古充

当定语,“之”作宾语。如: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论语)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庄子·逍遥游)

后出现“彼”常用第三人称代词,如

吾何畏彼哉?(孟子·滕文公上)

此外,还有三个,都是汉代后产生的,即“他、渠、伊”

他:“他”在上古就有,作旁指,与人无关,如:

王顾左右而言他。(孟子·梁惠王下)

   中古时才常指人,旁指人指其他人,大约南北朝后期才与现代汉语的“他”差不多,到唐代才完全一样。如:

还他马,赦汝死罪。(后汉书·方术传)

   汉语的三个人称代词到唐代才最完备。

 渠:中古汉语中,“渠” 也是第三人称代词,如

女婿昨来,必是渠所窃。(三国志·吴志)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南宋·朱熹)    “渠”苏州话里也保留着这个词

伊:伊必能克蜀。(世说新语·雅量)

  “渠” “伊”也都有方言特点,当时都未进入通语中。

 d、反身代词(复称)——自、己

自以为不失天下之士。(史记·平原君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颜渊)

   以上人称代词大致就这些。

  注1:人称代词的礼貌式:

   古人在实际表达中,往往不用自称和对称代词,而用别的方式表示礼貌,表示方法约有几种:

A、称人以字,自称以人。

令“子卿”知吾心耳。(汉书中苏武字子卿)

“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论语孔子名丘)

B、称人以爵位或身份,自称以身份。

高帝曰:“相国”休矣。(汉书·萧相国世家)

公西华曰:正唯“弟子”不能学也。(论语·述而)

C、称人以德,自称以不德或卑贱。

“先生”不羞,乃有意欲为文收债于薛乎?(冯谖客孟尝君)  子、公、君、夫子等,寡人、不穀(不善、不好)、孤、愚、仆

D、称人以其近侍,不敢直指。

陛下、殿下、阁下、足下

注2:古汉语人称代词的复数

  古汉语没有单复数区别。如,吾,可指我或我们。有时也加个别字来表复数,加辈、侪、等、曹等。

吾辈,小儿辈、吾侪

公等碌碌,所谓因人成事者也。(史记·平原君传)

汝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杜甫诗)

 

(2)指示代词

约分为五类:

A、近指(此,是,斯,兹/这);

有美玉于斯。(论语·子罕)

夏德若兹,今朕必往。(尚书·汤誓)

这,产生大约在魏晋南北朝末期,唐代大量出现。

B、远指(彼,夫/那);

彼一时,此一时也。(孟子· 公孙丑下)

夫执舆者为谁?(论语·微子)  若夫淫雨霏霏

那,最早见于唐代,作远指代词。

C、泛指(之);

之二虫又何知?(庄子 ·逍遥游)

D、特指(其——特定对象);

其,指特定对象,特指,    “传之其人”

E、其他(尔,若,然)

尔,若,然不好归类

然,古汉语常作谓语,指示代词,译为“这样子”。虽然,译为“即使这样”。

尔,若:例如,

“以若(这样,如此)所为,求若所欲”(若,指示代词)(孟子 齐桓晋文之事)

“汝乃我家出,亦敢尔邪?”(后汉书)(你是我家出来的,也敢这样吗)

 

(3)疑问代词

常见有:谁、孰、何、奚、曷、胡、焉、安、 恶等。 大致可以分成三类:

a、指人的:谁、孰(现汉不用了)

子为谁?(论语· 微子);

孰为夫子?(论语·微子);

孰与,二字连用,表比较,一种固定格式。如

“吾孰与城北徐公美?”(邹忌)

b、指事物(可以指具体,也可指抽象事物)

常见:何、奚、曷、胡

   良问曰:“大王来,何操?”(史记·项羽本纪)

奚自?(论语)

曷为久居此围城之中而不去?(鲁仲连义不帝秦)

子墨子曰:“胡不见我于王?”(墨子·公输)

c、指处所

    焉、安、恶     (可翻译为哪里)

   其多作状语,有了副词性质。故有的语法书将其划到副词,作疑问副词。从词义上作代词,指处所,从语法功能上,又可作副词,都有道理,不过角度不同。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底、等:中古时(汉代后)新产生的疑问代词

底:表事物。译为怎么。例如:

   惆怅底不忆?(乐府诗集·子夜歌)

赵元任认为“底”为南方方言,常州话说“什么”为dia,与底相似。

等:译成什么。例如:

   衡更熟视之,云:“死公云等道?”(后汉书·祢衡传)(老不死的东西你说什么)

一般认为“等”从“何等”结构省略而来。

(4)无定代词(不定代词)

  分两类(可指人,又可指事物):

a、表示肯定:或(有的什么)  

    或五十步而止(孟子)

b、表示否定:莫(没有什么)

    莫我知也夫。(论语·宪问)

    善莫大焉。(晋灵公不君)

  有时,“莫”不能作无定代词,如:

 “秦王车裂商君以徇(示众)曰:”莫如商鞅反者!”(史记·商君列传)  (不要像商鞅那样谋反)  这种情况没有办法把“莫”看成无定代词,而相当于“毋”。

5)辅助性代词

主要两个:所、者

二者不能单独用,须与它词组合使用,无独立性。

但又有指代性,也划不到其它词性上去。

    问女何所思   不知所为    不知所云

 来者    去者    前者    后者

二者异同:(所字结构,者字结构)

在性质上有共同性,它们构成结构都是名词性的。

从形式上差别也明显,“所”在前,“者”在后。

从语义上也不同,所字结构指受事者,者字结构指施事者。如,

“所见”和“见者”

二者意义不同。

    所见,指所看到的对象。见者,指看到的那个人(指见到此行为的发出人)。

    一个是受事者,行为支配对象(所见),一个是施事者,行为发出者(见者),它们语义正相反。 

 

“所”与名词、形容词组合时,名词、形容词往往活用为动词,如:置于所罾(zēng)鱼网,作动词,网鱼)鱼腹中。(史记·陈涉世家)

    所高:看得比较高。

    所贵:看得比较贵。

“所”字还有固定结构,即凝固结构

“所以”:A、表示行为凭借工具,行为的方式、方法。 此所以为君市义。(冯谖)

      B、表示行为发生的原因。翻译为“导致…的原因”。  此所以乱也。(韩非子·五蠹)

 

以上是代词,下面讲副词词法

 

(二)副词

数量非常大,复杂,大体可以分八九类:

(1)时间副词

表过去、现在、将来外,还有表时间很长,很短。常见的有:

已、既、业(表过去),

尝、曾(表曾经),

竟、终、卒(表终竟),

正、方(表正在),

适、才(表才开始),

将、且(表将来),

遂、即(表接连)等。  看例句:

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诸葛亮·出师表》

秦王方环柱走,卒惶急不知所为。(史记·刺客列传)

相如既归,赵王以为贤大夫。(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扁鹊已逃去,桓侯遂死。(史记·扁鹊传)

遂北至蓝田,再战,秦兵竟败。(史记·留候世家)

君将何以教我?(楚辞·卜居)

尝为陇西、北地、雁门、代郡、云中太守,皆以力战为名。(史记·李将军传)

(2)范围副词

表范围大小,如但、仅、止、独、徒、惟(唯)、特、直(相当于现汉仅仅,只),如:

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孟子·梁惠王)

表概括全面,如都、全、悉、皆、尽、咸、具(俱)、毕、举、既、凡、共等。如: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兰亭序)

(3)程度副词

表极度,甚度,微度。常见的有:最、极、甚、殊、绝、至、良、愈、益、弥、尤、兹(滋)颇、少、略、稍等。

颇:有时表稍微,微度的,有时表甚,很。东汉到魏晋时期这两种词义都存在。

稍:汉代前,它不用于表程度,而表情态(逐渐,渐渐) 。汉代后才表程度(稍微)。

   现代汉语有“很、特别、极其、蛮、贼”等。

看几个例句:

高祖以萧何功最盛。(史记·萧何世家)

卓王孙怒曰:女至不材,我不忍杀,不分一钱也。(史记·司马相如传)

退而修诗书礼乐,弟子弥重。(史记·孔子世家)

人多伎巧,奇物滋起。(老子)

  太后之色少(稍微)解。(触龙说赵太后)

(4)情态副词

表行为动作发生时的状态(状况,态度)。

如固、曾、暂、渐、诚、实、果、特、遽、尚、犹等。看例句:

曾,曾不能疾走(触龙说赵太后)(固、曾,常用在否定副词前,表一种出乎意料,竟然,居然)

暂,(最初表动作行为瞬间发生,大致相当于现代汉语的突然,猛然)。暂腾上胡儿马。(指李广突然上了匈奴人的马)

渐,此虽小失,而渐坏旧章。(后汉书·李固传)

 表情状, “稍”与它有相近之处。如,稍夺之权(项羽对范曾)稍,慢慢地,逐渐地夺去范曾兵权,不能理解成稍微

臣固知王之不忍也。(孟子·齐桓晋文之事)

帝果杀吾子!(史记·梁孝王世家)

河东,吾肱股郡,故特召君耳。(史记·季布传)

仆人以告,公遽见之。(左传)

今吾尚病。(孟子·滕文公上)

冯先生甚贫,犹有一剑耳。(史记·孟尝君传    犹,尚也)

 

(5)否定副词

表一般性质的否定,表禁止的否定。如不,弗,勿,毋,无,莫,微,否,非等

不,否定动词、形容词等,应用更广。

弗,修饰动词,表一般否定。

勿,毋:表禁止。

非,用于判断句。它进一步虚化,就含有假设意味。“吾非至子之门,则殆矣。”(庄子)

否,作用有两个:一指一个人与人对话,对他人表否定,是应答词;一指用在反复问句的句尾,表否定的那一面。如,“未知母之存否?”(晋灵公不君)

微   假设的否定,“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

匪(稼穑匪懈)、靡、罔(罔罪而众)

 

(6)谦敬副词

  表谦虚、尊敬的副词,又叫表谦副词。如

表示自谦的:

伏(臣下对帝王,伏下) 伏闻康叔亲属有十。(史记)

猥(鄙陋,低贱),表自谦。 猥以微贱,当侍东宫,非臣陨首所能上报。(李密·陈情表)

窃: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史记· 廉蔺传)

辱:一般指使对方受辱了。君与藤君辱收寡人。(左传·隐公十一年)

忝(辱没,愧于)臣忝当大任,义在安国。(三国志)

                                     

表示尊敬的:

谨:谨奉法令。(史记·李斯列传)(谨慎遵守法令)

请:表敬意。

幸:幸会。(谦虚客套寒暄之词)吾翁即汝翁,必欲烹乃翁,幸分我一杯羹。(汉书·项羽记)

敢:敢问路在何方。敢问何谓也?

 

(7)语气副词

常见有:必、固、盖、殆、或、竟、岂、其等。

    必、固:表示肯定语气。例句,

秦师轻而无礼,必败。(左传)

   盖、殆、或:表示不确定、推测的语气。或许,可能,大概、恐怕

诸子中,胜最喜宾客,宾客盖至者数千人。(史记·平原君传)

苏秦已而告人曰:张仪天下贤士,吾殆不如也!(史记· 张仪传)

   竟:表诧异语气,译为“竟然”。

及吕后时,事多故矣,然平竟自脱!(史记·陈平世家)

岂:表反问语气,可译为“难道”

民欲与之偕亡,虽有台池鸟兽,岂能独乐哉?(孟子· 梁惠王上)

   其:可表不确定语气,祈使语气或反问语气。我们课本中学过的多见的不确定推测语气,如

其是之谓乎?(郑伯克段于鄢)

帝其念哉?(左传   祈使语气,庶几,希望之词,翻译为可)

若火之燎于原,不可乡(通向)迩,其犹可扑灭?(尚书   ,表示反问,难道)

 (8)指代性副词(见、相)

   指代性副词,是吕叔湘先生提出来的,用法比较特殊,特殊在于:语意上有指代性,句法结构上又处在状语位置又有副词性。都可翻译为我(与疑问代词焉,安,恶相似)

   见谅   见笑  见教您的相助!(指帮助我,有指代性,是单相,“相”的位置处在动词前,状语位置,又有副词性)

 

(九)表数副词

  指表示数量的副词。常见有:屡、数、亟、频、仍、历、连、又、复、更、约、率可、将、且、凡等。来看例句:

屡、数、亟、频、仍、历、连:表示数之频繁。

   屡蒙嘉瑞。(汉书)

   亟请于武公。

又、复、更:表示数之再。

   项王曰:壮士,能复饮乎?(史记·项羽本纪)

约、率、可、将、且:表示数之约。

   见佗北壁悬此蛇辈,约以十数。(魏志·华佗传)

   章小女年可十二。(汉书 ·王章传)

凡:表示数之总。

   平凡六出奇计。(史记·陈平世家)

 

以上是副词,下面说说介词

(三)介词

 介词是一种介绍实体词或词组辅助谓语表示更完足意义的词类。它是从动词弱化而来的,一般多为动词带宾语,但介词可带宾语。介词不能独立表达意义,必须与它词结合,即不能单独作谓语,只能作谓语的辅助部分。介词的数量比副词要少得多.可分以下几类:

(1)表示时地的(四类)

 A、作“在”解:于、在、以、为

   子于是日哭,则不歌。(论语·述而)

文以五月五日生。(史记·孟尝君传)

B、作“自、从、由”解:自、从、由、于、以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诗经·东山)

子墨子闻之,起于鲁。(墨子·公输)

今以长沙豫章往,水道多,绝难行。(汉书·西南夷传)

C、作“到”解:于、至

出自幽谷,迁于乔木。(诗经·小雅·伐木)

行至云台峰,绝无人迹。(杜子春传)

D、作“向、对”解:向、对、当

木兰当户织。(木兰辞)

(2)表示原因目的(三类)

A、作“因”解:为、以、用、因、缘

十余万人皆入雎(jū)水,雎水为之不流。 (史记·项羽本纪)

用此,其将兵数困辱。(史记·李广传)

梁以此奇籍。(史记·项羽本纪)

B、作“为了”解:为

天下煕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史记·货殖传)

C、作“由于”解:于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韩愈·进学解)

(3)表示对象(五类)

A、作“替”解:为、与

为天下兴利除害。(史记·陆贾传)

汉王与义帝发丧。 (史记·高祖纪)

B、作“向、对、对于”解:于、为、与、乎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论语·颜渊)

秦之与魏,譬若人有腹心之疾。(史记·商君传)

C、作“给”解:于、与

尧让天下于许由。(庄子·逍遥游)

我有某方,年老,欲传与公。(史记·扁鹊传)

D、作“比较”解:于

苛政猛于虎。(礼记·檀弓)

E、作“偕同”解:与、于

每自比于管仲乐毅。(三国志·诸葛亮传)

(4)表示方式(四类)

A、作“把”解:以、将

秦亦不以城予赵。(史记·廉蔺列传)

无将一会易(忽视),岁月坐推迁。(唐·韦应物诗)

B、作“使用、拿”解:以、于、用

请以剑舞。(史记·项羽本纪)

居则习民于射法,出则教民于应敌。(汉书·晁错传)

C、作“依据”解:以、依、按

余船以次俱进。(赤壁之战)

按图索骥

D、作“凭借”解:以

或百步而后止,或五十步而后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孟子)

 

(5)表示主动者(用于被动句)

作“被”解:为、于

不为酒困。(论语·子罕)

 

介词基本就以上这些,大多都比较好理解,如

从,由,为,用法比较单纯。相对讲“以、于

”的用法最复杂。

 

(四)连词

连词是连接词与词、词组与词、词组与词组、句子与句子的词类。连词的语法特点是它只有连接作用,没有修饰作用,这是它与副词、介词不同的地方。连词就其所表示的关系上可以分为平列、递进、选择、顺承、转折、因果、让步、假设、比较等。常见连词有:与、及、而、以、且、若、如、抑、将、则、即、然、然而、至于、为、由、故、是故、虽、纵、苟、使、令、与其…不如等。

 

看几个例句:

女与回也孰愈?(论语·公冶长)(平列关系)

敏于事而慎于言。(论语·学而)(递进关系)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选择关系)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管子·牧民)(顺承关系)

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孟子)(转折关系)

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明焉。(孟子)(因果关系)

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史记·项羽本纪)(让步关系)

子产而死,谁其嗣之?(左传)(假设关系)

与人刃我,宁自刃。(史记·鲁仲连传)(比较关系)

 

(五)语气词

语气词可分为句首语气词、句中语气词、句尾语气词。如下:

A、句首的:唯(惟),夫

夫,来源于指示代词,它在句首时指代性很轻微,往往成为了表发语的语气词。

   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     夫战,勇气也

B、句中的:也

   丘也闻有国有家者(论语)

C、句尾的:矣,也,已,乎,邪(耶)、与、为

矣,表动态的一种过程。

也,人主观上做出的判断,说出来,是一个平面的、静态的。  矣与也,在理解上二者不会有什么问题。也,主要用在表判断。矣,用处更多些。

已,作为动词,表停止。作语气词,表限制性语气。到此为止,常与“而”连用,表而已,翻译为“罢了”。

乎,表疑问的很常见。也可用在疑问句句尾,但不多见。

邪(耶),应是流行于南方的方言性语气词,如《庄子》中。主要南朝地区流行,北朝很少,唐朝后“邪”不常见)

 

(六)叹词

即表示感叹声音的词,可表一定的感情,如叹息、赞美、悲伤、惊疑、愤怒、斥责等,常见有

    呜呼、嗟呼、噫、嘻、噫嘻、恶、呼、吁(xū)、嗟、叱嗟、唉等。

嗟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史记 陈涉世家)

曰:”嗟,来食!“(礼记)

(七)词缀

可分:

前缀:老、阿、第、小等

后缀:子、儿、头、性、化,们、者等

这些词缀来源比较早。古汉语中前缀用的比较多。如,“有”(上古常用)

有鸣(动词)仓庚。(诗经)  有司(动词,掌管)

盘庚迁于殷,民不有居(动词)。(尚书·盘庚)

有苗  有夏  (在名词前)

阿:大概最早出现在东汉中后期。曹操小字阿瞒。刘备儿子,刘禅,名阿斗(实际为阿升)。

老:作为前缀,可能要晚些。如,老师  老婆

     老师,大概在唐代出现此称呼。而老婆的称呼要比它早些。

     老鼠,它在古汉语中,最早表蝙蝠,古人认为它活得长,是仙鼠。这里的“老”有实际意义,不是作为前缀)

 

 

 

 

 

 

 

 

 

 

 

 

 

凝固结构

又叫习惯句式、固定句式、固定结构、常见句型等,它是在语言长期使用过程中形成的,含义也较为固定。常见凝固结构主要有:

一、若何、奈何、如何、如之何(如…何、奈…何、若…何),翻译为“怎样,怎么样,怎么办”。

   这是一组最常见的凝固结构。“如、奈、若”,三个词都是动词,古代读音相近。都有“办理、处置、对付、安顿”含义。“何”是疑问代词,表示“怎样、怎么样”。这组凝固结构表示询问或原因。

  1、表询问,如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史记·项羽本纪)

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列子·愚公移山)

2、表示询问原因,用在动词前,含有“怎么、为什么”的意思。如

非国家之利也,若何从之?(左传)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老子)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如之何勿思!(诗经·君子于役)

 

二、何…为(何以…为、何必…为、何乃…为、何足以…为、奚…为、奚以…为、奚用…为、恶用… 为)

(何,疑问代词。为,句末加强询问的语气词。)

这组结构主要有两种用法:

1、表示询问。询问原因,相当于“为什么”。

长信侯曰:“王何以臣为?”(王为什么召臣)(战国策·魏策)

人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疽(jū毒疮),何哭为?”(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2、表示反问,用反问的形式表示否定。常用“何以为”的形式。“以”为动词,“用”的意思。含义为“哪里用得着…呢”、“为什么…呢”。如

何以伐为?(为什么要攻打它呢?意思是不必攻打)

三、不亦…乎、无乃…乎、得无…乎

都表一种委婉的语气。

1、不亦(已)…乎(不是… 吗?)

表示委婉反问语气。如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论语·学而)

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吕氏春秋·察今)

2、无乃…乎(恐怕…吧?)

表示委婉的商榷语气,对有关情况加以测度,如

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蹇叔哭师)

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论语·雍也)

3、得无…乎

表示对情况的推测,可翻译为“恐怕…吧?、莫非…吧?、能够没有…吗?”如

览物之情,得无异乎?(岳阳楼记)

四、孰与、与…孰、孰若

翻译为“跟…比、哪个… ?”

都表示比较和选择的句式,孰,疑问代词,相当于“谁”。如

我孰与城北徐公美。(战国策·齐策·邹忌讽齐王纳谏)

吾与徐公孰美?

其中“孰若、与其…孰若”通过选择有舍前取后代意思,可翻译为“哪如、与其…不如”,如

与其坐而待亡,孰若起而拯之。(冯婉贞)

与其杀是童,孰若卖之?(童区寄传)

 

三、古汉语常见习惯问句

 

1.如(奈、若)……何

 

2.……孰与……

 

3.“何以……为 ”  “何……为”“奚以……为”“恶用……为”“安以……为”

 

4.其……乎

 

5.不亦……乎

 

6.得无……乎

 

7.无乃……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