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心如是
三心如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90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中医类)刘嵩隐:敦煌遗书《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破译实录(上)

(2019-11-16 21:35:24)
标签:

转载

分类: 伤寒论治

敦煌遗书《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破译实录

 

 

  19082月,法国著名汉学家伯希和以探险之名,率驼队悄悄潜入中国敦煌。

其在后来《敦煌藏经洞访书记》一文中写道,当守洞道士王圆箓打开藏经洞时,“我简直被惊呆了”。面对堆积如山的经卷文物,他伸出了罪恶之手。据随行的法国军医路易瓦扬回忆:“在近一个月期间,他(伯希和)是蹲在一个只有数平方米的狭小天地中度过的,他在一支蜡烛的摇曳烛光下挑选所有这些文字宝藏,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有资格从事这种筛选了。”

一个月后,伯希和以五百两银元的低廉价格,从敦煌运走六驼中国隋唐前珍稀文物,并悉数发往法国巴黎。这是中国敦煌劫难史上最惨痛的一次文物流失!

就在这桩无耻的交易中,在洞中昏黄的烛光下,协助挑选的王圆箓将一轴绢质医学卷子偷偷塞入自己的袖中。谁知,这一不经意的举动,竟在后来中国中医史上引起了巨大涟漪……

这轴医学卷子,便是距今一千四百年前梁华阳隐居陶弘景撰述的《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

 

时光流转,十年后的1918年,湖北军马总督查、兽医师张偓南因公赴甘肃张掖采购军马,途中因遇大风,投宿敦煌千佛洞。时守洞道士王圆箓正沉溺烟馆之业,夜里攀谈中,王探知张偓南业医,便袖出《辅行诀》卷子,以五十块大洋相售。时值动乱年月,为防不测,张偓南以手中拮据为由加以推托,但要求借阅一宿,于是连夜誊出抄本,次日临行始以四十八块大洋购得原卷。此卷幅高八寸许,横阔丈余,卷质为粗绢,无裂损,行书秀雅,卷首附三皇四神二十八宿之图,全卷呈象牙黄,包浆温润、饱满,古意盎然。

张偓南将卷子小心收入囊中,返程途经西安在画店予以托裱,后带回家中秘藏。

四十年后,当《辅行诀》医卷传至张偓南嫡孙——河北威县章台镇村中医师张大昌手中时,“文革”爆发了。19666月,该卷及祖上录本在“破四旧”浩劫中被抄走,张大昌遍寻不得,后来在一次行医中,见被抄卷子已被一家村民剪作鞋样,他禁不住痛哭失声。

所幸在该卷被抄前,张大昌责成弟子范志良、王子旭录有两个抄本,加之大昌自幼对卷文诵记于心,两相比对,方使这一孤本医书免作广陵之散。

1974年初,张大昌以和氏怀璧之心,向北京中国中医研究院“献书”,得到的答复是:“已存档”,同时警以“不应越级寄送”。

初投不遂,转年11月,张大昌再以“赤脚医生”之名二次“献书”,引起了中医研究院领导沙洪及马继兴、王雪苔的注意,遂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史专家张政烺、李学勤进行真伪鉴定,结论是:“此书不是近代的伪作,但也不可能早到梁代的作品。”

197617日,国家科技部联合中医研究院在北京西苑医院召开中医专家座谈会,与会中医界耆宿岳美中、钱伯煊、赵心波、赵锡武、耿鉴庭、方药中及相关部门领导沙洪、彭杰、王雪苔等对该书进行了深入研讨。会后,王雪苔受命继续查访此书流向,并先后于河北民间访得多种抄本。

1988年,经时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副院长王雪苔互勘和厘定,《辅行诀》校订本收入中医文献专家马继兴主编的《敦煌古医籍考释》一书中,正式公诸于世。由于该书身世离奇,加之与“医圣”张仲景《伤寒论》具有直系渊源,立即受到业内的广泛关注,并由此在国内外中医界引发了长达数十年的学术探究和争论。

2014419日,新西兰注册中医师公会罗鸿声在个人新浪博客上发表了《一本忽悠了中医界40年的伪书》长文,并推出相关专著,向《辅行诀》一书发难,将这本国内外研究“书籍和论文约有三百多部或篇”,许多研究者因此获得“硕、博士学位”的中医古卷定性为伪书!

面对国内外的质疑之声,素以治学严谨著称的王雪苔在其《对〈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的调查与校勘考释》一文中断言:“调查与考证结果表明,《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绝非伪作”,并列举五点依据予以佐证,其中,“除张大昌一家外,还有三人见过本书原件”一条最为有力!

一轴不足万言的绢本医书,竟引起如此波澜,那么,《辅行诀》到底是怎样一部书呢?

《辅行诀》来头可谓大矣!个中消息,有迹可寻。

东汉张仲景在其《伤寒论》自序中云:“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

然而,据后来晋皇甫谧及梁陶弘景记述,仲景医书尚有其他法门。皇甫谧《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序云:“伊尹以亚圣之才,撰用《神农本草》,以为《汤液》。”又云:“仲景论广伊尹《汤液》为十数卷,用之多验。近代太医令王叔和撰次仲景遗论甚精,皆可施用。”

陶弘景《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云:“商有圣相伊尹,撰《汤液经法》”;又云:“汉晋以还,诸名医辈,张机、卫汜、华元化、吴普、皇甫玄晏、支法师、葛稚川、范将军等,皆当代名贤,咸师式此《汤液经法》”;复云:“昔南阳张机,依此诸方,撰为《伤寒论》一部,疗治明悉,后学咸尊奉之。”

上述二家之说,将《汤液经法》与《伤寒论》渊源大体厘定;至于《辅行诀》一书,弘景自述于《汤液经法》中“检录常情需用者六十首,备山中预防灾疾之用耳。”故以成之。

那么,既然《辅行诀》与《伤寒论》同出一门,今人岂敢等闲视之?

围绕《辅行诀》之争,迷雾甚于硝烟,且对阵双方大多囿于版本之真伪。披坚执锐者之所以“王顾左右而言他”,盖因书中隐含着巨大的理论困惑,此亦正是数十年来为何中医界巨擘大多隔岸观火,鲜有下水理论的缘由所在!

困惑究竟出在哪里呢?

20141月,《辅行诀》传人张大昌的入室弟子——中医界公认《辅行诀》研究专家衣之镖推出了最新研究专著《〈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药性探真》一书,河北省中医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曹东义应邀为之作序。

曹在序中流露了这种普遍“困惑”,他说:“衣之镖先生的书稿《〈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药性探真》摆在我的面前,希望我为这本书写一篇序言。我看了几遍,很为难,原因是我过去对药物的理解与这部书搭建的理论体系,存在着很大的距离,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推荐语言,写一篇比较贴切的序言。这的确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与此相契合的是,衣之镖在该书自序中抱怨:“由于《辅行诀》的历史遭遇和传奇式的经历,几经沉浮,亡而复生。时至今日,如此珍重的学术资源,仍未得到业内人士普遍的认识和充分的理解,尤其是对药物五味五行互含位次的根据研究深度不够。

“药物五味五行互含位次的根据”——衣之镖一语,道出了数十年《辅行诀》的研究之困,这的确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试想,一边是中医典籍《黄帝内经》,一边是源于《汤液经法》且与《伤寒论》同出宗门的《辅行诀》,双方孰是孰非,倘若不明就里,谁会贸然去趟这道深水呢?

为破解这个谜团,作为《辅行诀》传人的张大昌义无反顾,他在《辅行诀》相关图文下作出如下解析:“五行五味之说,启于《尚书•洪范》:水曰润下——作咸;火曰炎上——作苦;木曰曲直——作酸;金曰从革——作辛;土爰稼穑——作甘。此经典明文,先圣之法言,秦汉诸子,百家风生,凡涉及五行五味者,无不遵述之,莫敢非背。独陶氏于千载之下,明体用以证其讹,验施用而知其非。夫‘善言不辩,辩言不善。’弘景深得老氏之旨欤?阴阳五行陷入空谈,陶氏一力求实。细阅此图,即以今日科学观点分析,亦不能否认其功。史书称弘景为山中宰相,真无愧色。”

从行文笔锋转折之大不难得见,大昌为予弘景背书,真可谓倾囊孤注!然而,大昌的善解,符合陶隐居的本意吗?或曰,是古贤陶弘景于《内经》之外别立新说,还是我们误读了先人呢?

这正是本文所要回答的问题。

为践古风,本人积今退隐林泉已十载有八。

此间乙酉冬曾为胞兄雅鲁长篇小说《睡城》制跋,跋中有少许山中消息。跋云:“余隐居京郊西山治易有年,鲜与人接。自歌云:左望泉林右近都,西山脚下尘嚣无。朝夕携杖行百步,闲来高枕读易书。柴门黄犬,绿苔盈阶。镇日与康节书卷相伴,四季与松荫竹影为邻。倦则高卧北窗,听时鸟交鸣,看云舒云卷,于世事淡然而无心矣。”

古云:医易同源。山中治易既久,由易而涉医,凡诸家本草、方剂,乃至服食、太素、五运六气、伤寒钤法靡不究,尤于子午流注针法,用力最多。《内经》歧伯论及针法及腧穴时叹曰:“针道已绝”;遂又开示道:“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者,流散无穷。”本人由邵子易而入子午,竟有大发现,窃以为“古圣人不传之秘正在此矣”(邵子语)。惜山居身心散淡,子午著述一曝十寒。

2015624日辰刻,本人入城逛东单某书肆,架上巨册《〈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传承集》赫然入目,此《辅行诀》公示二十七年后,本人首次得遇。一读之下,叹为奇观,再读,知为秘笈。此法与子午流注异曲同工,一针一药,倘二者合纵十二经,医道尽矣。本人披阅再三,苦于价昂而释手。归后责女自亚马逊网大折购得,遂携卷入山分解,以期与子午针法合璧。

谁知,推演累日,终因脏腑与弘景指定药性相左而不脱“困惑”之篱,遂作罢。后移心绘事,于此不复问津矣。

2016311日,本人自当当网再购书数种,其中包括衣之镖《〈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药性探真》一书,于是再次邂逅《辅行诀》。据该书记述,衣究心《辅行诀》三十余载,已出版相关专著数种,上书乃其最新研究成果。由书中可见,衣对此不遗余力,但慑于“困惑”,举步维艰,如论“姜”一节云:“《辅行诀》中生、干姜不但分别使用,而且理论升达到了二者五行互含位次各异的高度,把生姜定为木中火,干姜定为木中水。姜无论生干皆为辛味,属性为木无可异议,二者分属火水不易理解,况且传统认识多以姜色黄治脾胃病而属中土药,与火水不谋,陶氏是如何推论的?值得进一步思索。”又云:“由于《辅行诀》中贯穿着火土一家、水土同德的理念,在姜的五行互含归属方面,不依土论亦有至理在焉。但是如何将姜一药两位而置,不妨进一步推而求之。”

再如论“细辛”一节云:“该药口尝味辛麻舌,属肝木无所异议,但《辅行诀》将其五行互含属性定为木中金的道理,尚需推敲。”

类似上述疑惑,书中随处可见。本人一边翻阅衣书,一个念头自心中油然而生,老子曰:“大道至简”;邵子曰:“未有许多言语”,古贤著述医书旨在传续仁术,难道陶老前辈真的有意让后人如此费解吗?于是再回头细读原文,忽然茅塞顿开,豁然得悟,原来道在此矣。

下面且予疏之。

(续文详见下篇)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