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adCatMKII
MadCatMKI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439
  • 关注人气:5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日晒

(2017-03-16 17:09:00)
标签:

彩虹小马

幽默

分类: 短篇翻译
[短篇]日晒

原作地址: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330666/sunburned

原作者:Summer Dancer

译者:MADCATMKII


就算日隙已经成年了,但是他的姐姐还是对他有些过度爱护。


--------------------------------------------

  
  亲爱的暮光闪闪公主
  最近过得如何,我们很久没相互通信了,希望小马国没有出什么需要你处理的灾难。
  
  嗨,余晖!很久没有给你写信了,对吧,我很抱歉这个月不能常给你写信,我哥哥嫂嫂开始照顾他们的婴儿之后,一切事情几乎是乱作一锅粥。
  
  哦天哪,虽然我对怀孕生子一窍不通,不过我可以想到会有多乱。
  
  说的没错,特别是给凝心雪儿的水晶洗礼的教父,他一直7x24小时的照顾她的魔法问题。你知道么,银甲闪闪觉得还是给他放个假比较好,真是谢天谢地,他现在正在我这里度假。
  
  这听起来不错,你们之间很熟么。
  
  嗯,我想没错,我是说,我们之间还算不错的朋友,不过他来这里主要是为了星光,她和日隙是青梅竹马。
  
  …………

  余晖?
  
  
  你的那个和善的教父……他叫……日隙?
  
  没错,而且……别和其他人说,我想他对星光有那么一点点那种感觉,嘿嘿。
  
  啥?
  
  嗯,或许是,不过我不太确定,毕竟我不像瑞瑞那样对这些事情敏感,不过在我看来他们之间有点什么关系。
  
  我弟弟和那母马有啥?
  
  等等?你弟弟?
  
  她竟敢对我弟弟做出非分之举?她是谁啊,她配么?挺好,我马上就来,现在就到!
  
  等等,余晖!
  
  -------------
  
  在图书馆里,星光趴在一本打开的书上哈切连连的看着一边的日隙,而后者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自己的书。“我看不出来你是在……”她顿了一下又打了一个哈切,“……休假。”
  日隙抬头从眼镜边上瞥了一眼然后笑道,“听我说,星光。没有什么比传送法术的十七个基本要素更有趣的了。”
  星光翻了个白眼,“我早就知道怎么传送了,日隙!我完全看不出来你读这么多破书有什么……”她说着忽然用蹄子按下他的书,露出一个微笑,“你想看什么魔法我都可以表演给你看,为啥要闷在这里读书呢?”
  日隙耷拉着耳朵说,“我喜欢读书啊!”
  “我知道。”星光说着用魔法把周围一团乱的书整理成一摞。“但是你来小马镇是要和我在一起的,对么?”
  日隙愣了一下之后,又露出一个腼腆的笑,“的确是这样,抱歉,星光”他站起来伸了伸后蹄,“你今天想要干啥?”
  星光看着城堡的彩色玻璃喃喃的说:“去野餐如何?”
  “野餐?去外面的那种?”
  “哎呦,日隙!你这么多天都在水晶帝国的屋里闷着,我觉得来电新鲜空气对你有点好处!能帮你把脑子里的书生气清一清!我们小的时候每天下午都在外面坐着,记得么?”
  日隙脸上一脸懵逼的表情慢慢变成了回想起来的样子,“对哦……今天外面看起来的确不错。”
  “那听好了,”星光傻笑着拍着他的背,让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去拿野餐篮,特别允许你在我们出去的时候随身带一本书。”
  “哈,”他对着蹦跶走的星光背影干巴巴的笑着,“我一小时不看书也不会死的!”
  忽然在他身后闪出一道紫光,“你说啥不看书会死?”
  日隙摇着头眨眨眼,“暮暮!”
  “为啥星光让你不看书……不对,我说啥呢?日隙,为啥你不和我说余晖烁烁是你姐姐?”
  日隙大张着嘴竖起了耳朵,“余……余晖?你……你怎么认识她的?”
  暮暮迟疑了一会,“说来话长,不过现在问题是,我不小心和她说了点不该说的事情,然后她正在冲过来!”日隙听着一脸懵逼。
  “冲过来?这里?从哪?她已经消失好几年了,我不觉得她……”忽然,在图书关角落一个盖着白布的大物体开始震动起来,“天哪,那东西是……”
  暮暮也瞪大了眼睛,“糟了!”她连忙飞到那东西上面然后把白布拉开,露出一个巨大的镜子,镜子装饰着各种宝石显得气派非凡,而镜子正嗡嗡作响震动得越来越剧烈。
  日隙慢慢的走向那镜子,他盯着这个装置问在他身后降落的暮暮:“这是什么?”
  暮暮看起来完全没有听到他,紧张的摩擦着自己的蹄子,低声的喃喃自语。“她在皇冠那事之后第一次回来,我可是一点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忽然,一个黄色的身影从镜子中蹦出来,在地理是地面上滑向她俩,向保龄球一样把小马撞进书柜上跌作一团,书柜上的书如雨一般落下。仨小马叠在一起哀嚎着。“是谁的眼镜?”一个声音说着,举起一副眼镜。
  “那是我的。”日隙在暮暮身体下面呻吟着,伸出一只蹄子接过眼镜给自己带上,看着面前的独角兽雌驹,她火红色和金黄色交织的鬃毛反射着射进窗口的阳光,让整个屋子里面冉冉生辉。
  她天蓝色的双眸看到暮暮压着的那个小马之后吃惊的瞪大了,“日隙!是你么?呃……你鬃毛怎么张下巴上了?”
  在日隙开口之前,暮暮急忙站起来,让日隙喘了一口气,友谊公主略有些尴尬的笑笑,“欢迎……呃……归来!”余晖用蹄子拉着她让她站直。
  她看着暮暮快要抓狂的样子笑了出来,“谢谢……”她顿了顿,打量着她朋友的样子,“嗯,原来小马的你这个样子。”
  暮暮低头看了看自己笑了笑,“呵呵,差不多,你也是!老实说,上次你那啥的时候我还真没注意你的样子。”她结结巴巴的红了脸。
  余晖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关系暮暮,我当时忙着偷皇冠也没仔细看你的样子,不过……”她的微笑马上变成怒气冲冲的表情,“听说你和哪个女人约会去了?”
  “雌驹,”暮暮低声说。
  “和哪个雌驹约会去了?”余晖改口道。
  日隙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才说,“你消失不见了将近……五年?然后你还关心我和谁在约会?”
  “所以你在约会咯?”
  “你说啥……不对!我可没说,不对!我是说,我没有和任何小马约会!谁和你说的?”
  “日隙亲~!”星光哼着小调飘着一个篮子蹦跶进来,“我准备好去野餐咯!”然后她看到飘到她身上的三个视线,“呃,嗨?”她慢慢的放下篮子看着余晖,“这是谁?”
  “等等……”余晖看着星光低声说,“你就是那个在公园里小便的野丫头?”
  星光大吃一惊然后用蹄子痛殴日隙,“你说过不告诉其他小马的!”
  被打的抱头鼠窜的日隙委屈的说,“我……那只是不小心说漏嘴了!你后来滑倒的事还没说过!”
  暮暮目光在她俩之间飘逸着,“你……踩小便上滑倒了?”
  星光举起蹄子气急败坏的怒吼道:“我们那时候还是光屁股跑的小孩子!尿就尿了!有什么问题?”
  “真不敢相信你们俩居然已经约会了,”余晖有点失落的说。
  星光的瞳孔一下缩成了小点,“啥?”她猛地回头看脸红成小太阳的日隙,“我们?约会?”
  “不,不是!绝对不是!我姐姐只是自顾自的认为……”
  “姐姐?马毛哦!我想起你来了!”星光用蹄子指着余晖,“就是你把我变成茄子!”
  余晖扬起眉毛,“谁让你这个熊孩子在我房间里捣乱。”
  “引起这场骚乱是我的错,”暮暮弱弱的说,然后看着余晖认真的说,“余晖,日隙和星光之间真的还没发生过什么,我只是--”
  “呃……”星光咬着嘴唇,抬头看着日隙。“其实我们已经……”日隙听着脸红得更厉害了。而余晖则一脸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你和……和我弟弟……到底做了啥?”两个小马拼命摇着头,在他们还没开口之前斯派克走了进来。
  “发生啥事了?”他吃惊的看着呆立的星光和日隙,“我听到有谁喊着什么小便尿尿啥的……,”然后他看到余晖之后又吓了一跳,“余晖烁烁?你在这里干啥?”
  余晖蹄子捧着自己的脸惊叫道,“斯派克?你是……你是一只龙?”
  星光打了一个响鼻,“呦,多新鲜哦,斯派克,你听到了么,你是一只龙。”
  斯派克笑着看正在打算用眼神杀死星光的余晖,“真的么?没有其他小马和我说过啊!”
  余晖靠近了日隙,“老实交代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
  “余晖,我们还没在一起呢!”星光认真的说,“我要说,我还怀疑日隙和暮暮有一腿呢!”
  余晖飞快地转向暮暮,而紫色的天角兽吓得后退了几步。“暮暮!”余晖大叫起来,把可怜的公主逼到书柜的角落,“真的么?为啥你不早和我说!”她顿了顿,“我是说……我不想指责你,但是……为啥选日隙?”
  “嘿!”
  暮暮用力摇着头,“不对!我对费马大定理起誓,绝对没有!我对日隙绝对没有哪方面的兴趣,老实说,他对我更像是……一个弟弟,呵呵……”
  斯派克皱起眉头走向暮暮,抱着她的蹄子说,“如果说谁是暮暮的弟弟,我才是!”
  余晖皱眉说,“我一直以为你们俩是师徒关系。”
  “我觉得更像是母女,”日隙插话
  “我而安全看不懂你们俩之间的关系,”星光低声说,而斯派克做了一个鬼脸。
  “就算我和暮暮或者星光约会,”日隙开口说,其他几个小马转向他,“也不管你什么事啊,你把我丢开那么久为什么现在又回来管我?”屋子里面一下静了下来,余晖的耳朵耷拉下来贴着脑袋。
  “不如……”暮暮有些尴尬的打破宁静,她从余晖身边小心的挪出来,推着斯派克说,“我们去玩桌游吧,给这两位一点私下相处时间。”
  “但是,我才刚刚……”斯派克抱怨到
  “嘘!”暮暮推着不会察言观色的斯派克和不太和颜悦色的星光走出了大厅。在余晖不太自然的笑着目送下走出去关上门,之后年轻公主如释重负的靠在门上擦了擦汗,“呼。”
  但是马上他们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低声的争吵,斯派克和星光马上把暮暮撞到一边去,不管她恶狠狠的呼呼声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
  “星光灿灿?你没搞错?”
  “只是巧合而已!”
  “你们俩,别这样!”暮暮低声呵斥着,用魔法把她的俩朋友从门边拖走,“这是私马事务!”
  “是那独角兽把我扯进去的!”星光皱起眉头回嘴,“她怎么敢突然冲进来说我和星光约会怎么怎么的!”
  这句话让暮暮“噫”的一声缩了缩,让星光露出了狐疑的表情,“暮暮?”她低沉的问。“你干了啥了?”
  暮暮咽了口水害怕的说,“那啥……其实……嘿嘿……那个……我……不小心……那个……”她弓起背低下头小声的说,“我和余晖说我觉得他好像喜欢你……”暮暮对着眼角抽搐的星光露出自己最灿烂的微笑。
  “暮……暮暮!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违反了淑女公约!”
  “呃……淑女……公约?”暮暮不断的看着斯派克和星光,“有这东西么?在什么书里面?第几页?”她深吸一口气,蹄子按着脑袋,“到现在为止我违反多少条了?”
  星光气的以蹄覆面,“算了……别在意……”她叹了口气补充道,“我最近和瑞瑞一起混的太久了。”
  
  --------------
  
  “我已经成年了!”日隙生气的叫,“我可以自己做出决定,当然我也可以见我想见的任何小马,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别生气,”余晖有些紧张的说,“我知道我抛弃了你,我不是个好姐姐,但是我很抱歉,而且我也不是之前的我了。”
  日隙一下泄了气,“你到底去哪里了?镜子后面是什么?”
  这一串问题让余晖烁烁有点猝不及防,而日隙站在那里等待着回答,余晖有些尴尬的搔着后脑勺想自己改怎么解释这一切,怎么对他说自己做的那些坏事,伤害的那些小马和人类还有差点毁掉的一个世界?
  还不到时候,一个声音对自己说,还不到时候……
  终于,她回答道,“说来话长,而且,就算我说了你也不相信。”
  日隙一下没了话,慢慢的蹲坐下去,而余晖烁烁也有些尴尬的同样做下去,他们坐了一会之后,日隙打破了沉默,“为什么你一直不回来。”余晖感觉到他的声音里面深深的伤口。
  “起初……我想要把你们都忘在脑后,那个时候我被愤怒蒙蔽了双目,根本没有考虑到我的家人,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已经太过于愧疚而不敢在小马国露面了,我根本没办法面对塞蕾丝蒂娅公主,更别提我的父母,至少在我弥补自己的罪过之前……”
  “但是我也想过你,我一直在向你,我想再见你,但是……我觉得即使我想见到你,并不意味着你想要见我,我想或许你已经把我忘了,继续你的生活,而且你不想让我回来把你的生活搅得一团糟。”她指了指日隙现在凌乱的披风说。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你长高了……而且戴眼镜了……而且还有络腮胡!”她咯咯笑着看着日隙摸着自己下巴上的毛。
  “确切的说……呃……这是山羊胡。”他也露出了笑容,“而且,你比我记忆中的样子看起来漂亮了。”
  余晖的嘴角也渐渐上扬起来,“日隙……过来……”日隙默默走过来,姐弟俩紧紧的相同在一起,余晖把脸埋进自己弟弟的披风里面,“我很抱歉,你长大的太快了……”
  “我哦也一样,”日隙低声的说,闭上眼睛轻抚着她,“我很想你。”
  他们分开之后,余晖在日隙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我也向你,我想好好和你叙叙旧,但是首先……”她笑了起来,“我觉得你应该跟你姐姐说说你心里对星光是什么感觉。”
  “那个……我……总而言之……呃……”
  
  ----------
  
  图书馆大门突然被推开,暮暮星光和斯派克连忙后退几步。
  “我们没偷听!”斯派克急忙说。
  “我们聊聊”余晖走到星光身边低声说,“就你和我。”
  星光觉得一股寒意蹿上后背,“……我勒个去……”
  
  -----------
  
  “那么,”余晖一边和星光慢慢顺着城堡的走廊溜达着,一边死死盯着她,“你觉得你配的上我家小弟?”
  星光视线飘逸着,小心的挑选着回答的话,“我觉得……大概?我是说,我们很早之前就已经和好了,而且现在我们是好朋友。”
  “暮暮的心里面,她提到你是个有点……背景的小马,你……嗯……你想和我聊聊么?”
  星光叹息着看着远处,“这要从我小时候说起……”
  
  两小时之后
  
  星光说完之后,他们已经走进了城堡的友谊大厅,余晖烁烁松了一口气说,“你过去听起来,还真是有点复杂。”
  星光腼腆的笑着,“对啊……没错。”他们俩转头看着楼梯。
  “我是说,你可比我厉害多了,而且你还没吃彩虹大炮!这可比过去的我厉害多了。”她露出一副坏笑,“不过现在我不是之前的人……呃……马了。而且日隙对于于我来说,意义非常重大,主要还是你的过去让我有些介怀。”
  星光低下了头,“我明白。”
  “但是……”一只蹄子温柔而又坚定有力的搭上她的肩膀,星光面对余晖的视线也渐渐放松了一些,“如果说不给你一个机会的话,我也太过虚伪了。”
  她微笑着放下自己的蹄子,“我对他感觉到很自豪,还有你,最后一次我看到你们俩的时候,你们还是坐在那里玩沙子的小孩子,现在他是个相当厉害的巫师,还是水晶国的教父,而你甚至是暮暮的得意门生!”
  星光红了脸,“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至少我觉得我现在自己做的没错。”
  余晖点点头,“如果说有那个小马能照顾好日隙,那大概可能是你了。”
  “大概可能?”
  余晖烁烁笑着说,“我还没说我完全放心你,他可是我的小弟弟!”
  “我可一点都不小!”一个声音说。
  和余晖对视一下之后,星光点亮了角放出一道魔法冲击波,随着魔力的波纹散开,日隙,暮暮和斯派克一脸尴尬的笑着出现在他们身边。星光一脸揶揄的表情走到他们身边,“你还说我偷听不好?”
  暮暮尴尬的缩了缩,“我比较笨……”
  余晖角也亮了起来,斯派克被魔法灵光包裹着飞上了天,小龙一开始有些害怕,但是马上就开心的做出超级英雄的姿态在天上开心的飞来飞去。“我好久没这样用过魔法了!”
  这个时候,日隙紧张的蹭到星光身边,“呃……那个……之前的那个……”他结结巴巴的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星光掩面而笑,不得不承认,他每次脸红的时候都很可爱,“我们还没好好商量过吧,对不对?”
  日隙眨了眨眼,不敢和她对上视线,“你……想……”
  星光歪着头,脸上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我们野餐的时候……聊聊如何”
  日隙看起来轻松了一点,“没问题……完全没问题”他回头看着说,“只要……我姐姐不介意。”
  斯派克落回了地上,余晖回头看着她们俩点点头,“交给你自己决定咯,日隙……不过,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她忽然想起什么瞪大了眼睛,“当然,不是那个‘做什么都行’,刚才说的不算!”
  “不管怎么说,我欢迎你在这里待几天,”东道主暮暮提议说,走到了她身边。
  “你确定?我可没有强求。”
  暮暮咯咯笑着搂着她,“别傻了,我们都希望你能留下。”
  斯派克爬上余晖的后背笑着说,“好了,叫其他小马一起来吧,我们要来个集体大和宿!”
  “没错,斯派克。”
  星光拖着日隙的斗篷把他拉向大门的方向,“好了,别蘑菇了,我知道最好的野餐位置!”
  被拖着走出去的日隙急忙和回头和余晖挥蹄道别。
  “那么,”暮暮目送着那俩走出去温和地说,“他知道了……”
  “还没。”余晖叹了口气,“我觉得还没必要和他说。”
  “他会理解的。”暮暮说,“他爱着你,不管如何,如果我们能原谅你,日隙也会的。”
  “但是我还没原谅自己,”余晖低下头,“还没完全原谅自己,在那之前,我觉得还是别和他提起比较好。”
  暮暮回头看着还坐在余晖背上的斯派克,他也表示理解的点点头,“不管怎么说,”暮暮拖长音说,“这可是你第一天回来,不如我带你去小马镇逛逛?”
  余晖微微翘起嘴角,“听起来不错!”
  他们开始走的时候,斯派克说话了,“余晖?你觉得……你想要和我们一起见见塞蕾丝蒂娅公主么?”
  “……改天吧,斯派克,改天。”
  
  --
  
  “星光!”崔克西看见她和日隙走出承包的时候飞奔过去抱上了她的新朋友,“我正打算去问问你有没有空!崔克西想了一个超级神奇的水下逃生法术,需要你帮忙!”
  星光的耳朵兴奋的竖了起来,“听起来很危险……我当然会帮忙, 不过下一次吧,今天我要和日隙去野餐。”
  她回头看了一眼雌驹身边正对她摆蹄子的的公马。“你好!”
  “好你个头!”崔克西没好气的回答。
  “你先走日隙,”星光说着转头对崔克西说“我们可以安排别的日子。”
  “当然,没关系,崔克西没那么着急……”她看着日隙的身影低下头,“星光,谁才是你的好朋友?”
  看着崔克西有些失落的样子,星光对她挤了挤眼睛,拖长音说,“天下无双的崔--克希!”
  “一点都不好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