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adCatMKII
MadCatMKI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439
  • 关注人气:5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家有小马——独处的梦魇

(2016-06-24 17:03:54)
标签:

彩虹小马

梦魇之月

原创

连载

幽默

分类: 原创小说
家有小马——独处的梦魇

  日月逆转,星河倒流。

  整个世界一片混乱,太阳和月亮一起挂在天空之中,将天空分成了白色和黑色两部分,粉红色的河水正向天上流去,树木上挂满了勺子和叉子,在褐色的巧克力马路尽头,是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王座,一个像是由山羊,龙,麋鹿,甚至蝙蝠等各种怪异生物拼凑而成的龙马兽坐在王座之上放声大笑。

  “这简直是太好玩了,你们还想在玩钉马尾的游戏么?”

  “够了!”一匹粉色鬃毛的纯白雌驹用蹄子跺了一下地板,“游戏结束了!”

  那个半龙半马的怪物坐在王座上嗤笑道:“你看看你那表情,那么自信的板着脸,你觉得你能够挑战混沌之王么?”

  “我单枪匹马自然不行,但是我的朋友将会助我一匹之力。” 她声音沉稳而坚定的说着,环视了一下身边的几匹小马,“聪明曲奇,是你教会了我如何真诚对待其他小马,你代表了诚实元素,白金公主,你拿出皇室的财富救济三族饥寒交迫的难民,你代表了慷慨元素,风暴司令,你无时无刻的守护代表了忠诚元素,而你,妹妹,在那寒冷的洞窟为我们讲故事激励我们,你代表了欢笑元素,谐律元素并不是什么失落的上古神器,谐律的魔力就在我们心中,这就是谐律元素的秘密!”

  她粉色的鬃毛被强大的魔力吹拂起来,整匹马被一道强光包围,一道彩虹随之射出。

  “谐律元素,就凭这种东西?你们真是太搞……”邪马兽的狂笑声因为他变成石像而戛然而止。

  而在光芒消失之后,那匹雌驹已经不只是一匹陆马,她身体两侧多了一对洁白的羽翼,而额头上也有独角兽才有的长长尖角。

  ==============================

  被太阳金色的晨光刺醒的你揉了揉眼睛。自从你在客厅打地铺之后,每天早上就会被透过大窗照进来的强烈阳光晒醒。还没必要起床的你一边诅咒着阳光和那群把你撵到客厅睡的小马,一边翻个身继续睡。就在你翻身的时候,忽然感觉后背压到了一个毛茸茸,暖呼呼的小东西,并且那东西发出像橡皮鸭子一样的‘嘎吱’一声惊叫。

  你迷迷糊糊的回过头,正好看到气鼓鼓的黑色豆丁,她踩这你的枕头上来了一个奥克塔维亚式180度回旋,然后尥起蹶子给你脑门上来了一记响亮的后蹶子。

  “本宫什么时候允许汝等死肥猪翻身了?”她抖着翅膀对着在地板上疼的打滚的你大叫着。

  你捂着额头做起来,低头一脸不爽的看着那还在不停地用小蹄子踢着你的小鬼叫道,“明明我睡觉的时候你还不在这里啊!”

  虽然她不像奥克塔维亚那样精准有力,但是这没完没了的乱踢也是很疼的。为了自己的脸上少几个蹄子印,你连连出手去挡。还好这个小黑炭只是幼驹体形,不过踢起来也非常的疼。最近和小马同居了这么久,她们什么时候会尥起蹶子你已经基本可以掌握了。

  一般来说,独角兽尥蹶子踢人最轻而且也最少踢人,不知道是天琴本身人畜无害还是所有独角兽都这个样子——不过和奥克塔维亚待久了之后,这家伙最近学会了用魔法漂起东西砸你,伤害力绝对是所有小马之首,所以你不停的告诫自己,千万别惹毛这个薄荷色E.T。而奥克塔维亚这匹烈马不但踢人很疼,而且时不时的会尥蹶子,不开心用后蹶子,开心用前蹄,有时候甚至因为你站在她身后就尥蹶子,前段时间你学会了站在她身侧这个安全区,但是后来她学会用前蹄踩你的脚面——显然是面对人类之后新学会的特技,所以现在连站她侧面也不安全了。至于天马虽然不经常尥起蹶子踢人,但是她们会飞扑!以地球的常识能飞行的动物一般都不会太沉,而天马显然不符合地球的常识,这俩家伙的体重都没有比奥克塔维亚轻多少——这句话当然只能在心里想想,不然又会挨陆马的蹄子——而且这俩四条腿的鸡虽然长着翅膀能飞,但是你感觉它们的飞行轨迹和翅膀的拍打完全不对称,尤其是追云常常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猛子扎进你怀里,撞的你天旋地转。而对于面前这个毛皮漆黑的豆丁,则完全是三者的结合体。不开心的时候就会魔法飘起键盘砸你脑门,一兴奋起来就扑棱着翅膀往你怀里撞——还好她的角没天琴那么尖,不然绝对会出人命,至于闹情绪的时候就和现在一样,二话不说直接尥蹶子,虽然说她的体形完全没有把你踢飞的能力。但是也因为如此她可以尽情施展她的连击让你一不小心就满脸蹄印。

  “汝等醒来之时为何不注意!”

  幼驹转回头对着你,弓着背用前蹄刨着地面,像一只受惊的猫一样对你低吼着。她背上两只小小的翅膀快速的扑棱着,似乎随时想飞起来再给你脑门上补一蹄子。

  “昨晚一个人霸占卧室的是谁啊……”你低声嘟囔着,看着她炸毛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难道,你害怕一个人睡?”

  “本宫……本宫……怎么可能或因独自入眠而心生胆怯!”小雌驹踏着前蹄强调着她的话,但是很快又有些泄气的垂下头,“只是……有点寂寞而已。”

  之前她大病一场时,每一匹小马都非常的担心。开始看起来只是普通的感冒,但是其他小马好了之后,只有她越来越没精神。后来天琴说她们要回去参加她们国家的夏至庆典,但是这个家伙的样子明显没办法去,所以之后把她留在你家养病了。虽然你觉得这种时候应该回小马国看看真正的医生才对,但是天琴却说:“年轻小马感冒伤风养养就好,回去说不定会传染其他小孩子。”这种没心没肺的话。

  不过至少从结果上看,她说的没错,他们走之前还病怏怏缩在毯子里面哼唧的黑色小豆丁,在他们走了的第二天,就这样‘活蹦乱踢’了。这么想来,你觉得还是她生病的时候比较可爱。

  “那就是怕一个人睡咯,”你微笑着摸摸她的头,“小孩子怕一个人睡很正常。”

  然后,小雌驹咔嚓一口就咬在你的手腕上了,疼的你嗷嗷大叫。小马明明只是食草动物而已,为什么这只有角有翅膀的却长着猫一样的尖牙。咬了你一口的小黑蛋则对你吐着舌头做着鬼脸。

  “本宫不是小孩子!”

  先打滚闹别扭然后咬完人还做鬼脸的家伙这么说真的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原本盼着小马们过两天都走掉给你几天安生日子,现在他们却把其中最让你头疼的一匹留了下来。或许那几个家伙也觉得这豆丁完全是个麻烦,所以才扔给你照顾吧。话说这家伙的姐姐完全没有把她带回去的意思,父母更是完全都没有出现过。你倒是对小马的社会形态感兴趣起来,难道她们也和马群一样生下小孩子之后就完全不管让她们自己撒欢么。不过这家伙现在没有在草地上撒欢,而是在你家的卧室撒欢。而且她撒欢的方式不是撒开蹄子跑,而是开着空调裹着毯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打游戏——滚到左边玩笔记本电脑,滚到右边玩主机游戏,而且把各种零食渣滓掉的满床都是,完全是一个家里蹲啃老族的生活方式。

  不过她打游戏每小时挣的钱是你去说弹唱跳挣钱数的20倍有余,想到这一点就让你伤心——这个社会对自己20多年知识积累加上每日辛勤的劳动给出的社会价值还不如一个只会打游戏撒泼外星生物的5%,你真的对这个卖萌的社会绝望了。

  小雌驹打了一个响鼻,然后轻蔑的说,“哼哼,汝可是被本宫包养的奴隶!”

  这家伙真的懂她说的这一句是什么意思么,她的中文是和谁学……呃……好像是天琴。

  “喂喂,我好歹也有在努力赚钱的!”你有些心虚的回嘴。

  “汝等屌丝只会嘴硬而已。”黑色的小雌驹高高翘起尾巴,带着些许起床气走回了卧室。明明前几天还病怏怏的,其他雌驹一走就这么精神百倍,想到要和这个外星人之中的怪胎独自相处一段时间,你就开始胃疼了。

  -------------------------------------------------

  “午时已到!”

  在你推开门的时候,黑色的豆丁站在电视机上用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欢迎一整天辛勤劳作的你。

  自从和这群奇蹄类动物住一起之后,你每次回家的时候都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欢迎仪式。从‘不吃就哭给你看!’牌干炸紫苜蓿大餐,到‘今天去哪里闲逛了?’式强力后蹶子,还有‘奥克塔维亚欺负我!’号强力冲撞以及‘请随意对待我~’级蹄子抱大腿。不过不管怎么说,一般来说这些欢迎仪式的最后结果就是你的额头上又会多一个包,所以说听到这个新鲜的欢迎仪式之后你立刻下意识的准备躲闪,不过到现在为止好像没什么危险。只是一个兴奋的黑毛蓝鬃幼驹带着一顶不知道从哪买来的牛仔帽咬着一根麦草站在你的电视机上。

  这个看起来挺安全?

  就在你准备走进客厅坐下的时候,幼驹背后忽然飘出来一只超大号的塑料左轮手枪,下一瞬间一发橡皮弹就正中你的眉心。

  就在你还没发飙之前,那豆丁先发火了,她抬起一只黑色小蹄子指着你,扑棱着翅膀怒斥道:“汝等为何不倒下!”

  “人类还没弱到会被一颗玩具枪的橡皮子弹打倒的程度。”

  你坐在沙发上回答道,带着一整天的疲惫你实在不想和她纠缠。但是在家睡了一整天的豆丁显然精力满满想要和你纠缠,“本宫何时允许汝等开口了?”她大叫着从电视机上扑棱着翅膀蹦到茶几上——这个被网友评为‘无敌激萌蹦跶’的动作,在你看来就像一只鸡屁股上挨了一脚飞起来一样。不过你知道这时候不能笑,不然又会进入“不准取笑本宫”的死循环中。

  “汝等应该配合本宫,这是游戏的一部分!”

  她晃着那把玩具枪说,好像那是一把真正的武器一样。

  你叹了一口气,然后发出“哎呀啊呀”的惨叫声倒在了沙发上。

  幼驹很满意的转了转手枪然后插进她当做鞍袋一样斜挎在身体旁边的手枪套中,“哼哼,征服人类世界又迈出了一步!”

  你觉得自己尴尬癌都要犯了,她就想靠卖萌和死缠烂打征服人类世界么,感觉以她的种族优势估计也就征服半个宅男世界吧。你一边想着,一边掏出手机开始刷朋友圈。

  看着你趴在沙发上爱答不理的样子,雌驹又不开心了。

  “和本宫在一起的时候禁止玩手机!”

  小雌驹蹦到你面前,气急败坏的咬着你的手机想从你手里夺过去,但是作为人类的尊严以及对电子设备的爱护你绝对不能让一匹马把你的手机叼走。你立刻翻了一个身让她咬了一个空,看着她气急败坏跳脚的样子你不由得微微一笑。

  “喂喂喂!本宫和汝等讲话呢!”她用软软的小蹄子扒搔着你的后背叫道。

  “‘本宫’又没有允许庶民开口。”你戏虐着她,用眼角余光看着她气鼓鼓的撅起了小嘴,让你觉得——嗯,小马征服人类的步伐又倒退了一步。

  “汝等又拿本宫寻开心!”看着你完全没有回头看她的样子,露娜打了一个响鼻,“好吧,随你吧,本宫也不期待你的正式欢送了!”

  黑色的豆丁用力的转过身,尾巴抽在你的脸上,然后迈着方步离开了客厅。然后非常用力的将卧室的门关上。

  之后客厅便恢复了之前的宁静,准确的说是几个月以来难得的宁静。以天琴的个性来说,就算你打算无视她,她也会用101种办法逼你不得不正视她。至于那俩长翅膀的更是基本上从你回家开始就缠在你身边的。至于奥克塔维亚,虽然一开始你觉得她属于那种应该保持一点距离才会高兴的小马,但是了解一段时间之后你才知道,如果你打算无视她的话,她只会找各种理由给你脸上来一蹶子。想到这里,你开始有些担心那家伙到底会搞出什么幺蛾子了。

  不过在她主动杀过来之前,你觉得你还是先享受一下难得的清净。

  这样想着,加上这几天的疲惫,你就这样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

  这几天一直被奇怪的梦境困扰的你,对于睁眼闭眼就天亮的感觉无比的怀念,回头看了看依然紧闭的卧室房间门。你觉得这样相安无事也不错,吃过自己的早餐之后,你想了想,拿出一些天琴留在冰箱里面的燕麦放在客厅的桌子上,确保她觉得饿出来找吃的时候不会把客厅搞得太乱。然后敲了敲卧室的门说:

  “我走啦,早餐给你留桌子上了。”

  但是卧室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看来是还在生闷气的样子,于是你悻悻的工作去了。

  不过晚上回来的时候,看到桌上的燕麦一点没动,有点担心那个小鬼头的你推开门走了进去。

  然后你就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

  整个卧室犹如二战时候被轰炸过的城市废墟一样,乱扔的各种零食袋子,坐在这堆零食中间的是那匹毛皮漆黑的雌驹,她正趴在那里,用两只前蹄之间夹着一个和你兜里装的一模一样的手机,脸上一副烦躁的表情,嘴中嘟囔着你听不懂的话,时不时的用脑袋去撞屏幕。

  她这是怎么了,这个头号宅马终于分不清现实和二次元的界限打算亲身进入二次元世界么?还是又发现了可以靠头撞屏幕来征服人类世界?或者只是一般的中二病症状?不管怎么说,你觉得这绝对不是你应该进来的时候。于是你轻手轻脚的打算将门关上……

  “不……不准走!”雌驹带着微微哭腔低声的说,但是她很快清了清嗓子,然后正色道,“本宫命令汝等庶民留下。”

  “我早就想和你说了,没人是你的庶民。”你不太高兴的说,说实话,你不管有多少网民疯狂的喜欢这个漆黑的家伙,但是你总觉得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你喜欢不起来,尤其是其他几个小马离开之后,你们这两天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

  “汝等难道不是么?汝等还收了本宫的赏赐!”黑色的雌驹站在堆满零食袋子的床上,伸出一只沾满点心渣的前蹄指着你,话说回来,这家伙这几天似乎长高了不少,估计零食吃的太多吧。

  你看了看堆在卧室角落的那些‘礼物’,显然其他小马和你最后都只是把梦魇之月送出的东西又放了回去——嗯,除了追云那个吃货。似乎注意到了你的视线,原本趾高气昂的小黑,耳朵和翅膀都耷拉下来贴在身上。

  “唔……”梦魇之月小小的哽咽着。

  你觉得正好也是个机会,让她明白,不管是人类还是小马,真正的友谊并不是能靠嗓门或者礼物换来的。所以,你觉得今晚最好还是让她好好反省……

  “呜哇哇……”

  黑色的雌驹忽然飞扑过来撞进你的怀里,她的体形已经不是之前小豆丁的样子了,虽然还没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高大,但是现在她比追云……嗯……甚至比奥克塔维亚都要沉了。

  “呜呜……本宫好寂寞……一整天都没有小马陪本宫玩耍!看到汝等这几天每天都玩那个手机什么的玩的那么开心,但是为什么这东西欺负本宫,不管怎么用蹄子碰都没反应啊啊啊啊!难道非要本宫用鼻子怼么!”

  黑色的雌驹在你怀里撒着娇,如果光是听声音,软软的触感,还有夹杂着蓝莓蛋糕香气的淡淡昙花味,简直就和一个飞扑进你怀里的少女没什么区别——不过顶在你下巴上的尖角提醒了你,如果不是你天天防御追云的飞扑加奥克塔维亚尥蹶子这个夺命组合练就了闪电一般的反射,你现在早就被这只带角的四蹄鸡戳了一个透明窟窿了。

  “冷静!冷静!”你手托着她腋下给她从你身上推开。“所以说,你是想用触摸屏咯。”

  大大眼眶里面带着泪花的雌驹点了点头。

  “这绝对是汝等人类为了阻止本宫统治大业专门设置的障碍!”梦魇之月拿蹄尖戳着手机小小的屏幕说。

  “触摸屏这种东西,只对类似皮肤的东西有反应的。”你说着,抓起雌驹的前蹄看了看,虽然小马体毛比起地球上的马来说,可以说是五颜六色,不过蹄子的结构看起来差不多,都是一样的角质层,所以说屏幕肯定是没有反应的。不过你注意到,那一圈角质层之中,有一点点粉色的嫩肉。

  “用这里摸不行么?”

  你说着,另一只手戳了一下蹄子中间的那部分。但是那雌驹的反应似乎完全超出你的预料,她“噫”的惊叫了一声,全身的毛连同翅膀都竖了起来。下一瞬间,你的的脸就被雌驹的另一个前蹄扣了一个蹄子印。

  “你……你你你……你……汝……汝等要做什么!”

  雌驹抽回前蹄,和猫一样蹲坐着,把两只前蹄夹在后蹄之间,满脸羞红的看着你。

  看来你又不知道碰了什么雷区了。在反射性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奥克塔维亚不会杀出来给你来个当胸后蹶子之后,你连忙辩解道:“没……我什么也没想做啊!”

  “那……那那那那……为什么碰人家……碰本宫的……的……那个……那个……唔。”

  雌驹满脸羞红的低下了头。这到底是什么反应,蹄底难道是什么绝对不能碰的奇怪地方么,难道和看可爱标记一样是小马国的另外一种性骚扰方式么?而且不管这些,这个黑色雌驹扭扭捏捏的样子让你更觉得尴尬,如果她向奥克塔维亚一样直接尥起蹶子给你一下也就算了。或者像追云一样不要脸的蹭过来你也有理由把她推开。但是这种小姑娘一样低着头,还时不时偷瞄你一眼的样子让你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理。

  “那……那地方不能碰么?”你满头大汗的低声试探雌驹的反应。

  黑色的雌驹咬了咬嘴唇,然后抬起头来,瞥了你一眼之后又避开你的视线,“汝……汝等想要摸的话……本宫也不介意……”

  她这么一说你更介意了啊,那地方对于小马来说到底是哪里,到底算是什么地方,摸那里到底有什么意义啊!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那个绿色E.T不见了!不对,这个时候那个人类糟糕语言学家如果再的话场面会更没法控制,所以她还是不在比较好。但是这家伙倒也是说句别的话啊,明明前几天还是一个臭屁到让人讨厌的死熊孩子,今天怎么画风忽然变了啊,都成熟的让你感觉自己在犯罪了啊,不不不,不管怎么说不管是刑法还是民法严格意义上并没有说和母马发生什么事情会有罪。不对!不对!这个家伙心理上也是个有心智的雌性也算是……不不不不!不可以把她当做雌性,她们只是外星生物,是异形!是……

  “喏……本宫第一次……”雌驹说着伸出一只蹄子。

  什么叫第一次啊,什么第一次啊,这家伙的那里还会有第一次么,小马的蹄子也会有第一次么,这种生物平时走在路上被石子咯到难道不会……不对!不对!这么想更奇怪了啊!

  就在你内心中的疯狂思维风暴快要爆炸的时候,雌驹补充道。

  “第一次……牵蹄子?”雌驹咳嗽了一声,“或者照汝等人类的说法,是牵手?”

  “只是意外碰到而已!不是什么牵手拉!”你指手画脚的说,天琴说这家伙明明是将近1000岁以上的上古生物了,不要和一个不到10岁的小姑娘一样好不好!不能让她牵着鼻子走了,你这样想着,忽然看到书桌上那个你买了以后就没怎么用过的触控笔。

  “对了,这个,触控笔!”

  你想抓救命稻草一样抓起那根触控笔,然后地给她。

  “此物有何特别?”露娜竖起耳朵,好奇的看着你手掌上那个短短的笔。接着她一下红了脸,“难道……汝想要……”

  想你个头啊,看这反应又不知道触碰到什么雷区了,不等她过度反应,你急忙挥着手说:“这个碰触摸屏也可以哦!”

  你说着,拿触控笔碰了一下屏幕演示给她看。

  “哦!和本宫想得一样!”雌驹拍着前蹄兴奋的说。

  那你脸红什么!你在心中大声吐槽。

  “谢谢你咯!”雌驹说着,然后轻轻的在你脸颊上亲了一下,在你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雌驹已经趴在床上哼着小调用魔法抓着触控笔玩起手机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