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琴岛爱情:风从海上来

(2018-06-08 10:24:10)
标签:

文学

散文

琴岛旧事

婚姻情感

海边故事

分类: 落花时节又逢君
     琴岛爱情:风从海上来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道伤疤,那是最爱的人为你留下刻骨的印记。
      
      和他的相识,是天意,也是必然,那一年,她二十三岁,他二十六岁。
      一个初秋的早晨,天气微寒,落叶在马路上飞舞,凉凉的风打在她的脸上,有些生疼,这种冷让她觉得绝望,她急匆匆的赶往单位,看下表,按这样的速度,会迟到的。都怪这辆破旧的老式自行车,还没骑出小区就掉了链子,她手忙脚乱地鼓捣了半天也没弄上。
      正在着急的时候,父亲单位的小汽车来了,父亲刚好也下楼,手里拿着他那只用了几十年的黑色的脱了皮的公文包。她求救的看着父亲,可怜巴巴的用目光询问可不可以捎一段路,可是父亲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径直走向车子,之后重重的关了车门。伴着汽车绝尘而去的声音,她委屈的泪水也夺眶而出。好不容易挂上车链,她顾不得上楼洗一下满手的油污,蹬着车子向单位飞奔。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路竟然都是红灯,快到水厂路口的时候,她决定要闯过去。想起科长比尅人都可怕的目光,她就怵头,那个倔老头和她父亲是老战友,也是一个死脑筋,古板的程度和她父亲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之所以选择在水厂路口闯红灯,是因为这里位置比较偏僻,平时来往车辆也很少,一般没有交警值班。
      然而,就在她骑过斑马线两三米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侧面飞快跑过来,接着一只大手牢牢的抓住了她的车把,自行车竟然稳稳的被停了下来,她赶紧下车,他正用严厉的目光瞪着她,这双眼睛和父亲的眼睛如此的相似。此刻,她在心里暗暗咒骂,真他妈喝凉水都塞牙的早晨。
      那一天,他很快的处理完事情,把她的车子锁在路边的车棚,然后骑上巡逻车用风一样的速度将她送到了单位。当时,她稳稳的坐在后面,凝视着他熊一样的后背,还有他方方正正的大脑袋,以及乌黑清爽的头发,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心头一热,她突然萌发了要嫁给这个男人的想法,这个想法让她温暖,这种久违的特殊温暖,已经在母亲去世那天就从她的世界戛然而止了。这么多年来,她的世界,包括父亲的世界,都是苍凉而又孤独的。
      当她把他带到家里,告诉父亲要结婚时,父亲没有说话,默默的站起身,走到母亲的遗像前,久久的,久久的凝望。照片中的母亲,梳着着短发,温柔美丽,微笑着深情的看着他们。
      而他则紧紧的握着她冰凉冰凉的手,有力而坚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父亲才回过身来,然后郑重的点了头,昏黄的灯光下,她第一次看到父亲的眼神很慈祥,很柔和,眼睛里微微泛着泪光。
      婚后,他们买了自己的房子,周末的时候,她喜欢陪他回农村的老家,公婆都是朴实的庄稼人,对待她就像亲生女儿,而她,也经常帮着他们干农活。因为从小被父亲当男孩子养,她发现自己的性格更适合在农村生活。一次,看着她很熟练的割猪草,他开玩笑的说:“你根本不是生在什么军人家庭,你上辈子就是我农家的人啊。”这个她信,他和他的家人,都是上天赐给她最美的礼物,她会一辈子都珍惜。
      那天,父亲打电话来让她回家一趟,她才突然想起,有好长时间没有回去看父亲了。父亲告诉她,区里准备考核一批年轻干部,她的丈夫也在名单里面。当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时,他欣喜若狂的抱着她,在屋子里来回的转圈。
      之后他的仕途一帆风顺。她眼里的他是完美的,即使没有父亲的帮助,他的未来也会一片光明,因为他学历高,自身优秀,又那么努力。父亲,只不过让这个过程缩短了一些。
      时间凝固在那个冬天的夜晚,喝醉酒的他沉沉睡去。手机屏幕在床头柜上不断闪亮,她好奇的拿过来,原来他打到静音。然后,她就看到了几条短信,短信内容让她震惊,是一个女人发来的,那个女人称他为“宝贝”,这个词语让她感到恶心,平时他们夫妻间的称呼都是直呼大名的。她试着以他的口气发给那个女人,原来,那个女人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他的初恋,至今未婚,因为一直在痴情的等他。
      那个夜晚,她一夜未眠,看着熟睡的他孩子一样的脸,听着他均匀的呼吸,窗外,一个大大的月亮,冷冷的看着她。那天,她肚子里的宝宝,刚满二个月,她一直没有告诉他,原想下周他过生日时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第二天她回到父亲家,非常冷静的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父亲,父亲一如既往的走到母亲的遗像前,依然是久久的凝望,之后,父亲缓缓的说:“你妈说,尊重自己的内心,孩子。”那时她才明白,父亲,一直用这样的方式和母亲对话,她也懂得了父亲十几年一直未娶的原因,母亲,始终活在父亲的心中,从未离开。
      夜凉如水,清爽的海风拂过她的短发,露台的灯光中,她和我说起这段往事,她神情淡然,平静如水。如今,她的儿子已经十八岁,今天正参加高考。
      她说:“他最后和初恋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女儿。后来,我辞职离开故乡,来到琴岛创业,因为我要和儿子平静的生活。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我一直没有告诉他,如果那样,他一定不会同意离婚的,我不要有瑕疵的爱情,更不需要用孩子来维系和绑架婚姻。”
      琴岛的夜晚,分外美丽,星星和灯光相互映射,闪闪烁烁,宛如一幅精致生动的画,不远处的海,似乎也在聆听这段爱情旧事,海浪的声音演奏成一首优美的旋律,一波冲击着一波,深沉有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