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竹林七贤之向秀:有些伤痛只能埋在心底

(2018-05-23 09:18:51)
标签:

人文历史

魏晋风骨

竹林七贤

向秀

思旧赋

分类: 历史如烟
竹林七贤之向秀:有些伤痛只能埋在心底

      相对于“竹林七贤”里的其他人,向秀的个性不那么鲜明,名气也似乎不太响亮,但是,向秀有其独特的光彩和魅力,犹如闪烁于竹林之游的一颗智慧之珠。
      向秀和山涛是忘年交,并因此结识了嵇康,他与嵇康关系最密切,二人经常在嵇康家打铁,顺便赚点钱贴补家用。微风袭来,柳枝摇曳,嵇康掌锤,向秀鼓风,两位大帅哥,一个英俊潇洒,一个清秀俊雅,间或吟诗诵读,谈笑风生,俨然为一道亮丽的人文风景画。向秀和吕安也非常投缘,常常去吕家帮着除除草,剪剪枝,侍弄一下菜园子。向秀是不折不扣的知识分子,性格温和随意,如果嵇康是一团灼人的火焰,那么向秀就是一泓沉静的水湾。他们虽然性格不同,但是精神一致,境界相同,所以竹林七贤的莫逆之交都是桃花潭水。
      向秀天赋异禀,才华横溢,是当时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他尽管没有完整的文集传世,可是其主要著作《庄子注》为魏晋玄学研究的重要经典,被赞“妙析奇致,大畅玄风”,“读之者超然心悟,莫不自足一时”,吕安读后叹“庄周不死矣”。
      竹林之游的安静悠闲被一场阴谋打乱,向秀亲眼目睹两位挚爱友人被杀,尤其嵇康在辞别世间的那一刻成为他永生的伤痛。随后,向秀的命运也发生了变化,“将命适于远京兮”,无意仕途的向秀被迫赴任,路过他们的世外桃源,斯人已逝,物是人非,眼前满目萧条,泪眼朦胧中,欢声笑语,打铁声音犹在耳畔,此时,日薄西山,冰霜寒冷,恰巧有笛声传出,嘹亮而又悲凉,向秀禁不住触景生情,悲从中来,写下传世名作《思旧赋》:
将命适于远京兮,遂旋反而北徂。
济黄河以泛舟兮,经山阳之旧居。
瞻旷野之萧条兮,息余驾乎城隅。
践二子之遗迹兮,历穷巷之空庐。
叹黍离之愍周兮,悲麦秀于殷墟。
惟古昔以怀今兮,心徘徊以踌躇。
栋宇存而弗毁兮,形神逝其焉如。
昔李斯之受罪兮,叹黄犬而长吟。
悼嵇生之永辞兮,顾日影而弹琴。
托运遇于领会兮,寄余命于寸阴。
听鸣笛之慷慨兮,妙声绝而复寻。
停驾言其将迈兮,遂援翰而写心。
      这首赋即表达了对故友的痛悼,思念,怀旧之情,又暗含对魏室倾覆的隐痛,用李斯临刑长叹与嵇康相对比,写出嵇康彻悟命运,处变不惊,镇定自若的风采,使好友的飘逸身姿与美好生命定格在永恒的瞬间。此赋虽然短小,寄意却含蓄深厚,有一种言犹未尽的感觉,特殊的历史时代,作者只能如此书写。鲁迅先生曾说:年轻时读向子期《思旧赋》,很怪它为什么只有寥寥的几行,刚开头又煞了尾。然而现在我懂得了。
      司马昭见到向秀后问他:“听说你有隐居箕山的志向,为何来了呢?”向秀回答说:“我认为巢父和许由是偏狭之人,不通晓帝尧的用心,哪值得羡慕呢?”司马昭听了很高兴。有人说,向秀向司马氏低头,还吹捧司马昭为尧,这是背弃好友,是失节行为,其实不然,向秀只是敷衍,并非出自真心,向秀完全是被迫从仕,“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所谓的“改节自图”,是为避祸端,是不得已而为之。
      向秀进入仕途后,虽然没有为朝廷进言献策,却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痛失两位挚友,向秀内心的哀伤深埋在心底,只有经过了大悲大痛,才会大彻大悟。风雨飘摇的年代,生命若寄,一个柔弱文人,没有宁为玉碎的勇气,只能保留瓦全的姑且存身罢了,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