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它是一只流浪狗

(2017-07-14 14:27:33)
标签:

文学

生命

文化

生活

分类: 清秋散语
它是一只流浪狗

它是一只流浪狗。
我始终记得第一次看见它时的样子。那是今年暮春的一个傍晚,饭后,我和老公围绕着山下的小路散步,走到天然气分站门口时,脚下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是它,正抬眼望着我们,夕阳的余晖中,一身洁白的毛柔软顺滑,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它不怕人,尾巴欢快的摇着,萌萌的,一眼不眨的盯着我们,“真可爱,谁家的狗狗啊?好像一只京巴”,我弯下腰,伸出手去,触摸一下它,它立刻很温顺的偎依在我腿边。

走了一段路,老公说“看,它跟着咱们呢,不会是流浪狗吧?”
回头一看,果然,它真的尾随我们,若即若离,不紧不慢,走走停停,但,似乎,又在等待什么。

“不可能啊,哪有这么干净的流浪狗。”我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底气。因为从它可怜兮兮的目光,以及它对我们的恋恋不舍,我似乎读出了某些信息。有可能,它刚没有了主人。
但是,我是有苦衷的,因为好多年前,家里的一条狗的死亡,让父亲几乎得了抑郁。父亲是不太爱狗的,当时出于看家护院,表哥送给父亲一只黑背,从刚满月来到我们家,父亲待它就像一个婴儿,给它取名黑子。那几年,连母亲都说,你爸老了,心也柔软了,把对孩子的感情寄托到这只狗身上了。黑子五岁的时候,得了感冒,在附近的一家宠物医院治疗了好长时间,最终,还是没有挽留住它的生命。
那天晚上,父亲把黑子的尸体埋在后院的一颗树下,然后,陪伴了一夜。直到现在,我都能想起当时父亲痛苦的样子,他默默地蹲在那里,不停地用手抚摸着新鲜的泥土,就像抚摸着黑子的毛发,我们看不清父亲的脸,但是我感觉他哭了。
后来,我们说再帮父亲弄一只来养,被拒绝了。黑子,成了父亲永远的伤痛。父亲总是叹气说,当时,应该带着它到省城去看病。言谈中,始终透着深深的愧疚。
自从看到父亲掩埋黑子的那一幕开始,我发誓,即使再喜欢,我的一生也不养狗。因为,内心再坚强,也经不起和一个精灵物种的生死离别。
再次见到那只京巴小狗,已经上周。期间,老公差旅,我外出学习,做活动,时间就在忙碌中,进入了炎热的酷夏。
它静静地站在天然气分站门口,曾经漂亮的毛发变得肮脏污秽,尾巴耷拉着,眼神暗淡,面无表情。看到我们看它,立刻警惕的退到门口,它身后的门是关着的,里面走过来一只大大的壮壮的黑狗,趾高气扬的冲着它一阵狂叫,它灰溜溜的,知趣的躲到草丛里,趴了下来,一直没有看我们。
回到家,老公说,当时应该把它领回来的。
第二天晚饭后,老公很利落的打包了几块肉和两只鸡腿,说,“今天,咱们给它送点吃的去。”
它依然趴在原地,对世界熟视无睹的样子。我们停在它身边,它慢慢的爬起来,这次并没有走开。老公把食物放在它身边,它警惕的闻了一几下,然后,急匆匆的拖着方便袋,进入到远处的草丛中。看着它,老公说,“我们养着它吧。”
此后的几天,我们每晚都给它送吃的,试着和它培养感情。可是,每次,都重复着同样的场景,它,对我们始终保持距离,保持着警惕,它的眼睛里,似乎只有那些美味食物,对我们,毫无兴趣。
它,在外面,流浪的太久了,早已经感知了这个世界的悲喜和冷暖,而我们,也再找不回第一次见它时的快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