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潜蚶子

(2019-02-26 14:01:06)
标签:

文化

 散文:潜 蚶 子

 

             2012年9月22日,省旅游委的陆令寿同志在《人民日报》上刊发了《沔阳之“沔”》一文,文中说沔阳人自称“沔骨佬”,引发一些“网虫子”讨论,究竟是“沔骨佬”,还是“沔古佬”?作为沔阳人,我也写了篇文章叫《沔牯佬》,借碧野先生的散文《我怀念的是牛》里描写的“四头牛”,趣解沔阳人精神,引申出“沔阳人就象水乡极普通的水牯牛一样:敢冲敢闯、勇猛顽强,吃苦耐劳、闷头苦干,精干精明、善于变通。”礼赞了父老乡亲,这篇文章发表在2012年11月30日的湖北日报东湖副刊上。潜江的朋友看了,说:你在潜江工作多年,也应该趣解一下“潜蚶子”。我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其实,“潜蚶子”的趣解早已在我心中生根。

             1995年,我在仙桃参加了全省“双推双考”,组织上要交流我到外地去工作,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潜江。为什么要去潜江呢?1976年,我正读高二,厄运把我父亲彻底击垮了:父亲参加抗a日战争的枪伤复发,吐血不止;我患了出血热,死里逃生;小妹不幸溺水夭折……眼看就要开学了,弟兄三个的学费一点着落也没有。父亲连起码的药都吃不上,我不好意思提学费的事,向父亲谈了休学的打算,父亲不语,拄了拐杖,步行几十里去潜江找他已经二十多年不曾见面的战友隗良才叔叔。父亲回来时,说:“叔叔日子也过得紧巴得很。”不几天,隗叔叔就到了我家,留下五十块钱,对我父亲说:“不能让伢们也做‘睁眼瞎子’,老子们卖血,也要让伢们读点书,将来好为国家出点力!”父亲病危,急需钱抢救,他丝毫没有动用那五十块钱的念头。是隗叔叔送来的五十块钱,支撑我读完了高中。父亲去世后,我先后寄出二十多封信,寻找隗叔叔,都因“地址不详”被退回。是潜江的隗叔叔在我人生的紧要处帮助了我,我应该象孝敬我父亲一样孝敬隗叔叔,这念头一直折磨着我。

           到潜江工作后,我终于找到了隗叔叔,也品味出与众不同的“潜蚶子”的含义,“潜蚶子”里有美谈:

           明代潜江人袁允行在江西省铅山县任知县九年后,率全家乘船回潜江养老。当船过鄱阳湖时,遭遇大风,一叶扁舟吃水太浅,面对汹涌澎湃的风浪,袁允行命人下湖摸蚶子放入船舱,增加船的稳定性以镇风浪,也可应断炊之急。小船战战兢兢渡过了鄱阳湖,当船行至九江榷关,榷关的税吏发现他的船吃水很深,以为舱内装有大量的金银财宝,便开舱查验收税。税吏们打开船舱,原来是一船舱蚶子。税吏们哈哈一笑,“潜蚶子!潜蚶子!!”就这样,“潜蚶子”的美名流传开来。袁允行回到故里,《县志》记载:“归田后,杜门读书,萧然若寒士”。同时,他还将清廉家风向子孙灌输。他的儿子袁珣担任广西临桂县知县,留下“所居仅诛茅避风雨”的美谈。他的曾孙袁国臣奉命出使楚藩,“藩王馈金,弗受。” 藩王钦佩不已,为其在大别山上建了座“却金亭”。

              ——“潜蚶子”,是富有清廉自重内涵的美誉。

            蚶子,是江汉平原河湖港汊极普通的一种软体动物,壳厚而坚硬,肉可食,“霉豆渣煮蚶子”,一直是乡亲们待客的一道美味,以天门“义河蚶”为最。

          蚶子,既不象过江之鲫那样畅游如梭,也不象鳝鱼那样溜光圆滑,更不象黑鱼那样勇猛凶悍……这是不是和潜江人有点相像呢?!

            有的!

          形成潜江人的“蚶子精神”,与“地”有关。地理环境与人格形成有极大的关系,这是专家的论断。潜江国土面积2004平方公里,1949年,潜江的人口只有53万多,田多人少,自给自足,“靠坡打鼓泅”,不必“为了生活”,“人们四处奔波”。这也是潜江在上世纪50年代有能力接受河南、湖南、山东等地10万人,组建16个县团级农场的原因;还是潜江有底气拿出6万亩地,接纳江汉油田在潜江设立总部的来由。土地是老百姓的命根子。有了可靠的“命根子”,人就有底气,就“稳打稳扎”。——“稳打稳扎”,潜江人的特质。当然,“稳打稳扎”有时又会伴生出闯劲不够、做“跩窝兔子”的缺点。

          “稳打稳扎”自然有它的独特之处。比如小龙虾,江汉平原上几乎县县都养,但唯有潜江把它打造成了天下闻名的产业,这与潜江人“稳打稳扎”、坚韧不拔有关。潜江小龙虾养殖面积达到50万亩,综合产值超过180亿元,养殖规模、加工能力、出口创汇连续11年领跑全国。武汉大学等一些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与潜江合作,开发出了甲壳素、何盐、壳聚糖等10多种新产品。“小李子”、“何凤仙”等油焖大虾品牌得到广大消费者认可,“到潜江吃虾”成为一种时尚。潜江人探索的“虾稻共作”生态种养模式,面积达到45万亩,亩产龙虾200多斤,农民增产增收50%,“稻在水中长,虾在稻下游”——这一动一静,铺陈出潜江田野最恬美、最灵动的画卷,也是潜江乡村的生动写照。

          外来物种“龙虾”代替“蚶子”,成了潜江的新名片。

          再比如花鼓戏。花鼓戏本来叫天沔花鼓戏,上世纪改名荆州花鼓戏。我这个当过仙桃文化局长的人老实说:潜江花鼓剧团的演出,代表了目前荆州花鼓戏的最高水平。不管是早期的《家庭公案》,还是前几年的《原野情仇》,或者是新上演的《生命的童话》,都使花鼓戏这个“草台戏”走上了艺术的神圣殿堂,胡新中、李春华等一批演员在全国享有很高的知名度。2014年1月28日,潜江花鼓剧团登上中央电视台戏剧频道,演出了花鼓戏名段,我看了后连夜为之打油:开篇高歌蝶恋花,江汉平原出奇葩。源自泥土芳香味,乡里乡亲都爱她!下里巴人哟哎哟,扎根民间众人夸。一曲听罢乡愁远,金奖口碑送给她。花鼓戏虽是“下里巴人”,可乡亲们说:听了花鼓戏的哟哎子哟,生病不用去抓药。也算得上一块“金质奖牌”和“城市名片”。一个艺术剧种的成长与成熟,没有几十年的努力是不成的。

               “小龙虾”、花鼓戏只是潜江人“稳打稳扎”的一个缩影。

            潜江不少人靠他们的“稳打稳扎”,成了中国名人。“东方的莎士比亚”、潜江人曹a禺,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曹a禺凭他的勤奋,写出了《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名著,文学史上有“鲁、郭、茅,巴、老、曹”之称。曹禺的父亲万德尊做过大总统黎a元洪的总统府秘书、北洋政府的将军。曹禺一生没有回过潜江,但他的一篇《我是潜江人》,读之催人泪下。中国a共a产a党的“一大”,就是在潜江人李a书城家里拉开序幕的,他的弟弟李a汉a俊就是一大代表,董a必a武称李汉俊为自己的“马a克a思a主义老师”。那年我到上海参观一a大旧址,“老夫聊发少年狂”,我夺过讲解员的话筒,自豪地讲起李a书a城、李a汉a俊和一a大代表中5个a湖北人的故事……引得旁人面面相觑。2010年正月里,我到鹤峰出差,很想得到一本“多而不杂、广而不繁”的《容美纪行》,和鹤峰的朋友谈起这件事,没想到,朋友居然找到《容美纪行译注》的作者高润身先生帮我弄到一本。有趣的是,《容美纪行译注》所依据的版本,就是1942年湖北省图书馆的抄本。抄本出自潜江人、著名方志学家甘a鹏云之手,抄本的序言也是潜江人、新中国首任农业部长李a书城a的手笔。两位李先生都是为“潜蚶子”长脸的“人尖子”。

             “稳打稳扎”的突出特点就是“实在”。说到实在,我记起一件小事。楚章华台在潜江龙湾镇,龙湾镇也是风靡一时的《芈月传》中芈月的故里。我在潜江时,读武汉大学出版社1988年10月出版的《楚章华台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一书,该书第88页称,章华台附近有章、华两大姓,为楚国建行宫取名章华台之佐证。我询问出生在华家台的潜江市计委主任华继培,他就实实在在地说:我家族谱记载,华姓为明朝从江西迁入此地,对第88页的论据存疑。华主任没有半点遮掩和“滑头”,但这并不影响章华台在潜江龙湾镇的判断,地下出土的文物能“说话”、铁证如山。

           腌制豆豉,是江汉平原上的传统工艺。仙桃创出了名牌产品“郑场六月曝豆豉”,在相隔不到20里的潜江周矶,也创出了名牌产品“尝相思豆豉”,做出了大产业,这实在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往远里说,黄梅戏根在湖北,盛于安徽,也让人欣慰。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谁用得好,谁就有“种”。

          ——好一个“潜蚶子”!“潜蚶子”,彰显的是乐于助人、清廉自重、稳打稳扎、务实重行的地域精神,是特有的“潜江故事”。我的通海口老乡学长、做过潜江副市长的郑家荣在《话说“潜憨直”》一文里,把“潜蚶子”写作“潜憨直”,也是独居匠心的一家之言。

          我以曾经是“潜蚶子”为傲!

 

              (2017--2--10;本文已刊《潜江日报》2017年3月28日第4版文学副刊;有删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