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读彭富春《漫游者说--我的自白》感言

(2017-10-02 09:40:39)
标签:

文化

随笔: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读彭富春《漫游者说--我的自白》感言

 

 

今年四月,我去了趟德国,从德国回来后,我重读了留德哲学博士彭富春的《漫游者说--我的自白》一书。富春是仙桃市杨林尾镇人。我们曾见过一面。他高大、宽脸、轩昂,还善饮。

富春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德8年,可见博士学位并不好拿。他研究的是海德格尔,读硕士研究生又师从的是大名鼎鼎的李泽厚,现在他也大名鼎鼎了。35岁就成了武汉大学的博士生导师,现在还担任着全国人大代表,每年都可以在《人民日报》上读到彭代表的“宏论”。

梅花香自苦寒来。《漫游者说》告诉了我们一个东荆河畔的苦孩子是如何成长为博导的?他的坚韧不拔、他的百折不挠、以至他的忍辱负重,都让我这个同龄人击节扼腕,让我知晓了高等学府、学术殿堂里的“角逐”,让我想起杨林尾外滩上割不尽、烧不死、春风吹又生的芦苇,以及呼啸浩荡、一望无际的柴山林子,在柴山林子里,富春如他在“我的自白”里一样呼喊着:“是梵高疯了,还是这世界疯了?”在德国的8年,富春把仙桃人的性格张扬到了极致,活脱脱是根风浪中迎风摇曳的芦苇。他曾经为过语言关而苦恼,也曾经为疾病的折磨而痛苦,还常常为生计而发愁(他曾在一家服装仓库当了一年的搬运工)……他终于挺了过来,博士论文在欧洲科学出版社用德语正式出版,德国的比梅尔教授称之为是他“读到的如此令人神往的著作”。富春在“我的自白”道出了他研究海德格尔的原因:“也许我和海德格尔都是从田野走出来的,对大地怀有深深的眷恋之情,特别是在现代技术社会这一无家可归的时代里,都要寻找一安身立命之所。”

富春的《漫游者说》是可以作为青年一代当励志书来读的。

富春出版的著作有《无之无化--论海德格尔思想道路的核心问题》、《生命之诗--人类学美学》,译著有《哲学人类学》、《诗·语言·思》……他用他的智慧与汗水,实践着他的诺言:“我的漫游试图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一条无人走过的路。”

富春正值盛年,会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2006年国庆长假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