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一三的博客
曾一三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2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唱本《红楼梦》:红楼三叹

(2013-03-18 07:45:55)
标签:

文化

杂谈

唱本《红楼梦》:  红 楼 三 叹

              口述:李逸鸿

              整理:涂阳斌

 

                 唱本《红楼梦》:红楼三叹

                       释    

        本歌谣流传在湖北江汉平原,常用天沔花鼓戏悲腔演唱。

        1983年秋,沔阳县通海口公社东荆河畔的天星洲分洪以后,沔阳县委派县妇联徐佑环主席和我一起去灾区“赈灾放粮”四个月,逐户走访中,我结识了陈闸大队的李逸鸿老师。

李逸鸿先生是沔城清末举人李翥华的孙女。她说:“祖父宦海浮沉、归隐田园后,学会了算命。我九岁起跟祖父学字墨算盘,也学会了算八字。自己排八字后,决定不再婚嫁,并自作主张,改名为逸鸿――像飞鸿一样飘逸,不见踪迹。”成年后,李先生以教书在陈闸村谋生五十年,村人皆尊称“李老师”,并且自觉挨家挨户轮流给李老师送柴、送米。工作得闲,我便常去李老师家小坐,她便和我谈《红楼》、《水浒》、《三国》。谈得投机,李老师向我口述了《红楼三叹》、《孟姜女哭长城》、《康熙诗二十首》等等。我整理后,求教于老作家符号先生(符号先生与《女兵日记》的作者谢冰莹女士有过短暂婚姻,育一女,我有专文另记),符老先生惊叹不已,连声说:“好记性!好记性!”符先生帮忙订正后,我打印了若干份,送给逸鸿老人。

     四个月后,我要离开分洪区了,李老师来送我,她用红纸写了首藏头诗,道:“阳春烟景庆云长,/斌质文彩发红光。/寿山康乐其得福,/龙腾虎跃双呈祥。//”她还拿出一个发黄的本子,要我签名留念。打开一看,上面全是她的学生签名,密密麻麻一大本。还有两个学生写给她七十岁生日的贺诗,其中就有著名画家钟儒乾的一首。想想老人五十多年在乡村小学的艰辛,我便写道:“依依东荆柳丝长,/古稀如水流韶光。/人生百年何为福,/遍插桃李兴祯祥。//”

     离开天星洲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老人。她的一个远房亲戚写信告诉我,老人临死前关照,一定要把我送给她的诗和帮她整理的《红楼三叹》放入棺材里。村人照着做了。

     一首小诗,也许给了她些许的心灵慰藉。

     —诗啊!

                                      (2000—4—26记)

 

 

林黛 玉 自 叹

 

林黛玉,坐潇湘,神魂不定。

取翠钿,与凤钗,暗自沉呤。

奴的父,林如海,官居盐运,

奴的母,贾氏女,诰命夫人,

遭不幸,奴父母,早年丧命,

上无兄,下无弟,孤苦伶仃。

外祖母,与舅父,心怀恻隐,

命表兄,名贾链,接奴进京。

大观园,住潇湘,倒也清静,

终日里,姊妹们,吟诗论文。

在贾府,蒙养育,恩高意深,

不由得,女孩儿,自静安身。

贾元春,她有福,皇宫掌印,

迎春姐,聘了彩,已结朱陈,

贾探春,年纪小,自然择聘,

惜春妹,有父母,尚在髫龄。

薛宝钗,和宝琴,富豪有本,

邢岫烟,她已许,薛科为婚,

史湘云,她虽然,父母丧命,

她叔父,也还在,袭爵公卿。

只可怜,李纨嫂,孀居衾冷,

她还有,贾兰儿,不愁后尘。

姊妹们,一个个,福星照命。

唯有奴,好似那,水上浮萍。

贾宝玉,他与我,姑表情份,

他待奴,格外地,相爱相亲,

奴也曾,提手帕,写人忧恨,

奴也曾,抚瑶琴,诉我衷情,

奴葬花,他与奴,同情同性,

奴同诗,他与奴,同题调韵,

奴拜月,他与奴,同把香敬,

奴烦恼,他屈意,将奴温存,

奴有言,失检点,他能容忍,

奴伤心,他为奴,代拭泪痕,

他失言,得罪奴,惯赔小心,

奴说话,他无不,句句依顺,

凡百事,他替奴,仔细留神,

他怜我,无姊妹,形单只影,

他怜我,年幼小,早失双亲,

他为奴,并不顾,旁人谈论。

他为奴,想出了,许多新闻。

他为奴,开诗社,海棠联韵。

他为奴,斗百草,争强比胜。

他为奴,消春昼,同放风筝。

他为奴,身染病,饮食难进。

他为奴,回南去,几乎命倾,

他为奴,用的心,说之不尽。

咫尺间,美良缘,缺少红叶。

这衷肠,无人知,敢向谁言。

怕的是,王熙凤,乖巧得紧,

窥破了,这机关,难遂奴心。

又恐怕,袭人婢,嫉妒成性,

那丫头,好一是,狐狸妖精。

她若在,舅母前,谗言略进。

管叫这,百年事,万不能成。

倘若是,外祖母,将奴择聘,

那时节,好叫我,进退无门。

奴好比,镜中花,空留艳影,

奴好比,天边月,又遮浮云。

奴好比,飞中舟,难以止境,

奴好比,檐前雀,飞入鹰群,

奴好比,云中鹤,独立鸡群,

奴好比,娇花放,单被雨打,

奴好比,柳絮残,随风飘零。

奴好比,湘江水,长流不尽。

倒不如,学妙玉,修仙养性,

龙翠庵,去打座,百虑消散。

再不然,一口气,青春短命,

学一个,东府内,秦氏可卿。

眼望着,怡红院,愁肠百结。

有谁来,做一个,月下老人。

潇湘馆,诉不尽,凄凉苦景。

不由人,珠泪儿,透湿衣襟。

叫紫鹃,和雪雁,收拾枕衾,

一霎时,精神倦,昏睡沉沉。

梦寐间,忽听得,人声响应:

说什么,宝二爷,太岁犯命;

说什么,接新人,冲喜安宁;

说什么,林姑娘,多愁多病;

说什么,薛姑娘,品貌超群。

史太君,年迈人,言语无定。

王夫人,爱侄女,顾彼私亲。

我只说,贾宝玉,婚姻未定。

谁知道,择的是,此日迎亲,

奴只怨,天生我,红颜薄命,

白有这,才和貌,不遂奴心。

听此言,不由人,冷泪淋淋。

忽然间,心儿里,疼痛难忍。

想必是,无常到,要把命倾。

叫一声,史太君,无人答应。

哭一声,众姊妹,从此离分。

再不能,打灯谜,为奴解闷,

再不能,叫紫鹃,烹细香茗,

再不能,热香茗,月夜抚琴,

再不能,叫雪雁,采菊插鬓,

再不能,对凌花,瘦影自惊,

再不能,下围棋,争强比胜,

再不能,锈鸳鸯,绿波交颈,

再不能,花朝日,玩花赏景,

再不能,庆元宵,传花行令,

再不能,赴海棠,拈题献韵,

再不能,吃蟹汤,共饮杯巡,

再不能,芦雪亭,即景联韵,

再不能,龙翠庵,采梅插瓶,

再不能,寒夜会,同将酒饮,

再不能,与香菱,谈古论今,

再不能,姊妹们,相亲相近,

再不能,诉苦情,说与知心,

再不能,笑吟吟,诙谐使性,

再不能,和你们,长住园亭。

奴死后,史太君,若将奴问,

只说是,林黛玉,薄命生成,

在生时,她未将,老人孝敬,

今死后,又何必,思念她身,

老祖宗,如果是,心怀不忍,

她原是,你家中,嫡亲外甥,

回乡时,将灵柩,带回原郡,

莫叫她,长久作,异乡游瑰,

林黛玉,在九泉,双目眼瞑,

这就是,年老人,莫大恩情,

到来年,三月里,清明节近,

众姊妹,必然去,郊外踏青,

若想起,薄命人,在生情份,

低声儿,将奴名,叫上几声,

需念奴,死异乡,游魂未定,

三张纸,一柱香,祭扫孤坟。

林黛玉,在生时,心性太硬,

言语间,同你们,真不投情,

众姊妹,宽宏量,若不较论,

奴众死,也不能,忘却你们。

王熙凤,做的事,心肠太狠,

李纨嫂,怜念奴,意重恩深,

平常间,好姊妹,无影无形,

没见过,小丫头,问过一声。

常言道,人死后,方见情份,

只有你,独一人,送奴归阴。

低下头,气如丝,声声称恨,

恨的是,贾宝玉,负义之人。

叫紫娟,上牙床,将奴扶稳,

快与奴,取诗稿,用火化焚。

倘若是,宝二爷,着人来问,

你需要,闭纱窗,切莫应声。

奴与你,主仆缘,一言难尽。

好姊妹,似手足,共母同生。

到如今,大限临,阳寿将尽,

空劳你,平日间,扶侍殷勤。

咬银牙,锁蛾眉,越想越恨。

骂宝玉,耽误了,奴的终身,

只说走,他多情,难解难分,

又谁知,尽都是,一片假心。

叹罢了,以往事,神思昏昏,

又听得,樵楼上,鼓打三更。

一口气,接不来,身上冰冷,

白送了,如花貌,紧闭桃唇。

这就是,多情女,因情丧命。

只哭得,紫娟女,死又还魂。

 

 

贾宝 玉 吊 香

 

贾宝玉,至潇湘,泪如雨下,

秋风冷,吹落叶,遍地黄花,

静悄悄,无人进,珠帘斜挂。

那一旁,破芭蕉,风吹雨打,

走廊内,只剩得,几盆残花,

到檐前,惊起了,鹦鹉叫骂,

紫鹃姐,快出来,忙把话答:

“恭喜你,聚新娘,鹊桥高架,

似牛郎,会织女,半点不差,

况又是,亲上亲,岳母姨妈。

又有钱,又有势,人情又大,

我姑娘,冷凄凄,把甚比她,

可怜她,临终时,将你牵挂,

孤弱女,无依靠,来到你家,

甚哥哥,甚妹妹,尽都是假,

病在这,潇湘馆,谁来看她,

到如今,形影散,花残月下,

请你去,热闹场,锦上添花,

是这些,假仁情,收拾了罢。

我紫鹃,不爱你,这些虚假,

非怪我,小丫头,不会说话,

痴心女,负心男,不错不差。”

“紫鹃姐,说的话,情理正大,

好叫我,贾宝玉,无言对答,

她那里,在一旁,泪如雨下,

我这里,好一似,钢刀在杀,

劝姐姐,念前情,饶恕我罢,

贾宝玉,真薄幸,罪重恨煞,

你知道,我害病,为的是哪?

害得我,心恍惚,头昏眼花。

老祖宗,已对我,亲口许下,

闹堂时,还说是,娶的是她,

进洞房,才知道,姻缘变卦,

难道说,那时节,我好退她?

这委屈,慢慢地,对你说罢,

快领我,到灵前,去把香插。”

穿曲径,绕回廊,黄花满径,

孤雁儿,声凄凄,为的离群,

寒鸦儿,树梢上,叫声嘤嘤,

瑶阶下,无数的,蟋蟀悲鸣,

绿纱窗,紧闭着,蛛丝网定,

碧廊草,铺满地,冷冷清清,

湘妃竹,绕檐前,斑驳掩映,

尽都是,林妹妹,洒的泪痕,

叹人生,如过客,光阴易尽,

七尺板,盖定了,红粉佳人。

整衣冠,深施礼,忙把香敬,

对灵前,告几句,哀哀苦情,

未开言,止不住,珠泪滚滚:

“从小时,我与你,一处长成,

老太君,待你我,如同性命,

问饥渴,问热冷,时时操心,

实指望,到后来,红线系定,

学梁红,配孟光,相敬如宾,

谁知道,鸿鸾星,未曾照命,

反遇着,勾绞星,冲犯时辰,

白白的,断送了,红颜薄命,

算起来,该是我,宝玉无能,

且听你,临危时,声声遗恨,

不怨我,贾宝玉,又怨何人?!

辜负你,美容颜,温柔性情,

辜负你,锈花朵,心色娇嫩,

辜负你,又脱俗,文质彬彬,

辜负你,好学问,博古通今,

辜负你,能诗画,琴棋皆精,

辜负你,善言语,绣口锦心,

辜负你,无瑕玉,价值千金。

不料她,花没开,春光已尽,

消灭了,美佳人,满腹才能。

说什么,好姻缘,前生配定。

说什么,正青春,浓脂香粉,

说什么,同富贵,插金戴银,

说什么,巧梳妆,青丝挽定,

说什么,生得秀,杏脸桃唇,

说什么,十指尖,春葱冬笋,

说什么,杨柳腰,燕语莺声,

宝姐姐,她同我,夫妻无份。

这姻缘,尽都是,勉强凑成。

哭妹妹,哭得我,口干泪尽,

恨不得,与妹妹,同见阎君。

再不然,辞父母,天涯寻问,

思妹妹,她必是,天降仙灵。

到如今,到深山,去把道修,

访仙家,学法术,指日飞升。

上天去,觅妹妹,容我亲近,

就情愿,此一世,不配良缘,

守青灯,和黄卷,形单只影,

报答我,林妹妹,一片深情!”

“宝二爷,只哭得,人世不醒,

不由我,紫鹃女,冷笑几声。

哪有过,官门子,弃了红尘,

再不要,假慈悲,快与我请,

也勉得,宝姑娘,格外操心,

她那里,眼睁睁,正把你等。

你若是,久耽搁,欠坏别人。”

“我宝玉,向来是,温淳情性,

也只好,忍着泪,转步回尘。

慢慢的,行几步,回头又问,

林妹妹,夜晚间,可曾显灵?

她若是,有灵验,还魂显圣,

烦姐姐,须替我,细把冤伸,

这件事,凤姐姐,作事欺人,

只为我,迷本性,失了通灵,

被他们,颠倒得,伤魂失魄。

等待我,明白了,悔之不尽,

米成饭,木成舟,难已调停。

到如今,我主意,业已拿定,

决不肯,甘心做,负义之人。

纵不能,剃头发,去把庙进,

也不忍,寻欢乐,辜负她情,

我只好,独一人,凄凄冷冷,

我只好,学一个,游方僧人。

我粗心,万不能,使伊孤冷,

我欲来,被他们,苦苦阻定,

恨只恨,我不能,自作自行。

料想是,在生前,原没注定,

所以是,在今世,不得团聚,

贾宝玉,不得以,暂住红尘。”

“紫鹃姐,听此话,心下不忍,

请二爷,且回去,有话再论。”

贾宝玉,哭萧湘,眼肿泪尽,

到后来,果然是,出家为僧。

 

 

薛宝 钗 自 叹

 

薛宝钗,坐绣帏,一声长叹:

叹一声,奴命苦,泪如涌泉,

奴本是,富豪家,金陵籍贯,

父早丧,母守节,兄名薛蟠,

自幼儿,上京都,投奔亲眷,

在荣府,蘅芜院,暂把身安,

他一心,与黛玉,私情相绊,

林小姐,也有意,誓海盟山,

料不想,老夫人,不从心愿,

反将奴,金配玉,结定良缘,

成婚后,没数月,科场赴选,

学云游,不归家,音信杳然。

丢下了,薛氏女,不来照管,

每夜晚,对孤灯,枕冷衾寒。

奴好比,花正开,蜂蝶采乱,

奴好比,琴正弹,忽断两弦,

奴好比,二乔女,青春无伴,

奴好比,秦雪梅,恩爱无缘,

奴好比,凤飞去,抛下雌鸾,

奴好比,比目鱼,独卧沙滩,

奴好比,凤难绣,丢下雌鸾,

奴好比,棋未终,残局在案,

幸喜得,身有孕,不知女男,

但愿得,产麟儿,香烟不断,

也不枉,奴痴心,苦守一番。

叫莺儿,你与我,纱帷尽卷,

添宝鼎,叠翠衾,放下珠帘。

精神倦,入罗帷,暂时休息,

梦寐中,觅宝黛,魂游太虚。

见景环,求返魂,会见黛玉,

大荒山,青埂峰,遍处寻觅。

癞头僧,跛足道,放出宝玉,

挽二人,下红尘,重复完聚。

薛宝钗,林黛玉,情意很密,

姊妹们,无嫡庶,同嫁宝玉。

鼓琴瑟,一室家,和谐欢喜,

生贾桂,振门庭,荣国后裔。

兰桂芳,贾政家,儿孙兴旺,

李功裁,薛宝钗,后福绵绵,

曹雪芹,作红楼,彩笔收圆。

 

(已刊《沔州风》2012年第4期,总第7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散文:淘书乐
后一篇:简记符号先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散文:淘书乐
    后一篇 >简记符号先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