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一三的博客
曾一三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2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戏里湖北(涂阳斌)

(2013-01-25 14:27:27)
标签:

文化

                                      戏里湖北

 

 

                               戏里湖北(涂阳斌)

    湖北地处祖国中部,南北交汇,承东接西。各种文化形态在此风云际会,融会激荡,上演“大戏”。湖北戏剧剧种之多,就可管窥“文化”之一豹,亦可见湖北文化之特征:多元、广博。常言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亦可由戏识人。

   湖北素有戏剧大省之美称,全省戏剧剧种多达二十多个。省会武汉以汉剧、京剧、话剧为主;江汉平原以花鼓戏为主;孝感以楚剧为主;黄冈以黄梅戏为主;咸宁以采茶戏为主;襄樊、十堰等鄂西北地区以豫剧为主;恩施以南剧为主;宜昌地区以土家民族歌舞为主……真是好戏连台,异彩纷呈。

湖北的戏,充分体现了湖北文化“多元”的特征,是湖北文化“博”的一个缩影。你看:湖南,湘剧;河南,豫剧;河北,梆子;山西,上党梆子;广东,粤剧;四川,川剧;陕西,秦腔;天津,评剧;浙江,越剧;江苏,昆曲;上海,沪剧;海南,琼剧;西藏,藏剧;新疆,曲子戏;台湾,歌仔戏……似乎都有点“一枝独秀”的味道。

    湖北的戏剧之花之多、之广、之艳,在一定程度上映衬出湖北人的文化特征和性格:融会南北,兼收并蓄,敢于“拿来”,善于“杂交”。沿着历史的河流上溯,踏着楚先民的足印寻觅,俯手即拾诸多例证。就说楚国先民吧!应该说他们是善于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学以致用的智者,楚文化也因之表现出极大的开放性、多元性、包容性。青铜冶炼,是楚人学习吴越技术发展起来的。刺绣、木工、纺织,是向鲁国人学习后“上档升级”的。史料记载,楚国兵伐鲁国,鲁国为了避免战事,奉送一百个刺绣工,一百个木工,一百个纺织工给楚国,楚国曰“善”,接回“三个一百”,欣然退兵。三百名“熟练技术工人”,为楚国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由戏演绎湖北的文化特征,笔者认为,湖北人的文化基因里含有三个重要的因子:北方中原文化的古朴典雅之“方正”、南方蛮夷文化的纵横捭阖之“狂放”、本土荆楚文化的波光潋滟之“浪漫”。“三合一”,形成了湖北人独有的文化特征及性格。

    “博”,当然有“博”的妙处。各有各的“戏路子”:有的走水路,有的走旱路,有的走山道。各走各的特色路,各打各的优势仗,各唱各的“地方戏”。余笑予先生1996年题赠仙桃花鼓剧团的两句话,可谓点睛之笔:“民间戏来自民间,地方戏扎根地方。”亲近一片沃土,育出一园奇葩:京剧《法门众生相》、《徐九经升官记》、《膏药章》;汉剧《弹吉他的姑娘》;楚剧《虎将军》、《中原突围》;话剧《同船过渡》、《五二班日志》;花鼓戏《站花墙》、《家庭公案》、《水乡情》以及脱胎于花鼓唱腔和民间小调的歌剧《洪湖赤卫队》;豫剧《丑嫂》;舞剧《土里巴人》……都在全国大赛上得过“牌子”。余笑予、沈虹光、朱世慧、杨至芳、肖慧芳、张巧珍、胡新中等一大批知名戏剧艺术家在全国、全省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宜昌似乎没有什么“地方戏”,可近年来巧打“三峡牌”,一系列“歌之舞之”的节目在全国颇有影响,《土里巴人》、《山路十八弯》、《三峡孩子爱三峡》,《三峡我的家乡》、《雀尕飞》……已随着三峡的“电”输到了千家万户。恩施的南剧好像没什么名剧目,而一首《龙船调》,就好似让人读了一遍沈从文的《边城》“浓缩本”,足以让土家人引以为自豪。江汉平原上的花鼓戏,虽然是“下里巴人”,可乡亲们说:听了哟哎子哟,生病不用去抓药。也算得上一块“金质奖牌。”百花齐放,争奇斗艳,湖北“戏”如此,人亦如此。

     楚国优孟,被公认为戏剧开山鼻祖。优孟所演的什么剧种,已无从查考。假如从优孟开始,就唱“楚剧”,“代代相传”,历二千五百多年,会是什么样子,不得而知,但“太单一”的议论是会有的。据《史记》记载。楚相孙叔敖死后,其子穷困潦倒,靠打柴为生(其实,楚相之子自食其力,靠打柴为生也没什么不好),优孟装扮成孙叔敖去见楚庄王,惟妙惟肖,庄王以为孙叔敖复生,想启用他为相国。优孟趁机讽谏,才使孙叔敖之子得到一处封地。由是观之,优孟所演有点类似当今的“小品”----赵本山的《卖拐》之类。

    “博”,相对于“专”,当然也有其短处,万事万物均需辩证以待:比如,一“博”,就不能“集中于一点办大事”,就有“艺多不养家”的嫌疑;再比如,一“博”,就显得有点“杂”,有点“杂”,也就不好“统一定调”;还比如,答问之间也有些难题。问:国粹?答:京剧!问:湖北省省剧?答:……。“博”,在一定意义上似乎等于“多”,一“多”,就有些照顾不过来,犹如一个母亲生有八个孩子一样,照顾不周,甚至产生“投机”心理:老大不行,老四恐怕可以,老八还可以“赶本”。有的孩子嫌母亲照顾不周,不满母亲的“投机”心理,就干脆去当“上门女婿”。黄梅戏就是如此。起于黄梅,盛于安徽,多少让湖北人有些尴尬。再如,湖北人研制的丽珠得乐,在深圳好好地“火”了一把,也与此类似。好在“上门女婿”当得还挺出色,给人以慰藉。

     南北交汇,承东接西,怎样真正留住各种“优秀文化”,不使之成为匆匆过客,并促其“开花结果”,进而形成“精品名牌”,这是我们应思考的重大课题。一些在湖北“登台”的工业品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刚一闪亮登场就退场,“没戏”,多少有些让人扼腕叹息。

    《湖北省文化产业发展规划》里说得好:“以艺术院团体制改革为契机,形成面向市场、适应市场的良好运行机制,推出一批展示时代风貌、体现湖北特色、在全国具有重要影响的叫响又叫座的文艺精品”。想及工业、农业及其他行业,亦然。

     舞台大世界,戏里展乾坤。

     好戏还在后头!!

     (2004、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廖辉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廖辉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