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华新的新浪博客
华新的新浪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97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平凡的人开朗的心(16)

(2020-01-29 20:04:50)

81 得失成败总从容的屈明

某名牌大学化学专业的屈明,因为累积四门功课补考,大二那年暑期被学校勒令退学。次年,屈明以文科生身份高考,被民族大学中文专业录取。四年中文专业学习后,屈明被分配到省供销合作社从事文字工作。

综合大学学习时,屈明对诗词的爱好胜过了对化学的热爱。他是校园诗社发起人之一,为诗友们服务,他牺牲大量业余时间;为油印诗刊,他省吃俭用、购买纸张油墨。他等一帮热血青年张罗下,校园诗社一度红红火火,成为不少年轻人的精神家园。

每印出一集诗刊,屈明就消瘦一圈。身高一米七五、本就消瘦的他,两年时间后前胸贴后背,体重不足一百斤,仙风道骨渐现,室友们称呼他“屈夫子”,他笑而不怒。

退学前那个晚上,好友们从食堂买来饭菜,从小卖部购得瓶装啤酒二十来只,相聚在宿舍,为屈明饯行。几分醉意的屈明,去掉钢笔帽子,撕下笔记本后空白页张,边低吟边狂书:

    人生有穷亦无穷,何必不雄何必雄;

    狂歌痛饮欲吞海,得失成败总从容。

退回农村老家后,屈明承受着精神与躯体双重考验。精神上,家里好不容易出了个名牌大学学生,两年后却黯然退学回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父亲很没面子,“好好的化学你不学,去整那些诗词干啥啊”老父亲唉声叹气说。躯体上,家里没钱供他去县一中复读,身体单薄、架着眼睛的他,得随父母下田插秧、入地割麦,肩挑稻谷、背扛箩筐。夜深人静时,他才能静下心来,备战文科高考。

再次步入大学校园的屈明,对生活有了不一样的领悟。诗词仍然是他的最爱,诗词风格上悄然有了改变:浪漫成分少了些,现实考量多了些。

2016-04-13)

 

82 五十而逝的好医生

2016年4月,一位好友静静地走了。好友刚刚五十岁,是一家三甲医院心内科主任,不仅医术好,而且医德好,是病人心目中德艺双馨的好医生。

好友老家红安,著名的将军县。好友幼时家境贫困,高考时考入著名医科大学,五年本科毕业后又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那时硕士生的录取比例不足二成,考研比现在考博还要难。

工作后,好友省吃俭用,资助兄弟姐妹、乡里乡亲的孩子们上学读书。

好友视病人如亲人,不管富贵、贫穷,不管衣着华丽、衣衫褴褛,他都一视同仁,言语温和,合理检查、合理诊断、合理用药,挽救了数以千计病人。

好友不修边幅,一口红安普通话,及至三十岁与本院一名护士喜结良缘。两口子经常通宵值班,儿子养成了独立生活能力,小学开始自己照管自己,学习成绩还出色,高考时名列全省前几百位。

好友去世前,上了二十四小时班,回家后倒在客厅沙发上,就这么睡过去了。妻子说:他太累了。

遗体告别那天,同事来了,曾经的病人来了,接受过他资助的乡亲们赶来了。哭声一片,但怎么也唤不回这位好医生醒来。

2016-04-25

 

83 双手接钱的理发师安伢

安伢三十岁不到,在省立高中附近租了间小房,开起了理发店。

安伢动作麻利、手艺可以、收费合理,理一次发十元钱,顾客以中老年为主,有附近居住的退休教师,有旁边菜场的小贩,有等候学生的家长。

不同于其他理发师的是,顾客从口袋掏出十元钱来、只手递给安伢时,安伢总是双手接过钱来,微微弯腰,一声“谢谢”笑着回应顾客。

安伢老家在武穴农村,湖北、江西交界的地方。十五岁起他跟师学习理发手艺,二十岁时开始先后在武穴县城、黄州市区、省城租房开店,算得上阅历丰富、见多识广。

阅人无数、磨砺不少,安伢始终微笑待客、真诚待人。双手接钱、微笑道谢,一动作一言语,安伢从骨子里视顾客为恩客、心存感恩和敬畏之心。

每次找安伢理发,我都是晚上七、八点那个时间。理完发,对安伢说上一声“谢谢”,双手将十元钱送到安伢手上,与安伢接钱的双手互动着。

2016-05-09)

 

84 去医院看望儿子的老妈妈

八月初的一个正午,太阳火辣辣的,户外气温预报说有四十二度。一位银发老妈妈佝偻着腰,左手提着小网兜,右手拄着根木棍,蹒跚在医院人行道上。

遇到路人,老妈妈艰难停下脚步,用方言打听儿子住在哪里。或许是方言太难懂了,一连问了三位路人,都没有打听到消息,直到一位护士模样的工作人员出现。工作人员耐心倾听方言,逐字核实老妈妈儿子姓名,了解老妈妈儿子得的什么病,然后搀扶老妈妈走向小路尽头的病区。老妈妈佝偻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医院人行道中。

老妈妈年已八旬,六十岁的儿子长年患病、丧失了工作能力,老妈妈辗转四趟车,才找到这家医院。网兜里,是老妈妈给儿子买的一点营养品。

原本应该颐养天年的老妈妈,为了儿子还得这般辛苦,真不容易!

再年长、再体弱,再无能、再卑微,孩子在妈妈眼里,永远是手心里的宝。向天下所有慈爱的妈妈致敬!

2016-09-14)

 

85 苦尽甜来的张婆婆

张婆婆今年八十六岁,能走能听能说,五十岁前的事情几乎全记得,近期的事情记得一大半,隔三差五与街坊们打个小牌。

张婆婆养育了两男三女,五个孩子都是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或研究生,三十年后成为行家里手、单位骨干。如今,五个孩子渐渐退休,对张婆婆嘘寒问暖、照顾有加。邻居们纷纷竖起拇指,直夸张婆婆晚来有福。

张婆婆已四代同堂,孙字辈中半数完成了博士学业、受聘于欧美高校。

张婆婆本人却是文盲,出生在农村的她没有上过一天学堂。对读书充满渴望的她,节衣缩食、靠着在市郊卖菜,将子女们一个个送进了小学中学大学。三十九岁那年丈夫去世,擦干眼泪后的她,一个人扛起了抚养子女、培育子女的重担。

2016-10-20)

 

86 心像黄连脸在笑的吴婆婆

七十九岁的吴婆婆佝偻着腰,一米五的个头看起来只有一米三高。

十年前,吴婆婆的小女婿被查出肝癌晚期,半年不到人就没了。小女婿生前是一家设计院工程师,有着不错的收入。小女婿走了,小女儿一家两口没有了固定收入来源,小女儿便重操旧业、上门推销小饰品。心疼小女儿的吴婆婆,每月将退休工资的大部分用来接济小女儿和外孙,照料着外孙生活。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七年。三年前,吴婆婆的大女儿从楼上直接摔至地面,花上十几万后,命算是保住了,却落下个下半身瘫痪。大女婿与大女儿虽没有办理法律上离婚手续,实际上是不闻不问。默默擦干眼泪,找来邻居搭手,吴婆婆将大女儿接回了家,又照管起大女儿起居。

晚年的吴婆婆生活不幸,中年的吴婆婆日子好不到哪里:四十四年前,在机械设计院工作的丈夫英年早逝;三十五岁的她坚持不嫁,硬是将两个年幼的女儿拉扯成人。

面对这四十四年生活周遭,吴婆婆没有一句埋怨。邻里面前,吴婆婆总是一副和善的笑容。这笑容,帮助她承担起太多的辛酸痛苦。

2016-10-21)

 

87 雨中削砖人

有拆迁,就有砖头的反复利用;砖头的反复利用,离不开一个个削砖人。

房屋被“啄木鸟”(一种集拆迁、破路、挖掘于一体的机械)推倒后,红色砖头四散开来。削砖人要做的事,是将那些成型的砖头捡拾起来,用砍刀将粘附在砖头外面的混凝土块一点点削掉。削好的砖头4块一组,码放成堆,等待买主拖运。

拆迁现场,“叮叮当当”削砖声音不绝于耳。削砖人来自乡下,多夫妻成组。从早到晚,削砖人一天可以挣到一百到一百五十元钱。

大晴天,讲究一点的削砖人,会戴上口罩来预防尘肺。蒙蒙细雨中,削砖人争分夺秒,这个时候雨雾能帮忙压住削砖带来的灰尘。

“叮叮当当”,一块块地削砖;“叮叮当当”,一分分地挣钱。削砖人靠着布满老茧的双手,为儿女挣来学费,为老人换来药膏,为家里盖起新房。

2016-11-18

 

88 互助养老的四位八旬婆婆

天气晴好日子,早上六点半左右起床,相互搀扶着到江堤边慢走半个钟头,返回菜场买点菜。上午一起玩一个小时左右长牌(“上大人、孔乙己、花三千”那种)后,各自回家理菜、做饭、午餐、午休。下午三点左右起床,出得门来,在房前屋后避风地方晒个太阳,唠叨一下陈年往事。下午五、六点钟,蹒跚着脚步,回到各自家中,就着中午的剩菜剩饭吃了,打开电视机,半睁眼半迷糊、似观看似耳听,晚上九、十点钟关了电视,移步床边休息去了。

这是长江边小镇里四位八旬婆婆的一天。同住一幢五层步梯房内,四位婆婆有着相似的境遇:爹爹离世;每个月拿着千元左右的低保金;子女都已成家、拖家带口在外打工求生。

子女们有意将婆婆接到身边养老,但执拗的婆婆不愿成为子女负担,也经受不起子女们三天两头变更住处的生活,于是,四位婆婆不谋而合选择了就地互助养老。

早上七点过后张婆婆还没有下楼,王婆婆、李婆婆、杜婆婆就会上楼敲门,看看张婆婆是否身体欠安、是否需要搀扶着上镇里卫生院看看;中午杜婆婆心脏不舒服,张婆婆、王婆婆、李婆婆会叫来“麻木”(三轮车),送杜婆婆去看医生;王婆婆炸了半斤肉圆子,会叫来老伙伴一起尝尝,李婆婆买来斤把重的草鱼做了碗滑鱼片,会叫来老伙伴一起开开荤...

2016-12-21)

 

89 让媳妇多睡一会儿的热干面馆老板

    冬日,早上五点半许,天空漆黑一片,一家热干面馆前,男主人正用火钳疏通蜂窝煤炉子。

烧开水、摆佐料、顺凳子,这些准备工作有条不紊进行着,四、五十分钟后,过早的顾客就会陆陆续续到来。

男主人的帮手,是他媳妇。男主人心疼媳妇,每天六点多钟才舍得叫醒媳妇,为的是让自己的媳妇多睡上一会儿。

男主人一口荆州话,高嗓门、亮嗓子,男主人的媳妇长沙郊县人,十几年前两位青年男女同在南方打工相识。打工女青年被打工男青年的亮嗓子高嗓门、勤巴苦做吸引,成了打工男青年的媳妇,双双回到湖北创业、开了家热干面馆。

十几年来,他们的热干面馆营业额年年攀升,他们的女儿从无到有、从呱呱坠地到小学高年级学生。小家庭经济状况年年向好,三年前他们买了辆小车,春节期间面馆门一关,开着小车到湖南湖北两边老人家里团年。

坚守十几年让媳妇多睡一会儿的男人,是有毅力的。能够享受十几年多睡一会儿的女人,是幸福的。

2017-01-12)

 

90 哼唱就是快乐的汉子

汉子三十岁那年,媳妇病逝,留下六岁的女儿与汉子相依为命。

汉子当爹又当娘,拉扯着女儿。汉子的收入微薄,勉强能维持家庭最简单的开销。

汉子能做的,就是忙乎完上班、操持完家务后,将空余时间用来陪伴女儿。三个小沙包,父女俩三、四米开外对向抛来抛去,就可以引来女儿“咯咯”发笑;女儿生日前后的星期天,汉子必定骑车带上女儿,捎上一天的凉白开和一袋饼干,动物园里与狮子老虎熊猫豹子鸵鸟斑马等近距离观望后,再骑行十几公里,到小商品批发市场,与店老板讨价还价一番,为女儿添置一身新棉衣。

汉子少有的快乐中,哼唱算得上一个。搓洗衣服时,汉子会哼唱。锅碗瓢盆时,汉子会哼唱。骑车接送女儿、往返学校途中,汉子会哼唱。带上女儿在大街小巷骑行,汉子会哼唱。

汉子哼唱的歌,有《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地道战》、《我们都是神枪手》等抗战歌曲,有《大汉天子》(“忘了我”、“向天再借五百年”)、《三国演义》(“滚滚长江东逝水”、“暗淡了刀光剑影”)等古装剧歌曲,有《渴望》、《嫂娘》等生活歌曲。

2017-01-2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