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Aim pull the trigger】鹿勋  勋鹿

(2017-01-20 10:35:51)
标签:

杂谈

C1:

心脏扑通扑通毫无规律的上下雀跃着,吴世勋回想起脑海中那人潇洒挥手的模样,终于不受控制的将自己蜷缩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打滚。

所以,自己是对人家一见钟情了。

天底下还真的存在一见钟情的戏码啊!

那就想办法追。

“爸爸,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眉头皱了皱,儿子这是想和他聊聊早恋的事?

“不是早恋。我20岁了,早就是可以正当的恋爱了。”是了解自己的爸爸的,看他皱眉的样子吴世勋就想到了他爸爸在想什么。
“好吧。吴世勋你就告诉我你想说什么?”将手中的报纸叠好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男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吴世勋站得笔直的身体点了点头表示赞扬。
“爸爸,我喜欢的人是个男人。”


寂静……


吴世勋话音落下之后,客厅里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状态,吴父点头的模样也陷入了僵局,父子俩都没有说话。
“爸爸,我是认真的。”吴世勋终究年轻,沉不住气,妥协般的开口,语气里的乞求让他爸爸听得一清二楚。
“我不同意。”
吴父皱眉的样子,眼神里的凶光毫不掩饰,丝毫没有想到眼前说喜欢男人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只知道,必须,打断自己儿子喜欢男生的念头。
“爸爸,这不是你同意不同意的问题。”我喜欢上了男人,我对他一见钟情,根本就不是你说同意与否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闭嘴!滚回你的房间去。”吴父听到大门口开锁的声音,知道是自己老婆回来了,起身踹了一脚自己的儿子,狠狠的丢下一句话就向着已经打开门的自己老婆走去。
身后吴世勋看着自己爸爸面对自己的妈妈一副温柔体贴的恶心样,满肚子的闷气无处安放。有这样的爸爸吗?一心只知道和自己的妈妈恩恩爱爱!根本就不管自己儿子的想法,只知道严厉的管教,让他按着自己所认为的正确的模样成长。


我是捡来的吧。

狠狠的关上自己的房间门,吴世勋扑倒在床上,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是一见钟情吧。不然我怎么可能在看见你的第一眼之后,就对你小鹿般的双眼念念不忘,一次次的跑去看你踢足球时意气风发,爽朗大笑的模样。
可是,亲爱的你,你去哪儿了呢?
真的,好久没看见你了。
我很想你。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错过了晚饭,直到第二天早上被自己哥哥叫起床,吴世勋才彻底清醒过来。
“世勋,你惹爸爸生气了。”
不是疑问,是肯定句。吴家哥哥着自己弟弟沉默的样子,终究叹了一口气。“就那么喜欢他吗?”
“嗯。喜欢。”
“他叫鹿晗。”是知道自己弟弟喜欢的那个人的,偷偷的帮他调查,那男孩的确是个值得喜欢的人。“下去吃早餐听爸爸的安排,你会再次遇见他的。”


鹿晗,鹿晗,我喜欢的你,名字也那么好听。不过,真的会再次遇见你吗?
收拾好自己,吴世勋下去的时候,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在饭桌旁等着自己吃早餐,挨个问好之后,吴世勋坐在自己哥哥的旁边,始终没有抬头看他对面的爸爸。
“去军营吧世勋。”
“内?”突兀的抬头看着刚刚对自己说话的吴爸,世勋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里是中国,虽然不像韩国一样要求每个男子都要去军营锻炼一次,但爸爸还是希望你去。去感受一下那不一样的生活。”
“好的爸爸。”想到自己哥哥说的听爸爸安排可以看到鹿晗,现在看来,去军营后应该更看不到吧。所以,哥哥也是不支持自己喜欢男孩子的吧。
那就这样吧吴世勋,鹿晗也不知道你喜欢他,也或许说,他根本就不知道你吴世勋的存在。如果终究没有缘分,那自己何必这么倔强呢。
更何况,那么受欢迎的他,应该是有女朋友的吧。
可是,为什么想到这里,心里就好难受。


C2:
吴世勋踏上了他以往从没想过的人生道路上,去军营生活。
他不是不想去,而是根本就没想过他可以去军营过。毕竟,家里面的安排不是等着自己去国外进修两年回来帮助家族企业的吗?
难道因为自己喜欢男人,爸爸生气了,所以就安排自己进军营了?
他没想过军营全是男子,自己喜欢男人的啊?
一路上,吴世勋的心理活动之复杂,自己挖苦自己,自己自娱自乐,自己把自己哄得很好。但是,内心深处,他还是在难过,一想到再见不到那个喜欢的人,就很难过。
如果是在家,自己还可以想尽办法打探他的消息,可是,一进了军营,这个根本都不可能。
爸爸真狠,一次性就斩断了自己所有的念头。
下机后转坐了一辆越野车,目地的开往哪里,吴世勋并不知道,从小就移民来到中国,但他对中国也不是那么熟悉。车子停在了一个空旷的地方,跟随来接自己的人下车,吴世勋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同时也大致评估下周边的环境。
原来电视剧里也没有骗人。
空,旷,四周不超过一千米的地方开始蔓延出无止境的树木和杂草,正前方有道大门,有人站岗。或许是因为白天的原因,大门出于大开的状态,吴世勋视力非常好,他能清楚的看见站岗的男生因为这炙热的天气,额上布满的密密麻麻的汗水,很讶异。
评估这少年不超过20的年龄,却有着这样执着的意志力,是该佩服他,还是该心疼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脚步不停的向着眼前的大门迈进去,吴世勋知道自己的生活开始走向了未知的旅途,没事,我相信我自己。
“排长,连长说有事找你。”不知从哪儿跑出来一个小伙,对着正带着吴世勋大步向前走的人行了个军礼,眼神直接忽略中间的吴世勋,再对着走在最后的那人点了点头。
“好。把吴世勋带去二队那边。”转身皱了皱眉看了眼吴世勋,被叫做排长的男人终究只是甩下这句话就直接走人。
吴世勋无言的瘪了下嘴,人生地不熟的这样乱把自己丢给他人,我的玻璃心哟。
第二队就只是一个编号,吴世勋跟着带他的人去到第二队报道的时候,听说上面来人在挑选兵种,就是特种兵的队长来挑选未来的兵王。
兵王?
吴世勋毫不犹豫的抬腿跟了上去。


训练场上,一个黑孩子一腿将正和他比试的人踹了出去。
比试被叫停。
一个军装上有着二杠三颗星的男人上前,将那个把人一脚踹飞的少年扯了一把,提到自己的身前,漠然的眼神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给你20分钟,打包好自己的东西,去大门口那里集合等着我。”
“Yse,长官。”
男人向来被强者吸引和征服,吴世勋看着小跑着离开的那个黑孩子,心里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战斗力,从没想过,来军队第一眼,他就开始对这个地方充满斗志力。
兵王吗?
我好像很感兴趣。
要做就做最好的。
兵王,留一个属于我的位置。


C3:
“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我会要一个才进军队,并且什么都不懂的废材?”被唤作金长官的男人说话丝毫不留情面,无视身边站着的所有人,直视着吴世勋毫不退缩的双眼。
“我不是废材。我是吴世勋。我相信给我机会,我会被你留下来。”
少年挺直的背脊,不羞不恼的态度显示着他的自信,我能吃苦,即使我现在还不知道进了特种队后会经历什么。
“吴世勋,你很有自信。”金长官抬起手随意的甩了甩,在以人还没反应过来的速度时,手已经利落的掐住了吴世勋的脖子,“我欣赏有自信的人,也同样讨厌那些狂妄自大的人。”
自信,一个小毛孩告诉我你有自信。你TM是欠操练呢。
“金长官,我们连长说你们那边来电话找你。”
松开掐着吴世勋脖子的手,金长官看着吴世勋依然一脸无惧的模样扯了扯嘴角,“打趴训练场上最强的那一个,再给我讲你的自信。”
“我会的。”
脖子被人掐住的感觉不好受,即使他没用力,但吴世勋也接受不了自己这副窝囊的模样。所以,只有更强才行。
甩了甩头,吴世勋赞扬般的伸出了大拇指,对着还在训练场的人们鞠了个躬,“麻烦,赏脸比划下吧。”
吴世勋相信刚刚金长官的话他们所有人都听到了,那就试试吧。
上前一步的男人看着还没有吴世勋高,却有着很明显的肌肉。吴世勋今年20岁,身高183cm,但身形单薄,似乎风用力吹一下,就害怕把他给吹倒的模样。而对面的人还没有自己高,目测最多180cm,那打起架来究竟是算他欺负人?还是这些人根本瞧不起他?
“你好,薛斌,去年新兵格斗大赛第一名。”
新兵格斗大赛?
攥紧拳头,猛然向前出击,吴世勋一个直拳紧逼对面人的脸颊,叫薛斌的,直接一个歪头躲了过去。吴世勋抬腿一个横扫,也被对方一个后空翻给躲开。
向前一步,趁吴世勋还没反应,同样的拳头也擦过吴世勋的脸颊,虚抬腿,给对方一个错觉,薛斌抬起手肘直接砸在吴世勋的胸口。
薛斌下手没收力,吴世勋差点直接仰躺在地面。但他吴世勋是学习舞蹈的,胜在腰软,一个侧翻身避免了自己狼狈倒地的模样。
再次用同样的招式挥拳而上,同样被躲开的同时,吴世勋冲上前用手肘狠击了对方的肩膀,趁其退开的同时,借机一个前翻翻到对方的后背,抬手用力的勒住了对方的脖子。
薛斌人比吴世勋矮不到多少,但此刻他脚后跟在地面用力一划拉,顺势脱开吴世勋的禁锢,一条腿横扫过吴世勋的双膝,下盘不稳就只有被打的份。
扑倒在地的瞬间,吴世勋快速起身抓住上前来扯他肩膀的薛斌,一个用力的给了他一个过肩摔,没想到对方的肌肉不是白长的,也被他带着摔倒在地。
只有快速的反击才不会挨打,对方与吴世勋一样的速度起身,却更加快速的抬起腿踹了过来,左手抬起抵住他腿的进攻,吴世勋右手一个手刀的姿势准备给对方劈下去,比试被叫停。
那所谓的金长官回来了。
“薛斌,吴世勋,”
“到!”薛斌中气十足的回答道。
“到。”吴世勋的回答则是漫不经心的感觉,他觉得好累,很久,真的很久没和人比试过了。
“比试到此为止。感谢你的对手,给你证明自己的机会。”
两人分开站立,给了彼此一个深鞠躬。
“薛斌,回到你的队伍继续训练。”
“是!”
“吴世勋,拍拍你身上的尘土,转身跟我走。”金长官一直没温度的眼神透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转身带着吴世勋离开二队的训练场。
走出大门,吴世勋看到了之前那个黑孩子,除却他外,整个队伍里还有10来个人,他站在了那个黑孩子的旁边。
“所以,到现在为止,忘却你们之前所有的一切荣誉,给我重新的定义你们的一切。特种部队,不要不能吃苦的、不要贪生怕死的、不要不服从命令的、不要孬种。”
“是!”10几个人的回答高亢嘹亮。
“同样,你们也别以为带你们去了特种部队,你们就是特种部队的人,接下来的15天,你们会经过重新的锤炼,考核过关后,成为兵王,才有留下的资格。听明白没有?”
“明白!”
直升机慢慢下降,停在了空旷的地面,金长官终于满意的对着面前的10来个人笑了笑,“我们走。”
金长官嘴角的微笑看起来好像更欠扁了吴世勋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