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胜法师传

(2013-04-01 19:28:50)
标签:

泰国

法身寺

法胜法师

帕拉差帕哇那威素

高僧

分类: 导师事迹

法胜法师传--泰国法身寺住持

法胜法师法胜法师


生来是为了恢复和谐

 

    帕拉帕哇那威素(法胜法师),俗名叫作差雅朴• 苏惕婆(音译),出生于1944年4月22日星期日。当时是农历盈月第六天的傍晚六点。他在杏埠里府之区里彭埠历的分区-辨(音译)的朝帕亚河边的一栋小屋里长大。他的父亲-叫詹勇• 苏惕婆(音译),是工业部门里的一名工程师;他的母亲名字叫朱利•苏惕婆(音译)。


    他的母亲在匹吉府时,回忆起曾做过的一个梦。当她还在怀孕时,一家人都还未搬到杏埠里府。她梦到在匹吉府里,受到当地居民所尊敬而称之为“翩师父”(音译)的一尊佛像(主佛)将一个很漂亮的孩子交给她,说:“这是个非常特别的孩子,你要好好照顾他,他将成为人们未来的依靠。”过后,她再次梦到她得到了一尊非常美丽的佛像,她就将它清洁干净,擦得闪闪发亮;当她在擦那尊佛像时,它所发出的光芒照耀了整座城市,使整个城市发出了无量光芒。

 

    她的梦给全家人带来了幸福快乐,特别是她的丈夫-詹勇,立愿要好好抚育他的第一个孩子,使他获得最大的发展和成就、成为众人的楷模。

 

    在差雅朴•苏惕婆出生的当天,吉祥的征兆也出现了——他之前所有那些曾对他们家庭感到生气或许久没拜访过的亲戚们,都因为他们家中的第一位外甥的出生而恢复了家族之间的和谐。

 

    差雅朴•苏惕婆的诞生,便是吉祥的象征,犹如雨水浇灌了龟裂已久的土地,使其舒展滋润如初。

 

如流水般的童年

 

    由于父亲是一位政府公务员,因此经常被调派到各府去。差雅朴•苏惕婆就由他的母亲和表兄妹们抚养。因为他常常搬家,父亲对差雅朴•苏惕婆的教育和前途非常关心,就为儿子报读一流的邵兴杉(音译)的塔拉帕•苏卡萨(音译)寄宿学校念书。

 

    这是年轻时他的福气,他所就读的这所寄宿学校的主席,不但具有皇族血统,而且自己又没有生养,他非常喜欢差雅朴• 苏惕婆就请求他的父亲收养他为继承人。因为差雅朴•苏惕婆是家中最疼爱的独子,所以父亲就拒绝了那位主席的请求。但那位主席还是很喜欢差雅朴• 苏惕婆,就经常带他到萨帕图(音译)皇宫去,这使他从那时起,就开始有机会学习皇家的礼仪,而这也让他有机会接触到皇宫里的法师,并开始对佛法产生了兴趣。

 

    1950年他收到被调派到篇埠历(音译)的指令,差雅朴 •苏惕婆就得跟那位主席分别了,因为他需要转校到阿仑帕蒂(音译)学校继续修读第四级。他跟父亲住了一年多,还搬到了拉加埠历府班翩(音译)区的萨拉斯提批沓亚莱(音译),父亲让他跟一位善良大方的萨玛桑阿仑(音译)老师同住,直到他中学三年级毕业。

 

    十三岁时,差雅朴• 苏惕婆报考了曼谷的舜库辣• 委沓亚莱(音译)学校,就读高中一年级的课程。这次的录取是从五百名考生中挑选出一百五十名,他正是其中一位,平日里他都是个懂得节俭自律的人,这些良好的经验和生活习惯,锻炼他成为一个精力充沛、自信、有责任感、有别于其他在富裕家庭里长大的孩子 。

 

    童年的经历,让他为未来所要肩负的重要使命做好准备,而日后所付出的漫长努力,终于让他达成他的梦想。

 

童年的大梦想

   

    差雅朴•苏惕婆积极地学习世间的知识并开始学习有关佛教的知识。

 

    差雅朴• 苏惕婆具有强烈的求知欲,他很喜欢把时间花在逛书店或市场上,就是为了寻找更多课外书籍,充实自己,他喜欢待在孔咯(音译)和萨南阮(音译)曼谷的皇宫广场。他不同于一般同龄人,只喜欢整天享乐,他经常穿着汗衫和他最喜欢的短裤,在不同的书店里翻阅书籍。如果他找到有关佛法的书籍,就会爱不释手地反复阅读。越是阅读,就越能净化他的心灵,使他更了解这个世界充满了苦。除此之外,就连名人的自传也未曾遗漏,饱览无数,直到能够正确地记得那些人的名字和贡献。这些问题常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我们出生为了什么?生命的目标是什么?”这些问题对他这个年龄的小孩来说实在太深奥了。差雅朴• 苏惕婆,在他十三岁时, 就将这些想法写在他的日记里:

 

    “如果我要追求世俗兴趣,我要达到最高的目标;如果我要寻求宗教兴趣,我想要达到最究竟之法和把佛教弘扬到全世界。”

 

    谁会想到这位年轻人的梦想竟会成真?而今他已成为一所令人敬仰的佛教寺院的住持,并通过静坐,将和平之日般的光芒普照到全世界的和平爱好者。

 

找寻生命的答案

 

    在舜库辣• 委沓亚莱高中念书时,差雅朴• 苏惕婆获得了向诸位学士们那儿听闻佛法讲课的机会,这激励了他和他的朋友们要成立佛教青年的计划。每当有关佛法的讲座,远至在韩兰阿搜可(音译)的玛哈塔寺院或其他的地方,他都会设法去听课。

 

    到了青年时期,他对佛法的兴趣更是有增无减。每当一有空闲时间,他就躲到宁静的地方,深思着那些时常俳徊在心里的问题——我们生来为了什么?我们死后会到哪里?功德和恶业真的有吗?他所阅读和学习的佛教课本里说道:只知道佛陀的教导,是不够的。这有如只有一只眼睛。一个人若只精通于佛法知识方面上,所获得的利益是不确定的,因为如果还未能加以实践,许多问题还是依然存在的。

 

    他常常仰望这天空,仿佛想要寻找那些存在于他心灵深处问题的答案。他的想法有别于一般和他同年龄、只关心是否好玩的年轻人,

 

    他们只专注于对未来和财富的想法、找寻终身伴侣,或花时间在其它会令人分心的事物上。但差雅朴• 苏惕婆那副墨镜后的那双眼眸始终闪耀着坚定的光芒。他斩钉截铁坚持不懈地寻找着那些问题的答案,并继续搜寻着其它的书籍与许多著名学者的知识。

 

答案的火花

 

    有一天,差雅朴• 苏惕婆翻阅到一本名为《法身》的书籍。这是一本收集怕司乍刃(音译)县北揽寺的蒙昆贴牟尼祖师(法号:湛塔萨罗)的开示所编成的书籍,其中有一句特别的格言:“如果有人要遵循佛教正确的道路,就要修行直到他获得完全地理解和明了。

 

    “法身”引起了他的兴趣。蒙昆贴牟尼祖师说:“法身就是佛陀。”他还参考南传三藏里的一个巴利文的说法:“我即是法身”,确认了佛陀就是法身。在这本书的结尾,它明确地肯定说:“北揽寺能教导人证到完全的理解和了解”。这段陈述使他倍感兴奋,因为他知道已经找到了他所要寻找的正确道路了。

 

    不久之后,他又读到一本杂志《毗婆奢那办凳萨》(音译), 里头讲述有关一位法身法门深修者“詹妈妈”的事迹。她是一位八戒女,也是北揽寺祖师蒙昆贴牟尼祖师的弟子。这更促使差雅朴要到这所寺院去学习静坐。从此开始,他就打算到北揽寺学习法身法门静坐法。然后在心里立刻升起了一个念头就是“北揽寺在哪里”。

 

寻访名师

 

    1963年,差雅朴正好十九岁,正要准备报考大学的入学考试;与此同时,差雅朴还决定到帕司乍刃县北揽寺寻找“詹妈妈”学习法身法门静坐法。他来到寺院,向许多人打听 “有人认识詹妈妈吗?”但没有人认识。他们告诉他说:“这里没有詹妈妈只有詹师父。”这答案使他误以为这是两个不同的人,使他无法找到她。他只好回去专心应付入学考试,之后就顺利地考进了卡瑟萨(音译)大学。

 

    第一个学期,新生差雅朴非常专心于他的学业。过后,第一个学期结束时,想寻找詹妈妈的念头又再次浮现。这一年的十月,他决定再次前往北揽寺,但仍然没有结果。后来有人建议他,如果想认真学习静坐,应该向位年迈的法师学习,他会很乐意教导法身法门静坐法。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他从一位同龄的同修那发现原来詹师父就是詹妈妈,然后他便去拜见詹师父。他们俩相遇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得遇指引通往和平之路的明师

 

    第一次见到詹老奶奶(詹妈妈)时,她已经五十三岁了。她看上去像位普通的八戒女,长得非常消瘦,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那是智慧者的象征;她稳重,充满力量与慈悲。虽然她目不识丁,却能为深奥问题做出有深度的回答,而她所给予的答案,总能让人的心明亮,使人们杂念止歇,能使他们离苦;她的话语,为这世间带来了强而有力的良好影响。

 

    初次见面,差雅朴就相信他已找到所寻找已久的明师了,所以他决意要成为她的学生。后来詹老奶奶对差雅朴说:“你是北揽寺祖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请下来降生的人。”当时他对这句话不太了解。但詹老奶奶所说的这些话,却很明确,因为差雅朴的确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出生的。

 

    从那时候开始,差雅朴确信自己他已找到了明师,因为他从詹老奶奶那所获得的知识,能解答他所提出的所有问题。这也激发他要将从佛教中所能找到的和平,弘扬到全世界。这能协助他实现自小就拥有的伟大梦想。

 

    如差雅朴心里有任何疑问或问题,他都会去问詹老奶奶,而且她也能回答他提出的所有问题,并且超越了他的期盼。这更能激发他的斗志,鼓励他想要把佛教的和平与和谐,传播到全世界。

 

明确生命的目标

 

    第一天跟詹老奶奶学习静坐时,新学生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天堂与地狱真的有吗?”詹老奶奶轻松地回答说:“有,它们都存在,天界与地狱是真的有。我曾去过那,帮助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堕入地狱,因为他每天都喝醉酒,我就恭请法身帮忙将父亲救到天界。你想去吗?我会教你并跟你一起去。”

 

    这是非常清楚、直接的答案,这是有别于其他所听过的答案。这显示出她很自信,因为这是她自己的所知与所见。詹老奶奶曾在深修工厂里与其他八戒女和比丘一起深修,那时祖师还健在。能进入深修工厂的八戒女与比丘都是祖师亲自精选的,他们都有很好的禅定力。那时候,詹老奶奶一直都坚持着早晚各静坐六小时。她拥有超凡的禅修经验,直到祖师向众弟子宣布:“詹女儿是最行的,她是独一无二的。”

 

    跟詹老奶奶静坐了短短一段时间后,这位新学生差雅朴就已找到了他长久以来寻找的答案:“我们生来为了什么?生命的目标是什么?”静坐为他解答了这些答案,“我们生来是为了修波罗蜜,证得涅盘是每个人生命的最高目标。”

 

坚持不懈地静坐直到获得真正的和平

 

    为了能完全地领悟和了解所有的答案,差雅朴需要认真奉献生命地学习佛法。他每天的生活都围绕着静坐。早晨六点,要开始艰辛的长途旅程,从卡瑟萨大学到在怕司乍刃(音译)县的北揽寺,需要转搭三趟的巴士,不管是站着或是坐着,他都会闭上眼睛进入宁静的状态,直到大约早上八点到达北揽寺。他会直接去找詹老奶奶,继续下一堂静坐课直到晚上八点,然后在晚上十点回到卡瑟萨大学。

 

    就连在凌晨三点,当他的朋友同学们仍在酣睡时,差雅朴都会起来静坐,因为那时候四周都很宁静,身体也刚获得了足够的休息。他会在一个朋友都看不到的地方静坐。但有时候,他的朋友会在午夜时分上厕所。当他们看到他用被子盖着自己感到很惊讶,但当他们知道他是在静坐,他们也没有作弄他或告诉他人。当朋友们已习以为常,他就开始邀请比较要好的同学,一起到在帕司乍刃县的北揽寺,跟随詹老奶奶学习静坐。后来,一起来参加静坐的朋友也逐渐增多起来,都是些跟随他到北揽寺的学长与后辈。

 

    谈到在大学里的学习,一个大学生会趋向于相信究竟的学习应该结合了世俗知识和佛法知识。世俗知识是为了协助个人维持生计,而佛法知识是为了使人的心灵具有德行和解除对生命中的任何疑虑,例如 “我们死后回到哪里?天界与地狱真的有吗?我们怎么证明?”这种特殊的知识任何大学都没得教的,但能从佛陀的教诲中获得。这就使差雅朴更乐于学习佛法,多过了课堂上的知识。甚至早上一考完试,下午就搭巴士去静坐,他长期如此直至毕业。

 

    坚定地学习静坐、忠实地遵循导师的教导,年轻的差雅朴,静坐经验突飞猛进。这使詹老奶奶非常欣慰,就连之前跟随詹老奶奶学习静坐的人,都佩服他的精通程度。他如此的学习直到老奶奶能放心地让他带领她的弟子和护持者们。

 

    当静定到很深的程度,证得内在的和平时,差雅朴对佛法的信心也随着增强。他看到了静坐的益处,能让人类解脱他们的痛苦,且毫无犹疑、无懈可击地回答了许多他自己心里尚未解决的问题。

 

迈向披橙黄色袈裟之路

 

    再后来,年轻的差雅朴了解到世俗的知识并不能让人类摆脱痛苦或证得真正的快乐;而只有静坐产生的智慧能帮助我们。差雅朴于是决定向詹老奶奶请求准许出家为比丘,詹老奶奶不止拒绝他的出家请求,还要求他要完成他的大学学业。她的理由是:“你必要精通世俗的知识和佛法上的知识。这样你出家后,才能对佛教有所贡献。你不能只依靠佛教。” 差雅朴听从了她的建议。

 

    为了报答詹老奶奶教导他法身门静坐法的恩德,在1968年詹老奶奶生日时,差雅朴要立下终身修梵行的誓言,作为献给她的礼物。这是最珍贵的礼物,因为以一个想在静坐上有所成就的人来说,保持最终层次的纯净度、修梵行和消除成了家的负担是很重要的。詹老奶奶对他坚强的毅力感到非常高兴,感到没有白费功夫,尽力地教导和引导他。

 

    1969年的四月,差雅朴终于大学毕业了,主修经济与行政,以及副修农业。当毕业后,他就马上告诉他父亲,他要在佛教里终身出家。

 

    父亲接受和随喜儿子出家的心愿。因他也承诺过,儿子完成了大学教育便可出家;母亲亦是十分喜悦与欢欣,随喜他请求出家的决定,使他能续佛教之慧命。

 

    1969年8月27日,农历九月的圆月之日,差雅朴• 苏惕婆披上袈裟成为了一位比丘。就如他所愿的,在帕司乍刃县北揽寺的大雄宝殿里,由帕帖瓦拉瓦提(Phrathepwarawaetee-僧衔音译,现任泰国帕司乍刃县北揽寺的住持)当他的戒师,他的法号是“法胜”意思指“佛法的胜利者”。

 

    出家后,他就开示有关他对出家为比丘的想法:“出家为一位佛教比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是披上袈裟还是不够的。一定要训练自己持好227条的比丘戒和出家人的日常生活作息;如谁愿获得圆满的出家为比丘的功德,就要成为佛教的依靠,不是只依靠佛教。”

 

    如此坚定的理论得来不易,这需要通过学习和训练自己,直到能明了佛陀精髓所在。正如上面的格言所说,若谁能真正领悟法胜师父的教诲,就能将生命奉献于佛教。师父真正出家为比丘的目的,就是把佛法弘扬到全世界,他的出家也成为许多人的典范,让众多追随者都能遵循他的步伐而出家,这个传统一直延续至今。

 

将稻田变成圣地

 

    出家为比丘后,法胜师父,现今的帕拉查帕哇那威素(Phrarajbha-vanavisudh-僧衔音译)非常严谨地守持佛教的戒律并努力地学习着佛陀的教诲。在训练自己的当儿,他也在“佛法实践之家”(‘Ban Dham-maprasit’-义译,就是当时在北揽寺里的修行中心)时常代替詹老奶奶向在家众开示。直至到佛法实践之家来的人,已挤满到在家人要坐到大街上来听他的开示的地步,这就意味着团体要移到更大的地方了。于是由法胜师父的团体,包括一群特别的、拥有完整的世俗知识和坚韧的性格的年轻男生和女生来完成这项任务。

 

    佛历2513(1970)年2月23日的万佛节,就是建造法身寺的动土仪式日。最初的建筑经费,只有泰铢3, 200块和一片196泰亩(313, 600平方米),由巴雅女士(Prayad Phaetayapongsa-Visudhadhibodi的简称)所捐赠的荒废田地。团队成员们也各尽所能地帮助修建寺院,为了佛教的利益,愿意奉献自己的生命;他们吃最简单的食物,节约每天的生活开销,只是保持必须的体力,而不是为了享受。不论情况怎样,他们的心中都充满了勇气与乐观,相信他们一定能成就,虽然当时还无法看到任何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其中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筹集所需的建筑经费。

 

    依据建筑法身寺的情况,法胜师父说:“寺院的一切需求,都是来自在家众为了供养三宝并许愿发心捐助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物尽其用。”

 

    因此所有法身寺的建筑物,一定要能坚固耐用。它简朴大方的建筑设计,是为了确保较为低廉的维修费并能体现它的典雅气质。这些建筑物是佛教的象征,是为了让人们礼敬的,例如法身寺的大雄宝殿,就是属于这种经济典雅的建筑物,并且也是法身寺里最常使用的建筑物。

 

    例如,建筑大雄宝殿所用的混泥土,不是普通的混泥土。所用的沙是挑选来自海岸线的沙丘并用驳船运到朝帕雅河来的,而且是精选最好的品质。当沙与混泥土被混合在一起,须经过十分严格的测试,就是为了能确保它持久耐用;另外还要由专门小组给予批准,建筑工程才能继续。这就连大雄宝殿的外墙,所用的砂砾都是特别以手挑选的,不但纯白无杂质且统一如一粒米般的体积。当时此事令本地人和护持者们都甚为惊叹,他们能做到这般细心的程度,还能参与和协助亲手挑选砂砾的工作。

 

因对人类的信任而传播和平

 

    这些年来,法身寺也与其护持者的身心共同快速成长起来,它原有的196泰亩* (313, 600平方米)土地早已不够容纳整个团体。为了建设国际法身中心,要将它面积扩充到 2,000 泰亩(3 ,200,000平方米)。

 

    最先只能容纳500人的禅堂(并称为四天王天法堂)在五年内就已经不够用了。参与法会者的增长程度有如佛法实践之家一样,人们来参与任何法胜师父所主持的法会都需要坐到草地上;这就连下着雨,人们也愿意站在外面聆听法身师父的开示。很明显的,这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就决定兴建新了一座能容纳12,000人的茅草法堂;但很快地,同样的情形又出现了。后来,团体就决定需要更宽大的场地来主办法会和仪式。经由护持者的支持,在一块500,000平方米的土地上,兴建了“大法身禅堂”。此禅堂能容纳300,000人;直到今天,这座建筑物还在继续扩建,且自1996年起,它就已经被用来主办各种主要的宗教仪式了。

 

    看到了护持者的日益增多,法胜师父再次决定建设另一阶段的土地,包括大法身舍利塔和大僧座宝墙,其设计都是能耐千年之久的建筑物。为了未来能接待来自全世界1,000, 000位僧众和在家居士常到此地来参访与研习佛法,这次的工程动用了1,000,000平方米的土地。

 

    当有1,000,000人来到大法身舍利塔静坐的那天,人心纯净的善意会结合而改善世界的气氛。全世界的人们都几乎难以想象,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静坐?而此画面就会深深地烙印在他们的心里,并被它所激发,进而自己去寻找答案。

 

    除了建筑大法身舍利塔之外,为了向我们的祖师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特别建造了帕蒙昆贴牟尼祖师纪念堂和詹老奶奶纪念堂。这两个地方都是为了让大众能聚集修行静坐和礼敬。同时,也建设了詹老奶奶大膳堂,为了让护持者来供养僧团。

 

    现在法身寺已成为全泰国佛教徒的中心,并且也是全球举办大型佛教法会的重要地点。成就此举,是因为法胜师父伟大的献身精神。因此,他在佛历2539(1996)年12月5日,被泰王受封为“帕拉”级的毗婆奢那(修行)僧位,为了表彰他在静坐方面的成就,僧衔就是帕拉帕哇那威素。

 

对导师的感恩之情

 

    法身寺的每项成就,不管是完成寺院建设、建立宗教团体或是为了让人类能得到心灵上的和平弘扬佛教,皆因背后这位重要人物——詹老奶奶,正是她启迪了法胜师父在佛法上的光明智慧;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秒钟,都在时刻守护与鼓励着人们来行善。

 

    詹老奶奶的贡献是无可衡量,法胜师父尊称她为“我们伟大的导师,法身寺创办人,大宝优婆夷詹孔诺雍老奶奶。”詹老奶奶于2000年9月10日圆寂的,法胜师父出于对詹老奶奶至高的感恩与崇敬,邀请法身寺所有的比丘、沙弥、优婆塞、优婆夷,以及老奶奶全世界的拥护者,通过身心合一的方式,在2002年2月3日,共同来参加最圆满和庄严的点灯与荼毗法会,谨以此举表达他对詹老奶奶的深切感恩之情,并向全世界表彰了詹老奶奶的卓越贡献。

 

    点灯法会是法身寺有史以来最大型、最隆重的活动,参与者大约有500,000人,这也是第一次超过100,000位比丘和全泰国30,000所寺院的资深比丘聚集一起,来参与詹老奶奶的荼毗法会。为了表示他们的追念与敬意,来自许多国家的比丘们飘洋过海,来参与此次盛会,这样的僧众大聚会在泰国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那天也可称作是最神奇的一天,能让所有詹老奶奶的护持者们表达他们的无限感恩;同时更是能目睹100,000位比丘聚集盛况的机会。这是个吉祥的时机,有机会供养100,000位僧众;这是个殊胜的时刻,有机会向100,000位僧众修功德和接受祝福——那是多么吉祥的声音啊!

 

    虽然现在詹老奶奶已离开了我们,帕拉帕哇那威素——法胜师父尚仍在奉献他所有的时间与精力处理日益增多的法务,并保留与延续着詹老奶奶在怕司乍刃县北揽寺祖师传下的法身传统。为了创造内在的快乐、缔造长久的世界和平,帕拉帕哇那威素法师所尽的一切努力,都源自他最初的目标:让世界拥有和平。

 

 特别声明:本页面的文字允许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例如:维基百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