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灯火阑珊
灯火阑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17
  • 关注人气: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灵魂生活的深处,是无尽繁华

(2018-12-15 16:45:23)


很喜欢这句话 —“孤独中有无尽繁华”。这样“孤独”又“繁华”的佳句,或许只专属于韩少功。

有人说韩少功是大隐,有人说他是侠客。大隐也好,侠客也罢,我不喜欢赐予别人标签。但确实喜欢他无视众人惊诧的目光,赤脚耕田与山野村夫打成一片;喜欢他性格中的拙朴;喜欢他返璞归真之下的赤诚。在我看来,那些看似孤独的人,或许并不孤独,他们拥有的可能是你意想不到的淡泊与繁华。

这并不是我的臆想。事实上,韩少功就是那样的人。他和妻子牵着一条狗,来到一个叫八里垌的乡村,过起了一种别人看来孤独无比,而他自己却无比享受的生活。因为在他的灵魂深处,是勃勃生机,是繁华一片。

人各有志,如韩少功者或许并不在多数,但孤独是孤独者的通行证,他们在孤独的生命历程中,在孤独的生命表象下,承载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是一种忠诚的信仰,甚至是一腔超于常人的寻求自然力量的人文情怀,并最终绽放出一朵朵令世人瞩目的生命之花。这样的生命,谁又能说不是光彩夺目的呢?

美国作家梭罗的生活经历和韩少功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他只身幽居在瓦尔登湖畔三年光阴,独自一人伐木建造了小屋,并捕猎、耕耘、沉思、写作,为自己营造了一个远离城市喧嚣的田园,他在书中这样描述:“我喜爱我的人生中有闲暇的余地。有时,在夏季的一个清晨,我像往常一样沐浴之后,坐在阳光融融的门前,从红日东升直到艳阳当头的正午,坐在这一片松林,山核桃树和漆树的林中,坐在远离尘嚣的孤寂与静谧中,沉思默想。”译者徐迟先生在《序言》中说:“《瓦尔登湖》是一本寂寞的书,是一本孤独的书。他只是一本一个人的书。”或许,梭罗和韩少功是一种超越时空的独特的个体体验,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又何尝不是超乎肉身的精神的思想的不谋而合?他在,他也在,这就够了。在他们那丰满的生命体验之后,是另一番风景,别人所没有体会过的“一凝眸就是一世界”的自在。这样的人生,附着于智者,智者选择了这样的人生。同为智者,他们让自己孤独的生命绽放出了绚烂的花朵。

名人似乎离我们远了点儿,我每天都能见到的姐姐也是佐证者之一。我只知道姐姐在一所小学教书,人很安静,我看到的是她匆匆来去的背影,她好像没有什么朋友,也很少见她拎大包小包的购物袋上楼,更没见过她像大街上那些新潮的女子一样浓妆艳抹。直到有一次,我偶然间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她的照片和简介,才知道我一直在与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比邻而居。于是,我就无数次地遐想,她稍有空闲,一定是安静地坐在洒满阳光的阳台上,坐在有着柔和光亮的台灯下读书,思考。在外人看来,她的生活是暗淡的,是黑白的,而只有她自己清楚,这样的人生,才是真正高品质的。因为,在她看似暗淡的生命深处,是花开朵朵,是馨香一片。“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在尼采的经典句子中,任婆娑红尘如何喧嚣,只管独自逍遥。

大千世界,多的是芸芸众生,但也有一些人,用孤独的生命践行着一生不变的诺言。守岛英雄”王继才在距离祖国心脏1000公里以外,仅有两个足球场大的孤岛上,与海水为邻,和孤独做伴,一守就是32年,终至病逝孤岛。他的孤独,是我们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没水没电没人迹”,如果这样的孤独仍可忍受,那在他的内心深处,一定有着某种强烈的东西战胜了这种孤独。他的躯体是平凡的,但他的灵魂是高尚的;他的肉体生活是孤独的,但他的灵魂生活却是丰满的。在他不足够长的生命背后,是坚守,是忠诚,是奉献,是信仰。谁又能否认这不是新时代奋斗者的一座精神丰碑?

有时候,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就是选择一种人生。孤独者的背后,多散发着灵魂的香气,而在香气弥漫的原野上,定有着无尽繁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柳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柳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