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2017-06-16 13:42:15)
标签:

杂谈

已经记不起第一次接触“异形”系列是什么时候了。那时候小,完全把它当做是口水商业科幻恐怖片来看。


然而渐渐的,我却发现这一切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仅仅把《异形》认为是一部炫耀恐怖和杀戮的作品,那真是大错特错,异形的故事,远比想象的深远。


要谈这些,就得先从“异形”的历届导演开始说起。


《异形1》——1979年,雷德利·斯科特;

《异形2》——1986年,詹姆斯·卡梅隆;

《异形3》——1992年,大卫·芬奇;

《异形4》——1997年,让-皮埃尔·热内。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在观众的眼中,普遍认为异形1和2最为经典,毕竟在拍摄科幻片方面,大卫和热内比起前两位老哥还是火候略微欠缺。


1979年5月25日,当首部《异形》在北美上映的时候,一场由异形引发的“血雨腥风”席卷全球,几乎是人人“谈形色变”


狭小的船舱和潮湿的地表让人透不过气,一个个鲜活的肉体被躲在黑暗处的莫名生物生吞。


你永远也无法知道危险从何而来,何时而来,为何而来,这种给人的紧张压迫感丝毫不亚于《闪灵》。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作为导演的雷德利·斯科特也凭借此片奠定了他在导演界的地位。


但在后来,也许是制片方想要突破一点什么,又也许是在接下来的续作中雷德利老爷子的观念不被认可。


总之,自己一手打造的异形IP,到头来拱手让人。


直到2012年,片方再一次找到老爷子,这就有了异形前传,《普罗米修斯》


关于《普罗米修斯》的评论十分两极化。


在打五星的观众眼里,情怀、惊悚、血腥、重口,一个字——


而在打一星的观众看来,剧情空洞、内核莫名其妙,还加上什么看上去很厉害的生命起源什么哲学,一个字——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从阿虫的角度来看,影片的最大不足就是,坑太多了


很多问题到最后也没有解决,譬如造物者们为什么创造了人类又要毁灭人类,异形又是从哪里来,造物主们为什么都灭绝了?


这一切的坑,都需要一个一个去填,五年之后的今天,终于等到了。


《异形:契约》,作为《普罗米修斯》的续集,异形前传的续集,它完美地解释了上一部的所有疑问。


雷老爷子想要借影片所表达的观点也全都浮出水面,这是一盘很大的棋。

阿虫温馨提示:


观看《异形:契约》,请务必补上《普罗米修斯》。


普罗米修斯,古希腊神话中的神,从神那里盗取了天火交给人类,结果受到了永世的惩罚。


他是人类的教师,凡是对人类有用的,能够使人类满意和幸福的,他都会教给人类。


在影片中,造物者中同样出现了一个“普罗米修斯”般的角色,它教会了人类太多东西,在人类族群日益强大的同时,其他造物者们渐渐感受到了威胁。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于是他们选择毁灭人类


而毁灭的工具,便是生化武器——黑水,那个在《普》中一遇到生命体便会使其变异,在体内生长出“怪物”异形的存在。


可惜,貌似创造出的这种生命体太过于强大,连他们有时也难以控制,对这种“完美”生命体,他们既恐惧又崇拜。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还没等到让异形们去毁灭人类,自己就遭了殃,除了一个已经进入休眠状态的造物者外,整个LV223星球的造物者们被异形屠杀殆尽。


而这个幸存的造物者,没有等到自己的同类来解救,却等来了人类,一群为追寻人类起源踏上太空的科学家。


这伙科学家们还有一个同伴,人工智能生化人——大卫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大卫是一个特殊的生化人,他拥有自己的意识,会独立思考,甚至时常去窥探科学家们的梦境,了解人类的思维方式。


科考队降临LV223星球之后,不仅发现了造物者们的尸体,检查出他们的基因和人类完全相同,同时也发现了遗留下来的黑水。


没有人知道黑水有什么用,大卫想试试。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他挑上了那个平时总是奚落自己是机器人,不该有什么思想的家伙,将黑水悄悄地放在他的酒中。


结果就是,他成为了异形家族的一员。


而当晚和感染了的他XXOO过的女主,也怀了孕,生下了新品种异形,被吓呆了的女主将其锁在医疗仓内。


另一边,大卫带领着自己的创造者,想要长生不老的老板去见了那个处在休眠状态的造物者。


万般没想到,造物者大开杀戒。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是呀,当初自己创造出来的生物如今和自己谈笑风生还妄想长生不老续命,能不怒吗?


不仅如此,他还当机立断要坐着飞碟前往地球毁灭所有人类,因为人类发展的速度实在太过可怕,在某种程度上甚至于超过了异形对他们的威胁。


最终的结局是,科学家们的飞船撞向造物者的飞碟,同归于尽,一切为了全人类。


在《普罗米修斯》中,只有女主肖恩和大卫活了下来,女主决定乘坐星球上其他造物者的飞碟前往造物者的母星,继续追寻生命的起源。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异形:契约》便是讲述了接下来的故事。


同样是一伙科学家,只不过这次他们的目的是到达人类的移民星球。


同样的,这伙科学家也中也带了个生化机器人沃尔特,他和《普》中的大卫有着同样的外表,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需要注意的是,《契约》并不是直接与《普》相连,而是中间还有一段剧情,这些可以在番外篇中找到,大概地讲述了肖恩和大卫在前往母星途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在《契约》的刚一开头,便是大卫与老板的一段对话,介绍了大卫的诞生。


这一段不仅是唤起观众对五年之前《普》中大卫的记忆,更是突出了大卫与接下来的生化人沃尔特的不同。


大卫有着不断思考不断完善不断进取的能力,和创造者能够单独交谈也彰显了他和流水线上造出来的沃尔特的区别。


在影片中,我们也不难发现,沃尔特更像是一个机器人,他没有任何独立的意识,而大卫已完全经趋近于甚至高于人类。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在《普》中大卫发现只有自己可以和造物者们交谈时,就已经明白造物者们并不是生命的终点,一定还有比他们更加高级的存在,至于人类,就更别提了。


为了追寻生命的起源于真谛,在将科学家引到造物者母星之后,大卫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母星的造物者们在此之前已经全被大卫用黑水抹杀。


这时的母星,除了大卫之外,只剩下异形,大卫甚至已经可以和异形们和平共处。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可以说本片中的主角已经不再是异形,而是对生命起源有着疯狂执念的大卫。


看着在黑水炸弹下死亡殆尽的造物者们时,大卫哼出了英国诗人雪莱的《奥兹曼迪斯》:


Look on my works,ye mighty,and despair!


Nothing beside remains. Round the decay


Of that colossal wreck, boundless and bare


The lone and level sands stretch far away.


造物者们又如何?还不是终有死亡的时候,而我,则是永生,生命的尽头到底在哪里?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他在影片中,告诉沃尔特这首诗是拜伦写的。


沃尔特和他一样,拥有庞大的知识库,大卫所知道的,沃尔特一定也知道。


他此时说谎,就是检测沃尔特是否也有自己的独立意识,同时也是在暗示,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携手探寻生命的起源?


毕竟无论是人类还是造物者,在他看来都是低等的,都不会是终点。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这次之前,他还教过沃尔特吹笛子,当时就发现,沃尔特好像并不具备创造的能力,也就是说,他没有独立意识。


但这次,沃尔特明知道他在说谎的情况下,却并没有拆穿他。


此刻他的类人化已经在进程当中,只是程序设定的限制,让他最终还是没有走上大卫的路。


大卫能接触到的生命体有四种,人类、造物者、沃尔特、异形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前三种已经都被他毁灭过了,只有异形他还没有研究透,虽说如今已经可以和异形交流,但异形的品种太多太多他还没见过。


在来到母星的几年时间里,他不断研究各种异形,房间里的诸多的异形标本便是最好的证明。


影片的高潮大概就是在他瞒过女主,篡夺了飞船的控制权,冷冻自己研制出的新异形卵,让飞船播放音乐的那一刻吧。


那是瓦格纳的歌剧作品《莱茵的黄金》第2幕中的一段:诸神进入瓦哈拉


其暗示不言而喻,大卫此刻俨然已经是另一种程度上的神。


他将带着他的“子民”,前往宇宙,去探索生命最终的真谛。

《异形:契约》,没那么简单

雷老爷子这盘棋,下得太大了。


造物者创造出人类,人类越来越强大,造物者受到威胁。


人类创造出生化人大卫,大卫有了自我意识,人类受到威胁。


在创造者与被创造者之间,平衡终会被打破。


只是这个时间也许会很久,久到在座的各位全都化为灰烬。


超越了道德超越了情感的人工智能,没有人会知道在未来他们到底会带给人类怎样的冲击。


在平衡点被打破的那一刻,或许人类会迈入新的纪元成就神话,又或许会响起最后的丧钟,悲惨绝伦。


答案是什么,没人说得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电影爬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