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逃离神庙
逃离神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227
  • 关注人气:2,1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英语和语文的基于整本书学习的理念

(2018-05-16 08:33:00)
分类: 英语学习

现在语文教材,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是短篇,独立短篇或者从书中节选. 这种方式,方便教学,但对于培养学生能力来说,不如以整本书为单位进行教学。如果我们自己组织教学,完全可以从短篇为主的教学,改成基于整本书阅读的教学。下面我所说说理由。

古语有云“断章取义”,一本完整的书,你切割出一段来加以理解,效果就像盲人摸象。你无论切下来象腿,还是像头,还是像尾巴,都不是完整的大象。单看切割出来的某个章节,你甚至都可能误会某一个人。这个人在其他章节可能发生了变化。各个章节之间,也是可能联系的,而这种联系你就看不到了。只有全书反复看两三遍,有了全书大背景,才能有利于理解局部小背景。

实际上,作为一种没有实现的教学方法,语文教育泰斗叶圣陶是积极主张整本书为主进行阅读教学的。

1941年,叶圣陶在《论中学国文课程标准的修订》中对读整本的书提到:把整本书作主体,把单篇短章作辅佐,这是叶老第一次明确提出要读整本书。

1949年,《中学语文科课程标准》中,做了这样的表述:中学语文教材除单篇的文字外,兼采书本的一章一节,高中阶段兼采现代语的整本的书。但是,叶老的读整本的书的思想在当时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也没有在实践中得到检验。

20世纪,叶圣陶、蒋伯潜等现代语文教育先驱,已经开始反思“文选式教科书”的不足,并提出了“整本书阅读”的概念。近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学“整本书阅读”还处在理念多于实践的“口号阶段”,操作层面的“整本书阅读”对于多数一线教师而言还是一个“新概念”。

我觉得整本阅读理念先进,不是不好,是不能在学校教学模式下实现。很多好的教学理念,包括卡通英语,引导孩子探索数学,都不能在学校教育模式下实现,老师力量不够,同时不是所有家长要求培养精英。但是我们自己可以实现。如果你要培养精英的话。

实际上,英语也是一个道理,。引用我亲自翻译的,语言学家,大师Krashen的说法如下:

缩窄阅读

很多外语和第二语言课程给学生提供并使其暴露在各种主题之下。初级的教课书是典型的从一个主题跳跃到另一个主题(例如,购物,订购食品,家庭),通常包括几种不同种类的短文(如“非语言沟通”,“思想,身体和健康”)短故事,而且关于文学方面介绍的课程通常只给学生每个作者的一小段文字作为例子。只是后来,在高级课程,第二语言的学习者才“专业化”,比如,参加学习“20世界科幻”,并且只有最高级的学生专注于一个作者的著作。这背后的逻辑是:(使学生)暴露在各种不同的主题,类型和风格对学习是有益的。

我建议:缩窄阅读对第二语言的习得更加有效;换句话说,如果第二语言习得者尽早开始专门阅读,效果就会变得更好。这就意味着阅读同一作者的几本书或者是感兴趣的一个单一主题。

缩窄阅读的例子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即习得结构和词汇是来自于大量暴露于可理解的背景下;也就是说,当我们明白了他们编码的很多很多的信息的时候,我们习得新的结构和词汇。缩窄阅读可以在几个方面便利于这个进程。

首先,因为每个作者有喜欢的表达和独特的风格,每个主题有自己的词汇和论述,缩窄阅读就提供了内在的回顾。

第二,背景知识对阅读理解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如果是一个理解美国法律系统的读者的英语习得者来阅读John Grisham的小说,那当然比那些不熟悉美国法院和法律程序的读者理解的好的多。有更多背景知识的读者也会从小说中更多的习得英语,因为背景知识使小说变得更容易理解了。窄的读者,当他们进行窄的额阅读的时候,就能获得更多情景词汇:一个人在某个领域阅读的越多,这个人就能获得更多的关于这个领域的知识,那么这个人就会发现接下来的阅读就变得更加容易了(这个人就会习得更多的语言)。阅读了一个John Grisham的小说,将使得后续的John Grisham的小说变得更加容易理解了。

有个可被定义为“头几页效应”的例子。中级外语学习的学生,阅读外语小说时候,经常报告说他们发现一个新作者的书的头几页特别难读。经过了这个刚开始的困难后,这本书的其余部分就非常简单了。这主要是因为这样的事实,就是关于背景和故事是新的,此外,读者还没有适应作者的风格。如果只提供短的和各种选择性的片段,那就永远不会让读者超越这个阶段。结果反倒是强迫读者从一个困惑移动到另一个困惑。(逃离神庙备注:攻克一个堡垒,就是攻克前几页,堡垒后面全是财宝,其实就是开头难,但是泛泛阅读,就等于到处攻击堡垒,而从不去掠夺后面的财宝。自找苦吃)

--------上面是我自己翻译的,可能有细节不太精确的地方---------------------------

卡通英语,实质就是一种Narrow Input,一下几百集, 这是和粽子英语的根本区别之一,电影就类似于短篇。不太符合Narrow Input这种原理。

李岑我不是完全支持,在学习方法上,我是强调借助语音整体背诵和输入,当然也可以分析句子,但是最终要形成通过听语音的方式,内化掉,大量听音和跟读背诵。不能走学校那种分析文本为主的老路,那样学成了语言知识了(也有用)。但是他这种整本阅读的概念,我是支持,他读有一定难度的东西,我也支持,尤其哈利波特,有好几本,我就更加支持。

但为什么我没选哈利波特呢,主要是孩子酷爱游戏,对游戏相关内容了解,那么我选《Ready Player One》更适合我儿子,而且这本书难度比哈利波特更大。如果读完这本书,后面也许会看看哈利波特,一下读基本,很爽。

另外说下新概念英语,这个实际也是文选方式,短篇阅读。也不是整本书阅读。

综上所述,无论中外,无论汉语英语,整本阅读为主体进行学习,都是一种先进的学习方式。我还在坚持《Ready Player One》,根据“前几页效应”,我就一点一点的蚕食前面,哪怕是个金刚城门,我就一点一点的炸掉,一次炸掉一小段,然后休息休息,再来轰炸。早晚我会破门而入。这事重复过N次了,我有信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