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逃离神庙
逃离神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227
  • 关注人气:2,1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快乐教育和自然习得背景下的卡通英语学习概述

(2017-02-25 22:23:10)
分类: 卡通英语教程

NN 快乐教育和自然习得背景下的卡通英语学习概述

<节选自卡通英语教程> 

自然快乐习得和训练习得,手段不同,本质完全一样

 

以本能激活角度来看,要激活英语本能,就要符合激活条件,包括可理解窄输入,高压长闷,投入忘我,高代入感,听说并进,不断重复。

 

无论是训练习得,还是自然快乐的习得,都要符合这几个基础的激活条件。尽管方法和手段不同,但是都服从于相同的激活原理。 这就好比,你每天面带笑容的走5公里可以减肥,你训练走5公里也可以减肥。虽然心情不同,但是效果一样。

 

这二者的统一性,我会专门有文章论述。这会是相当重要的一个观点。

 

我仅简单的说明一个主要的点,就是正如Krashen所说,“要习得,仅仅有兴趣那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入迷,必须忘我,这样才行”。正如我在介绍高压长闷的原理的时候说的一样,仅仅喜欢,有兴趣,这种是不够的。就如同小火花一样。只有一个较长时间的熊熊大火,持久燃烧,忘我投入,痴迷的条件下,才能发生真正的习得。在这种条件下,具有可理解,高压长闷,投入忘我,高代入感,听说并进窄输入的的全部特征

 

只不过说,我们要达到这种激发习得的状态,达到可理解,高压长闷,投入忘我,高代入感,听说并进窄输入,我们即可以是经由学习者本人凭借兴趣爱好达到这个状态;也可以经由系统训练,帮助学习者达到这个状态。唯一区别就是,自然快乐的习得,是学习者本人经过兴趣牵引而达到,而训练方式的习得,是经过加上外在要求和主观努力而达到。但只要符合条件都是有效的。

 

所以,自然快乐习得和训练习得,二者统一与语言本能激活的条件。自然习得,也不能理解成小孩快乐了,就行了,那是远远不够的。正如Krashen所说,“只有达到入迷,忘我才可以的。”,这实际就是达到高压长闷窄输入。

 

正如我在本教程中说道: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习得也不是表演,如果习得是表演,那也必须是符合习得条件的忘我入迷的燃烧性质的表演。普通的兴趣,爱好,如果不能达到习得的强度和上面的条件,一样不能产生习得。

 

在我和盖兆泉激烈辩论的核心,其实也就是这个问题。以当时的观点来说,双方好像势不两立。但以目前我的理解来说,其实这二者是统一的,统一于相同的语言激活的条件。只不过采取了不同的手段。

 

我目前主要搞训练方式的习得,因为这个较为简单,普遍适用。这就好比是蒸汽轮船。只要有努力,有蒸汽在,逆风都能习得,什么困难都能克服。而自然快乐习得,我看就像帆船,兴趣是风,孩子产生兴趣了,来风了,顺风满帆的也是挺惬意。但这有点被动,像北京对付雾霾策略:“等风来”。但假如孩子大了,时间不足,且对英语严重没兴趣,你还要偏执的等风来,则不是一个明智的策略。逃离神庙逃离神庙,审时度势,手脚并用,管它吃像如何,逃跑才是第一位的。况且,建立学习品质和习惯,是坏事吗?

 

帆船高手固然让人佩服,但是我更喜欢蒸汽轮船,因为这更为可靠!

 

我个人主营蒸汽船,同时密切研究帆船。两者都研究。在我看来都是手段而已。都是可选项,我们要根据条件而定。

 

此外,必须指出的是,即便是以蒸汽船的方式,提高了能力,后来因为能力提高而看懂卡通,入迷卡通,变成兴趣牵引为主的入迷学习,这也是大概率事件的。能力越高,就越可以按照兴趣选择自己喜欢的卡通。 而此时部分帆船,还在那里等风来呢。

 

我也要成为帆船高手,(但是我总是忍不住的想装个蒸汽锅炉。 我对“确定性”有着偏爱)

 

其实还有个重要补充:循序渐进的适应了训练,小孩不会觉得有什么痛苦,毕竟卡通是非常有乐趣的。一天背一集都不在话下,也不一定训练就是无趣的。

 

  自然快乐习得的定义和本质

 

我目前不并不能从任何地方得到自然习得的定义(我常去Krashen的网站看英文论文,也看不到natural acquisition 这样的字眼),从语言学的角度,我只见过acquisition ,当然也没有什么训练习得(纯粹我自己制造出来的概念,脱离本文可能就没什么意义)

 

但这么称呼,比较容易被别人理解,我想可以概括下这个和概念的特征

 

1 无压力非强迫原则


强调不能折磨孩子。自然成长。(如果换个角度看,也有排斥学习的嫌疑。)

 

2 所谓自然,有多种解读

 

2.1 时间上自然 可能有细水长流,静待花开的含义

这就像语言习得像种下种子,希望哪天开花。

 

2.2 手段上自然

   但这种手段自然,有时候其实就是大家都这么做的自然,和实际的自然,还是有差异的。采用看起来自然的手段。(有的上来就读绘本,看起来自然,其实人自然生下来,哪有上来读绘本的)。但只要一群人都认为自然,这也就合法化的自然(准确的说是手段自然从众,手段本身以我的观点来看,未必符合热人类的自然)。

 

2.3 自然模拟

   就是模拟人家自然的母语环境。希望利用这种自然模拟,实现自然的学会语言。

(这种模拟在强度上和真实的自然环境有天壤之别,就像洗脸盘的水和大海的区别)

 

3 快乐原则,兴趣牵引

 

快乐原则是学习的过程是快乐的(自然条件下,人总是有喜怒哀乐,不止单纯快乐)

兴趣牵引是一切是为了兴趣,为了培养兴趣出发

 

(注:本能激活是为了激活语言,实现客观的激活过程。就像你到了美国并长期居住,无论你对英语是否感兴趣,你都能习得,这只是一种需要,和你是否喜欢无关)

 

4 自然快乐习得 还和西方的快乐教育有关

 

本身和西方的快乐教育,散养等理念融合到了一起。

(而训练习得则和精英教育的理念更多的相连)

 

我在看待这种自然快乐习得的时候,我想只用两个字来概括:受限 limited

 

因为上述条框的存在,这就带来了很大的局限性。比如兴趣一说,有的孩子都初二,孩子英语不好,家长依然痴心不悔的找我,说你有没有什么提高孩子英语学习兴趣的方法? 都马上初三,面临中考了,还在固执的寻找兴趣。高三也找兴趣啊?找不到兴趣就不学习?

 

习得本来就难,在加上这些条框和限制,我觉得只能更难。本来你可以使用手段A,B,C,D 但现在只能使用A,B ,且不能这样,不能那样,这个难度就更加的大了。

 

这就好比说,要轻松快乐的考上清华。才是正道,不能近视,不能熬夜,不能耽误玩。(我其实觉得累点考上也行啊。),这行不行呢?行,只是降低了概率。

 

尽管自然快乐习得看上去很美,但是我们细细的分析一些案例,就会发现部分自然习得其实也不是很容易,这就引发了我的一个质疑:

 

 

对某网友自然习得过程的案例分析究竟有多少自然成分在内。

 

wktam44网友发言:

自然习得絶对可行, 不论是看盖老师的书, 或是看台湾廖彩杏的书, 家长不需要有高的英语水平, 按她的路线和方法, 成功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就是看了廖彩杏的书, 女儿现在未满8, 已能顺利看懂MagicTree house, Rainbow fairy, My weird school等英文原版小说(约等于英国或美国小学二至三年级的水平), 不需查字典并能明白书中95%的内容, 且她能说一口流利英语, 她的发音连英国人及美国人都赞口不絶‧什么逃离神X、什么X京,请你们不要为了赚钱而迷惑众生。自然习得是很容易的事。

---------------------------------------------------------------------------------------------

看到这段,我也没当回事,可是偶然我看到了这位网友的学习经历,我就有点觉得不全像这个网友说的这样,这位网友,有意无意的隐藏了事实,看上段话,好像就看廖彩杏的书,成功轻而易举,能到美国水平。但事实上呢?

 

网上有人专门总结了楼主家的学习路线,我拷贝到了横线下,

-----------------------------------------------------------------------

第一阶段 3岁~5岁, 三年的时间
在家: 每天25分钟的动画
peppa pig,
卡由, Arthur 等, 看懂动画没问题。
在幼儿园:英语课程,由海归老师全英文授课 (每周6次课,每次课40分钟)

第二阶段 6 一年的时间,孩子G1
在家:用廖彩杏的方法 听牛津阅读树,每天约11.5小时,听到10-15遍之后让孩子指读周末看神奇校车动画(25分钟)
培训:每周16 英国外教,1.5小时
在学校: 英语课程,由海归老师全英文授课(每周6次课,每次课40分钟,用香港的英文教材)

目前来说,是第三阶段,7岁,G2
在家:用廖彩杏的方法 听牛津阅读树,每天约11.5小时,听到10-15遍之后让孩子指读
周末看神奇校车动画(25分钟)
在学校: 英语课程,由海归老师全英文授课(每周6次课,每次课40分钟,用香港的英文教材)

---------------------------------------------------------
如果我的整理顺序没有错的话,楼主将廖彩杏的听分级然后朗读这一方法用在了第二阶段。 也就是在孩子有了三年的听力输入基础之后,在朗读阶段,用反复听几本, 听熟之后来读, 以达到语音和语调都神似音频的效果。

廖的方法效果好的原因,我的分析是:
1
,您家孩子听力有了很好的基础,在朗读阶段用此方法。
2
,少量的分级书,反复听10-15遍, 并在短时间内集中听完。 每天单放入听分级的时间就达到11.5个小时在如此听的基础上,再来朗读。

------------------------------------------------------------

三个阶段,都是海归老师全英授课,每个阶段时间都不少。

网友本人我估计至少大学学历(中国不是人人大学,很多都没上高中),还没准英语好。

尤其第二阶段,简直三管齐下:

A 培训, 英国外教,每周1.5小时

B 英语课程  每周6次课,每次课40分钟,用香港的英文教材

C 在家:每天听1-1.5小时,还得指读神奇校车25分钟。


不知道这里有多少自然的成分。

 

另外,按照廖彩杏的方法就自然吗? 本质也是学习训练,孩子喜欢不喜欢就让听,是孩子自己自然选择的吗?还是家长刻意灌输?然后给加上个自然的标签? 假如你放音频,孩子被自然吸引,那我算是自然习得,假如是你刻意为之,习惯养成,那究竟有多少是自然的成分,多少是灌输和学习的的成分,就不好说。

但不管怎么说,本文最开头的说法,只说看盖老师,照廖彩杏的书,然后一步就超英赶美,中间一切过程都省略不说了。就自然习得了。这种说法,过于省略,我把信息补全。大家自行分析。这个自然习得,究竟有多少自然的成分!

真正的自然,润物无声,就是天然。即便你人造,也得天衣无缝。不是说你强行照廖彩杏的给听书,这样根本就不自然,只不过被你自己强贴个自然的标签而已。自称的自然!

 

我不否认这位网友启蒙很成功,或者比我儿子成功,但是显然这位网友的自然习得的实际过程,不只是看了两本书那么简单。这样简单的表达,可能会误导某些网友。

 

我也不敢深说,就简单引用这个网友自己的话,寥寥几句评论,把信息补齐!

 

其余自称很简单,自然习得成功的,我们也要分析其具体学习过程,结合总总因素,才敢判断。

 

究竟此过程中,有多少自然成分在内。不然很可能和你想的不太一样。

 

实际上,此网友是进行了3年的卡通+外教,才开始切入廖彩杏的。

而不是一开始就廖彩杏,我有理由相信,此网友随便换个别的杏,也一样的成功!

 

有人拿盖兆泉家的孩子,作为自然快乐的习得做例子,但是盖老师家的孩子,本身就上了英语幼儿园,盖老师本身的英语水平,更加不是你能比拟。假如你不具备这两个甚或其他未知条件,觉得一本几十元的书就能解决问题,则未免有点想法简单!

 

 

自然快乐习得背景下的卡通英语学习策略

 

这就好像你对付一个困难的任务,面对敌人:

 

自然习得是这种限制模式,第一你不能用腿,第二你不能用力,第三 你不能…, 第四 你还得快乐。。。我这就立马有点头晕。我手脚并用的条件下,也不是全都行的,现在不但捆起来一只手还要求面带笑容不出汗不喘气的,这实在有点难以做到。

 

但,我也想尽量尝试这种受限模式下的战术和习得。我想,这个大背景下,也还是有一些相应的,相对高效的手段的。在2017,我想组织小规模实验班试试,能否在这种自然快乐背景下,有效开展卡通英语学习。本文也将随着这类的探索实践,而逐渐补充完善,目前只能说是我的几个想法和建议,我初步设想,参考以下建议,应该会增加这种习得方式的成功率:

 

第一 对家长要求非常高,你必须做足功课当好帆船手

 

所谓看一两本书简单照着做,这恐怕不切合实际。 你要前方百计的寻找孩子的兴趣点,精通各种引导手段,熟悉各种教学材料和资源。

 

找到好的材料,吸引孩子的材料,是成功的关键。 而训练方式的习得,对家长要求相对较低

开帆船的技巧要比开蒸汽船难的多,要看风向,时刻观察。开蒸汽船,我甚至可以顶风上,逆风上。什么条件都能上。

 

有些自然习得成功的,家长甚至本身就是英语专业或高手,都能给你说出1234

 

第二 自然习得不等于是省钱习得,最好有投入

 

有英语幼儿园或外教最好

 

就如上面提到那个网友,单看他的发言是“自然习得絶对可行, 不论是看盖老师的书, 或是看台湾廖彩杏的书, 家长不需要有高的英语水平, 按她的路线和方法, 成功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就是看了廖彩杏的书”但是实际上他别的帖子中是多管齐下的。

 

就连盖老师本身,那也是英语幼儿园的。

 

笔者建议半日全英,或外教(尤其是启蒙段)是比较好的。以后在结合网课。

 

基于第一,第二点来看,你又没钱又不想动脑的,自然习得会更困难。

 

自然快乐省钱,那只是想法,不是现实,现实是花钱后,应该会更快乐自然。

 

第三 适合低幼阶段,长时间熏陶

 

这种方式适合孩子较小,时间充足,慢慢熏陶。如果孩子大了,尤其是小学中高段,可能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因为不止英语一个科目,没有时间让我们保持“自然”。假如到了中学,那恐怕就更没自然什么事了,全都是超频发挥。

 

第四 仅有兴趣不够,要符合语言激活的强度条件

 

最终也是要大火烧开的,达到足够强度并最好入迷。

 

兴趣,快乐,这些只是为大火烧开做准备。假如没达到本文前面说的本能激活条件,一样的没有用处。所谓静待花开,那也是要符合开花的气温,水分条件才能花开。你不管这些客观条件,觉得自己心情好,哪天就花开? 那是幻想。

 

第五  仔细规划坡度

 

把爬悬崖,变成盘山道。多圈盘旋,变成人人都可以接受的难度。在低强度卡通上,花上1年。多考察和引入Muzzy级别的卡通,比如迪士尼,三只小猪,朵拉,蒂亚戈等等。在低难度卡通上多做储备。同时采取几十集的大循环重复。

 

第六 低强度学习

 

 

不能完全排除学习的手段,但可以进行超级低强度学习。

 

比如一次就学习几个单词(听会就可以),找感兴趣的片段(1-2分钟)配音或跟读(但不背诵);进行表演方式的学习等。

 

第七 一旦孩子年龄较大,对英语多年找不到兴趣,或时间不足,则应当机立断选训练方式的习得。

 

小结:在整个学前乃至小学低段的几乎所有机构,都自称是快乐的。甚至所有的亲子类的书,也都打着快乐的口号。但很多地方,快乐一年,也就100多个单词的学习量。虽然装修精美,教材绚丽,服务温馨,甚至有外教,但就英语来说,实际所得甚为有限。快乐肯定有,但我觉得绝大多数,并不具备激活英语本能所学的条件。机构们说的又快乐又高效,多数只能当广告看待。或者说表达了人们的一种理想。

 

就算有真正学出来的,也一定是家长下了功夫,善于引导,或本身水平高,或参加大量外教,并投入大量时间,并且最关键的,还要有个大火烧开的入迷的过程。如果真就玩玩乐乐的,那机会我觉得习得概率趋近于0

 

但在考虑到了这些的困难条件后,我还是试图找机会试试,亲自体验。

 

【参考阅读,我在2014年元旦翻译的】

 

忘我(不仅仅是有趣)输入假说

 

The Compelling (not just interesting) Input Hypothesis.

 


这是大师Krashen20131231日发表,也就是昨天发表。所以今天翻译过来,可以说是同步的更新。这个看法实际和我以前的看法一致,请参考我的博文 其中红字部分有这么一句话:真正的能力,都是学习者在自己忘我深入思考的过程中偷偷发生的。而老师所教会的,其实都是假的。

Compelling 的含义,可翻译为陶醉等,结合本文的语境看,我选择了词,忘我,可能更加符合大师的本意。这既是Krashen对其理论的进一步强调,从兴趣提升到忘我。同时我也认为,这个理论实际适合任何学科的学习。换句话说:着迷就能学好,发疯就能特别成功。

 

正文如下

 

--------------------------------------------------------------------

 

 

目前,已经广泛的建立起来,为了进行语言习得和获得文化方面的发展,输入必须是可理解的。 为了确保语言习得者注意力集中在输入上,内容应该是有趣的。但是,要获得理想的语言习得,兴趣可能还不足够。也许情况是这样的,输入不仅是有趣的,而且必须是令人着迷忘我的。忘我的意思是输入是如此有趣,以至于你忘记了它是另一种语言。这意味着你进入了flow(Csikszentmihalyi,1990) 状态。在flow状态中,对日常生活的关心,甚至连对自己的感觉都消失了-我们队时间的感觉改变了并且,除了活动本身有意义,别的东西都没有意义了。当读者被阅读的书吸引进入忘我状态的时候,Flow就发生了。(Nell, 1988) 或者在 "阅读区"(Atwell, 2007).

 

有了忘我输入,就无需有意识的改善的主观动机了。当你得到了忘我的输入,你就会习得,无论你是否有改善输入的动机和兴趣。忘我输入假说的证据包括:改善是个非预期的结果,很多例子表明,很多人并不是怀有明确的改善其他语言或增加文化的动机而只是对阅读非常感兴趣。实际上,让他她们吃惊的是,他/她们已经取得了进步。我在阅读的力量”(Krashen,2004, pp. 22-24)这本书中包括了几个这样的例子。当他她们成为贪婪的英语读者的时候,老师和学生们都对学生在英语上的改进感到吃惊。最近,Lao(Lao and Krashen, 2009)描述了Daniel的一个例子,他是个12岁男孩,8岁的时候从中国来到美国。Daniel的普通话的流利程度明显的减弱,尽管他父母不断努力。

 

他们送Daniel到一个传统中国文化的语言学校,但很明显,Daniel对普通话不感兴趣。让Lao博士吃惊的是,Daniel对参与夏季传统语言课程也没有热心,即便这课程包括了免费阅读。然后Lao博士给了Daniel几本中文书,让他带回家。其中一本是有插图的故事书阿凡提的故事Daniel喜欢这本书。这本书有点超过他的理解程度。幸亏有插图的帮助并且他也能理解一些文字,Daniel对故事非常感兴趣,并且求着他的妈妈给他阅读。Lao听说到这件事后,她借给Daniel更多的阿凡提系列的书-连环画形式的。Daniel求着他的妈妈多读,每天两个到五个故事。Daniel太喜欢这个书了,以至于当他的妈妈给他读书,他都愿意去洗碗。这当然让Daniel和她的妈妈都非常愉快。Daniel的普通话明显改进了,但他自己并没意识到这点,并且他也不是刻意要改善普通话。他只是对故事本身非常感兴趣。忘我输入理论,也明确解释了,为什么自己选择的阅读典型的比安排的阅读更有效果。

 

 

一个重要的猜想是:听或读让人忘我的故事,看让人忘我的电影,和真正令人感兴趣的人进行交谈,这些不要被简单的认为是另一条路线或另一个选项。事实上很可能是,忘我输入,并不仅仅是一种优化的输入:忘我输入可能是唯一的真正习得语言的方式。

 

 

TheCompelling (not just interesting) Input Hypothesis.

 

Stephen Krashen

 

The English Connection (KOTESOL). 15, 3: 1

 

It is by now well-established that input must be comprehensible tohave an effect on language acquisition and literacy development. Tomake sure that language acquirers pay attention to the input, itshould be interesting. But interest may be not enough for optimallanguage acquisition. It may be the case that input needs to be notjust interesting but compelling.

 

Compelling means that the input is so interesting you forget thatit is in another language. It means you are in a state of "flow"(Csikszentmihalyi, 1990). In flow, the concerns of everyday lifeand even the sense of self disappear - our sense of time is alteredand nothing but the activity itself seems to matter. Flow occursduring reading when readers are "lost in the book" (Nell, 1988) orin the "Reading Zone" (Atwell, 2007).

 

Compelling input appears to eliminate the need for motivation, aconscious desire to improve. When you get compelling input, youacquire whether you are interested in improving or not.

 

The evidence for the Compelling Input Hypothesis includesimprovement as an unexpected result, the many cases of those whohad no conscious intention of improving in another language orincreasing their literacy, but simply got very interested inreading. In fact, they were sometimes surprised that they hadimproved.

 

I included several cases like this in The Power of Reading(Krashen, 2004,

 

pp. 22-24): Both students and teachers were surprised by thestudents' startling improvement in English after they became avid readers inEnglish.

 

More recently, Lao (Lao and Krashen, 2009) described the case ofDaniel, a 12-year-old boy who came to the US at age eight fromChina. Daniel's Mandarin proficiency was clearly declining, despitehis parents' efforts: They sent Daniel to a Chinese heritagelanguage school but it was clear that Daniel was not interested inMandarin. He was also not an enthusiastic participant in a summerheritage language program supervised by Dr. Lao, even though itincluded free reading. Then Dr. Lao gave Daniel a few books writtenin Chinese to take home. One was an illustrated chapter book, "TheStories of A Fan Ti." Daniel loved it.

 

The book was a bit beyond his level, but thanks to theillustrations and his ability to understand some of the text,Daniel was very interested in the story, and begged his mother toread it to him. When Dr. Lao learned of this, she loaned Danielmore books from the "A Fan Ti" series, in comic book format. Danielbegged his mother to read more, from two to five stories everyday.Daniel liked the books so much that he would do the dishes whilehis mother read to him. Both Daniel and his mother were quite happywith

 

this arrangement. Daniel's Mandarin was clearly improving, but hewasn't aware of it, nor was he particularly interested. He was onlyinterested in the stories.

 

The Compelling Input Hypothesis also explains why self-selectedreading is typically more effective than assigned reading (e.g.S.Y. Lee, 2007).

 

An important conjecture is that listening to or reading compellingstories, watching compelling movies and having conversations withtruly fascinating people is not simply another route, anotheroption. It is possible that compelling input is not just optimal:It may be only way we truly acquire language.

 

References

 

Atwell, Nancy. 2007. The Reading Zone. New York:Scholastic.

 

Csikszentmihalyi , M. 1990. Flow: The psychology of optimalexperience.

 

New York: Harper Perennial.

 

Krashen, S. 2004. The Power of Reading. Second edition. Portsmouth:Heinemann and Westport: Libraries Unlimited

 

Lao, C. and Krashen, S. 2008. Heritage language development:Exhortation or good stori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oreignLanguage Teaching 4 (2):

 

17-18.

 

Lee, S. Y. 2007. Revelations from Three Consecutive Studies onExtensive Reading. Regional Language Center (RELC) Journal , 38(2), 150-170.

 

Nell, V. 1988. Lost in a Book. New Haven, Conn.: Yale UniversityPres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