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镇海庄氏
镇海庄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316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庄市感怀

(2014-11-07 23:10:04)
标签:

美食

庄市感怀
王祥夫

庄市感怀

  

    这次去宁波,一下飞机便有人来接,天下着小雨,若有若无的那种,打伞可以,不打伞也可以,到处充盈着水气。我们在这充盈的水气中到一个叫“庄市”的地方去,“庄市”这个地名,在语法中是并列关系,好像是不应该这么叫,但它就叫了庄市,你也不能不同意,倒好,让人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地名。也据说因为有个“庄”字在里边,当地人对我们介绍说这地方是天下第一庄。我在心里说,那石家庄呢?石家庄算是老几呢?但石家庄的叫法是太一般,张家庄、李家庄或王家庄,在中国各地似乎到处都有那么几个。而惟有宁波的庄市,就这一家。

  在车里朝外看,路两边正在建设的高楼的夹缝里忽然有黑瓦顶给人看到,便让人兴奋,瓦片那种粗砺的美,会让人在心里想像瓦片之下那一户户人家柴米油盐的生活,或者还会有琴棋书画的闲情,那是一定的,中国人的日子原是给这八个字安排定的,再进一步,或者还会有金粉闪烁的宁波大床。想不到隔天却真正看到了包玉刚结婚时用过的宁式床。那间屋子不大,外面仍下着小雨,光线暗淡之中,床上的朱漆金粉像是正在慢慢灿烂开来,许多想像也跟着迤逦而来。在车里这么想着,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了一阵炸臭豆腐的味道,感觉是一下子就进到可以触摸的物质世界里来了。隔天去参观博物馆,馆里的种种既要生活就无法离开的各种物品和在车里闻到的味道接了起来。又看到陈列在那里的玻璃美孚灯,也可以说是宁波商人叶澄衷的美孚灯,为要人们买他们的油,他们做了这么精美的玻璃的油灯要人白拿回去用,行商致世原来也可以有温情在里边,是商家对顾客的殷殷切切。这次参观博物馆,让我吃一惊的是同仁堂的创始人居然是宁波人。从宁波,千里迢迢地把店开到北京去,从清末一路壮大到现在。我个人的习惯,吃中成药一定要是同仁堂的,若吃点心,便一定要稻香村。宁波出人才,而且是大人才。楚人说的“惟楚有才,于斯为盛”未免有些不太谦虚,只说近现当代的事,近百年来,宁波出了不少两院院士,仅20万多人口的镇海就出了27位,一个小小的庄市就出了6名。天上的星斗是数不过来的,但其中有一颗星星是以邵逸夫命名的,人们以这种古老而几近于神圣的方式感谢他对教育的鼎力支持。在中国,从南方到北方,从东边到西边地捐建了那么多学校。对教育的重视是宁波帮商人最让人钦佩的地方,而到了邵逸夫这里,这种精神简直是扩大到了光被天地的程度。展览馆里有那么一张地图,把邵逸夫捐助过的学校一一标出,让人看了感动。  

  晋商、徽商和宁波帮的商人,光宗耀祖的方式有所不同,在宁波,很少能够看到那种气派非凡的深宅大院,而在晋商的地面,七八进的院落多的是,有钱便回家盖房子似乎是晋商的一个定例。在黄河边上的碛口,你可以看到他们光宗耀祖之心的殷切。学美术的学生去那里画写生会奇怪怎能么会把这么好的房子修在高高低低的山坡上,殊不知那是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晋商“叶落归根”的思想特别浓厚。而徽商的建筑之精美也说明他们的光宗耀祖之心。生为人子,光宗耀祖的想法无可非议,而宁波帮的商人却似乎目光更远大,古人说“世间惟有读书声入耳”。此言不虚。宁波帮商人的重视教育,回报往往在他们的身后,是前人栽树,后人得其果。  

  宁波出人才,宁波菜品亦好,猪油汤团、蛋花圆子、酒酿圆子、白糖方糕、多肉小笼、八宝甜羹、鲜肉馄饨、虾肉馄饨、雪菜大包、豆沙八宝饭、猪油洋酥糖、鲜肉小笼包子、烧麦、水晶油包、鲜肉馄饨、三丝宴面、豆沙圆子均好。到宁波,是要饱饱口福的。在北京吃过的苔菜拖黄鱼毕竟不当行出色。还有网油包鹅肝、海瓜子、卤汁田螺、楼茂记香干、烤泥鳅、丝粉面结、牛肉粉丝、五香豆腐虽别处亦有,却不是本土本味。近百年历史的宁波楼茂记香干也要到宁波来吃才是,茂记香干既有别于绍兴五香豆腐干,又别于苏州、无锡、常州一带的香干,其风味独特,咸中透鲜,鲜中带甜,下酒下饭皆益。而最好吃的我以为是臭冬瓜,蒸一盘臭冬瓜,就两碗米饭,这个饭朴素好吃。这次在宁波庄市,到一家大户人家的旧宅里去走访,我执意要看他们的厨房,厨房在后边,进去,吃一惊,真是阔大,灶台宽大且不说,灶台上排列着的各种壶大大小小有几十把,自是各有各的用处。我想看看他们的腌菜坛子,却没有找到。如说下饭,除了臭冬瓜,还有黑萝卜,这次在宁波庄市,吃到了黑萝卜干烧肉,大家都说好。宁波既近海,海产自然要比别处丰富的多。但各种的海产里,像是只有个头很小的“梅鱼”让人赞不绝口。梅鱼个头很小,模样像极黄花鱼,但味道却是黄花鱼无法与之相比。据说只有宁波庄市这一带的海域出产这种鱼,而这种鱼的娇贵之处是出水辄死,无法致远。饮食是文化,而且是大文化,宁波的菜和宁式大床亦是宁波的品牌。

  临离开宁波那天,天放了晴,充盈的水气像是一下子散开,气温也高起来。

  坐在飞机上往下看,想看看下边哪块儿地方是庄市,其感觉是“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廊。”  

虽看不清庄市在下边的什么地方,但其实也不用看,庄市已被牢牢记在心底。

(本文选自201272日《工人日报》。作者王祥夫,系著名作家,山西省作家协会理事,大同作协主席,鲁迅文学奖得主)


庄市感怀

庄市感怀

庄市感怀 

庄市感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庄氏书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庄氏书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