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嘉言懿行
嘉言懿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0,186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羁押9778天后被改变的张玉环一家

(2020-08-07 16:18:06)

羁押9778天后 被改变的张玉环一家

2020-08-06 23:34 大连晚报

  张玉环与老母亲相拥。

  张玉环与老母亲相拥。

  左上:张宝仁和张宝刚幼年合影。右上:宋小女母子三人合影。左下:宋小女的结婚照。右下:宋小女和张玉环早年的合影。

  左上:张宝仁和张宝刚幼年合影。右上:宋小女母子三人合影。左下:宋小女的结婚照。右下:宋小女和张玉环早年的合影。

  8月4日16时许,江西高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杀童案,宣告张玉环无罪。

  至此,张玉环失去自由已达9778天,成为国内已知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当事人。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7月31日,得知张玉环案再审宣判的消息后,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和两个儿子从福建东山县赶回了进贤老家。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27年已经够漫长了,但这一个月显得更加漫长。”张玉环的二儿子张宝刚说。

  7月6日,他们已经回来过一次。当时,宋小女从代理律师处得知,再审将会在7月9日开庭,张玉环很可能会被当庭无罪释放,她急忙和儿子搭了一位江西老乡的顺风车赶回老家。

  她和儿子先回了张家村,为张玉环准备住处。自从张玉环出事后,他们情感意义上的家就已经没了,老宅也很快荒废。

  张玉环80多岁的母亲还住在老宅旁边的一栋二层房子里,三儿子多年前把房子盖好后,一直没有装修,老人独自栖身于此。宋小女母子三人花了一天时间才收拾了一间空房出来,“很多老鼠都在屋子里搭窝了,遍地都是老鼠粪。”

  7月9日中午12点,随着法官宣布择期宣判,闭庭锤音的响起,宋小女觉得“好遗憾”,“白瞎了我一个早晨梳的头发。”

  最后宣判的时间未定,她和两个儿子先返回了福建,归途中,她发了一条朋友圈:“这短短20天,仿佛又把我带到了1993年,那个度日如年的日子。永远不要嘲笑一个喝醉酒哭的人,你永远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涉杀人案被判死缓

  时间回到26年前,1993年10月24日午饭时,张家村的两名男童——6岁的张某荣和4岁的张某伟失踪了。

  一时间,整个村子都开始帮忙寻找两个孩子,第二天上午,张某荣和张某伟的尸体在距张家村北约2华里的下马塘水库里被发现。

  根据进贤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事后出具的破案报告,两男童尸体打捞上来准备下葬时,有村民发现两男童的脖颈处有他杀痕迹。在对全村61户村民逐户排查后,警方将张玉环锁定为“犯罪嫌疑人”。

  10月27日,两名男童的尸体被发现两天后,张玉环被收容审查。据辩护律师尚满庆介绍,审讯期间,张玉环共做出了六份笔录,其中两份是有罪供述。在这两份有罪供述中,张玉环交代的杀人地点、杀人工具和杀人动机均有所出入,但最终,它们一并成为警方据以认定张玉环故意杀人的主要证据。

  1995年1月,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张玉环故意杀人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依法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张玉环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1995年3月,江西省高院发布刑事裁定书,认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南昌中院重审。

  2001年,南昌中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张玉环再次提出上诉,同年11月,江西省高院驳回了他的上诉。张玉环随之被送往南昌监狱服刑。

  持续近27年的申诉

  

  司法机关认定张玉环有罪的证据主要是他的两份有罪供述,但张玉环辩称,那两份有罪供述都是在警方刑讯逼供和以家人安全相要挟下做出的。

  在一份申诉状里,张玉环曾详细讲述了他被刑讯逼供的经过。

  一审判决书显示,张玉环曾在法庭上辩称自己是冤枉的,杀人罪行是被公安局办案人员屈打招认的。但南昌市中院认为,“张玉环辩称冤枉,纯系推卸罪责,不予采纳。”

  在等待终审判决的六年里,张玉环被羁押于进贤县看守所。二审判决结果宣布后,张玉环由进贤县看守所转到南昌市监狱服刑。张玉环的大哥张民强回忆,初到南昌监狱时,张玉环经常故意不完成分配给他的裁剪衣服的任务,甚至多次剪坏衣服,为此被关了几次禁闭。

  探监的时候,张民强告诉张玉环,“如果事情真是你做的,判个死缓就谢天谢地吧;如果不是你做的,你就继续写材料申诉!”

  张民强说,他每次探视都会给弟弟带去一百个信封和一百张邮票,他让弟弟每周给相关申诉单位写一封信。

  张民强说,经年累月下来,张玉环自己寄出的信至少有上千封,经他的手寄出的也有两三百封。

  2017年,律师王飞和尚满庆接手了这个案子。2018,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张玉环案启动立案复查。2019年3月,江西省高院决定再审张玉环案。

  

  四分五裂的家庭

  宋小女回忆,得知张玉环被定为凶手时,她当时哭着瘫软在了路边,不停对身边人说“这绝不可能”:她不相信丈夫会无故杀死和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两个邻家孩子。

  在她眼里,张玉环是个既能挣钱,又会顾家,对自己百般迁就、疼爱的丈夫。

  张玉环被警方定为凶手后,被害家庭的责骂、同村人的冷眼接踵而来。

  “事发以后,村里人对他家人看法很不好,没人再愿意和他家来往。”张家村村民张丁玲说。

  宋小女不敢再带着两个儿子在张家村生活下去。她和两个儿子辗转于娘家和几位亲戚家,“这家待两个月,那家待两个月,过着一种流浪生活。”

  1999年,经家人介绍,宋小女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在决定和他一起生活之前,宋小女和他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要无条件地对她两个儿子好,二是,无论她什么时候想去看望张玉环,他都不能拦着。

  2012年,宋小女和张玉环正式签署了离婚协议。

  

  “我们是要团圆了”

  

  8月3日上午,宋小女和儿子回了张家村,给张玉环的母亲做了一顿饭。老人状态看起来不错,给在场记者拿出了很多孙子和宋小女的老照片,那些照片都被她一张张夹在两本旧书里。虽然已经改嫁多年,但宋小女还是管这位前婆婆叫妈,自然而亲切。

  上次回家,她就想好了,等张玉环出狱,一家人会先在进贤老家过几天团圆生活,之后她会回到现在丈夫身边,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她想在生活和情感上好好补偿丈夫,“这些年,为了张玉环的案子,我亏欠他太多了。”

  她说,自己要把两个儿子还给张玉环,希望他们好好生活。大儿子张宝仁初中毕业后就已外出打工,二儿子张宝刚则没上完小学就辍学了,如今,兄弟二人都已成家,各自有了两个孩子。他们在不同渔业公司上班,帮人出海打鱼,收入勉强能维持生活。

  期待已久的日子就要来了,兄弟俩的心情都有些复杂。“虽然表面上看我们是要团圆了,但对于我父亲来说,母亲还是我们的母亲,却不再是他的妻子。”考虑到20多年的牢狱生活已让父亲与社会脱节,失去妻子与完整的家庭也给父亲带来了巨大的伤痛,儿子们计划先陪父亲生活一段时间,帮助他慢慢融入社会、回归正常生活。

  4日上午,张玉环哥哥张民强告诉新京报记者,宣判后,他们要接弟弟回老家,和80多岁的母亲团聚。“今天正好是农历十五,我让妹妹准备了汤圆,一家人吃个团圆饭”。

  文图 据 《新京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