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洲非人刘鸿柳
黑洲非人刘鸿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09,059
  • 关注人气:19,6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由刘胡兰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是什么意思所想

(2019-11-11 14:21:13)
标签:

教育

情感

时评

文化

杂谈

写这篇文章是个意外。原本当然也知道没必要写,然而,由于文章比较短,坐在桌前一两个小时就写完了。于是,我也不打算把它吃回去了。而之前我发了太多长文,但这篇只有四千多字,算是我近来最短的一篇文章了,于是我更想保留下它,——但当然这不算个胜利,可以说也是失败的,因为这点东西你都扯了四千多字,你说你得有多失败?诸位你们看完就知道了。

 

 

昨天晚上睡下后,我突然想起我微博的自我简介,想把第一句话改下,由原来的“一个走遍欧美东南亚后由愤青变成的爱国青年”改成“一个走遍欧美东南亚后变得像刘胡兰一样爱国的青年”,以图带点搞笑的性质,刚开始我想到的是屈原,后来想不如刘胡兰搞笑,而想了想历史上比较著名的爱国人士似乎没哪个的效果有刘胡兰的搞笑,于是,我准备百度下刘胡兰的资料看看,但由于太晚了,我打算第二天再看,——当然,后面我的微博简介并没有真改成刘胡兰,这是后话。因为后来我想改成这样未免太玩笑了点,还是原来的由愤青变成的爱国青年好,比较正常点,又符合事实,而且把愤青的名号弄上去,更有说服力,更容易引起共鸣。——想想,我一个愤青都变得爱国了,大家是不是更应该爱国?如果你原来也是愤青,是不是更容易有共鸣?

 

 

——正如我之前的文章所写,我在出差欧美多年,走遍了欧美的城市后越来越爱国了,我收获到的最大感受便是中国实在是太好了,好得超出我意料,好得让我这个以前受民国作家影响,爱抨击(用在我身上叫吐槽)时政,爱揭露(瞎扯)国民劣根性,且自身也领受过一些这种弊端的愤青变得爱国家爱政府爱人民了,真的,正是在走出去看了看之后,我才知道中国这几十年来是以疯狂的速度狂飙的姿态在后来居上,欧美虽然优点很多,多得“罄竹难书”,但在这点上跟中国比起来真的可以用rubbish来形容。我以前也反复说过,中国绝不仅仅是城市建设遥遥领先于欧美,而其他方面可圈可点的也多了去了。这里不再反复颂扬。

 

转回来说刘胡兰。

 

第二天起来我看了看刘胡兰的资料,看到年仅十四岁的小女孩义无反顾地走到敌人的铡刀下,英勇就义,说实话当时还是心头微微一惊,而这一惊也说实话在当初小学时学这课文的时候倒是没有的,那时候怎么会懂这些呵!而我常自认随着年龄的增大,能让我受到惊动的事越来越少了,但这里还是触动了我,而这也是正常的,——连伟大的毛主席都深受感动,挥笔写下了“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何况于我等常人?

 

 

而这八个字,小学时我们学的时候自然是不太懂的,就算懂也只是懂个字面意思,但后来很多年来由于常会偶然看到这八个字,因此有时难免会揣摩起它的意思来,——说来好笑,我是个比较喜欢咬文嚼字的人,曾一度以为这八个字之前我所知道的字面意思是错的,生的伟大应该是说刘胡兰的父母,说生她的人伟大,死的光荣就是指刘胡兰,死去的她是光荣的。——证明就在这个“的”字上,不是“得”,如果是“生得伟大,死得光荣”,那就都是说刘胡兰,说她生前活着的时候做的这件事是伟大的,死得是很光荣的。——我这个错误先不说了,却说我是如何喜欢咬文嚼字来的。

 

 

文字上我一直认为在中国鲁迅的文字功夫是最深的,其次是钱钟书,在文笔方面的造诣我认为他们是数一数二的,也是最有天赋的,功力也都最深厚。当然,有的作家可能其他方面比他们强,这也是很正常的。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喜欢鲁迅的文章,也自以为开始越来越懂得了他的文字。我常常发现,他的文章文字大可玩味,很多地方少一个“的”字,多一个“了”字,等等,都大有深意。要举例的话实在是举之不尽,而我虽然当初一遍又一遍地看了他的文章体会到了这些,但很多这种印象深刻的例子也渐渐淡忘了,不过他的这一特点,几乎是让我有“刻骨铭心”的感受,说实话,我是在先读了鲁迅之后,或者说在先自觉读懂了鲁迅后才开始读莫言的,当然也包括后面还有很多作家,而说来可笑的是,由于鲁迅的文字太厉害,那时我刚接触莫言的《红高粱》《檀香刑》等,包括他备受好评的《透明的红萝卜》,我当时几乎一度觉得莫言很差,后来是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冷静后才开始发现莫言的优点。——这就是我刚刚说的有的作家其他方面可能会比鲁迅强;这是自然的,一个人再强,不可能面面都强。

 

 

鲁迅的文字我这里举一个例子试图说明下。

 

 

我在上篇文章中,开玩笑地嘲笑移民欧美的华人说中国不好,是因为没办法再移回中国了,只能呆在“垃圾落后”的欧美了,是死路一条了,是像祥林嫂一样的末路人了,于是引用了鲁迅在《祝福》里的一句话说:“人何必增添末路人的苦恼呢”,但事实上鲁迅的原文是“人何必增添末路的人的苦恼,”我在这里去掉了一个的字,加了个呢(当然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为什么我这里要去掉一个“的”字呢,因为鲁迅的原文里加一个“的”读起来味道是不一样的,这一个“的”字会让祥林嫂这一形象多一些分量,也表明鲁迅对她的尊重,一个“的”字就可以体现这点,试想,如果没有这个“的”,说祥林嫂时就说“末路人”,会显得把祥林嫂这一形象轻轻地就带过去了,显得不够敬重,你多读两遍就可以体会出来,说祥林嫂是末路人,是不是显得随意了一些?轻视了一些?冷漠了些(虽然鲁迅以冷漠深刻著称,但这种情况显然他不会)?甚至有活该的意思?好比说你个末路人。但加了个“的”字,分量就不一样。——而我这里为什么要偏偏去掉“的”字呢?

 

 

因为这里我是开玩笑的说移民欧美的华人是末路人,这不是正式的,如果加个“的”,反而像当真了,好像他们真的是“末路人”了,事实上他们当然不是,因此,我直接说“末路人”就显得轻快,轻轻巧巧带过去,就是开个玩笑,一笔带过,不留痕迹。

 

 

好了,免得有人会觉得我在这里是显摆下我也在咬文嚼字,煞有介事,我这里声明下:绝不是这样的,首先,看过我前面几篇文章的就知道,我自知也承认我写文章有多差,天赋有多么负无穷大,人生是多么的灰暗和毫无指望;第二,我主要是为了举例说明下鲁迅的文字是多么讲究和有深意,而正好一并解释下我这里为什么会不一样,一举两得,一石二鸟(好了,不要又觉得是显摆了一下高明,我真的无语了);其三,就算我偶尔也会鹦鹉学舌讲究认真一下,那能说明什么吗?东施偶尔效颦一下能说明她美吗,她并不是西施啊,她并不美,她正是丑的很,只是知道愚蠢的偶尔效颦一下,贻笑大方引人唾骂而已!好了,我宣布,你们可以开骂我了!我文笔差,功底一毫米,偶尔还学下功夫深似海的鲁迅跳跃一下,我就是东施,我愚不可及,奇丑无比!

 

 

再来说说我那可笑的对于“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误解,自多年前,我开始琢磨这些文字的时候,就较真的把这句话理解成了我文章开头部分的那个意思了,直到今天早上,我才发现我那时是自作聪明自作多情了,这个“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就是说“生得伟大,死得光荣”的意思,就是说刘胡兰生前活着的时候做的事是伟大的,死得是光荣的,这里的“的”就是“得”的意思,我那时偏偏较真,以为这个“生的”应该是表“生她的人”的意思,把它当成了指刘胡兰的父母,看来刘胡兰地下有知可能会跟我急。而我这个错误居然保留了好多年,直到今天偶然想到这个事才恍然大悟。——“的”很多时候就是表“得”,你不知道吗?好比说“你长的真漂亮”,就是“你长得真漂亮”,一个意思,我“长的真丑”,就是“我长得真丑”。“的”跟“得”很多时候是可以互换的,虽然很多时候也是不能互换的,但在毛主席这里,就是一个意思,你为什么要生硬强迫地把它区别开来呢?你真“得”是没文化啊!你“的”有多自作聪明才会犯这种傻!

 

 

再来说刘胡兰。                     

 

 

在读到刘胡兰在反动派的铡刀前高喊“怕死不是共产党”而后英勇牺牲时,她的这一喊声在我听来是可怜的、可敬的、可叹的。十四岁的生命就这样突然的夭折,引人无限沉思。——诚然,从大的方向看,十四岁和八十四岁,没有任何区别,然而,拉近到我们这仅有的一生来看,这差别可就大了,人的一生是短暂的,也是漫长的,这曲折漫长的一生可以经历多少丰富激动人心的事,这其间的心路历程可以说多如繁星也不为过,然而,在十四岁就不得不终止,无论如何,是多么的可惜!但从历史的长河看,这点差别是微乎其微的。我们都同样和刘胡兰一样面临着人类最大的困惑与悲哀,我们的生命都是微不足道,我们都永远无法得知我们是谁,将走向何处,一代又一代的人,永远都至死都无法解开这个谜题。——死亡并不可怕,只是一眨眼的事,英年早逝,壮志未酬,胎死腹中,飞来横祸都不可怕,遗憾的是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死亡的真相,不知道我们自身的真相,也不知道未来的真相。试想,有谁能揭开这一谜底?哪怕是最聪明的脑袋,在这一点上都无能为力,而且我认为这无能为力是永远的,试问,这个谜底能被揭开吗?如果一旦揭开,这世界会成什么样子?

 

 

 

人都有一死,无论是多么智慧的头脑,装满了学问与思想的脑袋,还是多么漂亮的脸孔,多么美丽的身体,最终都一样可惜的化为黄土,这事一想起来就未免令人悲哀,然而这是我们人类共同的命运,因此,生命的底色是悲凉的;但是,就其过程来讲,却是美妙的,就像很多事情重在过程不在结果一样,生命这一总体事物,也是在于过程而不在结果。然而刘胡兰来不及体验这一过程就草草的结了局,这当然是我们为之感到遗憾的,纵然她的死重于泰山。

 

 

人固有一死,而从世俗的意义讲,我们都希望能圆满的走完这一遭,才不致太遗憾,如果能活得充分,则更加可以把生死看淡。哪怕生命中充满痛苦,或痛苦居多,可能都比极其短暂但壮丽的一生让人更可接受。

 

 

近几年我在欧美出差频繁,可以妄自托大的说比一般人看到了更多的世面,也看到了更多的诱惑,这世界诚然是美好的,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让人应接不暇,然而,人生苦短,没有人能享有一切美好,有时哪怕是两种美好。美酒如汪洋大海,但你只能取其中的一瓢饮。纵使你有条件做一万种选择,和没条件只能做一种选择甚至没有选择的人,其实也差不太多。但是,你能圆满的在这汪洋大海般的美酒浪波上航行一圈,本身也是幸福的,比那些还刚刚扬起帆来就抛了锚的当然要幸运很多。

 

 

人心也是很奇怪的,像刘胡兰那样年轻幼稚的心灵,可以说是简单的,单纯的,但一旦年岁一长,经历的事一多,这其中的心思可就千变万化,异常复杂,并且这在我看来,也是美妙的。尽管这其中充满波澜,充满痛苦,充满怀疑反复。有时,在心潮澎湃时,你似乎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不能满足,但在心态低落时,你似乎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能拥有;有时,一件极其细小的事也可以让你心灰意冷,怀疑自己,有时甚至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并且甚至是一个你自己臆断出来的小事,也会让你自省,让你对自己产生各种警惕和教训;也有时,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总会让你对世界对他人感到失望,对自己感到失望,感到怀疑,也常常会对他人误解,对自己误解,对这个世界误解;而更有时,一个极细小的事,极意外的事,就会改变你的人生轨迹,或者说或长或短的改变你的轨迹和心路历程,而这点对于我这种人生职业的选择跨度极大,尝试过太多的不同行业,而同一个行业也都尝试过太多的变动的人来说,尤其突出。——但这些对于我来说,也还都只是正常的变动,没有太过离奇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但人类的耐受力也是超乎人想象的,穷极时可以做乞丐,腾达时可以当皇帝,并且这些类似的情形可以反复出现在同一个人短暂的一生中。

 

 

这种种类似的想法,我一直就有,最近因偶然想到刘胡兰的事迹,以及最近也接触了一个做护士的朋友,更让我无限遐想。医院是人类的神圣之地,让人肃然之地,里面涵盖了生和死,血和泪,充斥着痛苦和悲惨。想想里面的各种重症老衰之人,无论其生前如何辉煌成功,如何悲惨不堪,无论他们多么聪明过人,或狡黠阴狠,最后都是痛苦缠身,意识模糊,生活无法自理,生理无法自控,最后奄奄一息一命呜呼,化为一抔黄土或灰烬。人生之路有千千万种,各种路途上的景观也大相迥异,人世间各种差别也千姿百态,但最后都殊途同归。

 

 

而这些东西,刘胡兰都无法体会和体验,她年轻的生命定格在了生命之花还没绽放花骨朵的时候,就终止了;写到这里,我这篇东西也要收尾了,海明威说结尾就像一头死去的雄狮,没什么好说的。我在写文章的时候可不单单是对结尾犯难,我是对每一个字都犯难,因为文笔实在太差。那么,不如就这样草草的收尾,就像刘胡兰年轻的生命在突然之间就戛然而止罢。也谨以这篇文章献给我们可怜可爱可敬的烈士刘胡兰。


由刘胡兰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是什么意思所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