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洲非人刘鸿柳
黑洲非人刘鸿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08,864
  • 关注人气:19,6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精简版——说说电子烟以及我与罗永浩的一点瓜葛

(2019-07-24 22:37:23)
标签:

教育

情感

时评

文化

娱乐

上篇文章,写完之后由于实在太长,我自己读完后都讨厌得不行,因此这里我不得不把它精简一下,否则我怕有的读者朋友读完受不了会杀人。回顾我那篇文字,我发现前面三章洋洋洒洒一万一千字,可以用下面三点简单概括:

 

 

一是讲了我如何从手机行业跨界表演进入电子烟,进了一家叫H的大电子烟公司,在美国跑业务;

 

 

二是讲了我在H公司后期由于公司产品不给力,看不到发展的希望,于是打起了创业的歪主意,先是在华强北和阿猫阿宝那里进购一些“高科技”电子产品卖到美国,结果差点血本无归。后是想做电子烟行业的霸主Smok的代理商,拉来在岳阳一个鸟不拉屎的城市闷声发财的初高中同学阿碧和长沙个别朋友凑了启动资金五六百万,结果因美国工作签没办下来,以及我自己想创业搞自己的公司,而取消了这个计划。再是我先后和我之前的手机老东家胥总,以及另一个手机公司老板也是胥总的朋友X总洽谈投资创业,结果谈了半年未果;

 

 

三是我贼心不死,对我心中那几款做爆款产品的创意深信不疑,还一心想创业,想继续拉老同学阿碧投资,我们自己出资创业,同时拉H公司的同事研发老大姚哥搞研发,但可惜自己搞公司我和阿碧只能筹齐两三百万资金。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研发老大姚哥会和我们一起搞吗?他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什么我要在这里着重讲他?他给了我多少好处费?另外他究竟有什么通天本事?而后他又是如何被罗永浩半路杀出,一个照面就挖走了?这些,让我为大家娓娓”粗笨地道来。 

 

 

另外,我上篇文章中前面三章一万一千字就这么被上面几句鸟话简单地概括了,我觉得实在死得太冤,其实那三章还是有一些句子我比较喜欢的,可惜实在写得太多,如果有朋友实在好奇心旺盛想去翻一翻,我当然不反对,但是如果你看完一万多字看得头昏脑胀两眼发黑口吐白沫生命垂危结果没发现什么好看的句子或段落,然后闹着要跟我退票赔钱,甚至告状起诉,那我是不会搭理你的,因为从小到大我们吃这样的亏是很多的,从来就没地方说理去,只能吃哑巴亏吞下,打落牙齿和血吞。

 

 

并且我要提醒你的是,下面这八千字也很可能是一样的情况。——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再精简,前面的文章有人说长,叫我精简,我就直接手起刀落,把那三章全部删除了,就概括为了上面几句话,后面这八千字你如果叫我精简,我又会手起刀落那就删没了。我不是什么文学家或写手,会他妈的精炼浓缩,好像整形大师一样这里跟你削一块那里给你减一点,我又没学过整形,如果你让我整形,我只会手起刀落,直接一刀将脑袋砍掉了,换上一个精简版的小脑袋,说不定眼睛鼻子都没了——所以,为了不把文章后半段又腰斩掉,你就凑合着看吧。

 

 

闲话休提,要讲姚哥了,姚哥已经在后面不耐烦了,我再不让他出场,他可能就要削我的赞助费了。

                     

 

 

姚哥和我一样,都是从手机界进入的电子烟。

 

 

 

只不过他当然比我早,因为他实长我几岁。最初姚哥是在一家有名的手机设计公司,后来曾进过中兴,随着手机行业的没落,姚哥进了电子烟。然而,据姚哥的父亲看,这是老天爷的旨意。

 

 

最初,在盘古开天辟地时女娲说,人类将来需要大量设计,于是,姚哥的祖先诞生了,到了姚哥这一代,刚好化身为设计,姚哥降生的时候,姚哥的老父亲根据上天的旨意,掐指一算,姚哥五行缺手机(金),于是姚哥先是从事了手机设计,待手机设计多年后,姚哥父亲再掐指一算,五行还缺电子烟(火),于是姚哥转而投身电子烟。据姚哥的父亲说,姚哥出生那天,大星冲日,晴天霹雳,漫天红霞,天狗吞月。

 

 

 

姚哥虽然学的是ID设计,但他对于结构设计,包材设计,雾化芯设计,等等无一不通,同时对于烟油的调试,口感,对于电子烟的质量把控,成本控制,等等无一不晓,电子烟小到一颗螺丝,一根硅胶圈,他都了如指掌,同时电子烟界的人脉和供应商等,姚哥更是丰富,因为姚哥在电子烟界混迹七八年,在几家大公司包括Smok和H公司都呆过,同时自己创过两次业,是电子烟界真正的元老,因此电子烟行业的大佬,不但十有八九都认识姚哥,并且十有八九还交情不浅。同时姚哥对于电子烟的发展历史和掌故,也是了如指掌,如果你想深入点了解电子烟,找姚哥你就相当于找到一本电子烟的《四库全书》了。

 

 

你毕恭毕敬地请上姚哥,走到店里,叫小二上一瓶啤酒,一碟花生米,一盘牛肉,说一声:姚哥,请!

 

 

——只听得狗叫了,鸡叫了,狗又叫了,鸡又叫了,狗再叫了,鸡再叫了,姚哥还是没完,在神采奕奕地和你讲到了电子烟发展的初级阶段末期。

 

 

这正是:是非成败转头空,姚哥依旧在,几度脸颊红。一打啤酒喜相逢,烟史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我们在H公司一同参展的时候,在加州我常驻的办事处,姚哥和我和几个产品经理,晚上坐在洛杉矶别墅前的草地上,我们就领略过姚哥的这一番风姿,现在想来,我们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那时正是我和胥总以及X总谈创业的初始阶段,姚哥也知道了我的想法,但他那时也已经更早的做好了准备去跟另一个手机供应链老板创业去了,因此我们没办法凑到一起。

 

 

我是在那次我们一起去美国前认识姚哥的,是通过我们共同的朋友阿庆介绍的,阿庆和我一样是负责美国市场的销售,只是他负责佛州周边,我负责加州周边,他那时跟我说起姚哥的神威,我才知道公司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因此虽然姚哥来H公司已经半年多了,但我那时才得以谋面。——因为我们基本都在国外,在国内的时间少,跟研发打交道的机会也不太多。

 

 

但那天听同样电子烟经验也比较丰富的阿庆说起姚哥,是一个如此全能之才时,我当时就震惊了,因此虽然我不是什么人才,也不是老板,但爱才敬才的心还是有的,于是当天就到公司研发那一层去拜望姚哥了。

 

 

初初见面,我抬眼一看,果然,姚哥双目重瞳,两耳垂肩,臂长过膝,目能自顾其耳,……算了,编不下去了,不开玩笑了,姚哥形貌正常,长的有几分神似许家印,看上去有点显老,该是创业操劳过多所致,姚哥又是个拼命的人,从下面您也可以得知一二。我当时对姚哥非常敬佩,我们粗粗聊了下,我就加了他微信,请了他和阿庆吃饭,并且在见姚哥前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联系他都是用尊称“您——这也是H公司的一个文化,我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后来觉得这倒也有很多好处。而公司徐总更是带头表率。

 

 

因此,姚哥对我当初的印象也是不错的。——鸿柳是蛮有诚意的。姚哥后来回忆说。

 

 

但是,正如和谈恋爱一样,诚意远没有缘分和条件重要。我在准备筹划创业时,姚哥跟一个手机供应链老板操盘去了,那老板身价几十亿,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老板;而正当我和X总洽谈无望时,已是半年过去了,那时姚哥也准备从那手机供应链老板那辞职,此时,我觉得时机又来了。

 

 

至于姚哥为什么要从手机供应链老板那退出,原因我这里只说两点。

 

 

一是太累。这种累,不是一般的加班累可比。姚哥在那的半年,基本上很少有在夜里十二点前回家的,尤其有三个月更加。跟着姚哥过去的一帮研发,陈哥是负责结构的,他说他有一个月整月没有休息一天,每天回到家都一二点了,而早上还要六点多起床送孩子读书然后上班。他对我说,姚哥更加,因为姚哥是老大,是最累的。

 

 

微信之父张小龙带领团队一个月开发微信,没有哪天是在十二点前下班,被传为工程师的美谈;姚哥也带领团队几个月没在十二点前下班,但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实在是太过普通的一件事了。

 

 

姚哥对我说,他有一个月还是两个月,具体我忘了,没有碰一下老婆。很多时候,实在太晚,都没必要回去了,姚哥就在办公室打个地铺。连续几个月的劳累,让姚哥身心俱疲,他想跳出来休整一下;能让姚哥这种西北硬汉,这种能独自一人在青海新疆骑行三个月的人觉得受不了需要休息,——这种劳累的情况可想而知。

 

 

第二个原因便是那家公司原本承诺给姚哥团队百分之十的股份,没有兑现。

 

 

姚哥是一个厚道的人。他只知道做事,不管那些白纸黑字文件条约。当初只是跟那老板口头谈了股份待遇,就过去了,什么都没签,我还提醒过他,一定要在做事前把该签的签好。姚哥还说,没事,做了再说。

 

 

姚哥的厚道这里再举一例,曾经姚哥有个哥们同事,几年前不幸出了意外去世了,留下了一家老小。姚哥跟他非亲非故,但义无反顾的每个月给那哥们家庭三千元生活费,而姚哥在深圳也是有一家老小的人,一对双胞胎儿子,全靠他一人过活,而深圳这种地方的房贷车贷,生活压力之大,人所皆知。

 

 

姚哥在那忙活了好几个月,打造了许多知名的产品和品牌,比如罗永浩锤子旗下的员工朱萧木的福禄,章晋源的灵犀,等等,可以说是个神速的造烟工厂,别的研发团队六七个人半年只能做三五款,姚哥他们可以做十几款。他们没日没夜地做。姚哥在H公司也是一样,半年时间打造了五六款大烟小烟,并且不乏爆品。

 

 

然而,就这样,姚哥还是没拿到股份,于是他心生退意。于是我趁机而入;我同时想起了痴情女子土鳖老板阿碧。

 

 

那时我大概是创业之心不死,尤其是在刚刚张罗创业但没有成功时,更是一心想要实现为止,有种像那些出门找乐子的人,一旦起了这个心就一定要找到才善罢甘休的感觉。

 

 

再加上我当时对我的那几款爆款创意非常有信心,觉得简直是神来之笔,再配合姚哥或哪个好的研发人才的话,一定能做出鬼斧神工的作品来。再加之我对我的眼光非常自信,行业里面的爆款我几乎款款都能算中,我曾跟H公司的人吹牛说,哪款产品出来能打多少分能卖多少,我看一眼就全知道了,不需要市场的检验。并且我相信我能和研发沟通配合得非常完美,我相信我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执念和不要脸不放弃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能不断地做出好产品来。同时我觉得我也能团结一批人才,发挥每个人的功效,而我无论是研发人才,还是销售人才等,资源都已经比较丰富了。至于客户资源呢?市场方案呢?那些更不用说了。——你看,一个人在无耻的时候什么话都敢说,说实话有时我还挺佩服我的胆量,这勇气除了梁静茹以外我实在不知从何而来,你再往下看就会越发清楚。

 

 

总之,我当时是以为我有很多优点的,我有一种盲目的自信:我做公司一定能做好,做的比大多数成功的公司还要成功。张五常说,任正非智商高,又用功,分析力强;虽然任正非是我深知永远不可企及的偶像哪怕万分之一,但在极度飘飘然的情况下,我以为我也分析力强,也用功,我常认为我能一眼看到问题的本质。举个简单的例子作为佐证:我在七八年前在广州一个远房表舅那时,他当时是七天连锁酒店几家店的店长,他想让我从七天基层员工做起,我那时花了一天时间看了一本有关他们七天酒店发展管理的书,当即就跟他道破了他们酒店发展的几个核心要素,当时我那表舅立刻惊道:我在我们酒店做了几年了才悟到这些,你怎么才来两天就知道了?!这样的例子我可以举一箩筐。

 

 

人都是各有优缺点的,我自认我优点不少,比如我智商250,还没跟你们说呢,怕这个不吉祥的数字吓到人。而对于我的缺点,我当然知道的比任何人都多,一把年纪了,再无知的人也会对自己有点认识;一张脸看了三十多年,也大概能看清自己长什么样了。而至于我的缺点,会不会影响运营公司,我认为,比较大的概率是看天意,只要老天不出意外,是不会有问题的。——总而言之,我那时还是认为自己适合开创一番事业的。而老朋友阿碧对我了解比较多,虽然也比较深知我的缺点,但也屁颠屁颠地赶来深圳了,他对我的格局胸怀极为相信,250的智商,更是早就领略多年,常被气得用最恶毒泼辣的语言对我展开泼妇骂街攻势,因此,此番他愿意把房子都卖了,和我一起凑个两三百万试试。

 

 

阿碧在坐上来深圳的高铁时,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说一个伟大的公司就要诞生,你的命运从此即将改变,老子将带你飞黄腾达,彪炳史册。——说这种类似的话,我是比较擅长的,因为只要不要脸就可以了。阿碧当然也习惯性地回复道:对,你的命运即将改变,老子就是来改变你的命运的。

 

 

到了深圳后,我生平第一次破例地请一个人洗脚唱歌,充会员卡,并带他在深圳繁华的地带转转,刺激这个土鳖。在观光旅游的车上时,我们坐在二层前排,看福田罗湖的风景,期间我们为一些成本调查和公司发展主要因素次要因素等问题有了些分歧,我和阿碧用家乡话激烈地争吵,全然不顾公交车上其他人,正好他们也听不懂,——那阵势,我觉得我们俨然是两个伟大公司的高管,甚至是伟人争论治国救世方针一样,——当然,主要是我;阿碧我始终觉得他智商一般,也就半个二百五,虽然他优点也多,有时我也会听他的。我想起了我大学时跟一个高中老同学借钱,他打了我五百,后来我一时只能还一半,于是跟他说,我打了你一个二百五。他立马说,我那天打了你两个二百五。可见他也认为我的智商是他两倍。

 

 

阿碧来了,姚哥呢?姚哥那时虽然缘分有了,但刚刚说了,恋爱还需条件。

 

 

——姚哥这老女子死活不肯过来,说你们这两三百万,打下去一下子就打水漂了,连冒个泡都不会有。姚哥之前也创过业,他深知这种情况的风险极高,因为这点钱只够做两款产品,只能一次成功,不能失败,并且还要一次就做成爆款,而这种可能性,他认为是鸭蛋。

 

 

姚哥反复说,不是对我的创意没信心,也不是对他的能力没信心,是电子烟行业没那么容易,也没那么好运,过去门槛低,可以这么搞,现在门槛高了,不能这么胡来。并用他血淋淋的失败例子作为我的反面教材,说,你的今天,就是我的昨天。我当然不能学余华那样顶撞尊敬的姚哥,说,我的明天,不会是你的今天。我只能再好言相劝,但姚哥却对我唱起了一首王菲的《执迷不悔》,说把这首歌送给我,也代表他。

 

 

无奈我说那我们请其他的研发人员,我不是还带过几批研发给X总看过吗?我相信我可以把他们调教成姚哥,像华为人所说,一个好的公司好的领导能培养出优秀的设计师。可就算研发到位,其他的岗位也要招人啊,这时我又问姚哥,姚哥又说了一句经典的打击人的话:你这种小公司招人,人家走进来看到你三张桌子,扭头就走。

 

 

我把这情况说给阿碧听时,阿碧受我洗脑影响已久,笑嘻嘻地说,要是我我可能不会,我会先问下这小公司待遇怎么样,有什么样的发展,如果不合适再走。

 

 

然而最后可惜而可笑的是,我们的这一创业大计还在襁褓中就夭折了,因为我们在最后打探电子烟开模成本时,有几个同行提供了错误的信息,说两款产品大烟小烟光开模就要一百多万。——这个说法其实也是正确的,有的开模贵,有的开模便宜,我之前打探到的是便宜的开模,只需要五十万。那现在听到开模费要这么高,并且很多人还说不一定能一次成功,如果不成功那得开第二次模,修模或重新开模等等,总之这吓得我们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心想这两三百万可能光开模就开完了,而产品研发还需要时间和开支,还有备货等等,说不定到时产品还没做出来钱就烧光了。

 

 

于是考虑再三,我主动跟阿碧说取消这个计划算了,风险太高,房子还是不要卖了;让它再涨涨价。

 

 

这么折腾了一下,加之前文说的想做Smok的代理商,和手机老板反复谈拉投资未果等我已渐渐死去了创业之心,原本有点复苏的心又重归于麻木沉寂。而且这么虚耗空耗了这么久以后,我急于找个工作上班,只花了一天时间更新简历,投给一个猎头,第二天就面试了。

 

 

面试的是一家叫做K的老牌电子烟公司,老板严总正好准备开创一个自己的新品牌,于是拉我过来操盘,并说可以给我们团队百分之三十的分红,随后很快兑现为股份。我一听,这不跟创业一样吗?我当时立马就答应了下来,几乎是用脚趾头做的决定,马上就上班了,也没有再去任何大公司面试。原本其实我在电子烟行业折腾了两年来,认识的大公司老板也不少,但当时创业的心死的还不够硬,我还想尝试一下。

 

 

我的那些创业理念,好产品创意,我觉得正好可以在K公司实施开来严总也全力支持。我当即准备组建团队。

 

 

此时姚哥已经正式决定要辞职了,一切都摊牌了,且研发和销售他也要各带走一个,这销售就是电子烟经验比我还丰富的阿庆,研发是结构工程师陈哥。都是我们在H公司的老同事。——话说回来,H公司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电子烟界的黄埔军校。

 

 

于是,我们的缘分似乎又来了。

 

 

那段时间,我不停地说服姚哥过来,以及陈哥,阿庆等其他精英,其中最关键的是姚哥,因为姚哥一来,大家都觉得产品有戏了,那么公司才可能做大,品牌才可能做强,而我们这一帮兄弟都是哥们,大家是能够团结一致,互相配合好的,我觉得我们是有可能成事的,因此虽然K公司不大,实力不强,但如果有一帮人辅助的话,是有可能做大的,而且K公司也好歹有十年的电子烟基础。

 

 

其他兄弟都好说,大家都说看姚哥的意思,但姚哥实在太难动,因为挖他的公司太多,而K公司给出的待遇就算勉强能和其他大公司比,但公司平台是远远比不了的。因此,那段时间我不得不两头做工作,先是跟严总备述姚哥如何神威,再是跟姚哥力陈其他公司的缺点,K公司的优点。严总对我言听计从,四顾茅庐,和姚哥洽谈四次,每次都答应姚哥不断更改的待遇要求。恨不能把公司都给他算了。

 

 

在我的极力斡旋下,姚哥终于答应了年后过来入职,拒绝了几个电子烟大公司,以及大的电商平台,包括一些网红品牌,和想要求姚哥回归的H公司。于是乎,其他兄弟都答应过来了,有的年前甚至就已经过来了。阿庆对我的苏秦张仪般纵横捭阖的说服能力非常佩服,说没想到我能在这种情况下说服姚哥。我跟他戏称,这可能是我人生有史以来最大的成功。

 

 

当是时,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齐有孟尝君,……,等等,怎么回事,我怎么背起史记来了?看来生活的磨损已经让我的神经有点不太正常了,姚哥和众兄弟的过来让我有点失去理智了。还好马上就过年了,我平缓一下心情,准备年后等着众兄弟归位,好好干一场。

 

 

——这一年,我们过了个好年。我和严总在大年三十发信息,提前庆祝我们来年业绩的突飞猛进。我和众兄弟们在群里预祝我们的辉煌和成功。我们期待电子烟界留下我们这么一段美谈佳话,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伟大的上市公司冉冉升起。

 

 

然而正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不测之锤。

 

 

没想到过完年后,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此时,标题党中的引人夺目的名字出现了。

 

 

年后我到公司一星期后,姚哥已经正式办完离职,就要过来了,前两天还跟严总打招呼,说休息几天就到岗。众兄弟们也都跃跃欲试。突然之间,平地一声雷,——这天,我和严总坐在深圳宝安的办公室,猛然间,只听得一阵地动山摇,——8.9级大地震发生了,福永沙井这块电子烟的宝地突然坍塌了,沉入了深圳湾无边的海底,我和严总被海浪冲得晕头转向,急急之中,我们抓住一根飘来的稻草,保住一条残命,惊喘未定,我们抬眼看看周边是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一个头大如山,鼻孔如洞,浑身漆黑,身长万丈的怪物一步步沉重地走来,那吨位足足有亿万吨之重,——那地震就是他引发的,——他便是传说中的牛魔王罗永浩。

 

 

再一细看,只见他身穿一件万年不变的黑衬衫,左手持一柄钢叉,叉头插着一个黑色的方方正正的手机,手机边缘隐隐透着一条红线,似有似无,若隐若现,右手拿着一个巨大的锤子,大有一种看谁不顺眼就锤谁的阵势。那样子把我们吓坏了,我们知道大势不妙,深圳的电子烟界要引发一场震动了。而且我们万万没想到,我们这种小公司也会受到波及,他原本的目标是大的对手,但是他一伸手之间,就居然先把我们的姚哥一把夺走了。——而他却还浑然不知情,根本不知道姚哥和我们的关系,根本不知道我和严总去年是费了多大的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姚哥和众兄弟组建到位的,当然,我们这九牛之力哪能和他这牛魔王比?他只一个照面间,就把姚哥带走,并且完全不问姚哥原本意欲是去到我们公司,那姿态,大有一种我消灭你,与你无关的气魄。

 

 

其实姚哥后来选择去罗永浩那里,我也是支持的,姚哥也没想到年后罗永浩会杀出来,之前拒绝了那么多大平台的诱惑,但罗永浩这个,实在是把持不住。而我们众兄弟也认为,罗永浩名气太大,跟他做是有希望的,他的公司和品牌是可以做大的,我们作为兄弟,不能自私地留住姚哥不放。姚哥和罗永浩去洽谈的时候,我跟阿庆都是随行护送的,只是我们还有一个小心眼,便是私下里一睹罗永浩的芳容,甚至想一亲芳泽,结果第二个龌龊下流的想法没能得以实现。

 

 

还有什么办法呢?——姚哥走了,阿庆于是也动摇了,随后去了一家知名的互联网电子烟公司,陈哥来了一段时间也走了,被另一家互联网公司挖走,其他兄弟也是,零零散散地散落在各大公司,严总这边,只剩下我和最初过来的兄弟在苦苦支持。

 

 

然而,虽然挖我的大公司也是很多的,并且谈好了待遇,虚位以待,但我是不能走的,有次我们众兄弟一起喝酒,几个兄弟还借着酒兴,义正辞严地跟我说我要铤住,而我还没跟他们说有公司在挖我,只是他们察觉了这个苗头。——但我当然也是不能走的,严总还不错,公司也不至无路可走。K公司年后也出了几款还不错的产品,并且有各类其他老产品在支撑,因此,我也打算带着它们再跑一跑美国。

 

 

印着高大上的头衔,打着股东的名义,我带着一堆不是姚哥设计的产品在美国东南西北到处招摇撞骗,花了两个月时间跑遍了全美所有大客户,把他们的实力,家底,癖好都摸了个遍,包括内裤颜色,——加州的是橙色,因为那里的阳光万年不变,布法罗是白色,因为那里终年积雪覆盖,也或者说那里是个有如白色麦加般的城市,因为那里有个最大的客户每天等着电子烟的从业者们去朝圣,纽约是黄色(原因不详),佛罗里达是蓝色,因为那里有美丽蔚蓝的海洋,德州必须是红色,那里民风彪悍,人人配枪,芝加哥呢?好像颜色都用光了,那就绿色吧,“据说“那里的客户老婆跟人跑了。

 

 

以前做手机时,我主要是在欧洲跑,跑遍了欧洲十六个国家,做电子烟时,主要是美国,无论在哪里,我都是独自一人,左手牵着一只黄,右手擎着一匹苍,腰间别一只死耗子,冒充东方猎人,和一个又一个的客户洽谈聊天,露出狡猾的猎人特有的温和和蔼笑容。而这次在美国,虽然原本产品并不满意,公司实力也大不如我预期,但没想到倒也出乎意料的获得了不少猎物。

 

 

回国后,和姚哥等兄弟吃饭,大家庆贺我取得的一点成果,认为我能支撑下去,可他们哪知道,没有优秀的研发,没有充足的人才,公司怎么能做大?而研发不到位,我心中的爆品创意也没法实现,不是每个研发都能做出好的产品,而如今电子烟人才又稀缺,各路资本蜂拥而至,人才供不应求,要得到像姚哥和兄弟们这样的研发销售精英,谈何容易!因此,我们只能在急流里摸着石头一步步小心过河,慢慢行走,根本没法走快,只能一步步艰难探索,费力前行。

 

 

姚哥说,罗永浩准备开发布会,其电子烟品牌在京东上已经名列第二,我想象着接下来我们伟大的龙哥穿着万年不变的黑衣服站在德云社的舞台上开着笑声不断的发布会,神采飞扬,唾沫横飞,而俗话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怎么能知道他这一把火一放,烧到了我这池子里的小鱼呢?他在发布会上露出和蔼开心的笑容的时候怎么会知道下面还有一个我在电脑前满含着泪水,却还默默地为他的发布会点赞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