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纸黑字
白纸黑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29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夏商周断代的再思考(二)殷商断年

(2015-03-24 21:04:02)
标签:

文化

杂谈

历史

                                        徐   

       一、殷末三王。

       关于殷后期诸王王年考证,“夏商周断代工程”《简报》已给出初步结论,因为是以甲骨日月食及周祭材料为基础,所以大致年代还是可行的。如:通过周祭,考虑到建正,帝辛元年可定为:前1101、1096、1091、1085、1080、1075、1070、1065、1060;帝乙可能元年为:前1106、1101、1096、1091、1086、1080。研究者一般都取前1075年为帝辛元年,则帝辛在位四十六年,似太长,考虑到文王受命的年代,则取前1070年为帝辛元年更佳,这样帝辛在位四十一年(前1070-1030)。

       《书•牧誓》载:“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逸周书•克殷》也载:“殷末孙受,德迷先成汤之明,侮灭神祗不祀”。由此可知帝辛不祀先帝神明,当是其昏乱之始。今考之周祭,其元到十一祀周祭祀谱清晰,则其昏乱当在其后。再,后出文献如《帝王世纪》作33年,其定帝辛二年纳妲己,显与《牧誓》“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年代不附,失之太早。而今本《纪年》的52年之说,以帝辛九年获妲己,在年代上与《牧誓》不违,但其延伸了文王受命和武王克殷的年代,故而在年代排列上,明显失之过长。以其昏乱之后有一系列荒淫残暴之事和一系列征伐,所以定其在位四十一年还是可行的。另有今本《纪年》的“五星聚”支持这一年代,详后。

       至于帝乙,过去由于黄组卜辞与商末铭器有被释为“廿祀”的资料六条,曾被分为三个系统,对应末三王,如此殷末三王都在位二十年以上。今由学者考证,过去有几条“廿祀”的“廿”,应该释为“曰”,即意元祀。那么其他有可能是“廿祀”的资料,如历日不恰,拙以为放入武乙和帝辛世最好。至于“断代工程”定帝乙为26年,从现在认为是帝乙周祭材料中,只有二祀到十祀的祀谱来看,当失之过长。又考虑到文王的在位年限(50年),则定帝乙在位十六年,即前1086-1071年,这也与帝乙二祀至十祀的祀谱密集的情况大致相合,若定21年或26年,则其间那么多年不见周祭祀谱是很奇怪的。

       文丁的周祭情况还不十分明确,主要是文丁到帝乙之间周祭是否连续,再便是无法准确区别出文丁的周祭材料。但据徐凤先女士的《商末周祭祀谱合历研究》,其对原文丁、帝乙材料有矛盾的几条卜辞重新分组研究,得出了可能的文丁组材料,虽未明确文丁可能的元年,但我通过考历加之殷历大致的建正(建午前后),得文丁可能的元年第一组为:前1097+5N和前1096+5N;第二组为:前1095+5N(其中5N为历日周期倍数,可以为“0”)。 但如果“廿祀”的资料释读不误,则文丁在位二十年以上也是可能的。因为第一组与帝乙周祭相合,故以第二组当文丁周祭祀谱是合理的选择,则文丁元年为前1095+5N。以上结果只是推测,所以关于文丁的年代,还得利用文献来确定。

       关于可考文丁年代的文献,有古本《纪年》载:“十一年,周人伐翳徒之戎,捷其三大夫”;“文丁杀季历”。据此可知季历死,文王立当在文丁十一年或后。又《书•无逸》载:“文王受命惟中身,厥享国五十年”。从文王卒年(前1039)上推五十年,知文王元年在前1088年,在帝乙元年(前1086)前二年,则周王季历末年当前1089年。古本《纪年》有“(文丁)十一年,周人伐翳徒之戎,捷其三大夫”的记载,则“文丁杀季历”必在其后。今本《纪年》记文丁“十一年,周公季历伐翳徒之戎,捷其三大夫,来献捷”,接下便为“王杀季历”,意即皆十一年事,恐不确。以前1095+5N为文丁元年,文丁元年在前1100年,则文丁十一年季历伐翳徒之戎来献捷,“既而执诸塞库,季历困而死”,其被困而死已在明年。

       综上,文丁在位十四年(前1100-1087)。今本《纪年》作在位十三年,明显是因为《通鉴外纪》等作在位三年之故,而古本《纪年》又有十一年事,故在三年之上加了十年。如其定沃丁19年,便因《外纪》等作29年;定太庚5年,便因《外纪》等作25年;定外壬10年,便因《外纪》等作15年;定沃甲5年,便因《外纪》等作25年,等等,都是在宋文献基础上的整十整五加减,因而并不可信,不值多辩。

       二、盘庚迁殷及其后各王可能之年代。

       盘庚迁殷到商亡的总年数,《史记•殷本纪》正义引《括地志》之所引《纪年》作“七百七十三年”,明显误,大多学者据理校为273年;日本泷川本及武昌书局翻印王廷喆《史记》刻本作“二百七十五”;金陵书局作“二百五十三”,今中华书局本从之。三说之正误,于现存之文献,很难确定,取舍皆在个人所定王年之间。但从人之生寿等自然条件来考,盘庚至帝辛十二王八世,30年为一世,则在240年左右,除去盘庚迁殷之前年数和帝辛非自然死亡等因素外,以理定则253年最合,今暂从之。

       则盘庚迁殷在前1282年。

       如果文丁在位年可行,则迁殷至武乙末年为182年,凡九王。由《书•无逸》可知,武丁为59年,祖甲为33年;又由古本《纪年》,知武乙在位35年或以上,暂从今本《纪年》作35年。又,《帝王世纪》武乙作3年,帝乙作37年,帝乙疑与武乙混淆。按理皇甫谧是无由看到《竹书纪年》的,他所搜集的可能是当時少数存在的残缺王年资料,通过自己再组合而得,从他拟定的两个西周年谱多有不同,并说“周自共王至夷王四世,年纪不明”,而《帝王世纪》又有共懿孝夷年可知,他进行了再组合,但没有参考《纪年》的懿王三年说,因此肯定他没见过《纪年》。《纪年》的出土与皇甫谧卒只三年差,《纪年》的整理还未完成。因此《帝王世纪》有其一定价值,但需分析采用。

       另,《广弘明集》卷十一引陶弘景的《帝王年历》有:“殷汤治十三年,外丁(当作外丙)治三年,仲壬治四年,太甲治十年,沃丁治十三年,太戊治十年,外壬治三年,沃甲治四年,盘庚治九年,小辛治七年”的记载。或有后来补入“武乙治四年,祖庚治七年,祖乙治十年”,于王顺序来看,当不是引自《帝王年历》,更象是宋后补入。因为“武乙治四年”明显与古本《纪年》武乙三十五年事相违,而《册府元龟》武乙正作四年,“祖乙治十年”也是后出的十九年遗漏一“九”字,或小乙之误。陶弘景之姪陶翊所撰《华阳隐居先生本起录》说:“先生所撰,记世道书,名目如左…《帝王年历》五卷,起三皇,至汲冢,竹书为正,检五十家书历异同,共撰之也”。因此上引当基于古本《纪年》。由《帝王年历》,知盘庚9年,小辛7年。如此只有小乙、祖庚、康丁、廪辛四王,加之盘庚迁殷是其在位的第几年无考,即便是元年,以上五王总计在位143年,那么小乙等四王当不得少于39年。

       小乙在位年现存文献中的有今本《纪年》10年说,《太平御览》引史记的20年说和《外纪》21年说。以阳甲至小乙四王为一代,今本《纪年》的10年虽大有可能是《御览》20年的整数加减,但较近实际。

       祖庚有今本《纪年》11年说,《御览》引史记等的7年说。这里取《御览》的7年说。

       廪辛在位年有今本的4年说与《御览》引史记的6年说两种。由于廪辛不见入周祭祀谱,有人怀疑其不曾为王,但古本《纪年》载:“冯辛(即廪辛)先居殷”。则廪辛曾为殷王是不容怀疑的,可能是缘于某种政治原因而倒台,因不得入周祭。因此其在位年也必定不太长久,所以4年或6年还是可从的。卜辞有“兄辛岁,亩御,各于日ロ”(三二,四八四),或谓即康丁時物,兄辛即廪辛,未冠谥字,大概与未入周祭有关。

       康丁则有今本的8年;《御览》引史记的31年;《册府元龟》的21年说;《帝王世纪》的23年。以廪辛与康丁为兄弟,和《帝王世纪》所搜集的可能是当時少数存在的残缺王年资料,则23年说较优。

       现就以上分析,列盘庚后诸王可能年代如下:

王号

在位年

年数

备注

盘庚

前1287-1279

9年

阳甲弟。六年迁殷。《御览》引28或18年(简称引)。《陶公年历》引古《纪年》9年(简称引古)。

小辛

前1278-1272

7年

盘庚弟。引21年,今《纪年》3年(简称今)。引古7年。

小乙

前1271-1262

10年

小辛弟。引28年,《外纪》21年,《通志》20年,今10年。

武丁

前1261-1203

59年

小乙子。《无逸》59年。

祖庚

前1202-1196

7年

武丁子。引7年,今11年。

祖甲

前1195-1163

33年

祖庚弟。引16年,《无逸》33年。

廪辛

前1162-1159

4年

祖甲子。引6年,今4年。

康丁

前1158-1136

23年

廪辛弟。引31年,《册府》21年,《外纪》6年,今8年,《帝王世纪》23年。

武乙

前1135-1101

35年

康丁子。《帝王世纪》3年,《册府》4年,今本《纪年》35年。

文丁

前1100-1087

14年

武乙子。引3年,今13年。古本《纪年》11年上,今考周祭拟14年。

帝乙

前1086-1071

16年

文丁子。《帝王世纪》37年,今9年。引古10年,今考周祭拟10年。

帝辛

前1070-1030

41年

帝乙子。《帝王世纪》33年,《册府》32年,今52年。今考周祭拟46年。

 

       三、盘庚之前诸王。

       要考证商前期诸王年代,就现在条件恐有相当难度,甚至于现在根本还不可能!因此我们还需借助于古文献的记载。在这方面,尤以古本《纪年》为重。所以在考古材料缺乏的商前期和夏代,要想编排出比较可信的王年,便不得不利用各种资料,包括唐宋诸儒关于先秦的著述,来进行一系列近乎数字排列的游戏。

       在进行王年排列之前,必须首先拟清商灭夏的具体年代。

       1. 商灭夏的年代。

       古本《纪年》载:“汤灭夏以至于受,二十九王,用岁四百九十六年”。这段记载关键有两点:即“受”与“二十九王”。

       关于“受”,历来有两种认识,一是以“受”为帝辛(即纣、受)名;一是以“受”为文王受命。

       在第二节中我已经论述,从《殷历》商元年到西伯称王改正朔,刚好是496年,与《纪年》之说相合,则商积年算至文王称王止,可能是当時通例。因此《纪年》关于商积年,也是战国時的流行说法,当可信从。这样“受”是指文王受命,便相当明确了。而文王受命我们是定在前1040年的,那么前推496年,则汤灭夏当在前1536年,至武王灭殷,商积年当为507年。这里发现一个有趣的问题,即今本《纪年》商积年为508年(以灭夏次年为商元),与此只两年之差,倒是有些意外!

       以公元前1536年为灭夏年是否可靠,我们不妨检验一下。

       《汉书•律历志》引《世经》:伐桀之岁…岁在大火房五度,故《传》曰:“大火,阏伯之星也,实纪商人”。对于“岁在大火”,只见于《世经》,因此其可信度当大打折扣。但也不妨检验一下其是否也如“岁在鹑火”一样,是根据战国已知的伐夏年代,用当時的岁之所在,按12年一周逆溯的岁星所在呢?考前403年、前391年皆“岁在大火”,以此按12的N倍逆溯,最接近的大火年为前1531年,因此可知伐夏年“岁在大火”,并非如“岁在鹑火”一样是战国人的说法,它只是刘歆的说法。

       我们再用《世经》的岁星144年超一辰的说法,《世经》说“汉元年太岁在午”,则为鹑首,逆溯正得前1536年为大火年,不知是巧合还是有其他原因。然我认为只是巧合,因为刘歆的商积年为629年,比实际多了122年,所定灭夏年前1751年也比实际早了215年,因此只能说是巧合。再者,所谓“大火,阏伯之星也”的大火,并非岁名,而是指大火星,属二十八宿之东方苍龙七宿的“心宿二”。相传自颛顼帝时,便有人专门观测此星以确定季节。故刘歆将之与岁名的大火张冠李戴了。

       又,《殷历》载:“当成汤方即世(即崩),用事十三年,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终六府首”。成汤十三年乃前1524年,是年十一月十一日壬戌日冬至,十三日即为甲子,冬至误差二日。《殷历》乃战国历家所推,有二日误差属于正常范围。但作“甲子朔旦冬至”,则必误,非朔明矣。即使以刘歆的前1740年为汤崩年,其十一月十五日乙丑冬至,也非朔,故“朔”当是误书。

       关于“二十九王”的说法,则又与甲骨周祭祀谱所列合,其为:

       大乙、大丁(未在位)、大甲、卜丙、大庚、小甲、大戊、雍己、中丁、卜壬、戔甲、祖乙、祖辛、羌甲、祖丁、南庚、阳甲、盘庚、小辛、小乙、武丁、祖己(未在位)、祖庚、祖甲、康丁、武乙、(文丁)、(帝乙)、(帝辛)

       以上括号者为周祭祀谱所未到者,自大乙(汤)至帝辛凡29人,因为太丁和祖己曾为太子,故地位等同商王而受祭。

       而《纪年》所列商王则为:

       汤、外丙、仲壬、太甲、沃丁、小庚、小甲、太戊(见《陶公年历》引古《纪年》)、雍己(或列太戊前)、仲丁、外壬、河亶甲、祖乙、(祖辛)、开甲、祖丁、南庚、阳甲、盘庚、小辛、小乙、(武丁)、祖庚、帝祖甲、冯辛(即廪辛)、康丁、武乙、文丁、帝乙、帝辛

       以上括号者为《纪年》所不载或因残简而不备者。共有二十八王见载,因为武丁是可以确定的商王之一,而祖辛又见于周祭祀谱,则共有三十王,故《纪年》所谓“汤灭夏以至于受,二十九王”可能是未计帝辛。而仲壬、沃丁、廪辛三王不见于周祭系统,有学者因此认为他们未曾在位为王,这恐怕与实际不合。他们应该是因为某种政治原因,才被排斥在周祭系统之外,而不被商王室认可的。但《纪年》是战国史书,只是据史而录,其与周祭是风牛马不相及的,故它才不管周祭认不认可。因此那些据周祭便认为三人不曾为王的学者,是将史与祭等同了。又因《纪年》尊西周王室,他们不以周文王曾为纣臣,故不计帝辛于商王之内。因此《纪年》关于帝乙死后至文王受命前怎样纪年,还是个问题,因为在所辑古本《纪年》中,还未见一条以帝辛年纪年的。这点只是假设,也许以帝辛纪年与承不承认其正统在先秦根本不是问题。

       综上可知,虽然《纪年》与周祭都有“二十九王”的说法,但其性质却是截然不同的,因此我们不能将这两个“二十九王”划上等号。

       2. 诸王年代的文献记录及简要分析。

       (1)汤

       《韩诗内传》:“汤为天子十三年,百岁而崩”。今本《纪年》作十二年,而《新唐书•历志》引《大衍历议》:“成汤伐桀,岁在壬戌,其明年,汤始建国为元祀”。则汤十二年与十三年只是计算的起点不同,实为一样。

       如此则汤在位十三年,即前1536-1524年。言其“百岁而崩”,当是后世传说夸张的结果。

       (2)太甲

       关于太甲在位年有两个问题:

       其一:《孟子·万章上》说:“伊尹相汤以王于天下,汤崩,太丁未立,外丙二年,仲壬四年。太甲颠覆汤之典刑,伊尹放之于桐。三年,太甲悔过,自怨自艾,于桐处仁迁义,三年以听伊尹之训己也,复归于亳”。《殷本纪》大致相同。而《史记·正义》则说:“《尚书·孔氏序》云:‘成汤既没,太甲元年’,不言有外丙、仲壬。而太史公采《世本》,有外丙、仲壬,二书不同。当是信则传信,疑则传疑”。古本《纪年》也说:“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于桐,乃自立也。七年,王潜出自桐杀伊尹”。那么太甲是继汤而立,还是即仲壬而立呢?

       其二:《殷本纪》的:“伊尹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和古本《纪年》的:“七年,王潜出自桐杀伊尹”,到底是伊尹摄政还是自立呢?太甲处桐,是三年还是七年呢?

       据甲骨周祭祀谱,商前期被祭祀的五位王依次是:大乙(汤)-(太丁)-大甲-卜丙(外丙)-太庚。因为太丁是汤的太子,未立而卒,所以还不能算是商王,但根据商的宗法制度,太子即使没即位,依例要入祀典受祭。现祀谱太丁之后是太甲,按商王先即位先受祭的原则,汤卒后应该是太甲即位,太甲之后才是外丙,然后是太庚。这里面没有中壬和沃丁,而且到目前为止,甲骨卜辞中也没发现这两位王的名字。董作宾“疑南壬即是中壬”;郭沫若以为甲骨“芍丁此片仅见,以沃甲作芍甲例之,则此乃沃丁也”。陈梦家以为芍丁为父丁误释。

       既然太甲当是继汤立者,那怎样解释《孟子》与《书序》的矛盾呢?

       常玉芝在《太甲、外丙的即位纠纷与商代王位继承制》一文中认为:外丙本无为王的可能,是因为太甲即位后“不尊汤法”,被伊尹给放逐于桐宫,因而以外丙代其位。《史记》记外丙在位三年,正与伊尹放太甲于桐宫三年数相符。

       这种解释虽然比较合理,但因为古本《纪年》有“太甲唯得十二年”的说法,与《陶公年历》引“太甲治十年”说相近,则可知“十二年”与“十年”是包含与不包含被放桐宫三年的关系。而常氏的解释是明显将外丙在位年包含于太甲年内了,这与古本《纪年》伊尹放太甲而自立(非立外丙三年)存在着矛盾,也与周祭外丙受祭存在矛盾(因为若外丙年包含太甲年内,则等于不承认外丙)。所以常氏的这种说法,只是合理而不合情。

       个人认为《殷本纪》的记载还是可信的,即太甲虽然是汤的嫡长孙,但其時年龄当不太大,加之商立国未久,根基未稳,需立长君而定国本。故汤病逝前,肯定便指定年长的儿子外丙暂摄政,以俟王太孙有能力当国時传位于太甲,伊尹作为卿士辅佐外丙(如鲁隐公,摄政亦独立纪年)。只是汤没料到外丙只干了三年便死了(《史记》《陶公年历》引皆作外丙三年,则二年说当误),这時理应太甲正位,但伊尹为了商的基业,依然承汤立长君之意,立了外丙弟仲壬,因此太甲心中对伊尹和这个叔叔是有怨恨的。不料仲壬也是个短命王,伊尹只能依宗法立太甲,并作《伊训》等三篇。太甲因早有怨意,加之年轻人逆反心里,所以“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殷本纪》),伊尹又作《太甲训》,并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于是放太甲于桐,宗制之下已无可立者,便自己干起了王来,并且指定太甲子沃丁为将来继任者,这是因为其父还在,以宗法只能当准继承人,故而沃丁后来给伊尹平反,“以报大德焉”(《帝王世纪》)。这事应该发生在太甲四年,三年后,太甲自桐潜出,而杀伊尹。太甲不承认伊尹的四年,而称太甲七年,其实太甲真正不在位只五六两年。所以引古本《纪年》者说:“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于桐,乃自立”,只是对太甲七年自桐潜出杀伊尹之事由的概说,并非是仲壬崩即放之。《琐语》载:“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乃自立四年”,也是简约记叙,“四年”当指从太甲四年到七年,实三年,即《殷本纪》三年说之源。

       太甲不承认仲壬,因不准其入祀庙。也对伊尹篡立的四年不予承认,并对自己曾为准继承人的儿子沃丁也有疑虑,所以后来沃丁即位,肯定釆取了非常手段。因为沃丁是伊尹指定的继承人,加之伊尹的所作所为并无大过,甚至是基于商的基业,故而沃丁立后第八年即给伊尹正名,重新安葬。《帝王世纪》载:“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余岁。天雾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礼,祀以太牢,亲自临丧三年,以报大德焉”。以上记载只是对伊尹重新安葬并平反正名的误解,以为伊尹卒于此年。

       沃丁死后,太甲的另一子太庚(《纪年》作小庚)即位,他遵循太甲的原则,不承认仲壬,也不承认沃丁的商王资格,所以周祭中仲壬和沃丁便被永久排除了。太甲是汤的正统继承人,王位一开始便是他的,故外丙虽是以汤命摄王在先,排位也只能在太甲之后。所以殷人的周祭祀谱便这样确定了,伊尹也就一直保留在殷人的祀典里。《吕氏春秋·谨听》载“三王之佐,其名无不荣者,其实无不安者,功大也”,三王便应是汤、外丙、仲壬。

       现在还有许多学者认为,在卜辞中,有大量祭祀伊尹的卜辞,甚至与汤同受祭,因此古本《纪年》载伊尹被杀和“乃立其子伊陟、伊奋,复命其地之田宅,而中分之”不可信。因为既然杀之便不会在卜辞中被大量祭祀,也不会复封其子。但这样的认为亦是将史与祭绝对化了,如后世祭蚩尤,若不清楚祭蚩尤的原因,在我们看来便是极不合理的。现在我们知道其受祭的环境,便没有谁会认为不合理。所以,伊尹被祭祀我们也要作如是观。再者,伊尹被杀并不表示封邑被剥夺,中分其地而封其二子是太甲削弱伊尹势力的表现。另外古有不绝其祀之义,所谓“灭族”是三代之后的产物(关于这段史实,可以参读张光直的《谈王亥与伊尹的祭日并再论殷商王制》一文,其商王二系说或许是这段历史的最好注解)。

       《史记》以太甲为太宗,这样看来当误,其复位至卒仅五年,决不会有称“宗”的建树,当如太戊为中宗一样,仍《史记》之误。

       另,《陶公年历》载:“外丙治三年,仲壬治四年,太甲治十年(不包伊尹篡立),沃丁治十三年”。则可知外丙至沃丁的绝对公元年为:外丙3年(前1523-1521);仲壬4年(前1520-1517);太甲12年(包伊尹篡立)(前1516-1505);沃丁13年(前1504-1492)。

       (3)太戊 祖乙

       因为《无逸》有“肆中宗之享国,七十有五年”的记载,但中宗是哪位商王,史载分岐。《殷本纪》以太戊为中宗,古本《纪年》则以祖乙为中宗。因此确定太戊和祖乙谁是中宗,便确定了谁在位为75年。

       考之卜辞,称中宗者,则为祖乙,如:

       中宗祖乙、祖甲、父辛。(《屯南》2281)

       其用自中宗祖乙,王受有佑。(《合集》26991)

       其至中宗祖乙祝。(《合集》27239)

       可见为中宗者当祖乙,而太戊在甲骨文中不见称中宗之辞。

       但亦有学者认为文献中的“大(太)宗”、“中宗”和甲骨文中的“大宗”、“中宗”可能为不同的概念和名称,这种说法还是可以考虑和求证的。至少在甲骨文中还有“小宗”,和“大宗”一样,都是祭祀祖先的场所,不是庙号。但因为“中宗祖乙”是连称,所以至少我们可以认为殷人是承认中宗即祖乙的,加之文献有《纪年》为证,中宗为祖乙庙号当没问题。而太宗太甲和高宗武丁,因不见于甲骨卜辞,可能是帝辛后期的追尊。至于太宗所属当为太甲和太戊(见今本《纪年》小字原注)中的谁?倒是倾向于太宗为太戊的说法,因无关本文,故只提出。

       综上可知,《无逸》所言之中宗,当为祖乙,故在位75年者,亦当是祖乙。从另一角度讲,也能证明《殷本纪》之误,从卜辞、文献我们可知小甲、雍己、太戊三王乃一代,若太戊为中宗,三王以最少的今本《纪年》在位年计算,则太戊卒時,三王共在位104年。这于人的生寿规律来看,是极不可能的。若以周祭雍己在太戊后,则雍己卒時至少当105岁,而太戊当93岁以上,可见太戊非中宗明矣。另,《陶公年历》便有“太戊治十年”的记载,也可佐证中宗非太戊。

       《殷本纪》雍己即位在太戊前,而周祭祀谱在太戊后,因为辑本《纪年》没有太戊任何记录,所以我们当以周祭祀谱为准,即小甲、太戊、雍己、中丁(太戊子)为序。其后“九世之乱”自中丁始,也说明中丁当取位于雍己。

       (4)九世之乱

       《殷本纪》载:“自中丁以来,废適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之乱,于是诸侯莫朝”。

       “九世之乱”是指雍己死后,太戊子中丁重新取得王位,到阳甲这段時间内所发生的王位之争。其间有太戊子中丁及其弟外壬与河亶甲;河亶甲子祖乙;祖乙子祖辛与沃甲;祖辛子祖丁与沃甲子南庚;祖丁子阳甲共五代九王。虽然祖乙号称中宗,使“殷复兴”(《殷本纪》),但因其在位太久(75年),很可能也发生过“废適”的事情,只是我们已无从考证罢了。

       所谓“诸侯莫朝”,《后汉书·东夷传》便有“至于仲丁,蓝夷作寇,自是或服或畔”的记载,可证《殷本纪》之说。

       关于这一時期九王的可靠在位年,我们除了知道仲丁11年(见《御览》八十三引《纪年》“帝仲丁在位十一年”),外壬3年,沃甲4年(见《陶公年历》“外壬治三年,沃甲治四年”),阳甲17年(见《帝王世纪》)和祖乙75年外,余皆无可靠文献可确证其在位年,因此想要排出可信的年代来,暂还不可能。故而这里只作简单分析,见下表:

       盘庚之前各王在位年及年代试析表

王号

在位年

年数

在位年数分析

前1536-1524

13年

示癸子。今本《纪年》12年。从《殷历》及《帝王世纪》。

外丙

前1523-1521

3年

汤子。《孟子》今本《纪年》2年。从《史记》及《陶公年历》。

中壬

前1520-1517

4年

外丙弟。《孟子》今本《纪年》《史记》《陶公年历》皆4年。

太甲

前1516-1505

12年

汤孙。《外纪》《通志》33年,《册府元龟》14年。从古本《纪年》。

沃丁

前1504-1492

13年

太甲子。今本《纪年》19年,《外纪》29年,《册府元龟》30年。从《陶公年历》。

太庚

 

 

沃丁弟。《御览》《外纪》25年,今本《纪年》5年。以外丙至太庚为三世五王计,5年明显过少。

小甲

 

 

太庚子。《御览》今本《纪年》17年,《外纪》36年,《帝王世纪》云“五十七年”,疑字误或衍。

太戊

 

10年

小甲弟。《御览》今本《纪年》75年。从《陶公年历》。

雍己

 

 

太戊弟。《御览》今本《纪年》12年,《外纪》13年。以小甲、太戊、雍己为一代,则两说近是。

中丁

 

11年

太戊子。《御览》引《纪年》11年,今本《纪年》9年。

外壬

 

3年

中丁弟。《御览》作5年或15年,今本《纪年》10年。从《陶公年历》。

戔甲

 

 

外壬弟。《御览》今本《纪年》《外纪》皆9年。以后世祖乙有75年之久,则9年近是。

祖乙

 

75年

中丁子。《御览》今本《纪年》《外纪》皆19年。今从《书•无逸》。

祖辛

 

 

祖乙子。《御览》《外纪》16年,今本《纪年》14年。以祖乙在位长久,其弟亦继之,当在10年内。

沃甲

 

4年

祖辛弟。《御览》25年,《外纪》20年,今本《纪年》5年。从《陶公年历》。

祖丁

 

 

祖辛子。《御览》《外纪》32年,今本《纪年》9年。因为祖乙在位年太过长久,故32年明显太多。

南庚

 

 

沃甲子。《御览》《外纪》29年,《皇极经世》25,今本《纪年》6年。因为祖乙在位年太过长久,故29年明显太多。

阳甲

前1304-1288

17年

祖丁子。《外纪》7年,今本《纪年》4年。从《帝王世纪》《御览》。以阳甲、盘庚、小辛、小乙为一代,共当在30年以上,盘庚、小辛、小乙为20年已见《陶公年历》,则阳甲17年当可信。

盘庚

前1287-1279

9年

阳甲弟。六年迁殷。

       因为这样的年表纯是数字组合游戏,加之以上未确认的诸王在位年多为后世所给,则未必正确,故这里不再深入讨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