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征程

(2015-10-29 21:09:30)
标签:

基督徒

基督教

宗教性

牛顿

征程

【刚加入基督教时通过受洗我向世界宣告我是基督徒,离开基督教时我通过向弟兄姐妹发信的方式宣告我的离开。这封信就成为我的离教宣言了,青涩而真挚。】

新征程

  2012-10-24 20:39:15

经过漫长时间的挣扎,在以 “怀疑为基础的理性分析” 和以“凡事相信为基础的基督信仰”的搏斗中,我已经选择了前者。基督信仰只能成为我分析解决问题的另一个角度。我至多只能成为“文化基督徒”。

 

很多人说:“信仰如土豆般真实”。但“奥姆真理教”“极端灵恩派”以及其它宗教信徒,也一样认为自己的神是最真实的。而我,如同《High Ground》中女主角一样,在怀疑时肯切希望神更真实[Solid]些,但神最终放弃了我。

 

关于死亡。正如法国哲学家蒙田所说的,任何人都会经历的事情,不敢面对就是懦夫。我已经无惧死亡了。况且如果连孟子都要下地狱的话,我也不好意思上天堂了,呵呵。当然可以与亲人重逢也是一件乐事。我已经有这种神秘的乐观,少了对死亡的恐惧,宗教对我最重要的联接也就没了。[受李天命的思想影响]

 

关于最高准则。很多人都承认基督教信仰是不能被证伪,也不能被证实的信仰。因此我生命的中心不再是一个不能被证伪的理念,而是研究一切必然性的推理,即逻辑。它具有一票否决权。而对我而言,“真理”不再只是对“终级真相”的描述,而是指任何真确的描述。显然《圣经》不能包办真理,科学更为可靠。正如英国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所言,只有可被证伪的东西,才可能是科学。现在我的准则是“不唯上、不唯书、只唯真”。

 

关于圣经无误。这个真的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信的话,连数字、人数、年份、人物等数据的差错都可以被解释成无误,不信则处处皆为矛盾,这些矛盾被神学家称为“真理的反合性(Paradox)”,对我而言,经不过“语理分析”这一关——“这是什么意思?”的发问。“圣经无误”已经不是一个“事实问题”,而是一个“概念问题”。

 

关于圣经论理。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一点。不信的人做好事也是自义,只有信的人做的才被算为义。不信的人明知没有任何奖赏也去做,而信的人为讨神有喜悦而去做,谁更功利,谁更无私呢?自义总比功利好吧。每次看到平凡人的伟大,我的感动不会比基督徒少,流的泪会更多。我已经不能认同基督教论理了。

 

关于牛顿。在宗教复兴之后,宗教热情高涨时,牛顿走的不是敬虔主义的路,而是自然神学的路,而自然神学随后就发展为无神论。相比于认为牛顿是基督徒,我更倾向于认为牛顿是基督教背景下的“唯理主义者”。这点是受益于赵林教授的观点。

 

关于人的宗教性。有人说人有本能的宗教性,人在无外界影响下会相信有神的存在。可惜从来没有人做这个实验。我相信人有对未知(如死亡、宇宙等)的恐惧与敬畏,可能这就是所说的“宗教性”吧。

 

关于灵修与聚会。圣经要求常常读经、祷告、聚会,这一点其实是一种观点的强化,俗称洗脑:让人不再从多个角度看问题,只从单一的角度去解读,即“神的眼光”。而且在同伴压力(Peer Pressure)的影响下,我们很难抗拒,即倾向于成为同伴所期待的人,而改变自己。这点让我现在既反感又觉恐怖。

 

关于释经。 哲学家萨特讲过亚伯拉罕的故事无所不知的上帝要试验亚伯拉罕,叫他杀了儿子献给上帝,到千钧一发之际才告诉他不要杀子;问题是:亚伯拉罕怎么知道所听到的上帝的声音,而不是魔鬼作弄他而假扮上帝的声音?又或者那声音只是自己的幻觉呢?他最后总得依赖自己的独立思考去作出诠释。无论如何,我们最直接地服从的是自己的独立思考,可见独立思考之重要。

……

我的心路历程,主要先是受哥哥的影响,后来受赵林、卡尔波普、李天命等人的影响,迷上的逻辑与理性,一发不可收拾。然而从基督徒群体回到整个人类的历史与群体中有种新的归属感。

 

亲爱的朋友,写这封信给你是分享一下最近的状态,更新一下你的我的认识,毕竟你是我珍视的朋友。因此也希望你能接纳新征程下的我,希望友谊长存。

欢迎用邮件联系我。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