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wwangh
wwwang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7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魔笛MAGI/短篇】业火(炎瑛)

(2013-11-14 01:12:19)
标签:

魔笛magi

炎瑛

练红炎

练白瑛

  地处高原,北天山营地的风寒冷干燥,由于气候恶劣,这片区域向来人口稀少,尽管雄壮的百万大军驻扎于此,与这广袤的山川大地相比,还是显得有些寂寞寥落。为了统一世界而组建的这支军队已南征北战了近七年,煌从极东平原的小国不断壮大,至如今雄霸世界的东方,同时,也在向西虎视眈眈。


  夜,嘈杂又寂静,最近的西进遭到了不小的阻力,挡在前方如弹丸颗粒般的小国却坚如堡垒,极难攻破,软硬兼施,软硬皆败。与众将领在营帐里开完军事会议,白瑛决意独自在军营附近走走,看看将士们的情况。几战皆败,士气受挫很正常,但不能让这种低落的情绪在大军中肆意蔓延。


  即使是初春时节,夜晚的高原气温还是降到了冰点以下,将士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烤火取暖,搓着手掌,嘴中呵出一团团白气,见是白瑛前来巡查,他们纷纷站起身来肃然行礼,身为男儿的他们起先对这位公主身份的女将军并不满意,然久而久之,却在潜移默化间为白瑛大人的坚强、正直和勇敢所折服,况且女性较于男性更为细心贴心,他们在生活上得到的照料要比在其他军帐时悉心很多。


  白瑛微笑着向围过来的将士们点头,随意问起了最近的暖寒温饱,也在士气有些低落的现在谈起了自己对于战局的看法,希望全军上下能尽快走出战败的阴影。


  “何人在哭泣?”言谈间,她似乎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抽泣声,白瑛的目光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周围人一愣,随后有意识地让出了一条路来。暗处,一个子不算高大的少年正坐在地上低头轻轻抽泣,见是白瑛步到他面前,他有些惊慌地站起来,马上擦干了眼泪,却无法掩住红肿起来的眼睛。


  经由少年吞吞吐吐的讲述和其他人偶尔沉默的补充,白瑛大致了解到了,与少年同来从军的亲生哥哥在前几天的战事中牺牲了,尸首被敌军践踏,待他寻回战场时,仅剩下如今他手中的这片战甲……


  猛然间,早年逝去的两位哥哥的身影在白瑛脑海中闪过,随即她亦是悲伤地垂下眼,安慰的话她说不出口,只得拍拍少年的肩膀,要了一碗暖身的烈酒,对着高原皎白的明月向亡者致敬。


  回到帐中的白瑛彻夜难眠,简装的她披着白色的兽皮披风倚在门边,从帘幕的缝隙间向外看去,寒风袭来,她条件反射地抖了抖身体。小将士的话语萦绕在耳间,久久挥之不去,身处战场,自己与军中的将士都是一样的,时时刻刻有丧命的危险,她是军中主帅,是这支军队的灵魂,谁都可以露出孤寂落寞的表情唯独她不可以!


  “唉……”少有的叹息,白瑛觉得自己心中的空凉在扩大,前后皆触及不到的恐惧感在黑夜中蔓延,她今年22岁,前半生过得无忧无虑以为会就此持续下去,后半生毅然披上战甲为煌开路,只愿这世界统一再没有纷争,那么再之后呢……


  若有一天她也在这沙场殒命,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呢?在煌错综复杂的冰冷人心下,何人会为自己落泪,何人会为自己收骨?而在经年之后,又有何人会不忘自己的容颜在青冢前祭自己一坛清酒?


  恍然,惊心动魄的红掠过眼前,抬头,远处的霞光已经红透了半边天,朝阳初升,新的一天开始了。


  从沉思中惊醒的一瞬想到谁,盼望谁,也被新一天的忙碌冲淡,白瑛没有再深究下去,她现在要想的,只是如何拿下眼前的弹丸小国。


 

 

  ********************


 

  埃尔萨梅组织的行径野心败露,为了让这个世界继续存在下去,煌、雷姆以及七海三方阵营联合,以抗衡满怀恶意的组织,所罗门时代的真相似乎让现今的王之器们意识到了什么,战后的世界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和平起来。


  又是夜深人静时,披散着长发的白瑛只着陈旧的粗布白衣坐在未掌灯的冷清宫殿里,无声地不多看不多想。即使组织的真相公诸于世,煌古旧派的朝臣还是将玉艳的罪过顺延到了作为魔女之子的白瑛和白龙身上,偏偏这部分人还不是少数。


  已为煌王,国内各势力所迫,红炎只得默认了白家姐弟的莫须之罪,然无论如何,白瑛和白龙都属于皇室一脉,红家三子的努力终究还是留住了他们的性命,恰又在这时,白龙忽然失踪……很多时候,连民间小儿都能轻易想明白的问题,经过朝堂所谓高权谋士的洗礼之后,就会复杂到开始扭曲,红炎只觉得好笑,但现在问题涉及到了白瑛,他怎么也笑不出来。


  皇宫最后方偏西的是冷殿群阁,那是失了恩宠的妃嫔的弃置之地,这一个个国之栋梁竟要他把白瑛安置到那里,咬牙紧握拳头,关节碰撞的声音分外刺耳,却在下一刻又无力地松开了手,颓然得只能应允,为何在这件事上,他的臣下如此执着?


  冷殿的门被轻轻推开,白瑛木然地转过头,自从她入住以来,这里已被整理干净,也天天有人来打扫,除了环境冷清和无法自由出行,她的生活并没有太大改变。门外月光皎洁,也把面前高大的男人的身影拉得很长,“红炎大人?”夜色下,对方赤红的发丝显得有些黯淡,只着黑色简装和披了件单衣,看样子只是即兴的出行。


  “我喜欢你叫名字。”红炎叹了口气,带着些许不满的肆意说道,见对方呆愣的脸上终于恢复了点神采,他的面部表情也缓和了,向室内走了几步,“白瑛!”


  “母亲大人!”小小的红发身影先于自己的父亲向白瑛扑了过去,他们和平常人家的母子不同,只能偶尔在深夜相聚,他们和平常人家的母子又相同,极尽相似,血脉相连。这是被藏起来的孩子,除了红明和红霸以及白瑛与他,谁也不知道。


  抱起年仅4岁的儿子,惊讶愕然的白瑛缓缓抬起头,对上了红炎半含笑意的双目,不自觉笑出了声,“谢谢,红炎。”


  “抱歉,白龙依旧没有音讯。”他不间断地动用力量寻找失踪的白龙,却是没有一点回音,走近,伸手轻拍白瑛的肩膀,算是安慰。


  “我相信白龙一定在某个地方好好活着,没关系。”很久以前,年幼的白龙曾扬起笑颜告诉她,他要做个旅人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她的指尖与按在肩部的男人的手相触,白瑛的笑很平静。


  “白瑛啊……”蹲下身与她平视,红炎的不忍忧心全然表现在了轻微颤抖的手掌上,“你本可以不住在这种地方!”只要她愿意,现在的他完全有能力让她住回原殿,让她堂堂正正作为他的皇后,让她回归自由的风。从袖口抽出白羽金属柄的扇子——风属性魔神拜蒙所附着的金属器——物归原主。


  “红炎。”白瑛清丽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更显凄寒,“煌不能因为我这种人再起内乱。”是的,只要她走出这里回到众人的视线中,原本白系忠心耿耿的臣下必定又会聚拢,红炎这几年的心血也会付之东流,“而且……这里是我的家,我不能抛下家人,我也要在这里等着白龙回来。”白瑛轻抚着儿子的后背,对着红炎笑道。即使有意将她放出这囚笼去到天涯海角还她自由,她又能去哪里呢?她的丈夫在这里,她的儿子在这里,她一切的牵念都在这里。


  今天原本是想要就此接她出去的,但是现在……把白瑛还未接过手的扇子搁在桌子边,轻轻一拉,面前女子便侧身跌进他的怀里,道歉也好,感谢也好,所有这些都消融在今夜有了淡淡暖意的冷殿中,无声无息。


  红发孩子趴在母亲怀里睡着了,皓白月光下逐渐密合的身影将这难得的夜色无限拉长。


 

  ********************


 

  组织的再度来袭猝不及防,却也在情理之中,几年的销声匿迹后,黑白衣袍的魔导士们之于这个愈渐和平的世界的恨意更甚,正因为大敌当前,有心人才无暇顾管无聊的闲言碎语身份等级威胁,白瑛再次作为武人,作为煌的力量站在了战场上。


  浓重的黑遮天蔽日,光明不复存在,绝望在蔓延。然从魔导士们的簇拥中降临大地的却是……白龙?依旧战甲戎装,依旧持枪挺立,少年长大为青年,严肃的面部轮廓更多几分冷峻,几年前仅是偶尔流露隐忍仇恨的碧瞳如今漆黑一片,没有生气没有感情。他双手抱臂立于空中,冷冷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目光停留在了白瑛的方向,有一瞬间,一丝灵动的光在他眼中闪过,却没有让他有丝毫改变。


  “白龙……”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与那时失踪的弟弟,与几年来倾力寻找的弟弟,会以这样的方式再度见面,双手只能勉强握着全身魔装化后的白羽扇,她要如何战斗?


  “真是狡猾啊……”陌生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已摆出战斗姿势的辛巴德将目光投向了白龙身边的一众魔导士。白瑛猛然明白了七海霸王话中的深意,是他们利用了白龙,是他们将原本轻轻一拽便能回头的弟弟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期盼光明却见不到光明,厌恶黑暗却已身处黑暗,她无法想象白龙这几年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煎熬。


  “白瑛!”一触即发的战局容不得儿女亲情,白龙的目光落到白瑛身上的同时也向那个方向发起了进攻,红发身影挡在了她面前,也唤回了她的神思,“真是个不懂事的弟弟啊……”即使争锋相对,却还是处处留情。白瑛从来都是了解红炎的,他在等,哪怕延误战局,他也在等白龙自己清醒过来。


  看穿了红炎计策的魔导士们立刻飞身挡在了炎帝面前,黑与白进入混战的僵持阶段,剑影刀光,鲜血飞溅,更不断有人陨落。


  “白龙!”白龙和白瑛在混战的局势中面对面而立,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慢下了节奏静默无声,奋力抵挡着弟弟无情的攻击,她相信在白龙再见到这么多家人朋友之后,他一定会回来,由此,即使身上多几道血痕又如何?


  “……”世界静止不动,她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勉强张了张嘴,银枪贯穿她的腹部,拔出的刹那,她温热的鲜血溅到了白龙脸上,阖上沉重的眼皮前,她终于看到了弟弟面部表情的微妙变化,成功了吗?身体不再向下跌落,周身环绕的都是自己最熟悉的温度,红炎……


 

  ********************


 

  厚重的墓门隔离了两个世界,生与死,喧嚣与宁静,红发男人手持青瓷杯负手而立,再简洁的装束也无法掩盖炎帝本身的气度与气魄,浓浓的悲伤弥漫,仿佛是与门后的女子相互倾诉完毕,他抬起酒杯一饮而尽,后,又为自己满酒。


  “父亲!”


  “皇兄!”


  儿子和白龙已然站到了他身后,他们是来叫他回去的吧,毕竟从清晨微露到日上三竿,自己离开皇宫快半天了,“走吧!”回过身,却见面前两人杵在原地不动了,他了然地点了点头,把时间留给他们。无论是帝陵还是后陵,按照煌的传统都是在新皇帝登基后马上开始建造,只是没想到这后陵这么快就用上了。依山而建,宁静端庄又不失跃动的生气,当初选址时,他就认为这里作为他与白瑛百年后的长眠之地最为合适,恍眼半个百年都没到,白瑛就先躺在了青土之下。


  与组织的大战因了白龙的清醒而暂时落下帷幕,伴随着牺牲的和平往往持续得更长久些……行至儿子和白龙面前,他分别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而后独自离去。


 

  ********************


 

  女帝玉艳之罪昭然,其子白瑛白龙受累。
                  ——《煌史》残页


 

  炎帝早年曾以高德文帝之子白瑛为后,群臣起而反之。

  翌年,瑛后迁冷殿,息。业火之战起,瑛后复西征将军以尝其罪,战时殒命,薨。

  炎帝悼亡妻,以王侯之礼葬其于琀山之阴后陵,缢号定和。

                  ——《煌史·炎帝本纪》残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