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wwangh
wwwang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7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魔笛MAGI/系列短篇】此去经年 篇二 (炎瑛)

(2013-08-08 19:33:08)
标签:

此去经年

短篇

魔笛magi

炎瑛

  使天地皆染上混沌之色的大战几乎将所有的国家都卷入其中,无论是方兴未艾的无名小国,还是在历史潮流中屹立不倒的泱泱大国。「世界在毁灭之后重生」,存活下来的人们如此慨叹。

  冬日凛冽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偏僻的小城人烟稀少,是清晨,能给大地带来丝丝暖意的红日还在东方地平线附近独自徘徊。大概是天色尚早,城中心的集市显得格外冷清,只有几家早起的小贩摆出了简易的摊位。

  这里原是当时世界三大国之一的煌帝国的都城,亦是那场席卷世界的战役的主战场之一。犹记得当日的混战,「金属器」使用者们的多个极大魔法同时发动,破坏力超群的法阵无情地将这有着百年甚至千年历史的建筑物夷为平地。没想到仅仅是十余年,勤劳而智慧的劳动人民就用双手重建了家园。静谧的,平和的,不再有富丽堂皇磅礴有势的皇家气概,也不再有街道纵横市坊繁荣的昌盛气氛。

  身着暗红色粗麻布冬衣,肩头及腰间随意地搭着小半张白虎皮保暖,扎束起赤发的男子无言地望着眼前的景象,有几分寥落,有几分愧怍。习惯性地摸摸腰间已被磨损地暗淡无光的佩剑——这短剑曾号令过大煌帝国百万军队,也曾亲自在沙场上喋血无数——如今还有谁认得?诸如辛巴德,诸如练红炎之类的名字,已成为史书扉页间精彩的章节,被世人颂读着,崇拜着,感慨着,借鉴着。

  集市上的人流渐渐多了起来,红炎以一个「外乡人」的身份饶有兴致地闲逛起来,以前并不会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更多的时候,宁愿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翻看历史书籍,做着自认为有价值的研究。
研究的结果是什么呢?

  ——唯有绝对的统一,才可以创造出没有纷争的世界。

  真是可笑的结论啊。

  他自嘲地摇摇头,决定不再去想这些陈年往事。战争让他失去了太多,总想侥幸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把抓到那些自己所熟悉的身影,全心协力于他的手足红明与红霸,缄默少言却还是为「煌」挺身死战的白龙,最小的妹妹红玉,还有……无论何时都如此信赖着自己的白瑛。为此,他在这十年间不断地游走着,找寻着。

  “那是……”红炎蓦地在一买客并不多的摊位上瞥到了眼熟的织物,惊然愣怔,细密的编织,精巧的纹样中蕴含着雄浑昂然的气魄,「煌」的气度自然不会出自闺阁小女之手,必是那仅以作礼相送他上战场的女子,必是他心心念念的练白瑛啊。

  他抑制住自己万分激动的心情,走上前询问摊位后的年迈婆婆,这精美的编织出自谁手,人又在何处?

  满是皱纹的婆婆抬头望着几近不惑之年的赤发小胡子男人,露出羡慕而慈祥的笑容,说那是邻家媳妇的手艺,只是寄放在她这里买卖罢了。又说,那真是个好姑娘,自己儿子若能娶到那般女子定是积累了几辈之福。

  「已为人妻」,这四个字在红炎脑海中浮现,乱了心神,久久挥之不去。



  他在闲暇时发呆俨然成了一种习惯。明媚的午后,温暖的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当时的第一皇子练红炎喜欢坐在书房前的门廊下单手撑着下巴打盹,朦胧间偶尔会有一两个闪念。有关清秀不染的白瑛换上「煌」字图腾的火红嫁衣徘徊于自己跟前,他伸手抚上只有淡妆的柔美雪颜,一片迷蒙乱了眼混入夜色印象的氤氲之中。

  又或许是有关与未来的联系,他练红炎一身戾气,一生挑起了无数战争,可谓罪恶深重。因此每每总是盼望着他们的孩子还是像白瑛多一点的好。有崇高的理想,有清澈的眼神,然后抓着他的衣摆喊着——“父亲大人,教我剑术吧!”

  他闭眼叹息,随意编造了莫名的理由。

  那位夫人是我的旧识,希望可以去住处探望一番。

  好心的婆婆不可思议地深望了他几眼,见他没有浑浊的恶意,指了指城郊方向的小村落。



  肃冷的清晨已然过去,东边天空的万丈霞光给静静坐在屋檐下做着冬日编织的墨发女子染上微暖的金色光芒,长发依旧在及腰处绑了起来,随意得有些松散,哪怕只是粗糙的衣物,她骨子里仍散发出雍容与娴静这看似矛盾的气质。

  美啊,确实是美,走过了年轻轻狂时代的白瑛,周身皆是成熟内敛的妇人之美。

  不多时,屋子里跑出了个赤发的孩子,看那身高,大概是十岁左右吧。男孩子迫切地将自己刚刚削成形的木剑骄傲地展示给母亲看。

  诡异的长度,诡异的形状,诡异的纹饰。

  女子苦笑着说不出话,眼中闪动着些许怀念的神色。也不知怀胎之时祈祷了多少遍,这孩子在某个方面万不可像他的父亲。只可道遗传的力量太过强大,完全不是个人意志可以违抗的呢。

  即使太阳出来了,早晨的风还是带着些寒意的,她顺手拿起编织完成的毛绒帽子,戴到了孩子头上,正合适,同时也遮住了红如朝阳的发丝,“该习字看书了!”悦耳的声音响起,装着嗔怒说道。

  孩子乖巧地坐到院中的老树根桌子边,一笔一画照着字帖开始练习,有时露出不解的神情,一会儿又笑逐颜开地点点头。

  “母亲大人,昨日孩儿去听城中的先生说书了……”说话时,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笔,依旧不紧不慢练习着。

  “嗯?”白瑛转头反应了下,随后轻笑着问道,“先生说了有趣的故事吗?”

  “嗯……”好像有些迟疑,“先生说了有关上个时代三大国之一的煌帝国的故事。”

  白瑛手中的动作彻底停了,望向尚不知事的孩子露出隐隐的担忧,继而劝道,“不过是些胡编乱造的故事罢了,不必当真。”

  “孩儿并没有太过当真。”稚嫩的声音成熟得出乎意料,“只是十分疑惑。为何那个世界会有纷争?为何「煌」非得统一世界?”

  如出一辙的语气,如出一辙的气魄……仿佛是那个携她手指点江山的伟岸男人的影子飘过,白瑛的泪不由自主地滚滚淌下,无论怎样也擦拭不尽。

  “母,母亲大人,我,我说错什么了吗?”孩子见他一向坚强自持的母亲竟哭了起来,慌张地连忙放下笔跑到母亲跟前,懂事地拍她的后背安慰着。

  “没事,只是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她拥着孩子,就像找到了心安之所依靠着,却仍止不住泪水。



  红炎一路前往小村庄,走走停停,心中思虑着究竟是否该出现在她面前?困扰而矛盾着,不知不觉间也就到了小院门口。

  透过简陋的院门,他真真正正看到了十年间只在梦中出现的身影,那温婉的女子正在为老太太搬出晒太阳的藤椅,身后还跟着个不大不小的孩子。这时,屋内又走出一名墨发男子,为老人搬来了小桌子,摆上茶和点心,真是和乐的一家人啊。

  “嗯?”眼尖的孩子在转头时看到了门外的他,对视仅仅是转瞬尔尔,却同时杵愣住了两人。孩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名为「父亲」的气息的存在。

  红炎一惊,一个闪身,离去。

  “怎么了?”见自家孩子对着空空的门口发呆,白瑛问道。

  “母亲大人,有个红头发的男人在门口,刚才。”

  白瑛手中的盘碟滑落,清脆的碎裂声响起,她恍然醒悟。一直坚信着红炎还活着。不顾一切地向外跑去,却不见来人的踪影,再一次止不住泪如雨下。



  “叔叔,母亲大人她,怎么了?”

  墨发男子只是摇摇头,他不过是白瑛军队中的先锋小将,作为战后的幸存者回到家乡,又收留了那时抱着还未满周岁的孩子的白瑛将军。她与那位大人之间,不是他可以插手的,又如何告之身边的孩子,那离去的男人,或许正是他总是询问着的父亲大人。



  白瑛直直跑到了村口,喘息着停了下来,四下无人。转身,只得往回走,走几步,不忘回头看看,确认是否真是如此。

  红炎抱着短剑倚在粗壮的老树背面,目送白瑛走远。

  何必去打扰白瑛幸福平静的生活呢?大战之后,活着便该是万分满足的心意了吧。



  Fin.



  后记:
  炎瑛CP是我在Magi里的第一本命。
  虐文这种东西,真的很少写呢。其实这篇的下半部分并没有达到我预期的效果以及感染力,果然还是手生。
  我一直觉得炎瑛是在理想理念上对等的存在,所以并肩站在一起没有违和感,那么相配那么相配。
  私下脑补了很多有关炎瑛孩子的问题,白瑛的年纪真是不小了,在煌帝国的环境而言,再不嫁人是要闹哪样!再过几年都快成高龄产妇了←快把这个想太多的人拖走。脑补的太多,文中的孩子大概就是最终产物的不完全版本吧。
  因为私心比较喜欢男孩子,所以一带到喜欢的CP的子世代几乎都是男孩子来着,又是私心作祟,让男孩更多的遗传了父亲。
  所谓的戏剧性,大概就是那微妙的误会吧,结果导致了儿子看到父亲,父亲却不知那是亲生骨肉,血脉相连;丈夫看到妻子,妻子却没有接收他复杂而饱含深情的目光。
  因了这错肩,而再次天涯两隔,或许再不得相见,更别说相伴相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