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行
长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6,704
  • 关注人气:3,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两难

(2018-08-05 20:02:36)
标签:

重庆棒棒

分类: 散文


三年前我搬过一次家,几乎生活有太多的事情都是亲历亲为,向来没有依赖他人的习惯,而喜好阅读与写作的人多数难免有一张比较大的桌子,而且新的住处得上几层楼梯,于是我喊了一个棒棒帮我搬了我的桌子,其他的还是由我自己搬完。我喊的那棒棒长期守在我上一个住处前不远的一条喧嚷的街道上,选择属于就近原则。常常可以见到他,又似乎那条街道确实就只见了他一个棒棒,永远一个人,不像其他棒棒常常打堆。有活儿的时候看见他在下力,没活儿的时候看见他就站在街头或坐在街边的混泥石和商铺前的矮石阶上,将空气冰冻的冬季如此,将空气点燃的夏季如此,雷暴大风的天气亦如此,故此见他衣襟打湿也好有几次。有时在街边端着一碗塑料盒子吃面食或稀饭,但没不见其抽烟的习惯。还往往可以看到一些使唤他的人们的坏脾气。如今农村里的人都往外面跑,那种小桥流水人家的风情,多被杂草和了无人烟所取代了,时常觉得农村已经荒漠了。而往往这个时候我又看到了繁华的城市背后的一种荒漠。

平日里时常出门就能看到那棒棒,他的勤恳,他的形象,常常触动着我,我对那棒棒的印象很深。岁月的磨砺,人们总是失败者与幼稚者。他约莫五十岁,背已经有些勾驼,黝黑的肌肤没有了年轻的色泽,不算高,身体瘦骨嶙嶙,眼球有些微的凹陷,眼神有些呆滞,凸耷着厚厚的下嘴唇。

我叫到他他便很快地跑了过来,他要的价并不高。他扛起我的桌子下了楼,然后因为路近便横穿了马路,马路上车辆不息,我想喊住他,但他置若罔闻般地只顾一个劲儿的往前走,我狠揪了一下心,但最终庆幸很快安全抵达了对街。然后是上楼梯,偌大的桌子显得楼道异常的低窄,他瘦弱的身子一下低下一下直起又一下侧身,如此重又大的桌子在他少肉的肩上,像是身体就要被压垮了,看着我很心碎,并满心是自怨自责,如同那些有钱有权的人欺压穷苦的人一般,心里装满了罪恶感。那擦打着气管的喘息声呼呼地响着,到了我住的楼层,放下了桌子,已经是汹汗如瀑。他拿了钱,一刻不息地就走了,而那次却在我心里烙下了太深的印记,至今仍不可忘却。

我感到让他那瘦弱的身子搬重物的不忍心,惧他吃不消,然而又想:如若所有人都不忍心而不叫他做事儿,他没有收入又如何养活自己,如何养活家庭?怎样都是痛,两难而立。

时隔三年,今天就又见到了曾经的那位棒棒,形象依旧,但与三年前,头上已经布上了许多白发,其他没变,今日遂作文于此,给予内心的记忆一个交代,让它沉淀下来。

 

 散文:两难


 

 

 

201885日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