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行
长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125
  • 关注人气:3,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抗争

(2016-09-26 01:15:18)
标签:

抗争

生活

散文诗

分类: 散文诗

    我睡着了,而我却明明感受到自己躺在床上,只是身子是僵硬的,我想动,动不了,我感觉到什么东西在蚕食我……。

有一个声音在与我对话,听说他是我生命中的贵人,谁说的呢?我不知道。

“你以为这样下去就是办法么?”

“你以为碎掉的玻璃还能找到所有碎片么?”我答非所问。

“你以为这样下去有用么?”

“你说在大风中,如果我随意丢掉一千根羽毛,一个小时候后,我能全部找回来么?”

“为一些不值得的东西有眼泪,振作起来”,他也从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也似答非所问一样。

我心里明明想的是,眼泪是感情的产物,而不值得,并不代表我会因为不值得而没有感情。却又这样说:“我感觉一切都是绝望、无法想象的昏天暗地、铺天盖地,像是一根达到熔点的铁杵一步步向我挨近一样,而我又苦于我不能后退”。 我的嘴不受我思想的控制,像是我僵硬的身子,想动,却无法使唤他一样。

这时,我依旧感到什么东西在蚕食我,而且越来越多。

“你想想开心的事,总有你想着舒服的东西”。

“记忆和思想于现在的我来说,正是我痛苦的根源”,我感到惊讶,因为我终于跟他对上了话。

“还有很多值得你留恋的,你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珍惜”。

“我曾经最骄傲的东西,我曾经最爱的东西,像玻璃一样粉碎,想羽毛一样飘散,而我只是一个孤独者,除了用眼泪书写我的痛楚,我什么都不能做”。

“‘像’?只是比喻,不是“是”,我是你的贵人,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他嫣然一笑。

我在想:一切真的会好起来么?!我听惯了这样的心灵鸡汤,我感到愤怒,然后诘责他说:“你若是我的贵人,怎么让我走到这步田地?”

他不再言语。我一直忘却看他的样子,这时想看时,我却依旧动不了身。他不说话了,我感觉自己像是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一样。我恨自己对他无理,我大声嘶喊,他却永远都没有再出声。

我知道了,靠自已才是硬道理。

身体上依旧有什么东西在蚕食我,现在越加增多了,充斥着我整个身体,而我不能动,也看不到它们。

我感到它们在我身体上和身体内簌簌的蠕动,我却看不到它们,依旧是看不到它们。

它们开始在我身体里肆虐,并且愈加疯狂。倏然,我模糊看到自己手上有一个指头般大小的蠕虫,我平身最怕的就是这等虫豸,更何况前所未见的大,我毛骨寒栗,但我却动不了。我不敢看,绷紧神经只瞟了一眼,我发现,那虫豸原本就是尸虫……

 我是死去了吗?我这样问自己,要不我身上怎么会有尸虫。

 对于死,我才发现我还有很多要紧事,我想要挣脱这一切,但我却动不了。我知道,接下来,我将要去到鬼门关,我最怕鬼,我在世的时候就不敢一个人住大房间,不敢在黑夜里去开灯。我想象着那些面目狰狞的家伙,不寒而栗。

 “天啦!我说“我在世的时候”,难道我真的死了?!”

 我仍然是身子动弹不得。而这些吸我血,吃我肉的鬼蜮愈加放肆地在我身体里蠕动,蚕食我……

 我被这一切逼得手脚痉挛,我终于再次感受到自己躺在床上的身体,而依旧是动弹不得。我知道自己做噩梦了,并用尽所有力气去叫喊,使自己的身体挪动,却总是徒劳。我一遍一遍的竭力努力,终于我醒过来了。我突兀坐起身来,大汗淋漓。

我没有死,而我却没有因为自己是在人间而欢愉,我满脸泪水——梦魇已经醒了,而梦魇中的实事依旧存在于现实。

我珍贵而恶毒的记忆和思想像虫豸一样,蚕食着我的身体。我的记忆和思想在蚕食我,消灭着我……

 但我记得,记得我明明竭尽毕生力气在与梦魇做抗争;记得对于死的抗争而发出的声音:我还有很多要紧事……

 我起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2014-8-2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后一篇:颓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颓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