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

(2017-12-04 21:11:54)
分类: 我们的身体
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
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你想象中的HIV感染者是怎样的?痛苦、颓废、愤怒、不甘?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小爱联系到了一位HIV感染者小志,想要了解作为一名HIV感染者的生活。
采访之前,小爱以为自己可能会接受或多或少的负能量,倾听一些作为HIV感染者带来的不便,然而当小爱对他慢慢了解,发现这是个会去参加同志活动、和小伙伴们看电影、为贫困儿童募捐冬衣的年轻人——一个热爱生活、对未来充满渴望、笑容很温暖的年轻人。

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
我们来一起听听他的故事吧。
我叫小志,24岁,警校毕业,从事政府部门软件运营,是一名已向父母出柜的同志,也是一名HIV感染者。
 
 HIV 
初三时,我组织了一个民间反扒组织。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和小偷扭打了起来,被他的刀片割伤,而他身上也有伤口,血液交叉感染。三个月后,在疾控中心检测确诊HIV阳性。
刚被确诊的时候,我难以相信这件事。对当时的我来说,这件事情特别遥远。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人、同学和朋友。
像很多人一样,我曾经以为这是不治之症,会让我很快死去。所以那段时间我离家出走、放纵自己……
两年后,我认识了另一位感染者。他和我讲述了他的心路历程,告诉我这其实不是一个致命的病。我才慢慢平复下来,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

 亲友 
第一个告诉的是我的表姐,她一开始并不相信,但还是带我去疾控中心做了确诊。
当时除了表姐没有告诉其他人。后来告诉了两个朋友。直到现在,我身边几乎所有亲人、朋友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非常幸运,大部分人都很支持我,并没有因此责怪、疏远我,而是不断地安慰我,督促我积极治疗,并且主动与医生沟通。
虽然当时有一个朋友听说了这件事,十分恐慌,渐渐地和我减少了联系。但我很庆幸我认清了一个人,即使没有这个原因,他或许也会因为其他的理由背叛疏远我,这不是我真正的朋友。
如果这件事我都愿意告诉一个人,我一定是把对方当朋友的,反过来被对方接纳,友谊其实更加深厚了。

 志愿活动 
经历了这些事,我也慢慢加入到相关志愿者工作中去。
去和其他的感染者或者防艾志愿者一起聊一聊,进行反歧视的倡导,同时也在倡导的同时也在不断学习与艾滋病相关的知识。

 感情 
我现在有一个在一起快两年的同性伴侣。他也是HIV阳性,愿意和我一起生活。未来他也会向家人出柜,坦白自己是HIV感染者和同性恋的身份。
如果他是HIV阴性,我想我还是会追求他,当然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介不介意我是HIV阳性。
我和他在一次体检中认识,他有些低血糖,我去扶他,然后就自然地交换了微信。就像其他任何情侣一样,我们聊天增多、渐渐了解,终于在一起了。
争吵不是没有,很多事情需要磨合,大家都需要成长。但在争吵之后,我们都会静下心去好好沟通,彼此间也都更加了解对方的脾气秉性和内心想法。慢慢地我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和谐,经常外出旅行。
他已经到我家见过我的父母,虽然他们还没有完全接受我是同性恋这一事实,但是对他还算喜欢。在诸多难以出柜、被赶出家门的同志中间,我们还算是比较幸运。

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
小志在活动中

 未来 
1、  短期
我和他在一起快两年了,周年没有好好庆祝。我们规划在两周年纪念日一起去日本旅行。我们在一起努力存钱,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2、  事业
我的伴侣正在准备报考上海某大学的研究生。如果他考上了,那我也会辞掉工作,和他一起去上海发展。
如果他没有成功,那么他会跟我一起回到深圳。一起找工作打拼。
我们商定,明年无论是否考上,都会向他家人坦白他是同性恋并且是HIV阳性这两件事。
3、  家庭
在哪里或许不重要,在一起才更重要。
不管我们在哪个城市,我们都商定,每年至少要回到家中一次,与家人团聚。
无论他们能不能接受我们是同性恋,无论他们能不能接受我们HIV阳性,我们都将尽到做儿子的本分,孝敬父母。
如果政策允许或者经济允许,我们可能会去想办法领养一个小孩,再养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宠物。
4、所在地
不得不说的,目前国内大家对HIV感染者和艾滋病人的误解和偏见还很多;对同性恋的偏见也很多。
我们曾经探讨过,将来有一天如果我们有经济实力,是否能够选择到更接纳我们的国家生活,享受结婚生子的天伦之乐。
然而最终我们商量的结果是,不希望离父母太遥远。有条件的话可能会去国外登记结婚,但不会定居。
5、  HIV
二十年后,我希望公众对HIV能偶有更加清晰的认识,知道它只是一个慢性病,而不是一个很严重的传染性疾病。
希望整个社会对HIV的感染者,有更多的包容。不管是就业上,还是生育上,都能够享受到平等的待遇。
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到反歧视的队伍中,参与自我检测,及时发现及时治疗。
 
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

 倡导 
对不了解HIV/艾滋病的大多数人:
HIV的传播方式和乙肝是一样的,感染对人带来的伤害也是有限。如果积极治疗,病毒量在体内甚至可以检测不到,传染性也是极低的,我们没有你们想象中那样恐怖。
对每个未被感染的人:
如果当初在我被刺伤的72小时之内去疾控中心领药的话,我可能就不会感染。
牢记这一点,希望没有人用得到,但是总归有备无患。
对刚刚确诊阳性的感染者:
积极主动地接受药物的治疗!至少对我而言,药物没有造成任何副作用,就像服用感冒药一样,千万不要讳病忌医。
寻求当地的相关组织或者疾控中心的心理关怀,通过心理疏导来解决心理落差。
也可以通过旅游散心、和朋友倾诉等方式疏解这种心理的压力或者恐惧。
HIV并不可怕,只要积极治疗它就不会杀掉你。
在我看来,它就像情侣分手一样,刚开始会伤心、难过、生无可恋、难以接受,但是通过时间,一切痛苦都可以疏解,还可以积极向上地生活,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
 
 后记
在采访小志之前,我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设,因为我知道我可能面对的可能是个消极悲观、愤世嫉俗、迷惘彷徨的青年。
可是我错了。
我看到的是一个积极向上、对未来充满渴望的年轻人。
想着结婚、抚养孩子、养一只宠物……
计划着学业、事业、未来生活的地方……
作为一名性教育工作者,早已知道HIV是一种慢性疾病、早已知道HIV感染者可以寿终正寝,我却依然在最开始做出了这样的假设。
这也是一种偏见啊!
这篇文章,没有我想象中的戏剧冲突、没有我想象中的痛苦折磨,更像是一个年轻人对我将未来的规划娓娓道来。
即使在面对周围的歧视、朋友的疏远这样容易戳到对方伤口的问题时,小志的回答也只是简单的“疏远让我看清了一个朋友”。
可是,这不就是我们想要的吗?
“同志亦凡人”这句话我们重复了很多遍,我想这句话的逻辑,对HIV感染者也同样适用。
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样一个平铺直叙的故事,未来,希望我们能看到更多这样的故事。
直到有一天,HIV感染者不再被特殊化,HIV不再成为一个标签;直到有年的12月1日,我们不用再写下这样一篇文章。
与君共勉。

(口述/小志,采访、整理/谈性说爱编辑部 邱少帅;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