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散文观察
新散文观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70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围(第20期)

(2014-01-01 12:25:26)
分类: 外围

NO.4外围

丹妮日记(作者:陈丹妮)

 

2013.11.5  周二,阴天
又一次住院。
左侧乳房长了硬块儿,不疼,没什么感觉。上周四孟主任来家里给我听心脏,她是我们一个大院儿的邻居,没退休前是博爱医院心内科主任,我刚出院时就找她来给我看病开药。前些时就想找她帮我复查,她去了上海,刚刚回来,就到家里来看我。我和她说起乳房有硬块,当时她就说,长的不好,要立即看。当天更晚些时,孟主任陪着外科医生岳军忠来看我,岳医生检查后让我第二天去医院做B超。第二天是周五,按约好的时间,我和六六下午到医院找他,不在,手术室的手术还没结束。趁着这时间,六六先去口腔科补牙。我俩从口腔科出来,六六又去找他,还是不在,这次电话通了,他说直接去外科门诊开B超的胆子,去做检查。
B超室人已经不多了,很快轮到我,以上很仔细地给我扫了一遍又一遍,打出单子给我,让我去找医生。
晚上岳医生到家里来看B超结果,说需要让外科徐主任看看,下周一有手术,找不到,周二上午徐主任出专家门诊。
就是今天。一早我们就到医院,大刘挂的号是10号。徐主任刚开诊不久,又被叫走去会诊,直到快11点才回来,让我进到诊室,简单检查一下,看了看B超报告,当机立断让我马上住院,给岳医生打电话让他过来给我开住院单。岳医生很快就过来了,开了住院单,大刘立即去楼下办好住院手续。从医院出来,我和六六去千百家菜场,打了黑芝麻配黄瓜籽和生菜籽的粉,回家的路上买了香河肉饼。
下午去医院办理好住院,例行查体,护士给做了入院教育,大约3点,我和六六回家,晚上再晚一点,我再去病房。


2013.11.6 周二 阴天
昨天下午办好住院手续,按程序聆听住院教育,量血压,测体温,医生查体,没什么再做的了,我和六六就回家了。晚上用前一天剩的鸡翅汤炖土豆和胡萝卜,又做了韭菜炒鸡蛋。晚饭后看两集电视剧《火凤凰》中间休息时冲了个澡。看看已经9点多了,回到病房。
我是8号房间25床,进来房间看到我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似乎很重的病人,年龄很大,床边围着好几个人,我们很奇怪,这不是我的床吗?出来问了护士,才知道已经给我搬到6号病房17床了。
6号病房们锁着,我以为屋里的患者早早睡了,找护士来开门,护士说这个屋里的人打完针都回家住了。护士找来钥匙打开门,好清静呀,房间里空空荡荡。整理好东西,六六回家了,我在医院住,明天早上要抽血化验。我躺在床上开始看《明朝一哥王阳明》。晚上被子太薄了,没办法睡暖,我把旁边床的杯子拿过来压上,才入睡。
凌晨5点,护士就来抽血,我的血管不好找,小护士费了半天劲儿,总算把四管血都抽好了。
上午要做彩超,不能吃饭喝水,早上起来洗簌完,又趟在床上看书。科里的护工小李来找我,说B超的单子已经排上了,8点半差不多能查上。还不到8点半,小李就带我去做检查,先做了心电图检查,然后去彩超室,又等了一会才轮到我。我还以为是又做乳房的检查,结果是胸腹部的全面查。
检查结束,回到病房,看到临床的患者已经来了,她是子宫癌术后做化疗,来打吊针。护士接到化验室的电话,说我的需要化验的血,凝固了,没办法化验,不得已又抽了一次。这次是负责我们病房的护士珊珊来扎,很快就抽好了。我问珊珊,今天没别的检查是不是可以回家?珊珊说得问问医生,找了一圈也没见到医生的影儿,我说我还没吃饭,想回家吃饭,珊珊说那回去吧,留个电话,有事找你再回来。回到家简单吃了面包牛奶,看电视《新还珠格格》。直到晚上下班时间,也没有电话打来,我今天可以不去医院了。
上午涵民过来看我,下午哥过来看我,说好周五早上过来陪我去做CT。



2013.11.7  周四  白天15度,难得的晴空蓝天
在心脏的上边穿刺。
治疗室就在我们病房对面,走进去看到治疗床换了新的塑料单子,周二我来过一次,没注意这个治疗床有什么特别,今天一看,还真是有点特别,它不同于其他的治疗床,应该是比别的床要高一些,因为下面不是空的而是一排柜门,这是一个躺柜。我喜欢这样的设计,充分利用了柜子和床的空间,很有节俭实用的价值。
躺在这个柜床上,年轻的女医生戴着手套开始给我的左乳房消毒,我看了她的胸章,才知道她是姓远而不是姓阮,刚来那天,小护士告诉我她姓阮,我还奇怪她怎么姓一个越南人的姓。消好毒,在乳房上打了一支麻药针,然后岳医生很细心地在乳房周围贴了几块纱布。岳医生撕开穿刺针的包装,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粗大的针,这个家伙就要扎到我是身体里。
远丽说,扎的时候还是会疼,因为麻药爱是皮下,纵深处的组织不会被麻醉。我说没关系,我经过更严重的没有麻药的疼痛。本来说是扎三针,远丽扎了两针,岳医生又扎了两针,这时候,有两个年轻的男医生进屋来看,我说你们是来参观还是来学习呀,他俩说,跟岳主任学学。
出了好多血,岳医生说,一会让护士去病房给我打一针止血药。
止血药迟迟没来,我躺在床上看《德龄公主和西太后》。窗外的天少有的蓝,阳光透过宽大的窗户漫到我的床上,很暖。

穿刺之前,岳医生问我,穿了文胸没有?我说没穿。穿刺结束,远丽问我,还有别的内衣吗?我说没有,我只穿了这件短袖衫,我就是为了检查方便。远丽说,这样太好了。我说,我恐怕以后就和胸罩告别了。岳医生说,不能这么说,检查结果出来再说。
我也希望检查结果不是最坏,但是,恐怕徐主任的诊断是正确的,那样,我可能就再也不用穿胸罩了。
我只喜欢真丝的胸罩,从来不穿其他面料的,哪怕是做工再精致,镶嵌的蕾丝再繁琐,也无法改变我对真丝的独爱。我喜欢没有任何装饰的真丝胸罩,那柔软丝滑的感觉,它们和我的身体亲密地融为一体。每次买来新的胸罩,我都要把胸罩下端定位的两条钢箍拆掉,我不能让那些坚硬的东西束缚,我要的是每一丝柔情的熨贴。我喜欢柔软的乳白和似有若无的淡灰,浅色的胸罩更接近我的肤色。从来没有喂养过儿子的乳房,不算丰满,但一直保持着它们年轻的模样,不算性感,却也不失圆润,罩在真丝的胸罩下,显现着依然的青春。我真的不敢想像,不久的之后,它们中的一个就要离我远去。
2013.11.8
上午做CT。一早六六送我回病房,不一会,哥也来了。哥不放心,我上次做CT时晕过。本来是应该做加强CT,就是在血管里打药,进入血管是荧光效果,会看得清晰些。可能是我对加强药有些过敏,5月在这住院,做加强CT时,晕过去了。CT室的医生不敢贸然给我做加强,打电话给我的主治医岳医生,取消了加强药剂,只做普通的CT。
普通CT简单多了,我感觉就是两个回合,就结束了。
5月做心脏冠脉CT时,药推入体内,随着血管的流动,药的感觉炙热,一股热流一下子就能冲遍全身,做的时间也长,还好,做的时候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刚刚做完,我就觉得没办法呼吸了,胸部完全不听指挥,喘不上气来,当时脸色也白了,眼睛也晕了,CT室的医生立即打开氧气通道给我吸氧,她们不敢让我自己回病房,打电话让科里的医生来接,不一会,小吴医生和一个小护士下来接我,到了病房,主治医刘医生带着一群医生护士抢救我,吸氧打针吃药,不久就恢复过来了。
这次做了普通CT,我很正常,做完,哥和六六送我回到病房。今天是周五,徐主任大查房,珊珊过来说,打完针的先别走,不打针的(只有我)也别走,查房时间可能会晚一些,在病房等着。我让哥先回去了,又让六六也回家,中午再来接我。
一直到11点,主任才查到我们屋。开始我没在意,因为病房一共4张床,那三位都是术后,只有我还没确诊,我想我得等确诊结果下来,才能被重视。我是屋里第3号,坐在那看主任和她们说病说药。轮到我了,徐主任问我好,我也回答了问他好,然后主任说:你躺下躺下,我躺好,主任掀起我的衣服,撕掉昨天做穿刺贴的纱布,对着围在我床边的几个年轻医生说起我的问题,主任说,你们挨个过来摸摸,这个是特殊病例,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病理,往往是被接诊医生忽视,也被B超忽视。主任一边讲,周围的年轻医生换着来摸。我的左乳房,就这样作为他们的教学课标本,除了我的第二主治医远丽,全部都是男医生,我看着他们把手放在我的乳房上寻找病灶,脸不变色心不跳。
2013.11.9  周六  
岳医生开了一种叫“小金胶囊”的药,告诉我每天吃一盒。我看一下,每盒里有一板药,共12粒,这样就早晚各吃6粒。
“小金胶囊”的包装盒很漂亮,一朵泛红色的牡丹盛开着,三四绿叶衬托,很有国风的风格。
“小金胶囊”是中药,成分有人工麝香、木鳖子、乳香没药等10味。主治散结消肿,化淤止痛。
可能是我很长时间没吃过维持心脏稳定的药了,又是中药,昨天下午吃过一次,今天早上就肚腹不适,上了几次卫生间。小毛病,无妨。
本来是不想张扬住院的事儿,朋友们看了我贴在QQ空间的日记,都打电话来,让我很过意不去。梅子恨不得飞到北京来看我,郭姐也说,我手术之前一定要告诉她,她过来看我。刚也问用不用过来照顾我。我现在还好,没有确诊,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治疗方案,还得再等等。

2013.11.11  周一  晴且蓝天
6号病房有四张床,挨着卫生间墙的是6加,然后依次是16、17、18。病房原本是按照三张床设置的,实际上每个病房都有加床,几号病房就是加几,也好记。
6加的病人姓张,是我们屋里目前最重的病人,疼痛,积水,无法正常排尿,不时要吐,又吐不出什么,吃不下饭,只能喝一点儿蛋白粉冲的液体。
16床叫王洁,是子宫癌转移再次术后做化疗。王洁性格爽快,病房里时时回荡着她的笑声。
17床是我。
18床在今早之前是本院的一个患者,急诊内科主任。我住了几天院从来没见过她,今天早上她来了。她是甲状腺淋巴手术,今天上午病理结果出来,是良性的,当时就办理了出院手续。临走的时候,她告诉大家,以后要是去急诊,就可以找她。
紧接着新病人就来了。这个女人在病房呆了不到5分钟就走了,说周四手术再过来。她是10年前做的丰胸手术,现在变形了,要把丰胸的硅胶取出来,是个小手术。
2013.11.12  周二  蓝天和暖
岳医生说,我的穿刺检查结果出来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没有出来。出来的结果也没告诉我,但已经开始给我下医嘱开始治疗了,今天上午打肌肉注射是增强免疫力的针,又吊了一袋250毫升的水,也是增强免疫力的,这就是说明,开始化疗的预备治疗了。医生说,要先打针治疗,然后再看看什么时候适合手术。既来之则安之,服从治疗方案是我唯一能做的。
日常的药有的不太够,请岳医生给我开了厄贝沙坦和瑞舒他汀各两盒。


2013.11.13
上午继续打增强免疫力的针。我手背的血管特别细,每次打针都让护士为难,找了半天,在手腕上扎了一针,告诉我别动,手臂就平放着。书是不能看了,坚持了20分钟,发现手臂越来越疼,也肿起来了,我让临床张洁看,是不是鼓针了,她看了看,说肯定是鼓了,当即按呼叫铃把护士找来,护士来了看下,把真拔了。再扎,拍了半天左手背,针刚进去就鼓了,左选右选,还是右手臂上找了根血管扎进去,这次没鼓,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手臂不能动,我就一直伸着胳膊,纹丝不动,坚持到药打完。
下午去彩超室做心脏彩超。做彩超是医生一看到我,就说我5月份给你做过心脏彩超吧,我说是。他问我现在又怎么了,我说这次住院是乳房的问题。他很仔细地给我做了心脏彩超,然后让我平躺好,又给我扫了一遍乳房,说心脏没有问题,乳房这个硬块太大了。
5月住院,是突发的心肌缺血引起强烈的心绞痛,在急诊室打了三天针没有缓解,直接送到7楼心内科住院。当时也是6号病房,我是16号,住了20多天,每天打吊针,开始几天,吊针打到半夜。每次打针护士都发愁,扎滞留针也不好找地方,而且,扎上了,也是不到5天就鼓了。对我来说,真是住院容易扎针难呀。
在淘宝买了一个真丝睡帽,蓝紫色的,不是我喜欢的颜色,但我喜欢的棕黄色的没有货,只好退其次要了这个颜色,毕竟是我喜欢的真丝面料做的,很轻柔。如果开始化疗,我就得每天带着这个睡帽了。
2013.11.14
第一次听说PICC这个词,我平躺在床上,护士长把屋里的家属都粘了出去,早上王广华的老母亲带着吃食来看女儿,刚进屋没一会儿,我说别让大妈出去了,护士长说不行,屋里人越少感染源才越少。为此我们病房打针的时间都整体推后了。大家都出去了,护士长和刘顺上上下下铺好大大小小的消毒防菌的一次性的单子,架上活动彩超仪器,先把我的右臂仔仔细细消毒了几遍,用彩超定好位,点了些麻药,开始穿刺,从上臂的内侧扎进穿刺针,由彩超引导,沿着手臂将一根细细的硅胶管儿缓缓送进锁骨方向。
PICC是为了输液做的深静脉滞留管儿,可以长期使用,正常的话,可以使用1年。这是为了长期化疗做的,化疗的药有一定的毒性,浅表输液容易渗入皮下引起皮肤病变,尤其是我这样扎吊针十分艰难的,用PICC输液是必要的稳妥的。
刘顺是科里唯一能做PICC手术的护士,这次也是她住做,护士长做辅助,忙了半个多小时,才完工。刘顺给我讲了保护PICC注意事项,日常换药周期等等,都处理好,让我去影像部拍片子,看看位置是否准确。哥哥早上就来了,撵在走廊等着,这时就用轮椅推着我去老楼影像部拍片。人不多,没等多久,很快就拍好了。
回到病房,没过多久,岳医生过来说,照相结果出来了,很正常,可以用了,今天,就用这个刚刚做好的PICC打吊针。珊珊来了,又叮嘱一遍维护PICC事项,要滞留体内整整一年呀,维护肯定是很重要的。
中午让我惊喜,红莉来了。红莉来北京是为了给韩作荣送行,韩作荣的突然离去,让我非常吃惊也很难过,每一位诗人离去,我都难过,他们都是我们朋友,给过我们刊物真心的支持。
和红莉聊天,让我很开心,我们聊熟悉的人,聊过去的事儿,到北京这些年了,我还是喜欢哈尔滨,那里有我所有的朋友,有我熟识的街区和建筑。不像北京,我至今分不清东城西城,我连我现在住的地域,也不能说完全了解。
红莉忙着要去订票和退宾馆的房间,匆匆走了,我让她回去告诉大家,我状态很好,不用惦念。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