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醉駕車,意外險不賠!

(2013-06-23 21:14:10)
标签:

保險業

财经

組織發展

新竹公勝

雜談

分类: 保險糾紛

爭議點

一. 原告請求給付所有保險契約及附約所約定之系爭保險金是否有理由? 
二. 被告(國華人壽、新光人壽)抗辯原告係酒後駕車,為保險契約的除外事項,拒絕理賠,有無依據? 
三. 原告是否符合給付保險金之殘廢等級,係幾等殘廢?

案例說明

原告於92年6月間係受僱於苗栗縣公館鄉南河村附近山區之業者,從事載運土石方之工作,晚上於工地旁所搭設之工寮過夜,於92年6月14日晚上,原告至另一工地之工寮與其他工人用餐飲酒,於晚間10時許欲返回工寮時,由工人張明坤(為中國江蘇省人,係非法入我國境內工作,於本件事故發生後之92年7月間已遭遣返)駕駛原由原告所開設、現已辦理歇業之暢鴻有限公司所有、車號M7-3491號自小客車載送原告,惟不慎翻落山谷四輪朝天,汽車後半部毀損較為嚴重,且將坐於後座之原告夾於變形之車體中,張明坤因受傷輕微而自駕駛座爬出車外,返回工寮覓得訴外人謝源連、徐永亮等人幫忙救出,再由訴外人徐永亮之妻謝惠芬開車將原告送往苗栗協和醫院急救。原告因上述事故以致頭、臉、頸椎、胸及腹部等處均受有傷害,經治療半年,仍因頸椎脊髓損傷致右側肢體偏癱、左側肢體無力,完全無法自理日常生活,必須仰賴他人照顧,無法從事任何工作。

惟原告及其配偶賴玉卿於上開事故發生前,曾與被告2保險公司訂定以下之保險契約: 
(一) 原告配偶賴玉卿於87年9月1日,以其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向被告國華壽險公司投保「至尊保本終身保險」,保單號碼為J0000000,賴玉卿依該保險契約約定,於其配偶即原告身故及殘廢時,得向被告國華壽險公司請領保險金額200萬元,惟賴玉卿已將此項保險金債權讓與原告。
(二) 原告於87年3月23日以其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向被告新光壽險公司投保「新光新防癌終身保險」,保單號碼為GPB76688保險金額150萬元;「平安意外傷害保險」附約、保險金額390萬元;「綜合保障」附約、保險金額為50萬元;及「意外傷害失能60期)」附約。上述「新光新防癌終身保險」契約約定於原告殘廢(全殘)時,給付保險金額之60%即90萬元;「平安意外傷害保險」附約條款第10條及「綜合保障」附約條款第8條均約定:倘原告於該2附約有效期間發生之日起第180日以內致成殘廢者,原告得向被告新光壽險公司請求給付上述保險金;另「意外傷害失能」附約則約定於原告喪失原有工作能力或殘廢(全殘)時,該被告給付保險金額每期1萬元至60期止。 
(三) 原告復於87年3月23日以其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向被告新光壽險公司投保「新光長安終身壽險」,保險金額100萬元,及「平安意外傷害保險」附約,保險金額原為500萬元,嗣變更為50萬元。依該「新光長安終身壽險」契約條款第10條及「平安意外傷害保險」附約條款第10條約定:原告若在契約有效期間內致成殘廢,並經公、私立醫院診斷確定後,被告新光壽險公司將按保險金額之2倍給付保險金。
(四) 原告配偶賴玉卿於82年5月23日以原告為被保險人,向被告新光壽險公司投保「新光定期保險」,保險金額100萬元,及「平安意外321保險」附約,保險金額500萬元。依該「新光定期保險」契約條款第8條及「平安意外傷害保險」附約條款第10條約定:若原告在契約有效期間內因疾病或遭意外傷害致成永久又完全殘廢,經公、私立醫院診斷確定者,被告新光壽險公司依上開保險金額全額給付殘廢保險金。

原告因發生上述事故而受傷成殘時,上開保險契約仍在有效期間,且原告之殘廢程度已達該等保險契約所定被告等應給付保險金之殘廢程度,惟原告向被告2者請求給付保險金時,遭被告等以原告係酒後駕車而肇事,且原告所受傷害未達約定殘廢程度為由,拒絕理賠。

原告論點

一. 系爭事故為原告酒醉後自行駕車,因而不慎滑落山谷所致。查交通事故之傷患如為駕駛人,急診室通常會進行酒精測試,而本件於協和醫院急診室並未進行酒精測試,顯見護理人員當時已判斷患者(即原告)並非駕駛人。且協和醫院於92年6月15日之後再於病歷為明確「車禍,非駕駛員,故無酒測值。」之記載(見鈞院卷一第69頁),其前後記載並無矛盾,而協和醫院亦當無干冒風險為原告虛構病歷紀錄之可能,益足徵原告確實無酒醉駕車之行為。至該病歷之開立始末,則請求鈞院傳訊證人賴玉卿、及協合醫院之院長助理、護理長,以證明之。

二. 協和醫院92年6月15日1點10分之護理紀錄,乃因訴外人徐永亮顧慮駕駛張明坤為大陸籍非法入境打工,對於護理人員所問「何人駕駛」之問題,並未回答,致護理紀錄簡要記載「據訴係因開車不慎翻車而跌落水溝」等字句;況如為原告自己駕駛,應該會紀錄「據訴患者因開車不慎…」等語;而原告當時已昏迷無意識,無法言語,則該「據訴」究指據何人所述?亦無從知悉。是該護理紀錄充其量僅能證明系爭事故係因車禍事故所致,至於是何人駕車,並無從由該護理紀錄得知,從而,僅憑上開護理紀錄,尚難直指系爭事故係因原告駕車不當所致。

三. 原告於系爭事故發生當時,實是坐於副駕駛座。被告新光壽險公司提出之調查報告書提出抗辯:上開調查報告書第1頁(即鈞院卷第131頁),其中記載:「…係因被保險人家屬打電話來說明保險公司不理賠,請醫院證明車禍非駕駛人,故無酒測值,院方為免得罪人故經院長示叫病歷室給予證明。」該記載係被告之承辦人員聽聞自邱小姐,到底是邱小姐之猜測或其個人意見?或是被告之承辦人員曲解邱小姐之意思?都有可能;惟無法據此記載證明協和醫院所開立之「車禍非駕駛員,故無酒測」是虛偽不實之記載。故其中第4頁(即鈞院卷第134頁)所載:「據了解應該是被保險人自己駕駛。」為無根據之猜測。

被告論點

一. 被告二者均以原告雖主張其所受傷害係在乘坐訴外人張明坤駕駛之車輛中途翻落山谷所致,惟鈞院通知證人徐永亮及謝源連到庭作證時,其2人就原告在該車內乘坐位置之證述有所出入,再參諸苗栗協和醫院94年6月1日診斷證明書之記載可知,原告於上開事故發生後至該院急診時,其傷勢均叢集在臉、額及前胸上腹部位,另該醫院急診室所製作之原告病歷,於護理紀錄欄亦記載「據訴係因開車不慎翻車而跌落水溝」等情,足認原告當時係自行駕車。

二. 原告於事故發生後被送至光田綜合醫院,經檢出其體內酒測值已逾道路交通法令標準,顯見原告所受傷害係其自行於酒醉後駕車肇事所致,則被原告國華壽險公司無須負理賠責任。縱認原告確係於乘坐他人駕駛車輛期間,發生上述意外事故而受傷,惟依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於上開事故發生後約10個月之93年4月12日所出具診斷證明書顯示,原告當時之四肢肌力仍有3至5分,其殘廢程度僅係「無法從事粗重工作」,而非「終身不能從事任何工作」,是原告並非於事故發生後180日內達上開保險契約約定之殘廢程度。

三. 原告尚無法證明其非駕駛員。原告於原審審理期間,均主張其係乘坐於汽車後座,原審開庭時亦均親自或指派家人到庭旁聽,證人陳述證言時,原告甚至在場而未表示異議,今竟改稱係承坐於副駕駛座,其反覆實難令人採信。96年5月18日上午勘驗事故現場並詢問證人後,發現有諸多不合理之處,亦不足以證明原告當時非駕駛。

四. 原告係酒醉超過標準值駕車,構成系爭保險契約約定之除外責任,被原告自不負給付保險金之責。查兩造對於原告是否飲酒一事並未爭執,而車輛為原告所有,開自己車屬常態,且被原告已得證明原告酒醉駕車事實,惟各證人證詞相互矛盾,原告尚無法就其非駕駛人之變態事實負舉證責任甚明。從而,原告係酒醉超過標準值駕車,屬系爭保險契約約定之除外責任,其請求應無理由,被原告自不負給付保險金之責。

訴訟過程

第一階段(台中地方法院初審)

四. 投保歷程: 
(一) 原告配偶賴玉卿於87年9月1日,以其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向被告國華壽險公司投保「至尊保本終身保險」,保單號碼為J0000000,賴玉卿依該保險契約約定,於上訴人身故及殘廢,得向國華壽險公司請領保險金額200萬元。 
(二) 上訴人於87年3月23日以其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向新光壽險公司投保「新光新防癌終身保險」,保單號碼為GPB76688、保險金額150萬元;「平安意外傷害保險」附約、保險金額390萬元;「綜合保障」附約、保險金額為50萬元;「意外傷害失能(60期)」附約。保險契約約定於上訴人殘廢(全殘)時,給付保險金額之60%即90萬元;附約條款第10條及附約條款第8條均約定:倘上訴人於該2附約有效期間發生之日起第180日以內致成殘廢者,上訴人得向新光壽險公司請求給付上述保險金;另附約則約定於上訴人喪失原有工作能力或殘廢(全殘)時,新光壽險公司應給付保險金額每期1萬元至60期止。
(三) 上訴人復於87年3月23日以其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向被告新光壽險公司投保「新光長安終身壽險」,保險金額100萬元,及「平安意外傷害保險」附約,保險金額原為500萬元,嗣變更為50萬元。依該保險契約及附約條款第10條約定:上訴人若在契約有效期間內致成殘廢,並經公私立醫院診斷確定後,被告新光壽險公司將按保險金額之2倍給付保險金。 
(四) 上訴人配偶賴玉卿於82年5月23日以上訴人為被保險人,向新光壽險公司投保「新光定期保險」,保險金額100萬元,及「平安意外321保險」,保險金額500萬元。

原告於92年6月15日因車禍以致頭、臉、頸椎、胸及腹等處均受有傷害,於該日被送往苗栗協和醫院急診;嗣於同日轉至光田綜合醫院急診,當時測得血液中酒精濃度為0.23g%。上訴人依據上述9份保險契約及附約向被告2公司申請殘廢保險金理賠,經被告等以上訴人之酒測值已逾道路交通法令規定標準,且其肢體機能尚未完全喪失,不符該等保險契約約定之殘廢等級為由,拒絕理賠。於是原告向台中地方法院對國華人壽與新光人壽提起告訴, 要求被告二家公司依約全數支付保險金。 本次判決,因原告係酒後駕車,且無法證明本身非駕駛人,法院依法判定其敗訴,被告二家保險公司得拒絕理賠保險金。

第二階段(台中高等法院上訴更審) 原告因不服一審判決, 向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提起上訴,法院就其爭議部分予以重審。 
一. 原告請求給付所有保險契約及附約所約定之系爭保險金是否有理由?
二. 被告(國華人壽、新光人壽)抗辯原告係酒後駕車,為保險契約的除外事項,拒絕理賠,有無依據?

法院以下述理由,駁回此次上訴: 
一. 上訴人於92年6月15日因本件翻意外受傷,於該日被送往苗栗協和醫院急診;嗣於同日轉至光田綜合醫院急診,當時測得血液中酒精濃度為0.23g%,此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有光田醫院94年8月29日(94)光醫事字第0000000號函一份附卷足稽(原審卷一第135頁),上訴人於意外事故發生當時係在車上及有飲酒一節,已無疑義。 
二. 本件雖無直接證據證明翻車當時駕駛是何人,但二位證人的證詞出入過多,無法排除係迴護及附和上訴人之可能性,故難逕信為真正。上訴人無法提出其非駕駛人之有力論述,且證人所謂當時之駕駛「小張」當時既額頭出血,又血流滿面,傷勢似不輕,衡情「小張」在經歷此驚險、恐佈之翻車意外,並奮力脫困之餘,諒必體力耗費殆盡,身心疲憊至極,在無他人協力之情下,竟能單憑己力,從駕駛座趨身入內,將比自己體型壯碩之上訴人,輕易從副駕駛座或後座拉至駕駛座車窗或車門之處,其身體、活動能力之大,殊難令人想像。 
三. 按汽車駕駛人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得駕車:二、飲用酒類或其他類似物後其吐氣所含酒精濃度超過每公升0.2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超過0.05%以上者,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款定有明文。查上訴人於92年6月15日受傷後之同日,亦曾至光田綜合醫院急診,當時測得血液中酒精濃度為0. 23g%,業如前述,顯見上訴人係在血液中之酒精濃度超過上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所定標準之情況下,駕駛前述自用小客車,致發生上開意外事故。

第三階段(最高法院三審定讞) 
按上訴第三審法院,非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本件上訴人對於原判決提起第三審上訴,雖以該判決違背法令為由,惟核其上訴理由狀所載內 容,係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所論斷:

一. 上訴人或其配偶向被上訴人投保之保險契約均約定:被保險人飲酒後駕車,其吐氣或血液所含酒精成分超過道路交通法令規定標準者,保險人不負給付保險金責任。上訴人於民國九十二年六月十四日晚間乘坐自己所有之自用小客車,於苗栗縣公館鄉南河村附近山區翻落山谷致生保險事故,當時上訴人血液中酒精濃度遠超過法令規定標準,為兩造不爭事實。

二. 前往搭救上訴人之證人徐永亮、謝源清對究竟是從駕駛座之車窗拉出上訴人或從車門抬出上訴人之證述經過,固有歧異,惟渠等至現場時上訴人係在駕駛座側,並從該處救出上訴人之證詞如一,可見上訴人當時應係在駕駛座獲救,上訴人主張車禍當時係由非法入境本名張明坤之大陸地區人士(於本件車禍後之同年七月二十四日遭遣返)駕駛,所述與常情不符,被上訴人辯稱上訴人酒後駕駛一節應可採信,被上訴人依保險契約除外條款約定不負給付保險金責任等情,指摘為不當,並就原審命為辯論及已論斷者,泛言謂為違法,而非表明該判決所違背之法令及其具體內容,暨依訴訟資料合於該違背法令之具體事實,更未具體敘述為從事法之續造、確保裁判之一致性或其他所涉及之法律見解具有原則上重要性之理由,難認其已合法表明上訴理由。依首揭說明,應認其上訴為不合法。

酒醉駕車,意外險不賠! 95.08.16 台灣台中地方法院初審
酒醉駕車,意外險不賠! 96.10.30 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上訴更審
酒醉駕車,意外險不賠! 97.01.17 最高法院三審定讞(上訴駁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