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漳州何也
漳州何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489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时闽南山地生孩子是过一道鬼门关(一)

(2015-07-02 10:40:08)
分类: 小说

 

55

气温骤降,山地上的雪花临空飘落。嘎山奚家的头家娘蒲叶大姆高高隆起的腹肚开始隐隐作痛。高大肥硕的蒲叶大姆斜卧在床上,她撕心裂肺的呻吟如同楼外的雪越来越大。奚家的工课早就分派开了,几个查埔囝在外间准备随时应急,覕房由查某人守候,壮旺的后生子奚原到畲厝请接生的凛婆子,弟妇取彩起大锅烧滚水。瘦小的凛婆子年近古稀,风雪中迈不开腿,奚原索性背起她走了几里地,“承安楼”早已有人开大门迎接,进入偏间覕房放下凛婆子。查埔的不宜在这覕房久停,奚原即刻转身离去。在奚原背上被颠得七浑八素的凛婆子,双脚落地时竟不明就里,听了蒲叶大姆的呻吟才回过神来。弟妇取彩端来热气腾腾的姜糖茶要凛婆子吃了御寒。凛婆子接过碗慢慢呷着,一边吩咐取彩在床前再生一大炉炭火,一边掀开盖在蒲叶大姆身上的大被。蒲叶大姆已是第三胎,她倒八字举起双膝,腹肚滚雷一样阵痛,产门却并未见开启,凛婆子摸一把山一样隆起的腹肚,说:“看把我急的,还不见一点动静,就耍什么娇气大呼小叫的!”蒲叶大姆不高兴了:“凛婆子你这是什么话,我都痛半日了。”凛婆子说:“你呀,成天吃倒灶的,养分都赶你这大牛腿、赶这肥泏泏的皮肉了,由我看呐,你腹肚里的查某婴还没一只猫大哩!”蒲叶大姆听后更不高兴:“好你个凛婆子,凭什么说我腹肚里是查某的不是查埔的?”“你这腹肚不尖不翘,平得够铺谷笪曝粟了,还敢想生公的!”凛婆子的口气说狠了,头便玲珑鼓一样摇几下,大大的金耳环就会敲着她的腮帮。取彩扛了只交椅放在火炉边,让凛婆子抱件小被,坐在交椅上眯着,等蒲叶大姆的腹肚发出消息。蒲叶大姆说:“凛婆子求你了,看有什么办法让我快点把囝生了——这腹肚都痛死我了!”“我没办法,瓜熟蒂落你懂不懂?十个月前你翁某两个做伙,你情我意的,要说多爽就有多爽!那时候怎么不想想今日这苦痛?要我说这是自找的,天公地道,你就咬牙忍着吧!”凛婆子说,“天底下就做查某的贱,生了囝,过不了几天这苦痛丢脑后了,就又皮痒骚包,想查埔人又想到不知道日暝了!”蒲叶大姆说:“凛婆子你说话不公道,这世间的翁某,总是做查埔的爽做查某的痛!我头胎生柏衍,大囝度晬过了再生柏庐,隔了几年才有了这身孕,我都快成豚母了!再说左邻右舍年生母多的是,你凭什么偏要这样编排我!”蒲叶大姆说的是实情,她算是节制的,凛婆子不再接她的茬。这时奚家二叔奚和在外间晃一下身影,取彩会意去灶间端了两碗汤圆,小碗递给凛婆子,大碗放在床头的高凳上,由蒲叶大姆自个舀着吃。蒲叶大姆说:“我一定要吃饱,攒力气到时压腹肚!”凛婆子一听,汤圆差点从嘴里吐出来:“你只管吃你的,我让取彩给你准备一只粗桶,别半暝生囝还放一脬屎敨一脬尿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生了三胞胎哩!”没想蒲叶大姆这下居然不恼:“凛婆子你别想气苦我,腹肚就是痛到刀割我也能吃!我就这一点好,天塌地陷了我也能吃!”在查埔人厌畏涉足的覕房里,凛婆子是老不羞,她不管不顾的粗嘴,嘎山、畲厝的查某反倒个个喜欢。毕竟怀孕太苦了,生囝太痛了,坐月子太闷了,一股股怨气无从发泄,幸好借由凛婆子那张没有遮拦的嘴好歹给冲淡一点。

外头的雪下大了,可能填满楼埕了,听得见奚家的查埔囝吆喝着往土楼外搬雪的声音。

取彩抱怨说:“我大锅水烧了冷,冷了烧,都烧好几回了!”“你大嫂怕是吃坏了痛腹肚,还以为是动胎气要生囝了,害得我三更半暝也没得闲,赶这大雪天!”凛婆子说,“你取彩给我找床铺,我尽悿势想歇睏了!”蒲叶大姆说:“好你个凛婆子,我不许你歇睏,你不在身边我的腹肚会更痛。”“细囝是当娘妳割下的一团肉,不痛算什么生囝!”凛婆子说,“畲厝的头家娘瑶姆子,哪像你这个大食婆养得皮胀肉厚的,她瘦得皮包骨头,十月身孕就赶那个大腹肚,我的徒弟阿袢都守候她好几天了,怕也是这大雪暝要生囝了,我想瑶姆子生囝肯定是只管自己撑力气,不像你鸡乸子一样哭爸喊母的光叫着不下蛋!”这下蒲叶大姆撑不住气了,说:“取彩,我想吃一大碗猪蹄面!”取彩有点为难,望一眼凛婆子。凛婆子说:“这点心你都吃第三巡了!”实际上外间的奚和早有准备,让查某取彩端进来的猪蹄面,照旧是凛婆子一小碗、蒲叶大姆一大碗。蒲叶大姆哧溜吃了面条,那张猪蹄的牙齿力道管够,三两下就吃进腹肚里了。取彩递面布给大嫂拭嘴,蒲叶大姆便哎哟喊道:“凛婆子,真是作侥幸,我这叫什么痛啊,都痛入骨髓了!”凛婆子一听放下面碗,从布包里拿出一块手掌大的印满牙痕的杉木板,塞入蒲叶大姆的牙口:“痛就咬着!”凛婆子扭过头来,掀一把被角,正好产门滋的一声响动,已有一滩水涌将出来,连忙招呼取彩抽走蒲叶大姆靠背的棉襀,与此同时右手握拳顶一下蒲叶大姆后背的腰椎,说:“大食婆别只顾痛,吸饱一口气,快往下压腹肚!”“啊——!娘妳呀,我这是作什么孽呐,太痛了!”蒲叶大姆大声哭喊,咬板从她牙口掉落。凛婆子也顾不上了,对取彩说:“你快去捾一桶热水!”覕房的动静一大,等在外间的奚和就将一桶热水递给取彩接了。此一刻两道炉火烧得正旺,取彩放下热水,正好看见站到产门前方的凛婆子愣住了,取彩探了个头也暗叫不好,从产门那边窋出来的不是细囝的头而是尻川礅,还不只尻川礅那样简单,依情形这细囝在娘胎里的摆设还是“观音坐莲”!“阿弥陀佛!”凛婆子保养得像少年查某一样的那双小手明显有点抖,捧了事先准备的碎布,在产门下做了布苴子,而后递给取彩一支羽毛,附耳交代一番。等凛婆子在产门前站稳身子,双手预备好不知是托还是抓的姿势,取彩跑到蒲叶大姆的头前,左手码住蒲叶大姆的头发,说:“大嫂,踘力呀!”右手的羽毛看准蒲叶大姆的鼻腔冷不防的一撩,又急速跳开,蒲叶大姆在取彩的身后打了一个喷嚏,跳开的取彩扭头一看,细囝已露出小半,凛婆子下意识借势往外一拉——那时候给取彩的感觉是,明明是难产,此刻细囝却像一道白绫般被带离产门。凛婆子更为意外,心想原本要千难万难的,用拳给孕妇顶一个腰椎、撩拨一个喷嚏,不想细囝便柔弱得不长筋骨一般滑脱产门。果如所料,是查某婴!与以往不同的是,凛婆子并没有抓住查某婴的双脚倒挂起来拍打后背,这查某婴好生奇怪,在胞胎里趺坐着,出了产门却是平展的,剪断脐带扎紧创口,不粘黏血污,小小身体如同刚刚出浴那样白净柔软,不哭不闹的。查某婴离开母体,过得其实就是一道鬼门关,她却浑然不觉,好像一直都是睡着的,细微的呼吸似有似无,睡姿宁静祥和。凛婆子把查某婴放在披开的幡幔上,用不着擦拭,便给她穿了几件褓衣,查某婴在母体内早已练就了抗挤压的能耐,为了免受寒冻,按说要用幡幔紧紧包裹的,临了凛婆子却不敢像对付别的细囝那样使力。凛婆子的接生是家传手艺,十七八岁就随她娘妳学接生本事,四五十年来在小三山一带接生无数,奚家头家娘生的这个查某婴,第一次让她感到失去她的经验依据,是那样的无法捉摸、不可理喻。取彩卷走被血污了的草席、衣物、被套,又拧了热面布,先擦拭大嫂流满汗的头额再擦拭下身,铺上棉襀盖上大被,这才发现耗尽气力的蒲叶大姆,虚弱得差不多要睡过去了。取彩近前附在她的耳边说:“大嫂,你知道吗,生的正是你心心念念想要的查某婴哩!”蒲叶大姆连眼睛也懒得睁开,说:“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她,她倒好,连哭一声给我这个歹命人她都不肯!”“大嫂你呀,贪心不足!”取彩戳了蒲叶大姆的额门说,“我去捧烫嘴的鸡蛋酒给你吃,吃了再睡也不晚!”

覕房太安静了。凛婆子往包里收拾她的接生家伙。蒲叶大姆有气无力说:“凛婆子,你生我的气了?”凛婆子说:“我没生你的气,我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好,我好像把自己给搞丢了。”见取彩捧来冒着热气的鸡蛋酒,凛婆子便拎了她的布包,临出覕房时对蒲叶大姆说:“好了头家娘,三朝我会过来给查某婴洗浴,吃你的麻油炒鸡酒。”“凛婆子,我胯骨酸倒了,起不了身送你,这大雪天的,你要走好。”蒲叶大姆感觉自己太虚耗了,无心思去理会凛婆子一下子掉到根底的失落。她这当娘妳的也失落,生这个查某婴,竟可以这样无声无息的,什么动静也没有。

奚和见凛婆子从覕房出来,接了包,把她引去灶间吃红圆。灶间的饭桌上放一块碎银,还有“奚记豆油庄”头抽一等豆油一瓮。趁凛婆子吃红圆的空隙,奚和转身取来二十个一筒的红封钱,和那块碎银放在一起,说:“凛婆子,这大雪天的就不带这沉重的豆油瓮子了,等三朝给查某婴洗浴再说。”凛婆子说:“奚和,你大嫂生这个查某婴,我接生了四五十年也是头一回碰到的。”奚和一听急了:“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我要是能说出什么毛病就好了。”凛婆子说,“本来胎位是倒着的,还是抄了腿的‘观音坐莲’,这种情况生下来的细囝个个都要窝腿揢产门的,别说顺产,不搭上母子两条命就算好了!谁想全不是那回事,给蒲叶大姆撩打个喷嚏,囝就顺利生了。还有更想不通的,生出来的查某婴,清清爽爽的,半点不像从血盆里扒拉出来的!别的细囝头会被产门挤扁,过的是一道生死关,偏她奇怪,我接她出产门时竟滑溜得很,还道是胞衣哩,柔弱得不长筋骨一样,也不啼哭,细细的气息比游丝还小,从头到尾都是恬寂寂的只管睡着。”奚和说:“我天一亮就赶往兜螺圩,要长兄赶快回一趟家。”

 

(节选自何也长篇小说《嘎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