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漳州何也
漳州何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489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隆的人际(《飞天》5月号)

(2015-05-31 21:29:12)
分类: 小说

阿隆的人际

 

何也

 

阿隆累了,准备找对象再婚。五十岁的阿隆为他人凑合过多桩姻缘,眼下他必须为自己确定一个目标了。先前阿隆为他人凑合姻缘时,差不多也同时看清每一对新人日后的人生格局。现在阿隆要为自己凑合了,内心就有点怪怪的感觉。阿隆有过老婆,老婆死在他四十三岁那一年。次年他在八卦楼遇见了丁小镜。双方有眼缘,说话投机,阿隆在心中为自己许下的再婚对象应该就是她了。可当时丁小镜年轻貌美,她希望嫁个官员或老板,下半辈子也好有个吃喝不愁什么的。阿隆只好把丁小镜介绍给他的朋友沈石曾。阿隆清楚沈石曾的底细,果然只见了一面,沈石曾的视野就舍不得离开丁小镜了。丁小镜心里装着阿隆,可人家非但是老板,主营房地产的沈石曾还是大老板。结婚当日阿隆避开没有出席。据说沈石曾把大奔装扮成彩车,身后是十几辆豪车,以五公里的时速,把市区主要街道走了个遍;在香城大酒店摆婚宴,有闽南语歌唱家伴艳舞串演,各路吃客多得挤破现场。沈石曾给丁小镜戴上的钻戒在灯光下光芒四射。丁小镜幸福得浑身发抖,当众宣称沈石曾就是她寻找多年的最爱。只是丁小镜明明知道阿隆这一天会躲开,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在人堆里寻找他的身影。

在香城,阿隆简直就是一个莫名其妙。他没有文凭,不会电脑,没有职业。他的名片永远只有手机号码外加阿隆两个字。阿隆给人家的印象就是一个处处被动的人。前妻和阿隆结婚是不抱任何指望的。奇怪的是日子居然能过下去,除了料理家务,她似乎也用不着操心别的。几年后这个女人被渐渐凸显的问题压垮了:她一直没能为阿隆怀孕生子。患绝症住院时,前来看望她的,竟掺杂着香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丢下的资助堆出一座小山。那样的情景,让这个女人多少感到丈夫阿隆隐秘的另一个角落,那个隐秘的角落她一直都没有触摸到。阿隆,我到头了也不晓得你都在干些什么,要知道我有多恨你!阿隆说,你用不着恨,我活得比谁都辛苦。女人最后一句话问他:阿隆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是啊,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这个问题阿隆用不着回答,因为女人问完话就闭眼去了。

 

紫云山庄的啤酒女打了一个阿隆推托不掉的电话。

山庄在城郊的紫云山上。赶到山庄董事长室的时候,啤酒女说,3号贵宾室有个客人要你给伺候一下。阿隆神色发蔫,说他大概得感冒了,根本就没有心情伺候什么人。

阿隆你怎么回事,你连朋友的忙都不肯帮?啤酒女好像很热,哗啦一下敞开她丰挺的胸部,——要不你说,你还想怎么样?

阿隆不想怎么样。权衡之下,阿隆觉得自己还不如去3号贵宾室。

紫云山庄的温泉浴很出名。各式各样的汤池自山腰打起,有啤酒浴、参汤浴、牛奶浴、玫瑰浴、香草浴种种。一般客人泡完澡便兴尽离去,停留贵宾室的,大多是躺下歇息。若还要人伺候,要么护肤要么按摩。而特邀阿隆客串的,无疑就是特殊得不能再特殊的客人了。

在板床上俯卧的客人,只盖一层白被单。阿隆看得出她在被单底下的裸露。客人的头发细密柔软,撒乱下来遮住她青春而狡黠的脸庞。她的年纪大概不会超过二十五岁。阿隆发觉自己的心思有点错位。阿隆不相信啤酒女会为他这个老光棍发这样一个神经,保如此不搭界的大媒。随即他又在心里苦笑自己想多了。啤酒女只不过拿他来开涮一下,也好接下来彼此有个打趣逗乐话题罢了。

阿隆的双手小心翼翼插入客人的发丛,把她整个头颅捧在双掌之间,十指这才开始轻微震颤。阿隆敛性凝神,往她的经络释放了意念力。伸进被单下面,抓住客人的两个肩尖时,阿隆的掌心已经热得发烫。虽然速度慢得让人感觉不到,客人也一直以为他那双试探着的手正在一点一点摸索着往下探寻——实际上阿性只是闭上眼睛,客人感觉到的不过是阿隆掌心的热量和某种欲望的延伸。不知道为什么,不曾受过任何训练的阿隆天生拥有这种能力。多年前被男友抛弃的啤酒女企图自杀,她就是在阿隆双手的调理下返了魂。过后他对阿隆说,是阿隆的双手为她的身体召回了久违的神秘。

随着阿隆的神游八极,客人发出似有似无的叹息声,让失衡的肉体悬浮于静止的时空。

阿隆跑到另一头握住客人的脚丫。客人抬一下她的另一条腿,从被单下蹿出的一股体息扑打在他的脸上。客人的这个动作,可能只是生理上的,也有可能是故意的一个调皮的回应。

阿隆说,你要抛开一切,利用想象引导我的一双手。

客人说,你居然敢肯定你的手能对得上我的念想?

阿隆说,你要相信自己的身体正处在渴望之中,那双虚怯的手又是多么地贪婪多么地邪恶。而这双贪婪邪恶的手正在不依不饶地得寸进尺。

客人说,我感觉到了——我可以发出声音来吗?

你已经发出声音来了。阿隆说,我想你的感觉已经回过头来了。

你还真他娘的可以!客人坐起来朝阿隆笑了一下。阿隆差点往后跌倒。吓坏阿隆的并非被单从她身上滑落的公开,而是她咧嘴一笑时,从红唇中露出的两齿凛凛狼牙。阿隆吓得不轻,以为是被搬上银幕的某一部《聊斋》中的一个细节。少妇曼妙清纯,可她却长了两齿狼牙。阿隆感到自己一下子被抽空了,情形就像泄了气的球在萎顿下去。阿隆知道自己刚才臆断失误而感到屈辱,乱七八糟的心情因此极为不堪。

阿隆你怎么啦?没想到啤酒女心目中的男神会这样胆小!客人干脆滑下板床,在阿隆眼前摇摆着婀娜身姿去更衣室。阿隆站在那里,觉得自己比走进《聊斋》还要梦幻。

 

客人叫杜少秋。在山庄的董事长室,啤酒女说阿隆你搞错了,杜少秋那个当官的丈夫车祸去世才几天,她正把自己搞得不知道天南地北呢。

杜少秋那个当官的丈夫好生可怜。阿隆说,她那个当官的丈夫一定不是车祸,而是中邪而死。

见阿隆的心念还在杜少秋的两齿狼牙上,啤酒女觉得好玩,说,杜少秋那个小妖精倒是挺欣赏你的,她说你是一个天底下最懂得女人的男人。

杜少秋那个当官的丈夫应为二婚,年纪怕是可以当她的爹了吧?阿隆感到自己的脊背还在嗖嗖发凉。啤酒女说,杜少秋那个当官的丈夫年近半百,是死了老婆的。这个可怜的官家,他是把新婚的杜少秋捧在心窝里的。杜少秋听司机说,车祸的瞬间,丈夫喊的是“少秋”两个字。杜少秋吓得自己不行了,就怕丈夫喊的两个字,把她的魂魄也给收了。

 

说到车祸,阿隆想起沈石曾。在他人眼里,沈石曾似乎从来没有喝醉过,他喝完酒还可以开车送朋友回家,再把自己送回家,这才躺到床上不省人事。翌日醒来竟不晓得昨晚喝酒后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丁小镜岂止意识到风险,她甚至觉得丈夫沈石曾跟寻死没有两样。思量再三,丁小镜认定只有找阿隆才能解决问题。拜托阿隆你了,你能不能让沈石曾不喝酒?阿隆说不能。不能你干吗要我嫁给他?阿隆说,你当时只想找个下半辈子吃喝不愁的,并没有提不准对方喝酒。阿隆这样说的时候,他看见丁小镜眉宇间的悲愁就像敷着一帖狗皮膏药。阿隆不想再往下说了,再说就露出自己的卑劣了。

前世修来认得你,念那心中的一片痴,谁曾料你却狼心狗肺……

天流云呐地走露,这冤这孽呐没尽头……没尽头……

曲调是阿隆熟悉的,歌词由神色黯淡的丁小镜随口哼出来,一时间其情怀的悲愁便比秋凉还要肃杀的了。

阿隆想像得出,丁小镜那天离去,心里肯定是怨怼的,只想拿刀子把他阿隆给捅了。丁小镜走后,阿隆喝了差不多一瓶白酒,酒后为自己辩白说,你们这些女人哪懂得男人呐,有的男人生下来就是要喝酒的,喝着喝着,就顺理成章把自己朝供给酒神了。

 

啤酒女说,阿隆你多少日子没有见过未萌了?阿隆说没半年也有四五个月。啤酒女打电话说,未萌,你来山庄吧,阿隆就快死了。未萌等到天黑才到。挺在躺椅上的阿隆连眼睛也不想睁开。两个女的于是一左一右伺候在他身边。未萌亲了一口阿隆说,亲爱的阿隆你要是死了,这世界就不好玩了。啤酒女说,下午杜少秋那个混帐东西想试阿隆的身手,阿隆算是被她搞晕菜了,到现在还没有回过魂来。未萌说,杜少秋天生就钟情老男人。这下好了,钟情变成施暴了。

那你呢?啤酒女说,我也没见你糟蹋过哪个小男生。

我一生一世只爱阿隆大哥。未萌脸贴脸亲昵阿隆说,阿隆你跟沈石曾打个电话,要他别争了,把城西铜鼓里那块地让给我。

阿隆说,我不认识沈石曾。

未萌你也不认识吧?忘了紫云山庄是你三年前为非作歹的现场了?啤酒女说着站起来,走到阿隆背后,伸手从他的胸口探寻下去,阿隆只好用手护住自己的腹部说,啤酒女你别乱来。

未萌说,想当初俺还是个情窦未开的傻闺女,经不起阿隆大哥的坑蒙拐骗,就把自己往虎口里断送了。

还好意思说,阿隆说当时你已是大龄30的剩女,夸口说你泡过的男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还逐一指摘个体无完肤。瞧你当时那种口气,简直视天下男人为无物。

未萌说,人家不过是想给自己壮胆才吹的牛,你这个混帐阿隆居然信以为真,难怪你半点不含糊就夺走了我的冰清玉洁!啤酒女说,你傻呀,想想阿隆的红粉知己有多少,谁还记住你这个不谙世事的丫头片子?未萌掏手机给沈石曾打电话说,沈总,我是未萌,阿隆想跟你聊几句。说着未萌把手机贴在阿隆的耳边,阿隆抗议不吭声,啤酒女便狠狠朝他的大腿掐了一把,让沈石曾听见阿隆的一声哎呀。未萌接着往手机里说,沈总你把城西铜鼓里的那块地让给我吧,我想阿隆肯定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有点害羞,不好意思开口。

怎么样?啤酒女见未萌的眉头还拧着,连忙打听。未萌说,沈石曾要我把阿隆送到他紫荆园的家里,这事再商量。啤酒女说,那就赶快把阿隆送过去呀!

阿隆抗拒躺着不动。啤酒女招来三个保安,称阿隆喝多了,将他抬起塞上车,安排了替代醉驾的司机开车,啤酒女与未萌一左一右将阿隆挟持在后座中间。

 

当时的情形有点像这一天的杜少秋。

不同的是,当初的未萌是有预谋要将阿隆钓上贼船的。但经历过后,未萌却不相信啤酒女事前所标榜的阿隆身上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三年后的这一天夜里,将阿隆送到香城紫荆园时,未萌说,阿隆,沈石曾用尽心机从我手上弄走铜鼓里那块地,你要千方百计替我搞回来!搞不回来我就死给你看,还要留遗书控告你!啤酒女说,未萌的死活就全指望阿隆你了,阿隆你可千万别泄气哟!

紫荆园是个别墅区。阿隆难得来一次,沈石曾和丁小镜都比较兴奋。沈石曾给阿隆泡龙井。丁小镜一开口便是讨伐:阿隆你疯了,让那两个不要命的小妖精缠上你!阿隆说,我不是被缠上,是被绑架。沈石曾说,阿隆你的意思是?阿隆说,你沈石曾又不缺那一口饭吃,不就一小块地吗,让给未萌算了。

阿隆你有没有搞错,铜鼓里那块地可以建6座商住楼,少说也有一千万的挣头!丁小镜说罢跳了起来。没想到沈石曾说,我可以考虑给你这个面子,但你必须陪我走一趟省城,跟你姨妈见一面。阿隆一听样子便变得有点傻逼。沈石曾说,小镜你让红宝石酒店送几样菜过来,我要跟阿隆喝“皇家礼炮”。

等两个酒喝够了,已是深夜。阿隆坚持要走。丁小镜将沈石曾安顿好,再送阿隆回家。阿隆的家在瑞安居小区,是他死了老婆后购置的。其实阿隆没真喝醉,可丁小镜却赖在他家一时不想走。丁小镜说,阿隆你今夜也要我一次吧,让我也挣它个一千万!阿隆说,丁小镜你别作白日梦好不好,在小小香城,谁也不值这个价。你知道要使铜鼓里那块地变成商住房,这中间还会横生多少的枝节?再说了,你家沈石曾是在抛包子打狗,眼睛盯的是大学城那几个大工程,你说他给我的面子能有多大?丁小镜说,阿隆你既然这么委屈,干吗不自己打拼天下?成天充当马仔、替人拉扯皮条有什么好?阿隆说,第一我打拼不了天下,第二我干吗要打拼天下?丁小镜目光哀哀说,阿隆知道吗,我一直忘不了你第一次看我的眼神。阿隆说,你忘不了就记着吧。

丁小镜若有所思离他而去。阿隆望着她心犹不甘的背影,酒气卷土重来,也就感到他的视野有点摆荡。

 

据说杜少秋那个当官的丈夫是为了赶一个会,在高速公路上追尾了。而身家过亿的沈石曾是自己驾车撞毁桥栏杆,裁进河里溺水而亡。是否酒后驾车已经不重要了。阿隆早就预料到沈石曾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壮烈。丁小镜慌慌张张找上门来,对阿隆说,树倒猢狲散,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阿隆说,沈石曾的身后站着姓沈的养父家族、姓石的本家、姓曾的娘舅家族,背景相当复杂,我估计能划到你名下的大概有600万至800万,还有紫荆园那座别墅。你要心中有数争取拿现金,留大头让他们去争夺瓜分,记住千万别贪,见好便收你就能全身而退。

三个月后,丁小镜斩获700万和紫荆园那座别墅。再次出现时,丁小镜给阿隆带来了签上名就见效的一纸合约:

一、阿隆自签订合约之日起,杜绝与啤酒女、未萌、杜少秋等狐狸精来往,一经发现断指以示惩戒。

二、阿隆必须专一守家,不再充当马仔、替他人拉皮条。

三、若能遵照执行以上条款,阿隆与丁小镜即日起结为夫妇,携手拥有700万现款和香城紫荆园1018号别墅。

阿隆想了几天,最后选择放弃。就在这时候他在省城的姨妈办了病休。半月后阿隆在铜鼓里开了一家凉茶店。帮他看店的是一个乡下人模样的中年妇女,叫饶珠。饶珠有一次看到四个结伴来店里喝凉茶的漂亮女人,其中一个问,你家老板呢?饶珠说,刚刚还看见他,这会儿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四个漂亮女人顿了一下,凉茶也没喝,只给这条破旧的老街闪了一道风景,便消失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